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只見洞天刀通體幽黑,上面有著金色紋路,當然最惹人注目的還是那血色烙印,仿佛里面封印著真正的兇獸,極其恐怖。『→お℃..

    看到洞天刀的瞬間,程碧寧秀眉微蹙,輕聲說道:“這里面蘊藏著好恐怖的氣息,讓人心底發慌。”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覺在我晉升境界后,它又變強了。”

    楚云微微一笑,他自然不可能把大道痕跡的事情說出去。

    再者而言,就算自己說出去,程碧寧也不會理解。

    程碧寧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每個人武魂特性不同,這很正常。”

    “大圣,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為什么會發狂?”

    楚云認真的問道。

    大圣苦思冥想,都沒有任何頭緒,他只知道自己先前正在跟穆圖喝酒,后面的事情就都不記得了。

    “是這樣的。”

    穆圖苦笑著走來,解釋道:“我先前正跟猴子喝酒呢,本來好好地,誰料他突然瞳孔猩紅,像是發狂一樣,身軀不可抑制的長到百米,連續推翻了好幾座大殿;嘖嘖,真是太兇了,我想要攔他,被他一巴掌拍飛幾百米,到現在骨頭還疼呢!”

    大圣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你仔細想想,在他發狂之前,有沒有什么可疑的事情發生?”

    楚云深知事情不可能這么簡單,大圣的發狂絕不可能是本性,否則自己跟他在一起那么久,為何他從來沒有失控過?

    “非要說可疑的話……”

    穆圖絞盡腦汁,旋即突然睜大眼睛:“我記得,好像是聽到一陣笛音后沒多久,猴子便發狂了!”

    “笛音?”

    楚云抬頭,望向程碧寧。

    程碧寧思索一番后,語氣非常篤定的說道:“馭獸門!”

    “馭獸門?”

    對于這個宗門,楚云倒是有些印象。

    當初在上古龍山之中歷練的時候,便有許多馭獸門的弟子,他們戰斗的方式很是奇特,乃是利用笛音、琴音或是簫音,來操控自己的獸武魂,對敵人進行攻擊。

    他們還豢養著許多妖獸,必要時刻,以音律操控妖獸,讓他們對敵。

    “是馭獸門在作祟?”

    楚云挑了挑眉,心底生出無盡的困惑。

    自己跟馭獸門沒有任何利益糾葛,甚至扯不上半點關系,他們為什么會對大圣突然出手?

    “跟我來!”

    程碧寧美眸中閃過一抹精光,伸手拉起楚云,朝著外面奔去。

    她的速度極快,每一步都能跨越大片空間,兩旁事物飛速后退,甚至令人有些眼花繚亂。

    “如果是馭獸門作祟的話,他們絕不可能逃出太遠,我們說不定能追上他們。”

    程碧寧釋放出靈識,覆蓋周圍區域,地毯式搜尋著。

    羅浮城中,人來人往。

    想要在這里找人,無異于大海撈針。

    但程碧寧并沒有任何神情,眼神掃過一圈后,最終落在一處酒樓中。

    這處酒樓,是距離巡游殿最近的一座,如果估算距離的話,差不多便是這里。

    也就是說,這座酒樓,是極限了。

    想要以音律激起大圣心底的野性,他最遠只能躲藏在這里,或者就是離得更近。

    一路搜尋過來,程碧寧沒有發現行蹤可疑的人物。

    極有可能,藏在在酒樓內。

    兩人步入酒樓,發現這里熱鬧的很,無數修煉者人來人往,觥籌交錯。

    程碧寧進來的剎那,整個酒樓安靜下來。

    所有修煉者都轉過頭來,目光有些呆滯的望著她。

    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殿主?”

    有修煉者非常震驚,他顯然認出了程碧寧的身份。

    隨后,整個酒樓一下熱鬧起來。

    “他居然就是殿主?”

    “簡直仙女下凡。”

    “太美了。”

    “我考慮好了,我要加入巡游殿,現在就去。”

    “得了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巡游殿會要你嗎?”

    酒樓內眾多修煉者,全都敬畏的望著程碧寧,低聲交談。

    程碧寧神色平靜,徑直走進其中,坐在一處桌上。

    對面,坐著兩位頭戴斗笠的男子,他們將帽檐壓得很低,正在啃食著雞腿。

    “兩位,大駕光臨也不通知我一下,有失遠迎啊。”

    程碧寧冷笑一聲,輕輕的叩了叩桌子。

    “程殿主此言,我們聽不懂。”

    “我兄弟二人,不過只是經過羅浮城,過來吃頓便飯而已,怎么就勞煩程殿主親自前來了?”

    兩人聲音有些嘶啞,依舊壓著帽檐。

    “馭獸門,的確是太乾界第一宗門,這一點我們認,但你們的行事,也太過霸道了吧?”

    程碧寧看到二人繼續裝傻,也不啰嗦,開門見山,直接點名了他們的身份。

    “就是你們,對我兄弟出手的?”

    楚云走上前來,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瞇起的眼眸中殺機四射。

    雖然不清楚他們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既然他們做出這種事情,那就該死。

    “楚云,英雄出少年。”

    其中一人聲音嘶啞,嘿嘿笑道:“最近關于你的事跡,我們可是聽說不少,今日一見,鋒芒畢露了些,并非好事。”

    “怎么,你看不慣?”

    楚云絲毫沒有畏懼,他感覺兩人氣息很強,至少也是輪回境。

    但他,依舊神情淡然。

    不就是越級戰斗嗎,我楚云什么時候怕過?

    其中一人抬起帽檐,露出一雙陰狠的眼神,冷冷笑道:“我們自然看得慣,程殿主此舉到底是何意,非要難為我們兄弟二人嗎?”

    “我們虎狼雙杰行走江湖幾百年,也算有些名氣,程殿主是要決心和我們過不去么?”

    另一人接過話茬。

    “虎狼雙杰?”

    “嘶,居然是他們!”

    “怎么,你聽說過?”

    “當然聽說過,他們是馭獸門的外門長老,乃是一對雙胞胎,手段非常狠辣,據說得罪過他們的人都死了!”

    “是嗎,還有此事?”

    “……”

    不少修煉者站起身來,眼神中閃過忌憚之色。

    他們察覺出兩方劍拔弩張的氣氛,皆都后退數步,表情蒼白如紙。

    就連酒樓的老板,也悄默默的退了出去,生怕自己會被波及。

    偌大的酒樓,一會時間居然走空了。

    “我管你虎狼雙杰還是狗熊雙杰,對我兄弟下手,今日我讓你們必死無疑!”

    楚云爆喝一聲,抬手猛然一拍桌面,巨力頓時將桌面沖碎,化作齏粉。

    下一秒剎那,兩人驀然出手。

    其中一人,雙指探出,刺向楚云的雙目,極其狠辣。

    另一人,手持一桿玉笛,狠狠砸向程碧寧的脖頸。

    兩人不愧陰狠毒辣的名頭,出手便是殺招,沒有任何留情。

    隨著兩人主動出手,基本上已經可以坐實他們的嫌疑。

    楚云祭出洞天刀,猙獰恐怖的氣息釋放而出,抬手劃出一縷血色刀光,劈向對手。

    那人感受到洞天刀上的氣息,不由得大駭,連續退出數步。

    然而血色刀光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無論他如何躲閃,都緊緊跟在后面。

    無奈之下,那人只能摘下斗笠,以極其巧妙的手法投擲出去。

    斗笠在空中呼嘯而來,反周圍的帽檐異常鋒利,甚至將空間劃破。

    “嗤!”

    血色刀光將斗笠一下劈開,連同那人的衣衫,猛然被撕下一塊。

    另一邊,程碧寧毫不猶豫的以手臂撞上去,將玉笛瞬間擊飛。

    “怎么可能?”

    那人瞳孔劇烈收縮,完全沒有想到程碧寧會擁有這般恐怖的力氣。

    “嗤!”

    程碧寧拳頭之上,驀然燃起火焰,旋即手掌輕巧的朝著他胸口按來。

    那人怪叫一聲,快速朝著遠處遁逃而去。

    空氣被火焰撕裂,發出燒焦的氣息,分明還隔著數十米,但那人皮膚已經變得通紅滾燙。

    離火麒麟。

    這是程碧寧的武魂。

    當初她靠著這個武魂,在龍門大會上取下“第一天驕”的名頭,何等強悍?

    雖然后面耽擱百年,但對她來說,只要速度能重新提升上去,根本就不是事。

    再者而言,程碧寧如今的境界,乃是輪回境巔峰。

    虎狼雙杰雖然名頭響亮,但他們不過只是輪回境古宗而已,如何跟巔峰的程碧寧抗衡?

    程碧寧手腕一翻,火焰掌印悍然飛出,隔著百米擊在那人背部。

    “噗!”

    那人張口吐出鮮血,猛地摔在地上,抽搐了幾下。

    炙熱的離火,加上麒麟的神力,單單只是這一掌,便要了他半條命。

    也幸虧程碧寧手下留情,否則那一掌便能將他擊斃!

    “你!”

    另一人看到這一幕,瞳孔劇烈收縮,又驚又怒。

    他們沒有想到,巡游殿殿主的實力,會強到這種地步。

    “還有閑心分神?”

    楚云緊握洞天刀,眼眸突然變得凌厲,低聲喝道:“拔刀斬!”

    “刷!”

    猛然拔刀,血色刀光肆意流轉,如同太古兇獸悍然撲擊,讓人一陣胸悶氣短。

    那人大驚失色,縱身一躍想要逃跑,然而楚云這一刀又快又恨,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嗤!”

    那人雙腿齊根被斬斷,慘叫一聲,一下摔在地上。

    他口中吐著血沫,眼底盡是痛苦,不斷抽搐著。

    楚云收刀而立,冷冷笑道:“說出目的,我讓你們死得痛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