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楚云止住呼吸,他雙眼死死盯著顧惜朝的一舉一動。

    他有女后的畫像。

    也就是說,只要拿出畫像來一看,一切便都水落石出。

    楚云感覺此時此刻無以倫比的緊張,就算當初對陣域外邪魔重蝎,都不如現在緊張。

    掌心之中,不斷有汗水滲出。

    背后,全是冷汗。

    他身軀微微顫抖著,心底仿佛有一個聲音在自言自語:不要是她,千萬不要是她。

    萬年前的地下宮殿、曾經跟隨天巢女后身旁的石破天、被斬下頭顱的女后、以及金色罐子里漂浮著的“朱馥思”的腦袋……

    所有的一切,都糾葛在了一起。

    天巢女后實力何等恐怖,曾經在太乾界掀起無窮波浪,讓人很難把他跟朱師姐聯系到一起。

    朱師姐無論實力還是境界,都只是普通修煉者而已,哪能是實力恐怖的天巢女后呢?

    可是,妖夜不也是封號至尊的轉世嗎?

    在事情未曾塵埃落定之前,什么都說不準。

    “找到了!”

    顧惜朝眼前一亮,只見他從空間戒指中摸出一副散發著亙古蒼老氣息的羊皮卷,輕輕一抖,便有玄光附在周圍,散發出刺眼的光輝。

    雖然是一萬多年前的畫作

    “我曾經觀摩過此畫很久,這幅畫應該也是一位實力恐怖的畫師所作,雖然歷經一萬多年的滄桑變故,畫作上仍舊附帶有濃郁不散的氣息,讓人發自心底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顧惜朝一邊將畫卷攤開,一邊說道:“不得不提,天巢女后容貌絕倫,而且隱約附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媚態,讓人不由自主就要陷入她那一雙媚眸之中,恨不得永生永世沉淪至此。”

    楚云表情微微有些難看,顧惜朝的這些形容,跟朱馥思大抵相同。

    該不會,真的是……

    手中畫卷徹底攤開,楚云的目光,迫不及待的掃向上面的畫像。

    ……

    ……

    如今的羅浮城,正在朝著四周擴張,整排整排的房屋不斷建造著,跟幾十里外的幾座城池徹底打通。

    當然這一切,全都是在方無鏡的默許之下。

    方無鏡想要將羅浮城扶植起來,不為別的,就為了楚云,為了巡游殿。

    當羅浮城開始迅速擴張之后,以后太乾大陸就算有更多修煉者飛升上來,也可以掩人耳目。

    再者而言,羅浮城的強盛,也關乎著方無鏡的另一個計劃。

    徹底鏟除大國師的勢力!

    如果羅浮城能成長起來的話,對于大國師的勢力將會是一種牽制。

    而且巡游殿的確天才云集,如果能夠好好發展的話,未來絕對能夠成為瑤池圣國內最大的宗門勢力。

    甚至,還要在瑤池七府之上。

    巡游殿內。

    唐紫仙有些思緒不寧,楚云進入虛幻界已經好久了,也不知究竟如何。

    從一些人的口中,她聽說了,楚云似乎發展很是不錯,跟九公主雙雙闖入第三關。

    最終能不能成為畫圣的弟子,尚未可知,但既然能夠走到這一步,本身就說明了他們的能力。

    “希望,能快些回來。”

    唐紫仙深吸一口氣,走出大殿。

    近來她境界提升的速度不快,一直卡在生死境巔峰,已經有許久了。

    想要晉升輪回境,卻發現基礎靈氣有些不足,只能繼續沉住氣,努力修煉。

    她只覺得心情煩悶,不由得走出巡游殿,在羅浮城外閑逛著。

    羅浮城外,四處都在挖掘土地,建造著大殿。

    根據程碧寧的構想,她準備在外面建造一個模擬戰場,能夠使得修煉者在里面廝殺,游走在生與死的邊緣之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

    四處都在動工,不少修煉者忙的熱火朝天。

    “這些……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

    “事關重大,快去稟報殿主!”

    “……”

    前面一個深坑中,突然傳出幾人緊張的聲音。

    “我去稟報殿主,你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有巡游使表情緊張,一下掠上高空,朝著巡游殿內趕去。

    唐紫仙心底,十分的好奇,連忙加快步伐,走到深坑旁。

    只見偌大的深坑如同妖獸張開的巨口,足足有數百米深,方圓萬米,就像是一個恐怖的黑洞。

    深坑內站著幾個巡游使,他們表情有些凝重,眼神死死的盯著眼前那物。

    那是一塊巨大的血色石頭,正有氤氳的氣息流轉而出,朝著四面八方釋放而去。

    虛空中都洋溢著這股波動,顯得很是怪異,很是猙獰。

    唐紫仙能夠清晰的從血色石頭上感應出,那股夸張的血氣,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血色石頭就如同一個活物,發出“咚咚咚”的響聲,仿佛心臟跳動。

    “這到底是什么?”

    唐紫仙美眸一縮,雖然不清楚面前之物到底是什么東西,但那股邪惡的氣息很是不善。

    “原來是唐師姐。”

    那些巡游使看到唐紫仙后,連忙松了口氣。

    “怎么回事?”

    唐紫仙朝前踏出幾步,開口問道。

    她眼神中的戒備,絲毫不減。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只是奉命在這里挖坑,可誰能想到地下居然埋藏著這個東西。這石頭很是兇險,觸碰不得,上面的血色光芒更是怪異,根本就說不準是什么東西。”

    “我總感覺,這石頭有些古怪。”

    “里面該不會,有什么東西吧?”

    幾個巡游使互相對視一眼,皆都能夠看到對方眼底的忌憚之色。

    “都退后,等殿主過來處理。”

    唐紫仙秀眉微蹙,她能夠察覺到里面的邪惡氣息,心底越發不安起來。

    “讓我來試試。”

    其中一位巡游使站出來,他有意想要在唐紫仙面前表現,抬手祭出自己的武魂,朝著石頭戳去。

    他的武魂,乃是一桿手臂粗細的蛇棍。

    由于事發突然,唐紫仙甚至沒來得及阻止他。

    “砰!”

    那巡游使一棍子戳在血色石頭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明明沒有什么反應,你們這也太小心了吧?”

    那巡游使接著戳了幾下,徹底放下了心底的緊張,咧嘴一笑:“不過只是一個氣息有些古怪的石頭而已,根本沒有什么好怕的。”

    然而下一秒,血色石頭突然綻放出一抹濃郁血光,如同粘稠的沼澤一樣,將他的武魂猛然吸入其中。

    “啊!”

    里面如同有東西在拉扯,下一秒,這巡游使整條手臂都被吸了進去。

    他高聲慘叫著,表情變得異常痛苦。

    “退后!”

    唐紫仙速度極快,靈氣化作利刃,猛然劈砍在這巡游使的肩膀處。

    “嗤!”

    他的手臂被斬下,整個人摔飛出去,鮮血一下飆出,痛的直接昏迷了過去。

    那血色石頭突然漂浮起來,血紅光芒散發著,邪惡的氣息濃郁到了極點,甚至令人無法呼吸。

    其他幾位巡游使,聯手將那人扶起,退后百米多遠,臉龐驚恐不安。

    唐紫仙祭出三元法珠,俏臉冰冷的望著面前血色石頭。

    “刷!”

    下一秒,血色石頭中突然射出五道血箭,速度極快,將虛空攪蕩的一塌糊涂。

    其中兩道射向唐紫仙,另外三道射向那幾位巡游使。

    “地靈掌!”

    唐紫仙手中的三元法珠突然變色,如同山脈一樣厚重,與此同時她另一只手突然拍出,就仿佛一座山脈當空壓下,迫得整個深坑都在微微顫抖,震撼聲轟鳴不斷。

    “轟!”

    那射來的兩道血箭輕松貫穿她的掌印,朝著面門射來。

    初次接觸,唐紫仙發現這血箭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至少,也是輪回境以上的威力。

    “托天龍魂吟!”

    唐紫仙猛然攥緊三元法珠,只見其中隱隱閃現出一條龍魂,驟然發出劇烈咆哮。

    虛空悍然一震,聲波將射來的血箭猛然覆滅。

    只可惜,射向遠處的三道血箭,她無能為力。

    “噗嗤!”

    “噗嗤!”

    “噗嗤!”

    三位巡游使被血箭貫穿眉心,雙眼直勾勾的望著前方,幾息過后,轟然摔倒在地。

    下一秒,他們的身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枯萎起來,眨眼便只剩下一副白骨。

    剩下的血肉精氣,全部化作血光,回補到了血色石頭上。

    得到血光滋潤的石頭,搖晃的更加劇烈,仿佛有什么東西要從中破出。

    唐紫仙表情蒼白,她能夠感覺的到,面前這血色石頭的氣息越發恐怖起來,連自己都感受到了危險。

    “咔嚓!”

    裂紋遍布,幾息之后,那血色石頭驟然爆碎。

    那是一尊軀干憑空漂浮,這軀干沒有頭顱,沒有四肢,只能夠看到青色皮膚,以及烏黑濃密的毛發。

    石頭之中,居然藏著這樣一只怪物?

    軀干出現之后,二話不說,化作血光朝著唐紫仙攻來。

    唐紫仙如臨大敵般,三元法珠內龍魂游蕩,朝著那軀干兇悍的撞過去。

    三元法珠雖小,但卻如同一座高山在虛空中驟然壓下,連空間都咔嚓裂開,到處遍布縫隙,黑光彌漫。

    軀干足有三米多高,跟三元法珠撞在一起后,絲毫沒有退讓。

    兩者,居然在虛空中僵持住了。

    “好大的力氣!”

    唐紫仙美眸凝重,以靈氣控制著三元法珠,寸步不曾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