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手持七葉真元枝的女子手掩嘴唇,顯然很是吃驚。 ̄︶︺sんцつ

    沒想到,那神秘雅閣內的貴客兩句話,就把價格生生抬了一萬。

    如果不是明月閣從不設托,她還真以為是自己找來的托呢。

    “還好還好,幸虧那老東西上頭了。”

    楚云聽到之后,連忙松了一口氣,心底升起無盡的慶幸。

    如果他一怒之下,不跟了,那三萬五的絕品丹藥,自己該去哪找?

    “你們特么就不能按套路出牌嗎?本來三萬就已經快到他們的極限了,居然還五千五千的加,萬一他不跟了怎么辦?”

    緩過來后,楚云不由得吼了幾句。

    就算玩,那也得有底線。

    只能任意挑選一件東西,怎么能隨意浪費掉?

    大圣跟穆圖傻笑著撓頭:“我們就想找點刺激,沒別的。”

    “要理智,理智懂嗎?”

    楚云重新喝了一口茶,情緒趨于穩定。

    一定要挑選對自己最有用的東西!

    機會只有一次,可不能隨意浪費。

    遠處雅閣那老者,看到楚云這邊不再開口,忍不住的冷笑道:“哪來的狂徒,這點財力,也妄圖跟老夫比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聲音很大,周遭那些雅閣全都能聽個清楚。

    罵完之后,他哈哈大笑幾聲,神清氣爽。

    “王爺,您喝口茶。”

    旁邊,有下人端來茶水。

    老者品了一口,隨后拿出手帕擦嘴道:“老夫的壽元只剩下區區百年,增加壽元的寶物本身便難尋,可遇而不可求,今日這七葉真元枝老夫必須拿下!七百年的壽元,足夠做太多事情,說不定便能使得老夫沖破目前的境界,達到涅磐境巔峰呢!”

    “王爺說得對,其他人聽到是王爺的聲音,肯定也會給幾分薄面的。”

    下人諂媚的笑道。

    老者便是紫鳶圣國皇帝秦龍華的親叔叔,平湖王爺。

    他的身份地位,在紫鳶圣國中絕對不低,秦龍華對子嗣非常暴戾、要求極高,但對自己這個親叔叔,卻是孝順有加。

    加上平湖王爺在皇城歷來活絡,擁有一支私軍,無數供奉強者,也算是一股恐怖勢力。

    其他參與競爭的老者聞言,皆都皺眉。

    “是平湖王爺。”

    “價格已經抬上四萬,確實沒必要繼續競爭,得不償失。”

    “算了,賣他一個面子又何妨?”

    “……”

    聽到平湖王爺在跟人動怒、較勁,其他修煉者也都搖頭,放棄了繼續競價的念頭。

    七葉真元枝這東西,若論價值多少,那不好說,具體還得分人。

    對于瀕死之人來說,傾家蕩產也愿意。

    對于尚還年輕的修煉者而言,七百年壽命實在有些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別人會給平湖王爺這個面子,楚云可不會。

    原本楚云已經放棄競價了,但聽到平湖王爺如此囂張的話語后,眉毛猛地一挑。

    雖然雅閣跟雅閣之間,都有秘紋屏障阻隔,只能聽到聲音,看不到對方的人。

    光是聽這笑聲,就知道這老頭不是個東西。

    那囂張得意的面孔,哪怕看不到,都仿佛近在眼前。

    讓人作嘔。

    “尼瑪的,老子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楚云猛然將茶杯砸下,有些惱怒的站起身來,他今日非得治一治這囂張的老匹夫。

    “他剛才叫多少來著?”

    楚云反問了一句,隨后擺手道:“算了,我管他叫多少,這都不重要。”

    “八萬!”

    “老匹夫,你倒是跟啊!”

    楚云狂笑一聲,老子雖然沒錢,但老子就是敢叫!

    “呃。”

    大圣跟穆圖一臉震撼的望著楚云,剛才不是你說的,競價要理智嗎?

    如今居然,把價格憑空翻了一倍?

    “嘶。”

    聽到楚云的價格后,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包括先前參與競價的那些修煉者,同樣包括平湖王爺。

    “咯吱。”

    平湖王爺猛地將座椅扶手捏成齏粉,近乎失態的咆哮道:“這小子,是在故意跟我作對嗎?”

    旁邊幾個下人驚出一身冷汗,很少見到平湖王爺氣成這個樣子。

    七葉真元枝,的確是很少見到的珍品,平湖王爺壽元將盡,迫切的心理大家都能理解。

    稍微識相一點的,便不參與競爭,算是賣他一個人情。

    畢竟大家來來往往,互通有無,多個朋友多條路。

    可是誰能料到,那雅閣內的人偏偏吃了秤砣鐵了心,四萬的價格一下翻了一番。

    本能的,平湖王爺就想繼續跟,但是很快,他便冷靜下來。

    八萬絕品丹藥,哪怕以自己的資源想要一口氣拿出,也有些困難,需要各方周轉,甚至還要“欠賬”。

    只是為了爭一口氣的話,似乎有些劃不來。

    可是七葉真元枝,的確是自己需要的東西,如果就這么放棄了,不僅會錯過那七百年壽命,更有可能未來百年都找不到延年益壽的寶物。

    到底該怎么抉擇?

    站在明月閣中間的女子,直接傻眼了,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原本四萬的價格,就已經差不多了。

    如今更是翻了一倍!

    以七葉真元枝的價格,最多三四萬左右,抬到八萬是絕對的溢價。

    “賺大了。”

    這是那女子心底,唯一的念頭。

    楚云不慌不忙的喝著茶,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不就是競價嗎,小爺怕過誰?

    “楚云。”

    大圣吞了口唾沫,有些艱難的說道:“你剛才還嫌我叫的多,你這下直接翻了一倍,該怎么說?”

    “說個屁,就是看他不順眼,反正我就算叫八十萬,也會有人買單。”

    楚云倒是毫不在乎,本來這七葉真元枝就是明月閣自己的東西,凌彩云也說了所有拍賣物除了最后三件,任由自己挑選。

    不管己喊多少錢,凌彩云都會把它送給自己。

    “八萬,還……還有哪位貴客出更高的價格嗎?”

    女子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接連問了兩次,都沒人應答。

    先前牛氣哄哄的平湖王爺,此刻似乎也偃旗息鼓了。

    不是他不跟,是根本沒法跟啊!

    其他所有身份不俗的修煉者,都若有所思的抬起頭,望著楚云所在的雅閣。

    能夠坐入雅閣中的,自然身份不俗,居然連平湖王爺的面子都不給,會是誰呢?

    “八萬一次!”

    “八萬兩次!”

    “……”

    女子故意放慢語速,慢吞吞地說著。

    她迫切的希望,有人能繼續跟下去。

    “楚云,玩大了。”

    穆圖眼角抽搐了幾下,沒想到楚云發起狂來,比自己都狠。

    “不慌,看我的。”

    楚云醞釀了一下情緒后,發出一聲不屑的嘲笑之音:“嗤。”

    聲音不大,卻正好落入平湖王爺的耳中。

    比起先前穆圖的刻意,楚云這更像是無意之間表露出的不屑跟嘲弄,往往越是這樣,越是真實,深入人心。

    平湖王爺氣的身軀顫抖,心底怒火中燒,眼底閃過一抹猙獰之色。

    如果這不是明月閣,恐怕他早就殺過去了。

    “王爺,三思啊。”

    周圍那些下人聽后,瞳仁中閃過一抹震驚,連忙開口,想要勸阻。

    “這種增加壽命的東西本身就可遇不可求,本王只剩下百年壽命,無論如何都要拿到這七葉真元枝!”

    平湖王爺心底這般想著,也算是找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

    如果沒了壽元,留再多的財富又能如何呢?

    想到這里,他抬起頭來,用近乎嘶啞的聲音喊道:“八萬一!”

    他必須要得到這七葉真元枝,必須得到!不惜任何代價!

    “這……”

    “八萬都跟嗎?”

    “也可以理解,平湖王爺一直在尋找增加壽命之物,聽說都快找瘋了。”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定然不惜一切代價。”

    “如果不是那雅閣之人亂抬價,四萬多應該就能拿下了。”

    “哈哈,這下平湖王爺大出血了。”

    眾多修煉者有說有笑,興趣盎然。

    有的修煉者跟平湖王爺關系好,但更多人還是樂意看到平湖王爺出血的。

    “啪。”

    楚云打了個響指,信心滿滿的淡然笑道:“看到沒有,這便是境界。”

    “心服口服!”

    大圣跟穆圖豎起拇指,滿臉都是欽佩之色。

    無心之間透露出來的嘲弄,最為致命。

    比刻意流露出來的嘲笑,高了不知多少個檔次。

    叫出這個價格后,平湖王爺頓時就有些后悔,他臉色連續變了好幾次,最終重重的嘆了口氣。

    八萬絕品丹藥,自己勉強能掏出來,但那樣的話維持正常開銷都成問題,根本流轉不過來。

    一個唾沫一個釘,想反悔都沒辦法。

    人,終究還是要臉的。

    當然,平湖王爺還存了幾分幻想,如果那人繼續叫價的話,自己絕對不會再跟了。

    然而,那邊的雅閣始終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仿佛憑空消失一般。

    “八萬一,一次!”

    “八萬一,二次!”

    “八萬一,三次!”

    “恭喜貴客拍下七葉真元枝!”

    隨著那女子敲下小錘,平湖王爺嘴角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能增加壽元的珍寶,本身就是有價無市,我買的不虧,不虧……”

    平湖王爺自我安慰著,可是不知怎么,他心底猛然涌上來一股怨恨,張嘴噴出了一口老血。

    八萬一!

    那可是八萬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