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不僅方寒,朽木跟姑蘇祭酒,也都是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跟實力無關。

    就算再弱,也沒可能一日過去,一頭妖獸都沒殺吧?

    這是遇到什么狀況了嗎,還是說,陷入了困境之中?

    難不成,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碰到妖獸?

    這機率可就小了,畢竟其他所有隊伍,黑幕上都已經有所斬獲,大家都處在上古龍山中,不可能唯獨你一支隊伍碰不到妖獸。

    這不符合情理。

    潘公公抬頭掃了一眼,發現代表紫鳶圣國的那塊光幕,亮光最多。

    偌大一塊光幕,已經有一個小小角落被點亮,雖然范圍不大,但象征著開門紅。

    “喲,你們瑤池圣國那群士子,是不是全都在被妖獸追著跑啊?”

    潘公公陰陽怪氣的說道:“若非如此,怎么可能整整一日時間,都沒有斬殺妖獸呢?”

    “哈哈,真是有趣。”

    東行圣國那邊,領隊的是一位身穿戎裝的將軍,見狀也是哈哈笑道:“從來沒有見過這等新鮮事,今日還真是讓蕭某大開眼界。”

    他叫蕭玄,乃是東行圣國一位戰功卓越的將軍,實力同樣不俗。

    朽木冷冷一笑,毫不客氣的回罵道:“去你嗎的死太監,爛!屁!股!”

    潘公公臉龐徹底綠了,氣的抬手就想要朝朽木沖來。

    陳敬軒眼眸抬起,淡淡的說道:“這位貴客,道門內不允許私自爭斗,如果有恩怨要解決,請離開這里。”

    論起境界、戰力,陳敬軒不過只是輪回境而已,遠遠不如潘公公,但他的言語之中,卻夾雜著絕對的自信跟狂傲。

    畢竟,這里是道門。

    朽木聽后,得意洋洋的說道:“你這個爛屁股的死太監,還敢在老子面前學狗叫,信不信老子把你蛋給踹爆!啊,差點忘記了,你這死太監本來就沒有蛋!”

    他本身就是個粗人,沒什么文化,說話直來直去。

    往往越是這樣的直話,越發氣人。

    潘公公將牙齒咬的咯吱直響,那么多年沒有受過的氣,如今全部涌上心頭。

    他只感覺,體內有股火山將要噴發,那種程度的憤怒,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但是,道門有著道門的規矩,他如果真的動手,怕是絕對走不出這里。

    為了避免被朽木徹底氣的崩潰,潘公公咬牙切齒,轉身離開山谷。

    “朽木大人這張嘴,還是不饒人啊。”

    姑蘇祭酒苦笑一番,他跟朽木以前都曾是祭酒,面對這種性格,早就習慣了。

    千萬不能得罪他,否則他能把你罵到,恨不得去死。

    ……

    ……

    上古龍山中。

    一處洞窟內。

    楚云等人,正在洞窟之中歇息,同時躲避風沙。

    原本他們追尋著蹤跡想要前去斬殺妖獸,可是尋找一圈仍然一無所獲,那些妖獸似乎非常狡猾,察覺到眾人的追蹤后,很好的掩藏起來。

    風沙愈發大了起來,楚云見此行一無所獲,也沒有氣餒,率領眾士子在山洞中暫時歇息。

    然而他們在洞窟中待了整整一日,風沙依舊沒有停止的意思。

    無奈,楚云只能走出山洞:“看來這風沙一時半會不會停止,我們必須要頂著風沙去戰斗了,否則會被其他小組甩下很多。”

    在這個小組中,楚云的話,往往就是命令。

    眾人沒有廢話,跟在了楚云身后。

    也不知是不是運氣不好,在山脈間摸索半日后,仍然沒有任何收獲。

    當然,妖獸的痕跡留下不少,但都指向深山的更深處。

    “進去。”

    楚云抉擇一會后,選擇進入山脈更深處。

    許多蹤跡,都指向里面。

    里面肯定有妖獸,而且還是許多,這一點毋庸置疑。

    于是,在楚云的帶領下,隊伍再度朝著山內行進而去。

    ……

    ……

    其他小隊,倒是天空清朗,沒有任何風沙。

    仿佛他們跟楚云,不在一個世界。

    “嗤。”

    秦蕭面無表情的抽回手中巨斧,將其背在背上。

    面前諸多妖獸,同時直挺挺的倒下,氣息全無。

    “秦蕭大哥好棒!”

    嫵媚女子眼中盡是崇拜的光芒。

    秦蕭望著遠處的山脈,淡然說道:“外圍的妖獸,實力很弱,根本不夠殺的。想要斬殺實力強悍的妖獸,還得深入山脈之中!”

    “我們距離山脈,還有一定距離,急也急不來。”

    陸寧寧主動開口:“我們一邊趕路,一邊順手斬殺半途中所遇到的妖獸,兩不誤。”

    “不錯。”

    黃燁也點頭,旋即眼神陰狠道:“最好能讓我遇到瑤池圣國的那些士子,我非要用我的拷魂之劍,刺穿那家伙的心臟!”

    黃燁并不清楚那人就是楚云,他只是非常恨他。

    “不行,那樣速度太慢,其他隊伍肯定也都在朝著山脈中趕;我們若是去的晚了,很可能什么都不剩下了!”

    秦蕭皺眉,隨后以命令的語氣說道:“所有人都提起速度,快些趕到山脈中去!”

    “秦蕭大哥說的對,山脈中只會有更多妖獸,我們可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那嫵媚女子眨了眨眼,話里話外都是在給秦蕭說話。

    另一位女子顯然很是不悅,冷哼道:“寧紅菱,你除了附和秦蕭大哥,還會什么?”

    嫵媚女子輕呼:“怎么,楠妹妹不高興了?”

    “哼。”

    江楠扭過頭去,顯然有些吃味。

    “既然秦蕭大哥這么說了,那就朝著山脈進發!”

    高梟走上前去,微微笑道:“如果我們能夠提前趕到山脈的話,說不定能夠碰到瑤池圣國的那群人。”

    “我也同意前去。”

    黃燁聽到高梟這么說,覺得也是。

    所有小隊的最終目的,肯定就是趕往山脈之中,如果能夠提前到的話,遇到瑤池圣國的機率將會大大增加。

    “走。”

    秦蕭提起速度,飛速趕路。

    其他士子,緊隨其后。

    ……

    ……

    馭獸門。

    “師兄,我們快些朝著山脈中趕吧。”

    “是啊,我們想要拿下第一,就必須斬殺更多的妖獸,可是這里的妖獸數量太少,完全不夠殺的!”

    “對,我們最好先去山脈中,里面肯定就是妖獸巢穴。”

    馭獸門的眾多弟子,全都紛紛進言。

    此次為首的師兄,名叫呂光浩,算是馭獸門重點培養的天驕。

    他天賦非常恐怖,是眾弟子之中理所應當的領袖。

    聽到眾多弟子的建議之后,呂光浩并沒有猶豫太久,便做出決定。

    “走,趕向山脈!”

    ……

    ……

    其實不僅是他們,大部分小隊在經歷幾日探索后,都不約而同的發現了遠處的山脈。

    在外面斬殺妖獸,實在無趣,倒不如進入山脈中再說。

    所以,大部分小隊,都開始朝著山脈進發。

    可當一些小隊靠近山脈百里之內后,發現山脈外很是古怪的有風沙環繞,瘋狂呼嘯。

    山脈外面,虛空平靜毫無波瀾,但是靠近山脈之后,卻風沙大作,可見度不足五米。

    這讓眾多小隊,皆都摸不著頭腦。

    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風沙,似乎只環繞在山脈周圍千米左右,遠遠看上去如同被黃霧所籠罩,很是駭人。

    好在這些風沙只是聲勢浩大,并不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頂著風沙在里面探索,雖然有些麻煩,但也是無奈之舉。

    當這些小隊千辛萬苦才趕來山脈之中的時候,楚云等人已經在山脈中行進了幾日了。

    說來也是奇怪。

    所有小隊進來之后,都被分在最外圍,距離山脈有數萬公里路程。

    反倒是楚云他們,一進來就在山脈之中。

    而且,唯獨只有他們,在山脈之中。

    仿佛有什么東西,冥冥之中已經注定。

    ……

    ……

    “這都七日過去了,為什么還是沒有一點光亮?”

    方寒雙拳握緊,心情復雜,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這七日之中,他始終守在山谷內,抬頭望著屬于瑤池圣國的那塊光幕。

    可令人費解的是,整整七日時間,光幕都沒有變化過。

    他的情緒,幾乎快要麻木了。

    其他光幕,譬如紫鳶圣國,黑幕已經有九成被點亮,只差一點就能完成試練。

    還有馭獸門,光幕同樣完成了接近九成,很有希望爭得首名。

    別人都快要完成試練了,瑤池圣國依舊沒有任何動靜,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古怪”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他們肯定是發生了意外,才會如此。

    陳敬軒背負雙手,臉上始終沒有任何表情,誰都不清楚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潘公公自從被氣走之后,再沒有回來過。

    朽木跟姑蘇祭酒,從最初的不解、疑惑、震驚到如今的淡然,心情可謂是大起大落。

    不管發生什么,敗績似乎無法挽回,就隨他去吧。

    雖然這般成績,的確沒臉回去稟報陛下。

    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能怎樣呢?

    還是等楚云他們出來后,再去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吧。

    “來來來,喝酒。”

    朽木端起酒杯,跟姑蘇祭酒碰在一起。

    兩人以地為席,居然坐著喝起酒來。

    方寒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暗自嘆氣。

    自己,果真還是太著相了,無法像他們那般看得這么開。

    一次試練而已,就算拿不到“上古龍血”,其實也沒什么的。

    “咦?”

    就在這時,陳敬軒突然皺起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