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樣的拍賣會,玩的就是心跳。ωヤノ亅丶メ....”

    楚云微微一笑,繼而開口說道:“尤其是這種層次很高的拍賣會,一擲千金的天驕太多了,你就算身無分文,也能跟幾次價,多刺激。”

    大圣撓了撓頭:“那要是叫了,卻出不起價格,怎么辦?”

    “簡單啊,你見沒人叫價,開口嘲諷幾句,要面子的人多的是,硬著頭皮也會跟上的。”

    楚云早已深諳此道,一副老油條的樣子。

    大圣跟穆圖全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來還可以這樣的,真是學到了。

    “不過說句實在話,我們過來就是湊熱鬧的,順帶開一下眼界,你們也別想著我財力有多么雄厚。整個巡游殿的修煉資源都是我供的,我怎么沒可能跟他們這些大勢力比拼財力?”

    楚云嘆了口氣,頗為無奈的嘆息:“除非遇到特別想要的,可以讓凌彩云送給我們,其他的稍微競下價就好,多了我也掏不起。”

    “放心,我們心里都有數。”

    穆圖笑得很賊,雖然嘴上答應的很痛快,但楚云總感覺他有些不靠譜。

    很快,拍賣會開始。

    沒有所謂的預熱,大家心里都有數,所有人都是沖著珍貴寶物來的,搞一些其他的東西只會浪費時間。

    只見凌彩云面無表情,款款走到明月閣的中心,美眸掃過四方,淡淡說道:“各位的到來,讓我明月閣蓬蓽生輝,此次拍賣會,我明月閣會拿出幾件壓箱底的好寶貝,供給大家競爭;等到拍賣會結束后,大家還有什么想要的,也可以私下里向我們購買,希望大家都能夠買到心儀的寶貝。”

    “最后,由我來展示今日的第一件拍賣物!”

    話音落下,凌彩云纖纖玉手一揮,只見一朵長有七朵金色葉子的樹枝憑空出現。

    每一片金色葉子,都在上面微微顫著,蒼翠欲滴。

    下一剎那,整個明月閣都被金光所鋪滿,所有人都清晰感受到了濃郁的生命氣息。

    沉浸在其中,感覺渾身疲憊一掃而空,本能的便精神煥發起來。

    “這!”

    “真是寶貝!”

    “傳說中一片葉子能增加百年壽元的七葉真元枝嗎?”

    “不錯,的確如此!”

    眾多修煉者驚呼,他們其中不乏一些真正有眼光的世家子弟、皇室子弟,可依然感到震驚無比。

    還有一些老牌強者,眼中閃過炙熱的光芒,有些心動。

    對于老牌強者來說,增加壽命的奇珍異寶,簡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果不能持續突破境界的話,壽元終有一日會消耗干凈,這個時候如果你有增加壽元的珍寶,那便能夠多活些時日。

    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

    就比如這七葉真元枝,七片葉子,一共能夠增加七百年的壽元。

    有了這七百年,便可以拼命的沖擊更高境界,這本身就是一種提升。

    就算潛力挖空,七百年的時間不足以沖上更高境界,那也沒必要氣餒。

    在這七百年內,如果能夠找到機緣造化,也還是能夠更進一步的。

    對于他們來說,壽元代表一切!

    只要有壽元,就有無限可能!

    七葉真元枝,只是生命之樹上的一截樹枝而已,傳說無盡星空中生命之樹的數量極少,每一棵都有著數萬年甚至數十年玩的壽元。

    從上面折下樹枝,并不容易,但只要能夠折下來,那便是寶物。

    樹枝上的葉子越多,代表越難折斷,類似這生有七片葉子的樹枝,已經非常稀有罕見了!

    別的不說,放眼整個太乾界,七葉真元枝也絕不超過十個。

    除去葉子能增加壽元外,樹枝也能當成打造靈兵的絕佳材料,跟據古典記載,單純七葉真元枝的硬度,絕不亞于西天佛山后面的菩提樹枝。

    當然,距離菩提樹干還是差遠了。

    就算是弱者持有七葉真元枝,抬手一揮,仍然能夠擊破蒼穹。

    也就是說,凌彩云手里這七葉真元枝的價值,絕不亞于普通的超凡靈兵!

    一上來,便拿出這樣的寶物,也難怪眾多修煉者會如此激動。

    “好東西啊,真是好東西!”

    “必須要拿到!”

    “不錯,無論如何,都必須拿到!”

    “可惜了,這七葉真元枝并不在我們的計劃之中,我們沒有準備足夠的丹藥。”

    眾多修煉者,有人歡喜有人憂。

    歡喜的是,明月閣能夠拿出這般寶物。

    憂慮的是,準備的錢并不夠。

    凌彩云在七葉真元枝的金色光芒照耀下,原本清冷的氣質里多了幾分神秘和尊貴的味道,只是所有修煉者的目光都被七葉真元枝吸引,并無暇顧及美人兒。

    才剛一開始,明月閣凌彩云就拿出這般重寶,顯然是把氣氛推向頂峰。

    對于這些修煉者來說,根本就不需要預熱,只要能夠足夠的寶物,那氣氛絕不會冷清。

    所有修煉者,都在紛紛議論著七葉真元枝。

    他們猜測著,凌彩云會給這樣的寶物,標出一個怎樣的價格。

    顯然不會太高,這樣才能激發所有修煉者的熱情。

    但也不可能太低,那樣的話等于折損本身的價值。

    “這七葉真元枝,底價乃是五千枚絕品丹藥,大家可隨意叫價!”

    凌彩云面無表情,說完價格之后,便將七葉真元枝交給一旁的女子,旋即轉身走下去。

    很顯然,她上來只是為了烘托氣氛,自然不可能一直站在臺上等叫價。

    至于旁邊那女子,本來也算天姿國色,只是跟凌彩云一對比,頓時成了蒲柳之姿。

    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并非哪個女子都能夠在凌彩云面前,不落下風的。

    “五千枚絕品丹藥?”

    眾多修煉者眼神熱切,這個價格不高也不低,正好可以令所有人都參與進來。

    “得,光底價就是我一半身家。”

    楚云露出一抹苦笑,這還有什么好競爭的?

    不過也是,這種幾乎等于超凡的寶物,以自己的財力肯定買不起。

    但如果拿出梵音魔鼎的話,那就不同了。

    畢竟梵音魔鼎能夠源源不斷的生產絕品丹藥,只要有足夠的生死境妖獸就可以。

    雖然品級不高,但論起價值的話,絕不亞于超凡靈兵。

    “六千!”

    頓時,就有人抬了一千。

    “八千!”

    有修煉者,朝上抬了兩千。

    “一萬!”

    氣氛熱烈,眨眼間就翻了倍。

    “這東西,咱們都不需要,就先等等看。”

    楚云不慌不忙,反正除了最后三樣東西,其他的自己都能夠隨意挑選。

    再朝后看看也不遲。

    通過這一手,楚云算是了解到了明月閣的財力,怪不得號稱天下珍寶盡出明月閣,今日真是見識到了。

    也不知道后面,還有怎樣的驚喜。

    “兩萬!”

    很快,價格便沖上兩萬。

    面對這樣的價格,大部分修煉者都冷靜下來,抑制著內心的情緒,不再那么激動了。

    畢竟,這可不是低價了。

    要是自己一不小心,喊出更高的價格,卻無力支付的話,那就笑話大了。

    開始競價的散修,已經全部退出爭奪,如今只剩下幾個勢力正在爭高下。

    “兩萬一!”

    “兩萬三!”

    “兩萬五!”

    “……”

    價格接連攀升,速度極快。

    尤其是幾名老者,眼中放光。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想錯過這樣的機遇。

    必須要將其拿下!

    “嘖嘖,真是有錢。”

    楚云抱著肩膀,有些感慨。

    這些大勢力,稱作富可敵國,都沒問題。

    當然,里面也有圣國皇室的皇子在競爭,他們各個野心勃勃,顯然勢在必得。

    “三萬!”

    價格,很快攀升到三萬。

    其實,越是高等級的珍品,越是有價無市。

    站上那個高度以后,低等的丹藥便不是那么值錢了,所以他們才能一擲千金!

    幾萬絕品丹藥,足夠巡游殿消耗百年之久!

    光是想想,這數字就足夠恐怖。

    但是大勢力不會在意這些,反正他們煉丹師有很多。

    價格到達三萬以后,就連幾個大勢力都冷靜下來,他們仔細分析著利弊,七葉真元枝到底值不值這么多錢?

    眼看氣氛降下來,大圣有些不過癮,大聲叫道:“三萬五!”

    一下,將價格提高五千。

    “嘩!”

    所有競價的大勢力,全部嘩然。

    這個時候,居然又有人橫刀殺出,聽聲音先前似乎并沒有叫過價。

    “勢在必得嗎?”

    一名老者表情難看,冷哼一聲,遠遠看了一眼大圣所在的雅閣,咬牙切齒道:“三萬六!”

    “四萬!”

    穆圖覺得不盡興,看大圣喊了,自己也叫了一嗓子。

    那老者臉龐陰沉,這么不按套路出牌?

    楚云原本正在喝茶,此刻聽了之后,差點噴了。

    “你們這是找死啊!”

    楚云氣的直哆嗦,還敢喊四萬,把你賣了都特么不值!

    “我這叫現學現賣。”

    穆圖得意一笑,眼看沒人競價,不由得清了清嗓子,嘲諷道:“這么點價格就能買下七葉真元枝,真是預料之外的驚喜,各位,承讓了!”

    “該死!”

    那老者被氣的七竅生煙,臉龐發白,不由得怒喝一聲:“四萬一!”

    作者拓跋流云說:求一下保底鮮花,只要上月消費夠五塊的朋友都有,十二點半以后可以投。中午十二點,鮮花要是能過百,我直接爆發五更!新的一月比起上個月,更新只多不少,求大家鮮花給力!我們要做,玄幻小說的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