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每一拳的氣勁,都仿佛能夠貫穿身軀。『→お℃..

    雖然有玄鐵戰身護體,但氣勁仍然兇狠的透過血肉、透過骨髓,從楚云背后轟出。

    楚云如遭重擊一般,接連后退數步。

    從元堃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樣的機會,自然不想要楚云逃離。

    他呼吸粗重,伸手擒住楚云的肩膀,另一只手再度轟擊在楚云胸口。

    這一拳,前所未有的重!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裂之音,再度響起。

    楚云感覺心臟仿佛被巨錘狠狠錘擊,剎那間胸悶氣短,差點暈眩過去。

    血肉崩碎,胸骨裂開,鮮血不斷從中滲出,很是駭人。

    從元堃的拳頭越來越重,或許是他使出全力的緣故,單純比拼起力氣,已經不比楚云差多少了。

    如果非要用四個字來形容他的話,只能是天賦異稟!

    楚云靠著至尊戰魂,以及器紋的加持,才勉強勝過從元堃。

    他不是天賦異稟,是什么?

    “你不是說,我讓你失望了嗎?那么現在的我,有沒有給你驚喜呢?”

    從元堃的聲音有些嘶啞,從他眼睛中不斷滴出鮮血,仿佛瞎子一般。

    他的神情非常猙獰,如同妖獸。

    一頭黑發瘋狂飛舞,就像是個瘋子。

    然而就在這時,楚云雙手瞬間探出,以不可思議的弧度將從元堃的手臂擒住。

    “嗯?”

    從元堃有些吃驚,沒有料到楚云在重擊之下,居然還能有這般迅速敏捷的反應。

    如果是尋常修煉者的話,被自己這么一拳砸在胸口,估計會直接暴斃而亡。

    不過從元堃也清楚,楚云沒有那么容易被擊敗,所以他保持一貫的耐心,想要抽回拳頭。

    只是,他發現鎖住自己拳頭的雙手,如同墜了一座萬米高山。

    無論他如何發力,都抽不出手臂。

    “怎么可能?”

    從元堃接連爆發幾次氣力,想要把楚云震開,然而都沒能做到。

    “你不該被我擒住的。”

    楚云咧嘴一笑,雖然他如今神情很是狼狽,但是這一笑之間,夾雜著太多的自信。

    “咯吱!咔嚓!”

    楚云雙手如同在打太極,看似很慢,實際上每一寸移動都有著難以捉摸的韻味,在快與慢的結合之間,把從元堃的手臂死死擒住,不讓他有半點空間。

    一聲脆響,從元堃手腕脫臼,以非常歪曲詭異的弧度扭曲著,甚至有幾根骨頭刺出了皮膚。

    從元堃咬緊牙關,他不想叫疼,但是從關節處所帶來的恐怖力道,實在是他無法承受的。

    楚云雙手繼續舞著,逐漸將從元堃整條胳膊一寸一寸的壓碎,發出噼里啪啦爆豆子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

    終于,從元堃承受不住的大吼出聲,眼神出血,很是痛苦。

    他整條胳膊,在短短幾息之內,被楚云廢掉一半。

    這便是太極拳的奧妙!

    太極拳基于太極陰陽之理念,妙手一運一太極,太極一運化烏有!

    含蓄內斂、連綿不斷、以柔克剛、急緩相間!

    行云流水的拳法,在施展之時,使得楚云的意、氣、形、神,逐漸趨于圓融一體的至高境界。

    看似并不快的速度,實際上能夠起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從元堃掙扎的越厲害,反沖在他手臂上的力量越大,就等于他在用自己的力量,粉碎著自己的骨頭。

    眼看差不多了,楚云冷笑不已,近身向前一靠,單純憑借肩膀上的恐怖力道,狠狠撞在從元堃的胸口處。

    八極拳!貼山靠!

    這一撞,豈能得了?

    八極拳,以招式簡樸剛烈、節短勢險、猛起硬落、硬開硬打、而著稱,不僅風格兇猛異常,而且搏擊的技巧性非常強,就拿這一招貼山靠來說,看似沒有運起太多力氣,實際上這一撞,將全身勁道都融入其中,堪比隕石降落!

    而撞的位置,更有講究。

    人身上,都有氣穴。

    氣穴很是隱蔽,尋常人根本找尋不到。

    這里的防御力,要比其他地方稍微脆弱一點。

    可別小看這么一點,就是因為這么一點,才能讓楚云這一擊強化到極點,徹底完美無缺!

    “噗!”

    從元堃被撞的頭腦發昏,只感覺胸口被重錘敲了一記,連呼吸都徹底停滯。

    飛出萬米后,他忍不住的張口噴血。

    在他胸口處,骨頭徹底裂開,比起先前他給楚云的那一拳,還要兇狠的多。

    他的胸骨,碎裂成兩半,你能夠從外面清晰的看到里面跳動的心臟。

    “砰!砰!砰!”

    從元堃的心臟,倒是強勁有力。

    楚云冷笑一聲,從元堃實在太過自信,居然敢跟自己拉近距離。

    中華功夫多么博大精深?在如今技巧的演繹下,哪怕拿到這個世界,都是不可多得的瑰寶!

    要知道,連天策上將風塵這般見多識廣的超級強者,都被搏擊之法所震撼到了,甚至親自出面要了過去,準備拿到軍中去推廣。

    而楚云自幼便修習這些搏擊技巧,近乎融于一身,趨于本能。

    想要在跟他的對戰中占到便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云對近身搏殺的技巧,實在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站在巔峰之上,別說超越了,根本就連能接近他的人都沒有。

    這便是底氣!

    從元堃想要再度提起氣勢,卻感覺力道經過胸口之時,全部散開了。

    這一口氣,居然怎么都提不起來。

    當下,他大驚失色,有些難以置信。

    “說句實在話,你的確很強,憑借體魄能跟我戰到這一步的人沒有多少,你是其中之一。只可惜,歸根結底還是我技高一籌,你可以死了……”

    楚云背負雙手,頗具高人風度。

    “好強!”

    大日金烏徹底傻眼,他這才意識到,當初暴揍自己的時候,楚云壓根沒有使出真正水平來。

    就拿剛剛這一撞來說,如果楚云撞在自己的身上,怕是要當場暴斃!

    石破天眼中不斷有光芒綻放,喃喃自語道:“強啊,真是太強了,你石哥縱橫這么多年,都未曾見過這么強的妖孽天驕……就算拿到上古時期,也沒人是他的對手啊!那么多圣所謂的圣子、世家傳人,實際上在楚云面前,屁都算不上,不愧是天書古卷殘頁中預言之人,不愧是能夠拯救主人的存在!”

    石破天見多識廣,可連他都對楚云這般佩服,可想而知楚云該有多么恐怖。

    “我……還沒有到極限!”

    從元堃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他不服啊。

    自己上一秒分明占據優勢,怎么敗的這么快?

    風云突變,快的他甚至沒有任何反應。

    剛才這兩招,到底是什么東西?

    從哪里血來的高深武學?

    從元堃一臉的迷茫,他雖然咬死不承認自己失敗,但先前那一幕始終在他的腦海中回放。

    “戰斗,已經結束了!”

    楚云神采飛揚,只見他飛身掠起,朝著從元堃殺來。

    “我……分明還能打!”

    從元堃一條手臂徹底廢掉,胸口不斷滲出鮮血,不管他提起幾次氣息,都會在胸前的傷口處泄露而去,消散無蹤。

    面對殺來的楚云,他幾乎做不成任何的抵抗。

    “砰!!!”

    楚云一記重拳,砸在從元堃面門之上,將他鼻梁砸的塌陷,雙眼爆碎。

    從元堃慘叫一聲,仰面摔倒在地,樣子別提有多么凄慘。

    “你用肉身體魄跟我戰斗,我自然也以此作為回應,目的就是讓你敗的心服口服。實際上,我的刀劍之意殺傷力更強,如果施展出來的話,你未必能撐過百招!”

    楚云望著腳下的從元堃,嘴角挑起一抹弧度,淡淡的笑道:“你很強,令我都有些不舍得殺你,然而你我的陣營意味著,我不殺你,便要被你所殺!”

    話音未落,楚云手指猛地一點,帶動鋒利尖銳的氣浪,貫穿從元堃的眉心。

    這一擊,徹底將從元堃生命之力擊潰。

    腦海被穿透,鮮血跟腦漿從后腦勺透出。

    從元堃摔在碎石之中,傷痕累累,仰面朝天。

    他的表情很是猙獰,顯然心底非常不服,似乎仍然想要爬起來繼續戰斗。

    只可惜,戰斗已經結束。

    斬龍計劃之中絕對核心的成員!

    大國師慕流火非常倚重的秘密武器!

    一位本有可能沖擊飛仙境至尊的超級天驕!

    就這般,死在楚云這一指之下。

    可謂,非常唏噓。

    雖然從元堃心有不甘,但實際上他沒有任何可抱怨的。

    這場戰斗,很是公平!

    從頭到尾,楚云都沒有使出刀劍之意,沒有祭出水月劍、洞天刀,甚至沒有用須臾戰甲來防身,純粹硬碰硬,絕對兇悍的肉搏戰……在這樣的戰斗之中,你仍然敗了,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放眼整個太乾界,能夠在體魄之上擊敗楚云的人寥寥無幾。

    從元堃足夠強悍了,太乾大陸排名前五的天驕,最后不還是落得身殞的結局?

    楚云站在虛空之中,他背負雙手,望著從元堃的尸體,一字一頓的說道:“敗給中華武學,你不冤!!!”

    聲音斬釘截鐵,擲地有聲,字字珠璣。

    不錯。

    從元堃敗給的是太極拳!

    是貼山靠!

    他,一點都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