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魔尊沖出來后,突然看到現場這么多人,一時間有些傻眼。 ̄︶︺sんцつ

    但很快,他就哈哈大笑道:“好!真好!居然擒來這么多至尊!你們做的不錯!如此一來的話,便可以直接進入最后的階段,只需要修烈擒來初生龍脈,就可以去沖破封印了!”

    笑了好一會后,這魔尊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么這些人族至尊,都好生生的站在那里?

    他們難道沒有被擒住嗎?

    怎么能就這般放任他們站著,萬一讓他們破壞了血肉祭祀的運行,這種責任誰來背負?

    當場,這魔尊勃然大怒,吼道:“你們這群廢物,讓你們抓個人都抓不好,就讓他們站在這里,你們都是吃干飯的嗎?全部給本尊綁起來,扔到血池里!萬事俱備,只差龍脈了!”

    說完,他想要跳回血池。

    但是很快,他想到了一些什么,步子生生僵硬住了。

    如果這些人族至尊真的是被抓進來的,那他們怎么可能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被限制行動,身上也沒有傷痕,開什么玩笑,他們是人族的飛仙境至尊啊,可不是普通修煉者!

    為什么會是如此?

    這魔尊突然想到了一種極其可怕的可能性,他機械般的轉過身來,瞳孔中帶著一抹震撼。

    不可能吧?

    自己一定猜錯了。

    “云哥,這魔尊是傻b嗎?”

    “我覺得是,哪有像他這么蠢的。”

    “是不是活得太久,腦子都出問題了?”

    林焱、韓司跟赫連城三人,有說有笑的調侃著。

    這魔尊渾身劇震,最最絕望的事情終于發生了。

    “他們人呢?你把他們怎么樣了?居然敢殺我們魔尊,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吧?在我們域外邪魔的鐵蹄之下,你們太乾界不過只是一只螻蟻而已,隨手就能覆滅!”

    這魔尊后退一步,色厲內茬的咆哮著。

    “云哥,還是老慣例,讓給你。”

    韓司、赫連城跟林焱身影閃爍,全部擋在了魔尊逃跑的路線之上,嘴角掛著一抹玩味的笑容,似乎想要看看這魔尊還能如何掙扎。

    “唔,不錯,一次就碰到五只。”

    楚云伸展了一下身體,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意:“越來越有,獵人的感覺了!”

    如今的他,體力跟靈氣完全恢復到了巔峰狀態,對付一只魔尊,自然不在話下。

    ……

    ……

    皇城中,獵魔榜上。

    楚云的后面的數字,再度浮動,從四變成了五。

    而他的名次,也再度浮起,跟段澤華并列第一。

    這一幕,震驚的所有修煉者,齊齊嗔目結舌。

    他們全都傻眼了,怎么會這樣啊,是我眼花了嗎?

    楚云在半個時辰之前,不是還沒有任何積分的嗎,怎么突然一路逆襲,就并列第一了呢?

    “臥槽,什么情況?我不過只是去酒樓吃了個飯而已,回來楚云怎么并列第一了!”

    “嗎的,你們快說說啊!我感覺我錯過了好多東西!”

    “到底什么情況,到底怎么回事?”

    有一些修煉者焦急不已,不斷拉著周圍人的衣服問。

    那些人也目瞪口呆,過了好久才發愣道:“我們……我們也特么的不知道啊!我們壓根都沒有回味過來怎么回事,他就登頂了,你問我們,我們問誰去?”

    這一次。

    血雄。

    墨淵。

    李耀星。

    甄玉蘭。

    太蒼四尊,齊齊震撼。

    同時感到震撼的,還有劍尊柳如龍。

    他們可是時時刻刻都關注著獵魔榜的,隨便一個名次的變化,他們都會記在心中。

    段澤華努力了十日,才獵殺五只魔尊。

    可楚云,僅僅只是一個時辰,就從倒數第一登頂榜首,雖然只是并列的,但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真正的榜首還會遠嗎?

    就在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段澤華后面的數字再次上升,達到了六分。

    這個時候,他才甩開了楚云,再一次的獨享榜首。

    可是,有什么意義呢?

    你努力多日的成績,被楚云眨眼間追上。

    真的沒什么意思。

    就算你能夠再度領先,那也只是暫時的。

    因為楚云會輕而易舉的再次追上你!

    “瘋了,瘋了。”

    李耀星喃喃自語,他知道楚云強悍,卻沒有想到楚云會強悍到這樣的地步。

    一個時辰內,連續斬殺五位魔尊,他這已經算是超凡脫俗的表現了吧?

    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可關鍵,他只是涅磐境巔峰啊!

    戴上天道枷鎖的涅磐境巔峰!

    ……

    ……

    “云哥,這次,可以走了吧?”

    林焱仿佛被打雞血一般,雖然他們都沒有斬殺魔尊,但親眼目睹楚云成績飆升,他們心底非常興奮。

    照這個速度下去,什么狗屁段澤華,算是對手嗎?

    根本就不配!

    “急什么,你沒聽他說么,這里的血肉祭祀還沒有破壞。”

    楚云望著沸騰的血池,淡淡的說道:“剛才這魔尊不打自招,說修烈魔尊他們前去尋找初生龍脈了,想來他們盯上的,應該是我們楚門的主龍脈!那主龍脈剛剛孕育還不滿百年,應該處于最初的環節,比較容易拘來……”

    林焱、赫連城以及韓司,都一臉認真的聽著。

    “這血池之下,應該就是血肉祭祀的祭臺吧?”

    楚云眼底突然爆閃出一抹精光,所謂的魂殺魔宮大長老的頭顱,應該就被封印在這里。

    “我要下去,會一會這魂殺魔宮的大長老。”

    楚云突然開口:“如果血肉祭壇不被徹底摧毀的話,我總覺得不安全。”

    “云哥,至于這么冒險嗎?這些魔尊,已經被我們給殺光了啊!”

    韓司望著咕嘟咕嘟的血池,有些退縮。

    當然,他不是畏懼。

    而是他……有潔癖!

    他根本無法忍受如此粘稠的鮮血,掛在身上的感覺。

    “石頭,你跟我下去。”

    楚云微微一笑:“大長老并沒有破開封印,況且也僅僅只是一顆頭顱而已,料想也對我造成不了什么傷害,你們就在此地等著,我去去就來!”

    說完,楚云跟石破天一同鉆入血池之中。

    進入血池之內后,楚云再度大吃一驚。

    他曾經也有想過,提前做過心理準備,但是真正進來之后,只感覺胃里有些不舒服。

    好多頭顱。

    好多精血。

    這得殺多少人,才能用精血填滿這千米深坑?

    一直來到底部,楚云發現最深處果然建造著一個祭臺,祭臺上有許多黑色觸手死死連著地底,正在不斷汲取血池中的能量,注入到地面底部。

    “大長老的頭顱,應該就在這祭壇之下吧?”

    楚云走到祭壇旁邊,感受著其中滂沱的力量,心底猛然火起。

    域外邪魔,都該死!

    “轟!”

    楚云運起氣力,狠狠一拳砸在祭壇上面,頓時用白骨建造的祭壇土崩瓦解。

    這祭壇非常脆弱,只是起到傳輸能量的作用,正因為如此,才要有魔尊仔細的在一旁守著,可千萬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如今在楚云一拳的氣力之下,祭壇徹底崩碎!

    “吼!”

    一聲震懾天穹的怒吼響起,完全充斥這片天地,攪蕩的大地不斷搖晃,血池內仿佛要有沖天而起的漩渦海浪,共同震撼下,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之音。

    “好恨!好恨!你居然敢破壞老夫的血祭儀式!你該死!你一定會死!老夫記住你了!”

    隨后,一個睚眥欲裂的咆哮聲響起,將楚云活生生沖飛百米。

    石破天冷哼一聲,抬手一掌,將那股音浪鎮壓了下去:“老不死的東西,在封印中的滋味可還舒服?你放心,就算再度跟域外邪魔開戰,你也沒可能逃出封印!”

    “是你?你這石頭還沒死?”

    那聲音有些怨毒。

    “呵呵,你這老不死的東西都還活著,你石哥怎么可能死?說實在話,你在封印里,你石哥還真拿你沒辦法,但惡心惡心你,還是可以做到的!”

    石破天詭異一笑,走上前去,對著地面之上的口子,轉過了身,然后……蹲下。

    “嗤!”

    一聲又臭又長的響屁噴出,一點都沒有浪費,全部噴入了那口子里。

    “最近腸胃不太好。”

    石破天站起身來,一臉的惆悵:“這份大禮,你還喜歡嗎?”

    “我!草!你!大!爺!咳咳咳咳!快特么……把老子熏死了!你這石頭,等老子脫困而出,一定要把你扒皮抽筋!我要你死!我要……”

    魂殺魔宮大長老,瘋狂的咆哮著,簡直要氣瘋了。

    “你要?你還要?”

    石破天一愣,隨后繼續蹲下,又放了一個又臭又長的響屁。

    這一次,還帶著連環,噼里啪啦的。

    “咳咳咳咳,嘔!”

    魂殺魔宮大長老被嗆得差點暈過去,這屁吸一口,還特么上頭啊!

    暈了!

    徹底暈了。

    他再也不敢說話了,生怕石破天一言不合,再次放屁出來。

    索性,他直接偃旗息鼓,不在吭聲。

    楚云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這石頭還真是無恥到一定地步了,這種事情自己可做不出來。

    “別說你如今被封印在其中,就算你出來又能如何,老子照樣拿屁崩你!”

    石破天冷笑一聲,正欲轉身離去,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臉上再度浮現出詭異笑容。

    看到這一幕后,楚云心底一咯噔。

    這石頭,又要坑人了。

    作者拓跋流云說: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