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石頭,你過來。 ̄︶︺sんцつ”

    楚云將石破天喊來,一臉古怪的對他說:“你聽說過魔心嗎?”

    “魔心?”

    石破天愣了一下,隨后點頭道:“我自然聽說過,你突然問這個干什么,該不會是你體內生出魔心了吧?”

    后面半句話,他是以調侃的語氣說的。

    魔心這東西,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夠擁有的。

    只有那些血脈最尊貴,最純正的域外邪魔皇族,才能夠擁有魔心。

    非要較真起來,域外邪魔除去皇室、三十二個魔宮的宮主,以及一些直系以外,其他誰都不可能擁有魔心。

    擁有魔心,就是域外邪魔尊貴血脈的象征,在域外邪魔族群中地位極高,就相當于一個大家族當中的直系,自然其他的旁系、直系要對你畢恭畢敬。

    況且,擁有魔心,還能夠使得戰力大幅度的提升。

    魔心中平日里會存有許多魔氣,這就相當于一個儲靈瓶,戰斗的時候隨時隨地都能夠從魔心中攝取魔氣來補充自身,這也是為什么楚云在跟陸戰的戰斗中,能夠堅持三天三夜的原因。

    這可不是勢均力敵的戰斗。

    陸戰所帶來的壓迫力,前所未有。

    楚云必須提起百分之一百二的警惕,才能勉強跟的上陸戰的動作。

    好在最后他憑借魔·神威,贏下了對手。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魔心作為強有力的后盾,最后敗的仍然還是楚云!

    “我以前修煉過魂引訣,體內衍生出了第二靈魂,我按照穆圖所教我的辦法道心種魔,將魔種注入其中,為我提高戰力,后來又因為修煉的佛力太強,與魔氣共生,成了魔佛之種。”

    楚云說到這里,顯然有些無奈,只見他攤了攤手道:“或許是我在魂殺魔宮大長老那里吸收了太多被侵染的靈氣,不僅生出異魔體不說,還讓體內魔佛之種發生了蛻變。這次我又將這封號魔尊的魔氣吸干了,也不知為什么會這樣,我就是覺得餓,很餓……”

    “所以呢?”

    石破天像是突然察覺到了什么,有些震撼道:“你別嚇我,你說你有了魔心?”

    說完,他一巴掌按在楚云肩膀上,注入其中去探查。

    楚云聳了聳肩:“對啊,魔佛之種蛻變之后,就成了一顆心臟,我覺得這應該就叫魔心吧?”

    “真……真是魔心……”

    石破天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倒抽一口冷氣,頗為不敢置信。

    他怎么都想不到,為什么魔心會出現在楚云身上。

    這可是域外邪魔之中的尊貴皇室,才能夠擁有的東西啊。

    “會不會是因為魂殺魔宮大長老,亦或是被我吸收的封號至尊,他們體內有魔心,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楚云異想天開,說不定真的會有這種可能性。

    “不可能。”

    石破天搖頭:“魔心這東西如果能夠吸收、轉移的話,恐怕域外邪魔族群中誰都擁有魔心了!正是因為魔心的地位尊貴,所以才會受到這般追捧;你知道嗎,在域外邪魔族群中,他們沒有血脈這一說,真正區分地位尊不尊貴的,正是魔心!”

    楚云震撼萬分。

    說得好。

    可是,自己怎么就擁有魔心了呢?

    “你知不知道,你如今擁有魔心,算是域外邪魔族群中的超級貴族,若是生活在域外邪魔的世界,怕是身邊的女人都會發瘋一般朝你身上貼!”

    石破天打了個哈哈:“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去域外邪魔所在的區域體驗一下生活也還不錯,畢竟你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不用浪費了,聽說域外邪魔的女人各個火辣的很,嘖嘖……”

    楚云陷入沉思。

    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在地下宮殿的時候,其他域外邪魔的魔尊會對自己畢恭畢敬了。

    自己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不就是未成形的魔心嗎?

    所以,其他魔尊本能的會感覺到威壓的存在。

    為什么。

    為什么自己會擁有魔心?

    這到底什么情況?

    “不要著急,這件事情對你而言,并非壞事,反而這顆魔心,會讓你后期跟域外邪魔的戰斗之中,如虎添翼。”

    石破天拍了拍楚云的肩膀,開口安慰著。

    ……

    ……

    太蒼戰界。

    皇城中。

    雖然獵魔大會已經開始了十幾日,但是周圍聚集的人群仍然沒有散去,不斷有修煉者從四面八方趕來,就為了聚集在這獵魔榜前方看上一眼。

    要知道,這獵魔榜上可是記載著夜闌星域大部分天驕的名字,上面的排名也代表著他們至高無上的榮耀。

    如今,獵魔榜的第一,乃是楚云。

    他后面的數字,乃是十!

    這意味著,短短十幾日的時間,已經有十位魔尊死在了他的手里。

    這個數字,簡直不可思議。

    平均下來,每天都快有一只魔尊了。

    就算他戰力無敵,可他又是怎么遇到的?

    夜闌星域這么大,光是尋找魔尊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要面臨其他妖族鬼族的威脅,能夠三五天遇到一只就算不錯,君不見排名第二的段澤華,也才斬殺七只嗎?

    要知道,段澤華屬于運氣非常恐怖的那種,剛出夜闌星域就恰好碰到三只潛藏而來的魔尊,所以他毫不客氣的大開殺戒,從那時起便一路領跑,始終沒有掉下來過。

    誰料,比他更恐怖的出現了!

    楚云一息之間,從倒數第一沖到第二。

    只用了短短一日的時間,跟段澤華并列第一。

    這樣的戰績,無論放在誰的身上,都是不合理的。

    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難道你能夠一瞬之間,秒殺三位魔尊嗎?

    再然后兩日,楚云的獵殺數量沒有任何增長,這也讓不少修煉者心底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走了大運氣,因為他的數量是呈現出爆發式增長的,這一點跟段澤華截然不同。

    段澤華增長的速度很是平均,幾乎每隔兩日都會有收獲。

    就當段澤華獵殺數量達到七分的時候,再度出現驚人一幕。

    楚云后面的積分,居然在短時間內再次增長五分,達到了十分的地步!

    將段澤華,遠遠甩在后面。

    眾多修煉者全都傻眼了。

    強如太蒼四尊,也把不準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血雄背負雙手,神情有些震驚,高興的同時,自然免不了擔心。

    楚云有這么好的表現,他自然開心,但是換句話說,萬一楚云這等表現引起域外邪魔的注意該怎么辦?他該如何在域外邪魔的圍殺下脫身?他畢竟只有涅磐境巔峰,而且手上戴著天道枷鎖……

    不能晉升飛仙境,這始終是一個問題。

    而且,還是最大的問題。

    李耀星更加純粹,他知道楚云有辦法應對這天道枷鎖,所以并不擔心他的境界。

    他只擔心,域外邪魔會不會全力針對楚云?

    這等超級天驕,如果在獵魔之戰中出現損傷的話,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獵魔榜上,不斷有名字變成灰色。

    這代表著他們在獵殺魔尊的過程中,丟掉了性命。

    這一幕,令所有修煉者扼腕嘆息。

    也有些人圍在這里,只想確認自己子女的安全,看著他們名字沒有黯然變灰,就等于是最大的慰藉。

    望著楚云遙遙領先的數字,李耀星心底非常的開心快意。

    他哈哈一笑,不再繼續關注這些,而是去了醉夢閣玩樂。

    那個狼人殺,真是有趣。

    此行前去,還得多玩幾次。

    ……

    ……

    無盡星空中的一處小世界中,段澤華依靠手中的刑天法劍,將面前的魔尊一下貫穿。

    他身上的白袍一塵不染,將他氣質襯托的極其高貴。

    “哼,第八只了。”

    段澤華收起法劍,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這等戰績,誰能媲美?

    這才多久,區區十五日而已。

    十五日的時間,斬殺七只魔尊,這等速度無論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吧?

    楚云?

    你被天道枷鎖限制,如今只不過是一個廢人而已,或許如今還能憑借蠻力跟我爭鋒,可以后呢?我能夠晉升成為封號至尊,而你一輩子只能可憐的窩在涅磐境!

    每每想到這里,段澤華都會露出笑意。

    突然,他感覺傳訊水晶上有傳訊。

    這些時日,他一直都沒有打開過傳訊水晶。

    但他想也想的到,傳來的一定是捷報!

    “是想告訴我,我如今穩居獵魔榜第一嗎?”

    段澤華露出笑容,注入其中靈氣。

    然而,聽完了里面的傳訊后,他的笑容驟然僵住,神情一點一點的變得陰沉,忍不住的憤怒從眼眸中溢出,咔嚓一下將手中傳訊水晶捏得粉碎。

    “楚云!又是你!為什么又是你!”

    “我好氣啊!你不過只是一個廢人而已,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擋我的路!”

    “你是不是想死!你是不是想死啊!”

    連續三聲咆哮,沖上九霄云天,情緒徹底崩潰。

    段澤華非常癲狂,睚眥欲裂,如今楚云居然穩坐獵魔榜第一,他憑什么啊!

    他不過只是一輩子都沒辦法晉升的廢人而已。

    他居然獵殺了十只魔尊,比自己還要多!

    驟然,段澤華眼中閃過一抹陰狠。

    他已經不想再等了。

    他想要楚云死!

    馬上就死!

    作者拓跋流云說:鮮花加更!大家努力沖上五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