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穆圖手中捏著的,是一塊閃爍著綠光的玉佩。

    這塊玉佩,如今不斷閃爍光芒,隱隱之間還在震顫。

    穆圖的臉色,極其難看。

    他捏住玉佩的手,甚至都有些顫抖。

    “出什么事了?”

    楚云看到穆圖這般臉色,不由得關切的發問。

    “這……這玉佩,是本王的王后曾經留下的,她曾經說過這么一句話,除非面臨生死存亡之時,否則她絕不會催動這塊玉佩!”

    穆圖臉龐說不出的蒼白,焦躁之色溢于言表,迫切的說道:“楚云,本王必須要回一趟十二諸天界,要看看發生了什么事!邀月她到底怎么了,為什么會催動玉佩?”

    “怎么回去?”

    楚云一怔,他還從未離開過太乾界。

    當然,通過傳送大陣進入其他小世界,并不能算在其中。

    “離開太乾界,進入無盡星空中,憑借當初定下的坐標找回去。”

    穆圖說到這里,語氣變得堅毅起來:“楚云,本王此次離開,少則三年,多則十年,待我處理好十二諸天界的瑣事之后,便會歸來。”

    “我陪你一同前去。”

    楚云沒有猶豫,離開整整三千多年,如今再度回去,他怕穆圖一個人處理不好。

    穆圖愣了一會,隨后激動的握住楚云的手掌:“好兄弟。”

    “你們在干啥呢,手握手,老穆連眼淚都快掉出來了。臥槽,看得我起一身雞皮疙瘩!”

    一聲怪叫,只見大圣從外面走進來,滿臉都是嫌棄之意。

    “嗎的,死猴子你來的正好,陪本王回家一趟!”

    穆圖看到大圣,上前就是一巴掌,這是他們打招呼的方式。

    “這不就是你家么?”

    大圣有些沒轉過來彎,指著大殿說道。

    “不是這里,是十二諸天界。”

    穆圖說道。

    “你認真的?”

    大圣大吃一驚:“怎么突然說要回去?”

    “本王的王后遇到了麻煩,本王必須早些趕回去才行。”

    穆圖臉上閃過一抹焦急。

    大圣看了楚云一眼,隨后毫不猶豫的說道:“這點小事而已,我陪你去!”

    楚云咧嘴一笑:“正好我們三個,好久沒一起并肩作戰過了。”

    “的確如此。”

    穆圖跟大圣,相視一笑。

    ……

    ……

    “你要離開,前往無盡星空?”

    高公公聽到之后,表情有些復雜:“這個時候貿然離開,并非好事,如果他們在無盡星空中截殺你的話,你將很難逃掉。”

    “所以,就請麻煩高公公,掩護我們出去。”

    楚云微微一笑,他相信高公公有這個手段,能夠辦到。

    “你們突然要去無盡星空干什么,有具體坐標嗎?”

    高公公隨口問了一句。

    “有。”

    穆圖點頭,隨后疑惑道:“高公公問這個干什么?”

    “皇宮之中,設有一座傳送大陣,只是刻度還不夠精確。如果知道具體坐標的話,那傳送大陣能夠把你們送到附近的位置,呃,方圓五億公里之內吧。”

    高公公說到這里,連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方圓五億公里內,實在可笑。

    楚云聞言,眼前一亮:“五億公里內,那還算不錯,能借給我們一用嗎?”

    高公公攤攤手:“如果你們愿意的話,到時就隨我一起去。”

    穆圖連忙將楚云拉到一邊,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方圓五億公里之內,你確定你要搭乘那傳送大陣嗎?這……是不是有點夸張了,還不如我們趕路過去呢。”

    “方圓五億公里看似很多,實際上你來算算,如果你要去的星系恰好在方圓五億公里的正中心,那我們無論落在哪里,都不會離得太遠。假設我們落在五億公里的邊緣處,實際上距離中心星系直線距離僅僅一萬兩千多公里,如果運氣不好,星系在五億公里的另一頭,那我們直線趕過去的話,只有兩萬四千多公里。”

    “再說了,誰說我們一定會落在最邊緣處?”

    楚云算起數來,侃侃而談。

    “一萬兩千多公里?兩萬四千多公里?你這是怎么算的?”

    穆圖瞪大眼睛,感覺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

    楚云哈哈一笑,也懶得跟他解釋。

    穆圖就算想破頭皮也不會明白,什么叫做半徑的平方乘以3.14,就能得出圓的面積。

    面積五億公里,反向整除下來,半徑只有一萬兩千。

    直徑只有兩萬四千。

    無論怎么看,都不算遠。

    “這么算下來,好像還真的不遠。”

    大圣摸著下巴,腦子轉得飛快。

    高公公不明白楚云是怎么算出來的,不過他也并不關心這些。

    既然他們要求想借用那傳送大陣,那就給他們用好了。

    在高公公的帶領下,三人離開羅浮城,趕向皇宮。

    進入皇宮之內,高公公開口說道:“你們先在這里候著,咱家去請示陛下。”

    “應該的。”

    楚云微微一笑,這等大事的確應該先行通知方無鏡。

    不一會,高公公走回來,笑著說道:“陛下準許你們使用傳送大陣,刻度不準的事情,你們可得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免得到時候在無盡星空中迷了路,想回也回不來!”

    太乾界的諸多勢力,經常會向著周圍的小世界、星球之中擴張。

    誰掌握的星球越多,就說明底蘊越足。

    只是單純太乾界的資源,早就被瓜分完畢了。

    想要崛起,只能向外發展。

    正因為如此,各方勢力都有一批開疆拓土的軍隊,負責在無盡星空中來回穿梭,占領更多疆域,攫取更多天材地寶。

    譬如天策上將風塵,他那響亮的名號,就是在無數次征伐小世界后得到的。

    “放心,沒問題。”

    楚云微微一笑,信心滿滿。

    在高公公的帶領下,三人走到一處巨大的廣場前。

    廣場之上,坐落著一座銅鐵澆鑄的巨門,通體純金,散發著恐怖氣息,足足有千米之高。

    巨門之下,無數秘紋順著落入地底,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繁瑣復雜的陣法。

    正是這座陣法,源源不斷為巨門提供著能量。

    高公公一臉嚴肅,轉頭盯著三人:“由于刻度還未調整至精準地步,所以傳送大陣的偏差很大,稍有不慎便會迷失在無盡星空之內,你們可真的想好了?”

    作者拓跋流云說:又熬到凌晨三點,大腦一團亂麻,已經什么都想不出來了。欠一更,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