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原本聽到有一人拿到滿分后,段澤華神情間還滿是不可思議。『→お℃..

    難不成此次我作的詩恰好對幾位考官的胃口?

    文戰,拿到滿分。

    那么多年的殿試,產生過那么多的狀元,沒有一人能夠在這上面拿到滿分。

    這一次,可是要比殿試還要嚴格。

    雖然考核的難度差不太多,但是這一次的陣仗恐怖啊!

    太蒼四尊全部到齊,還有未曾露面的強大戰界勢力。

    如果自己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拿到滿分的話……

    該不會,上天真的這么眷顧我吧?

    然而緊接著,血雄公布出了那人的名字。

    兩個字。

    楚云。

    段澤華臉上的笑容,剎那間凝固。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倒抽一口冷氣,連續后退好幾步,瞳孔劇烈收縮。

    如何來形容驚駭的感覺?

    就仿佛,突然有人指著一個乞丐,說他其實是皇帝。

    “我……沒聽錯吧?”

    強如甄玉蘭,此刻也忍不住的脫口而出。

    她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文戰,滿分。

    本身這就是一個不可觸及的高度,就算真的出現,那也只能是段澤華。

    畢竟段澤華名聲在外,身上還有狀元郎的功名,拿下滿分雖然驚駭,但也可以理解。

    可是,為什么滿分偏偏是楚云呢?

    他在武戰中的表現,一招秒殺段澤華,技驚四座。

    文戰中,居然也能拿下滿分?

    這世界上,還有如此恐怖的妖孽?

    現場的所有修煉者,都用震撼的目光望著血雄,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轉頭看向楚云。

    墨白震撼的合不攏嘴。

    王楓直接傻眼。

    余溫大吃一驚,胸口有些發悶。

    楚云并不是太蒼戰界的人,所以根本談不上和那些大儒有交情,就算真有交情,他們也不敢徇私舞弊。

    最重要的事情是,血雄陛下親自進去打分,這些試卷他都有審閱過的。

    能夠在陛下看后,還能得到認同,并且拿下滿分……

    好多人,都不敢想了。

    “陛下,臣斗膽想問一句……”

    段澤華強行抑制住體內的激憤的心情,盡量讓自己聲音變得平靜。

    “朕知道你想問什么,朕也知道你們想知道什么。”

    血雄淡然一笑,伸手將試卷一拋,只見試卷飛上天穹,上面的字體居然奇跡一般飄落下來,如同瀑布一般掛在九天之上,數百個大字,別具一格,無拘無束散發著其本身的張狂霸氣。

    狂草!

    這種文體掛在天穹之上,猶如天書一般。

    有些修煉者,一臉發懵。

    他們甚至看不懂這些字,還以為是在亂寫亂畫。

    稍稍有些文學底蘊的修煉者,心底或許清楚這些字的特別之處,但看不出更深的東西。

    唯獨段澤華,他是有著真才實學的,畢竟當年擊敗了諸多對手才拿到殿試狀元郎的身份。

    他一眼看上去,心底便涼了半截。

    這種書法文體,怎地從未見過?

    楚云,這是獨自開創出來了一種文體嗎?

    他不想承認,但是沒法避過這些,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看下去。

    一首詩讀完,他已經被震驚到無法呼吸了。

    比?

    呵呵。

    拿什么比?

    自己的詩詞,在他面前,就是一坨屎!

    不對,是兩坨。

    單單只是這首《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就足以把所有頌月的詩詞給秒殺的渣都不剩下,古往今來那么多大儒留下過那么多傳世經典,可就算全部加起來,都比不上面前這首。

    關鍵,配上這種別致的寫法跟字體,居然有著更深一層次的寓意。

    我不配。

    我根本就不配。

    段澤華臉龐變得極其難看,他在讀完第一首詩后,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但他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移向下面一首《龜雖壽》。

    看完之后,段澤華頭腦嗡鳴。

    怔了好久,他才灰溜溜的低下頭去。

    如果自己再質疑的話,只能是自取其辱。

    所有看過這兩首詩的,不管有沒有才華,不管能不能悟透,全部被震得驚在原地。

    他們都不傻。

    這兩首詩的韻味,哪怕只領悟出百分之一,都足矣秒殺其他同類型的詩詞。

    “還有不服氣的嗎?還需要朕把其他人的試卷,放出來嗎?”

    血雄目光深邃,開口喝問。

    四人全部羞愧的低下頭去,尤其是段澤華,臉龐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既然沒有,那么朕就來公布其他人的成績。”

    “段澤華,九十六分。”

    “墨白,九十三分。”

    “余溫,九十二分。”

    “王楓,九十分。”

    “……”

    這個分數一出,段澤華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

    還好,只被甩出四分。

    加上武戰的二十五分,便是二十九分。

    雖然很多,但段澤華有信心在最后的音戰中,拿到一個很高的分數。

    當然,想要完成反超,非常困難。

    除非楚云只能拿六七十分,而自己拿下九十五分以上!

    這容易嗎?

    一向自信滿滿的段澤華,居然感覺自己手心中生出了汗水,連續深吸好幾口氣,都沒能將心態調整過來。

    談何容易!

    他不知道楚云能耐如何,但就單純按照常理來說,你武戰跟文戰都這么妖孽,總應該有些弱點吧?

    你要是音戰也拿滿分,那我一頭撞死得了。

    段澤華眼珠有些發紅,他知道自己還有機會。

    雖然機會非常微弱但畢竟音戰的評判是寧宗元,自己的師父。

    如果自己能夠遙遙領先的話,寧宗元多少會照顧自己一些,一前一后差出三十分,真的不難。

    想到這里,他心情稍稍塵埃落定。

    公布完成績后,血雄背負雙手,淡淡的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們五人將有半個時辰的準備時間,然后音戰開始!”

    半個時辰!

    這個時間,非常緊湊。

    段澤華在心底,默默對自己說,半個時辰調整心態,自己可以的。

    楚云仍然滿不在乎的坐在那里,品嘗著面前的糕點。

    對于音戰,他其實私底下準備了一首曲子,正是中華十大名曲之一的《高山流水》。

    上一世楚云練過兩年的古琴,而這《高山流水》經過多年改進,其實并不難學,楚云至今仍然能夠記得如何彈奏,只是想要把韻味表現出來,極其困難。

    古琴曲,韻味跟意境才是最主要的。

    如今自己擁有一身強悍修為,再重新彈奏的話,韻味跟意境會不會跟當初截然不同呢?

    他不清楚。

    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簡略版的《高山流水》,也足以秒殺他們全部!

    畢竟十大古名曲之一,你以為這是鬧著玩的?

    不知道音戰比的是什么,聽說還要考驗修養舉止,只希望自己在其他方面不要被扣太多分。

    半個時辰很快過去。

    四架一模一樣的古琴被抬了上來,為什么是四架呢?

    王楓看到楚云拿下滿分后,而自己又是倒數第一后,直接氣的吐血,昏迷了過去。

    音戰,儼然是沒法比了。

    四個人就四個人。

    反正倒數第一,有他沒他都一樣。

    血雄目光掃過四周,頓時寂靜下來,靜的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每人彈奏一首原創琴曲,誰先來?”

    血雄喝問。

    “臣……”

    段澤華正準備率先彈奏,只見楚云先他一步走到古琴前,喝道:“我先來!”

    剎那間,所有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好,你來。”

    血雄對于楚云,不再是最初的輕視。

    因為他能感覺得出,那金甲女人似乎很重視楚云。

    楚云直接坐在古琴面前,擼起袖子,雙手放在了上面。

    看到這一幕,眾多修煉者全都蹙眉。

    “這么粗魯,一點基本的涵養都沒有。”

    “這得扣分吧?”

    “連坐姿都不對,他到底懂不懂音律?”

    “……”

    質疑的聲音,悄悄響起。

    他們當然不敢大聲喧嘩,只能低聲抱怨。

    以寧宗元為首的幾位音律大宗師在看到這一幕后,皆都微微皺眉。

    音戰,考的可不僅僅只是音律,還有行為、修養。

    如何對待古琴、如何表現莊重、彈琴前的動作……這些都是貴族的必修課,用來體現自身禮儀跟魅力的,因為彈琴,本身就是高雅之事,就是陽春白雪,若是誰都可以彈奏,那豈不是沒了b格?

    以上這些,每一項達不到,都要扣分。

    段澤華看到這一幕,心中狂喜。

    太好了!

    楚云這家伙,單單只是禮儀,就被扣了至少有二十分!

    我有戲了!

    另一邊。

    李耀星蹙眉。

    甄玉蘭欣喜。

    墨淵、墨池,皆都心情復雜。

    就這么,丟掉了二十分嗎?

    楚云沒有理會這些,他竭盡全力回味著彈琴的手法,隨后雙指開始勾動。

    古琴之音,古香古色。

    這一曲《高山流水》,直接以幾個短暫的音符,把人帶入了幻境之中。

    名曲的恐怖就在于,壓根用不著你去費盡心思的理解韻味,誰都能夠聽懂。

    所有人都在靜靜地聽著,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生怕打亂了這猶如天籟一般的琴音。

    也就短短幾息的時間,其中美妙,體現地淋漓盡致。

    血雄震驚。

    李耀星震驚。

    甄玉蘭震驚。

    墨淵震驚。

    墨池震驚。

    至于段澤華,直接嚇得快要昏厥過去。

    秒殺!又見秒殺!

    作者拓跋流云說:兄弟們太給力了。最后十天,我們戰斗到底!繼續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