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當孫喆察覺自己再度來到一處陌生世界的時候,濃濃的絕望感將他包圍。『『ge.

    自己就算想拉人墊背,也做不到嗎?

    “不……”

    他想要大聲吼出這個字,以抒發心底的不甘之情,然而體內壓抑到超過極限的靈氣開始炸裂,光芒沖天而起,將他那扭曲的身影猛然吞噬。

    根本沒有機會說后悔。

    孫喆身軀炸碎,連同周圍的小世界,一同化作齏粉。

    “轟!!!”

    楚云面前那幅漂浮的畫,經過一陣劇烈震顫后,分離解崩。

    然而,就只是爆發出一陣輕微的響聲而已,并沒有想象中天地毀滅的氣勢。

    楚云先前正朝著這邊趕來,半途中為預防意外發生,特意畫出一副壯闊的山河之畫,他的目的很簡單,不管誰遇到危險,都能夠將其收入山河畫中,保住性命。

    這一招,叫做畫里乾坤。

    顧名思義,畫中藏著一處乾坤,玄機很深。

    畫里乾坤,楚云一共都沒有成功過幾次,所以先前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還真的成了!

    趕到皇城后,恰好看到孫喆自爆,想拉白宰一同去死。

    楚云連忙出手,將孫喆鎖入山河畫中,自生自滅。

    果不其然,孫喆的自爆,將整個山河畫摧毀,但絲毫氣浪都沒有涌到外面來。

    可真稱得上是神奇了!

    遠處,白宰不斷喘息,渾身是血,神情仍然有些余悸。

    先前,他可以說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若是被爆炸波及,白宰深知,自己絕無幸存的道理。

    還好,楚云及時出手,化解了這一切。

    “楚大人,多謝!”

    雖然自己的官職要壓過楚云一頭,但白宰神情非常真誠,如果不是楚云的話,自己可能真的被炸死了。

    這樣的大恩大德,壓根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

    楚云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收起九方煉獄塔,咧嘴笑道:“還好我來的及時,否則就讓那家伙得逞了!”

    “先前……我看楚大人將他收入一幅畫中,這是否是畫宗的絕學呢?”

    一想起先前楚云的手段,白宰就忍不住的吃驚。

    楚云不過只是輪回境而已,居然就能夠擁有那般恐怖的手段,比起同輩天驕,他真的甩了別人太多太多,壓根就不在一個級別。

    就拿輪回境天驕而言,哪怕一百個、一千個一起上,都未必會是楚云的對手。

    這就是差距!

    質的差距!

    “不錯,正是我在畫宗學到的東西。”

    楚云點點頭,這山河圖費了他好大的力氣,本想著用來防身,然而先前那一幕也實在是驚險,如果自己稍稍晚上萬分之一秒,怕都會是粉身碎骨的結局。

    先是祭出刀氣斬下孫喆的手臂,利用九方煉獄塔將他砸開,而后手握天魔旗,把他帶上萬米高空,以免施展山河圖的時候,失誤把其他人擴進去。

    最后,便是以山河圖結尾,將孫喆困如其中。

    而孫喆那時已經達到極限,斷然沒有任何還手的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在另一處陌生空間內自爆,傷害不到任何人。

    山河圖隨之破碎,這本來就在意料之中。

    “楚云?”

    只見風塵身影從萬米外一步踏來,皺緊眉頭問道:“白大人,反賊孫喆呢?”

    “死了。”

    白宰露出笑容,將先前所發生的事情形容了一通:“如果不是楚大人的話,我可能就被孫喆那廝,拉著一起共赴黃泉了!”

    說到最后,他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搖了搖頭。

    風塵猛地一挑眉,有些興奮的說道:“楚云,這還真是多虧了你!”

    “我在得知孫家反叛的消息后,就趕忙前來這里,還好運氣夠好,若是晚來一步,后果不堪設想!”

    楚云想起這些,仍然心有余悸。

    他出手拯救白宰之時,沒有任何猶豫,可實際上心底七上八下的,根本不是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這么平靜。

    “孫氏一族,已經被抄家,孫喆已死!孫占、孫龍,也都被抓到,即刻問斬!”

    風塵露出一抹笑容,對著楚云挑了挑眉。

    旁人不明白風塵的意思,但是楚云自己心底非常清楚。

    這是感謝,自己在厚土界的所作所為。

    如果不是自己殺光大國師那一脈天驕的話,孫威不會突然失控,更不可能說出那般大逆不道的話!

    就算他站在大國師那一邊,就算他真的有心反叛,也不能如此囂張的說出這般話語。

    這是沒腦子!

    沒有任何腦子!

    看到孫威說出那番話后,方無鏡自然心中樂開了花,順藤摸瓜,拔出蘿卜帶出泥,將孫氏一族直接圍剿,株連九族。

    這也多虧,孫威給的機會,否則哪有理由去針對孫家呢?

    要知道,孫喆在太保的位置上做了很多年,勢力復雜,想要正大光明的動掉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楚云的出現,令這一切全都變得簡單起來。

    楚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只能拱了拱手。

    服了。

    你們才是老奸巨猾的老狐貍,我比不過。

    自己本以為能夠脫離一切掌控,可沒想到還是被方無鏡暗中利用了一道,也幸虧自己跟方無鏡乃是同一陣營,不用如此擔驚受怕,否則的話自己怕是要被方無鏡這老狐貍給算計死!

    “意圖反叛,該殺!”

    楚云附和了一句。

    “這其中,肯定還有更多陰謀,單純憑借孫氏一族,怎么敢意圖謀反呢?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徹查到底,不管牽連到誰,都格殺勿論!”

    風塵眼眸冷厲,說出一番浩蕩之語。

    楚云再度苦笑。

    你這不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嗎?

    背后主謀是誰,三歲小孩都知道!

    是大國師慕流火!

    風塵之所以說出這么一番話,無非就是暫時沒有證據而已,等到找齊證據了,會直接朝著慕流火動手。

    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方無鏡的決心。

    這是要跟慕流火,拼個你死我活了?

    如果沒有絕對自信的話,他是不會如此草率開戰的!

    下方,不少修煉者走出,瞳孔劇烈收縮,不可置信的望著這一切。

    先前這里的滔天大戰,他們都感受到了,然而沒有一人膽敢接近。

    如今戰斗結束,他們才敢露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可沒想到,入眼便是這一幕。

    孫喆呢?

    難道被殺了嗎?!

    殺死他的,居然是楚云?

    眾人震撼萬分,不斷吞咽唾沫,表情蒼白如紙。

    “楚云,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宮面見圣上?你救下白太尉,此乃大功一件,我必須要求陛下給你賞賜,賞賜輕了還不行,得大大的賞賜!”

    風塵露出笑容,當眾對楚云說道。

    楚云心中暗自苦笑,自己原本還想置身事外,可隨著風塵這么一番話,自己也被卷入其中了。

    不過也無妨,以大國師慕流火的才智,定然能夠猜出厚土界的端倪。

    當他猜到之后,也會對自己下手的。

    既然如此,為何我不先下手為強?

    反正自己,早就站在陛下這邊了,也不差這一個形式上的表態。

    “好!”

    楚云點點頭,擠出一抹笑容。

    ……

    ……

    皇城中,錢府。

    錢益謙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不斷來回踱步,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也就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居然會發生這種驚天動地的震蕩。

    首先是自己這邊,所有前往厚土界的天驕被殺。

    幾十人,一個活口都沒有!

    孫威發狂,破口大罵狗皇帝,被方無鏡出面親自斬殺。

    不僅如此,方無鏡還順勢下達圣旨,要將參與反叛的孫氏一族一網打盡。

    如今孫喆得到消息,已經逃竄,也不知情況究竟如何。

    錢益謙已經派人出去打聽了,始終沒有消息,他心中焦急不已,而且還有些畏懼。

    方無鏡顯然是瘋了,什么顧慮都不存在,只有一個殺字!

    自己雖然收攏起了所有馬腳,但難保陛下不會故意找茬。

    如果他們故意來自己府上找茬的話,又該如何是好?

    大國師如今受到了消息,但趕來這里還需要一定時間,自己在這段時間里,能否絕對安全呢?

    “到底該怎么辦啊?”

    錢益謙身旁不遠處,站著一位美婦人,她眼神中露出痛苦之色,身軀不斷發抖。

    她是錢益謙的妻子,孫氏,同時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孫喆的堂妹。

    孫家被株連九族,按理說她也逃不掉。

    “放心,他們只是走一個形式而已,還真能來到我府上,把你抓走殺了嗎?”

    錢益謙連忙出聲安慰著孫氏,兩人夫妻多年,很是恩愛,所以他心中發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護住她。

    當然,錢益謙并不怎么害怕,孫氏嫁入自己府上已經有數百年,可以說已經是錢家的人了,難道他們還真能蠻不講理的闖入自己府邸之上,抓走孫氏不成?

    孫氏渾身發抖,縮成一團:“我……我還是害怕。”

    “放心,夫人,一切有我!”

    錢益謙伸手摟住孫氏,不斷安慰著。

    然而就在剎那間,一人沖了進來,神情惶恐的跪在地上:“報,孫大人未能逃出,被白宰、風塵、楚云聯手斬殺于皇城西門!”

    聽到這個消息后,錢益謙瞳孔劇烈收縮。

    孫氏臉龐發白,直接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