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塔靈將黑獄魔劍中的力量徹底吸收吞噬,然而花費了整整幾日的時間才將其徹底煉化。

    煉化之后,塔靈感覺自己力量變強了許多,舉手投足間都能散發出黑色的魔氣,這讓她很是苦惱,然而自己本身并不排斥這種魔氣,仿佛根本同源,運用起來反而如魚得水,讓她心底說不出的困惑。

    為什么會如此?

    難不成我本身,也是一件魔器?

    不然的話,完全說不通啊!

    塔靈想要挖掘出自身更多的秘密,然而結果不盡如人意,或許是層次還不到的緣故,只能感覺出自己對黑獄魔劍非常渴望,這種渴望超出了其他任何一種沖動。

    說得夸張一點,塔靈想要接著吸收黑獄魔劍,煉化更多黑獄魔劍的力量。

    僅僅只是一個劍分身,還遠遠不夠!

    說起來,真有些奇怪。

    最初塔靈對這黑獄魔劍劍分身的氣息,可是非常討厭的。

    沒想到吞噬之后,居然變得無比渴望。

    所以,塔靈需要設法謀求更多黑獄魔劍的劍分身,最好能夠將本體直接帶來。

    當她恢復意識,走出大殿后,恰好看到這一幕。

    塔靈神情依舊還是那般冷淡,仿佛什么都沒有看到一般,靜靜走到了楚云的面前,開口說道:“吸收完了,不過我或許也被魔氣給侵染了,如今的九方煉獄塔帶有很重的魔性,不知道是不是跟黑獄魔劍有關……”

    說完,她伸出手來,只見掌心中燃燒著一團黑色的火焰,赫然充斥著濃郁的魔氣。

    她這么一本正經的講話,讓楚云很是尷尬。

    為什么?

    這身上還光溜溜呢。

    “咳咳,幫我穿上衣服,師姐……”

    楚云低下頭去,有種被抓x在床的感覺。

    朱馥思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看了塔靈一眼,開始將長袍給楚云穿上。

    穿上衣服后,楚云才覺得沒那么不自在,他抬起頭來,有些疑惑的反問道:“你是說,你也被魔氣侵染了?”

    “我不知道,但我如今體內的靈氣幾乎全部轉化成了魔氣,我對這種感覺居然絲毫都不排斥,仿佛本身便是如此……”

    塔靈對此也是一頭霧水,非要解釋的話,也說不清楚什么原因。

    “不管怎么樣,對你本身沒有害處就好,對了,你這次吞噬之后,有什么感覺嗎?那黑獄魔劍雖然只是一把劍分身,但我聽說他完全不亞于一般的傳奇靈兵……”

    楚云開始轉移話題。

    “我需要更多。”

    塔靈認真的說道:“就只有這么一點,還不夠,遠遠不夠。我腦海中的潛意識告訴我,我必須吞噬完整的黑獄魔劍,才能夠將自身潛力完全挖掘出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但潛意識不會騙人!”

    “需要完整的黑獄魔劍?”

    楚云皺緊眉頭,這可就有點難辦了啊。

    黑獄魔劍如今分成三份,兩個劍分身都是五分之一,其中的黑獄魔劍本體占到了五分之三。

    兩個劍分身,一個在修烈魔尊手里,另一個不知道在何處。

    但是黑獄魔劍的本體,絕對在魂殺魔宮的宮主手中。

    就是那個恐怖的女子!

    依靠黑獄魔劍,能夠逼平天巢女后的恐怖存在。

    這種級別的強者,根本惹都不能惹。

    最好不要有任何的交集。

    一個柳如龍,就將自己追殺得狼狽不堪,要是招惹上魂殺魔宮的宮主,那就真的慘了。

    “目前的話,我還無法給你弄來完整的黑獄魔劍,貿然招惹魂殺魔宮宮主的話,我們會死得很難看;但你放心,等我擁有足夠實力后,會幫你的!”

    楚云一臉的認真,絲毫讓人看不出先前的羞愧。

    塔靈聽到這里,野性的美眸中閃過一抹暖意。

    雖然自己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但楚云這個家伙,總是能夠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雖說他先前……

    “現在這些都不重要,我昨日被封號至尊攔住了去路,一番激戰之后,我差點就殞命當場,要不是我跑的快,怕是早就沒命了……”

    楚云回想起昨日的事情,眼神不由得陰沉下去。

    要說誰心眼最小,誰最睚眥必報,楚云可誰都不服。

    柳如龍,你招惹了我,我一定讓你后悔終生!

    這一次,我不敵你。

    但是下次相逢的話,我一定要親手殺你!

    給我等著。

    整整修養了五日時間,楚云才將傷勢養好。

    他站起身來,眼底閃爍著一抹冷意。

    “柳如龍,你就等著老子的報復吧!”

    仇不隔夜。

    這是楚云的信條。

    你惹到了我,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突然,空間戒指中傳訊水晶的嗡鳴聲響起,楚云打開一看,只聽李耀星有些焦急的聲音響起:“楚云老弟,你切記要小心,柳如龍出了太蒼戰界,應該是去找你了!”

    “楚云老弟,你在哪里?我來找你!”

    “千萬不要到處亂跑,不要讓柳如龍抓到!”

    “……”

    如此相關的訊息還有許多,都是提醒自己要小心柳如龍的,其中有很多來自李耀星,還有一些來自林焱他們,是詢問自己到了哪里,為什么還沒有前去地權界,顯然他們還不清楚發生了這件事情。

    先前跟柳如龍戰斗的時候,他顯然用了一種辦法來屏蔽傳訊水晶,導致自己沒有接收到任何訊息,連續幾日過去了,這種干擾才逐漸消散。

    “楚云,我找不到你,只能先去了太乾界;柳如龍來了,似乎要對你的家人朋友動手,被我識破了陰謀,不過看他的樣子明顯心有不甘,看來你應該沒事,沒事就好!”

    聽到這里,楚云腦袋仿佛炸掉一般,氣的頭發直豎。

    柳如龍,居然也要對自己的家人朋友動手?

    巡游殿以及太乾大陸,都是自己的根基。

    想動任何一方,都不行!

    柳如龍這是要跟自己徹底不死不休了!

    原本在楚云看來,獵殺魔尊的優先級跟復仇同等,發生這種事情后,楚云只感覺怒火沖霄,什么狗屁魔尊,老子不殺了,先狠狠報復回去,讓你后悔活在世上!

    “柳如龍,你給我等好了,這次我不僅要殺你!還要殺你全家!你沒有子嗣,我就殺光跟你有關系的人!我倒要看看,我們兩個誰更狠一些!”

    在楚云心中,一個復仇計劃正在逐步浮現出來。

    “我沒事,多謝老哥,不過我家人這邊還得麻煩你照顧一下!不用擔心我的去處,我心里有數!不殺死柳如龍,我心不甘!”

    楚云回過這條訊息之后,直接一掌將傳訊水晶捏碎。

    如今他的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寧愿豁出一切,也要讓柳如龍死!

    捏碎傳訊水晶,代表著他的決心,只要家人朋友還安然無恙,誰都無法阻止自己復仇的決心!

    你若不死,我怎能安心?

    大執法者又如何?

    楚云離開這塊位面,朝著太蒼戰界趕去。

    他想的很簡單,先回到醉夢閣,這里是絕對安全的地方,畢竟有李家跟皇室鎮守,就算柳如龍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在這里撒野。

    而醉夢閣中資源無數,自己要靠著靈丹妙藥穩固自己如今的修為。

    為什么不回太乾界?

    那是因為楚云心中有些警惕。

    自己沖破了天道枷鎖,如果再回到太乾界的話,想必天道肯定氣炸了,從來未曾有人突破過他所設下的天道枷鎖,自己卻成為了這樣一個人,難保天道不會氣急敗壞,使出一些盤外招來。

    就像是自己遠在太蒼戰界,他卻將天道枷鎖隔空送到了自己手中。

    這已經屬于,手伸過界了!

    天道已經不要臉過一次了,肯定還會有第二次。

    一路上楚云其實還是有些擔憂,柳如龍會不會守在太蒼戰界外來等候自己,等平安無事的到達星云城后,楚云才長松一口氣,快步走入醉夢閣中。

    “楚公子,你回來了!”

    權樂康看到楚云后,眼中閃過一抹激動,渾身有些發顫。

    前些時日,許多人都在找尋楚云,生怕他出什么事情,然而楚云就是沓無音訊,讓人心中既擔憂又焦急,可是還幫不上什么忙,只能干著急。

    如今楚云回來,讓權樂康一顆心落回了肚子里。

    “權老板,我需要傳奇丹藥!給我拿來!所有能夠提升修為、鞏固境界的靈藥,都給我拿過來!我要閉關!我要變強!”

    楚云眼神冰冷,沒有說太多廢話。

    甚至連這次獵魔大會,都不在乎了。

    柳如龍,我必殺你!

    權樂康眼神一凜,知道楚云這是要豁出去了,他也不多嘴詢問,直接去寶庫中取丹藥去了,除此之外他還叫來了好幾位丹藥大宗師,由他們來搭配丹藥,盡可能達到最出色的效果。

    “這些靈藥全部研磨成藥液,身軀泡在其中,更有助于吸收!”

    “不錯,傳奇丹藥跟瓊漿玉露最好一起服用,效果更佳。”

    “還有這般……”

    “很好,這樣的話,能夠事半功倍!”

    幾位丹藥大宗師湊在一起商議著,楚云就那般靜靜的聽著。

    很快,他們制定出了一套方案,開始迅速實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