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人倒是不少。”

    楚云目光掃過,倒是看到一些熟面孔。

    在場這些人,便是四大圣國內身份頗高的年輕天驕,除此之外還有從大陸各處宗門趕來的弟子,總之全都身份不俗。

    只見這些天驕源源不斷的走入明月閣內,但楚云注意到,他們進去的時候,全都出示了一份邀請函。

    “還需要邀請函嗎?”

    楚云苦笑一番,早知道還需要邀請函,就在虎狼雙杰身上搜索一番了。

    這下可好,沒有邀請函,該如何進去?

    很快,便輪到楚云。

    “我們沒有邀請函。”

    楚云攤了攤手,直截了當的說道。

    “沒有邀請函的話,如果能夠出示足夠珍貴的拍賣物,也能進去。”

    門口老者眼神瞇起,并沒有太多情緒波動。

    這種事情,他見的多了。

    “足夠珍貴的拍賣物?”

    楚云想了想,自己身上好像也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當然,也有一些雖然值錢,但絕對不能賣的。

    看到楚云拿不出來,老者面無表情,伸手向外道:“請。”

    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趕人。

    楚云感受著老者輪回境巔峰的氣息,輕咳兩聲,拉著穆圖跟大圣走遠了。

    “要不,我們‘弄’來三張邀請函?”

    穆圖笑了笑,活人還能被尿憋死?

    “我剛才仔細觀察過,凡是進去的天驕,背景都非常恐怖,這樣的盛會,我們豈能錯過?”

    楚云微微一笑,離得明月閣遠了些,開始打量過路之人。

    從別人身上“弄”來三張邀請函,并非難事。

    就在三人在城中閑逛的時候,天地間突然傳來一股濃郁到極致的恐怖力量,迎頭便朝著楚云壓迫下來。

    饒是以楚云的反應,也來不及說什么,他神情駭然間,猛地祭出洞天刀,擋在頭頂。

    “轟隆!”

    巨響生出,楚云雙腿猛地沒入地面之內。

    穆圖跟大圣,更是被這股沖擊波活活掀飛了出去。

    “是誰?”

    楚云手握洞天刀,眼神極端凌厲。

    這股恐怖氣息,至少也出自輪回境巔峰強者。

    他搞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這般強者,對自己出手。

    難不成是馭獸門?

    那他們的反應也太快了吧!

    還沒等楚云抬頭查看,那股恐怖氣浪再度壓下,如同一座山岳傲立當空,所附帶著的恐怖力量,讓人身心都在顫抖。

    “該死,沒完沒了?”

    楚云有些憤怒,雖然對方氣息恐怖,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洞天刀融合大道痕跡后,威力驚人,就連輪回境的虎狼雙杰,都擋不下一刀!

    真要搏起命來,自己豈會畏懼?

    “刀化山河!”

    楚云怒喝一聲,只見洞天刀上的血色烙印突然綻放光芒,陣陣猙獰可怖的氣息從中傳遞出來,暴戾的情緒充斥在空間之中。

    無盡的刀意綻放,在虛空中形成銳利的氣浪光芒,數不勝數。

    在刀意的扭曲下,方圓數十里如同一幅畫卷,山清水秀,堪稱絕美。

    “咦?”

    天空那人一驚,發出女子之音。

    “給我落!”

    天穹突然破開,只見一道懸掛下來的神河當空壓下,每一滴水都仿佛能夠斬滅蒼穹,極端沉重。

    在神河的壓迫之下,刀化山河輕易便被壓得扭曲,最終化作虛無。

    下一秒,只見神河中突然有能量氣息凝聚,形成一道光柱狠狠壓下,這光柱可怕的很,瞬間擊碎虛空,發出鏗鏘的震撼之音。

    楚云咬緊牙關,施展大衍刀劍術,以絕妙刀法迎接光柱。

    “轟!”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對方的力量,剛一接觸,他便被撞入地底,狼狽不堪。

    “咳咳咳。”

    楚云捂著胸口,從深坑中爬起。

    然而,神河再度壓下。

    楚云如臨大敵般,雙手持住洞天刀的刀柄,怒喝道:“拔刀斬!”

    “刷!”

    血色刀光化成半圓弧線,橫向斬出,狠狠劈入神河之中。

    “嗤!”

    神河被劈開兩半,但是很快,便重新融在一起。

    楚云趁機喘了口氣,退出數百米,很是不忿道:“閣下是誰,無緣無故為何對我出手?”

    這女子出手的風格,并不像是馭獸門的人。

    那么,又會是誰?

    “抱歉,找錯人了。”

    只見一位身穿彩裙的女子從虛空中落下,足尖輕點地面,體態很是輕盈,動作優雅絕美。

    楚云見到對方后,心底暗自吃驚,果然是一位美女。

    但他并沒有陷入對方的美貌之中,而是冷冷道:“出手偷襲于我,最后一句找錯人了,就想輕飄飄的把事情揭過嗎?”

    女子聞言,又好氣又好笑,不由得秀眉挑了挑,反問道:“那你,又想如何?”

    “我需要一個解釋。”

    楚云如標槍般站立在那里,眼神中帶有一抹抹不去的傲氣。

    女子破天荒的點了點頭,旋即淡然道:“我只是在追殺一個無恥之徒而已,他的身形容貌跟你相似,加上我先前有些失去理智,所以在看到你之后,我難免會認錯。”

    “身形容貌,跟我相似?”

    楚云大吃一驚,要說身形相似,那還算了,容貌也相似?

    這女人,莫非是在胡說八道?

    “那你又怎知認錯了?”楚云反問。

    “他的身法很強,境界也要明顯高過你,但他不是刀客。”

    女子淡然說了一句,隨后道:“不管怎么說,剛才向你出手是我不對,我可以酌情給你補償。”

    “補償?”

    聽到這里,楚云眼前一亮。

    面前這女子,實力強悍,而且舉手投足間氣度非同凡響,定然身份超凡脫俗。

    既然她說要給補償,自己定然不能客氣。

    “你知道明月閣嗎,我們兄弟三人,缺三張進去的邀請函,你如果真的誠心補償的話,就給我們三張邀請函吧。”

    楚云臉上露出一抹為難的神色,卻悄無聲息的獅子大開口。

    是你自己說要補償的,可跟我沒關系。

    “明月閣?”

    女子俏臉之上突然露出古怪的神色,旋即哭笑不得道:“你們想去明月閣,參加拍賣會么?”

    “那是自然。”

    楚云點頭,隨后滔滔不絕起來:“是不是這個要求對你來說太難了,換一個也可以,比如拿出一件稀世珍寶,讓我順利進入明月閣……”

    “算了,你們跟我來。”

    女子懶得多說,只是擺了擺手。

    三人跟了上去。

    這女子一路把他們帶到明月閣前,旋即一言不發的朝里面走去。

    楚云連忙緊跟上去幾步,盡量貼得近一些,來表明自己跟她是一起的。

    “用不著貼我這么近,沒人會攔你。”女子語氣平靜。

    見自己小心思被識破,楚云摸了摸鼻子,尷尬的笑了笑:“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大小姐。”

    守門的老者,先是恭敬的稱呼了一聲女子,隨后他也沒有阻攔三人,任由他們走了進去。

    “大小姐?”

    楚云眉頭一皺,旋即一拍腦袋,恍然大悟。

    這女子,居然就是凌彩云!

    當年明月在,曾照彩云歸的凌彩云!

    進入其中后,凌彩云才轉過身來,似笑非笑道:“現在,知道我是誰了?”

    一想到自己先前還朝她要邀請函,楚云就頗感尷尬,干笑了兩聲。

    “待會的拍賣之物,除去最后三件外,你們可以任選一件,就當我給你們的補償。”

    凌彩云淡淡一笑,隨后翩然轉身離去,彩裙如同花蝴蝶一般耀眼。

    “她就是凌彩云?”

    大圣跟穆圖湊上前來,低聲問道:“聽說她是殿主的故人,要不我們表明身份,說不定她一高興,多送我們幾件呢?”

    “你們掉錢眼里去了吧?”

    楚云滿臉無奈:“她跟殿主的關系,定然不會簡單,我們自報名頭,未必是好事。”

    雖然凌彩云走了,但是明月閣的管事卻很是恭敬的迎上前來:“三位,請跟我來吧。”

    管事見三人跟隨大小姐進來,心底猜測他們定然身份不俗,所以表現的非常殷勤。

    在管事的帶領下,三人進了一處雅閣之內,恰好能夠看到拍賣場內的全貌。

    尋常身份的天驕,只能坐在外面廳堂里,只有身份非常不俗之人,才能進來雅閣、雅座之中。

    這些雅閣,都是給那些大勢力準備的。

    如果不是看在凌彩云的面子上,三人肯定沒資格坐進來。

    “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

    那管事咧嘴笑道:“只要是合情合理的吩咐,我都能給您做到,比如,叫一些歌姬,準備一桌飯菜……”

    “來一壺熱茶就好。”

    楚云擺手,自己來這里為的是增長見識,看看那些拍賣物。

    管事很懂事的點點頭,閃身退了出去。

    “先前她說,除去最后三件,我們可以任選一件拍賣物。”

    楚云若有所思,摸著下巴道:“這豈不是說明,最后三件拍賣物,非常珍貴?”

    “會不會是超凡品級的寶物?”

    穆圖跟大圣,眼中放光。

    “就算是,我們也買不起。”

    楚云苦笑一番,躺在了座椅上。

    自己如今可謂是窮得很,上萬枚絕品丹藥對于小勢力是個天文數字,但在諸多大勢力眼下,根本上不得臺面。

    要單單拿這些絕品丹藥去購買東西,撐死買幾件比較不錯的戰品寶物。

    想去競爭超凡寶物?

    門都沒有!

    作者拓跋流云說:繼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