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楚云特意避開林焱、韓司以及赫連城他們,自己來到云界戰修殿中,將招魂令拿了出來。一秒記住【 ww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嗅著里面濃郁充沛的精純魔氣,楚云瞳孔中射出一抹興奮至極的光彩,他心底涌出一種感覺,自己對這魔氣非常的渴望,有種一口吞掉的沖動。

    關鍵這魔氣跟一般域外邪魔身上的還不相同,這魔氣明顯更加精純、更加古老,散發出的恐怖氣息,恍惚間給人一種來到萬年以前的感覺。

    這一縷殘魂,乃是魂殺魔宮一位長老的。

    他從一萬多年前傳承到現在,較之如今魔氣的精純程度實在強出太多,這是他的優點,也是楚云真正看重的地方。

    管你什么長老,管你什么殘魂。

    這味道,實在讓人沉迷其中。

    楚云猛然變化成異魔體的形態,將招魂令拿到嘴邊,猛然一吸,如同長鯨吸水一般,空氣中甚至有巨大的漩渦開始旋轉,只見一縷黑氣從招魂令中鉆出,就像是有一股巨力正在拉扯,把這黑氣強行給拽了出來。

    “刷!”

    黑氣就如同一縷青煙,慢慢鉆入楚云的口鼻之內,徹底被他給煉化。

    楚云體內的經脈,剎那間被魔氣完全充斥,體表青筋畢露,臉龐顯得極其兇悍猙獰,這一縷靈魂看似非常渺小,但實際上就如同將一座大山吞入腹中般,必須要時刻不停的瘋狂煉化著,哪怕連一秒鐘的時間都不能耽擱。

    只要煉化的速度一斷,這一股力量將會在體內炸開,徹底將楚云的身軀撐爆。

    “這……這靈魂之力,居然強到這種地步……”

    楚云瞳孔劇烈收縮,他顯然沒有料到一縷靈魂之力會強到這一步,完全出乎自己的預料。

    事實上,是他沒有考慮周全。

    當初他吞噬大長老魔氣的時候,因為有石破天幫他過濾一遍,所以吸入體內的魔氣沖擊力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以他的體魄強度能夠接受得了。

    但是這可不是魔氣啊!

    這是一縷殘魂!

    封號魔尊的殘魂!

    殘魂比魔氣,要強出多少?

    就算你絞盡腦汁去想,也未必能夠想的出。

    楚云這一步有些操之過急了。

    “該死,這殘魂怎么會強到這種地步,我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啊……”

    楚云低聲嘶吼著,背后的皮膚裂開,鮮血飆飛出來,一雙翅膀無力的垂在下面,根本提不起半分力道,雙腿發軟,有種小腹炸開的感覺。

    這一縷殘魂,仿佛無窮無盡,不斷從招魂令中鉆出。

    源遠流長。

    塔靈站在一旁,神情稍稍有些焦急,但她不敢貿然出手,生怕自己會幫了倒忙。

    “嗎的,身體要炸開了。”

    楚云閉上眼睛,渾身不斷顫抖著,他皮膚底下有一股恐怖的氣流正在到處鉆來鉆去,形成一個鼓起來的小包,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要沖出來。

    他發現,這縷殘魂雖然能量恐怖,但根本不如想象中那般容易吸收。

    就像是充滿誘惑的陷阱!

    “塔靈,幫……幫我分擔一些,哪怕只是一點也好,不然我的身體,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

    楚云猛然抬起頭來,瞳孔之中盡是血絲。

    他雖然平時嘻嘻哈哈的,但實際上骨子里還是很驕傲的,如果不是快要到達絕境,他斷然不會開口請求塔靈的幫助。

    塔靈點點頭,踏前一步,伸手按在楚云肩膀上,將他體內狂躁不安的魔氣吸入自己體內。

    “嗤嗤嗤!”

    魔氣不斷朝著塔靈體內涌去,一波接著一波,就如同滾滾的浪潮,不斷沖擊著她的身體。

    塔靈原本以為這股沖擊會非常劇烈,但實際上并沒有想象中那般夸張,就好像自己的身體能夠容納這股氣息一般,非常的平淡,如同潺潺溪流涌入自己體內,很是輕松的就承受下來了。

    “咦?”

    塔靈看著楚云痛苦的樣子,又看了看自身的情景,只感覺非常疑惑。

    這些魔氣,也沒有太大的排斥力啊,為什么楚云會這么難受?到底是什么情況?

    隨著塔靈的幫忙,楚云感覺這殘魂的沖擊力沒有先前兇猛了,逐漸自己也能夠承受下來,再然后,那股殘魂的沖擊力緩緩減弱,最終徹底被消化成了能量。

    從頭到尾,用了差不多一日的時間。

    楚云將這殘魂徹底吸收,魔心得到加持,跳動的更加有力了。

    “砰!砰!砰!”

    每一次跳動,都如同大錘敲在巨鼓之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塔靈,多虧你了。”

    楚云恢復成了原本模樣,臉上閃過一抹慶幸的味道,如果不是塔靈幫助的話,憑借自己還真不可能對付這股殘魂,怕是最后落得體魄炸裂的結局。

    “可是我感覺,這殘魂的氣息并沒有太排斥我,就好像我們本身就很熟悉,這是怎么回事?”

    塔靈有些困惑,不明白這一點。

    楚云乃是異魔體,他能夠吸收絕大多數的魔氣而不會遭受到反噬,可是塔靈只是一個器靈而已,九方煉獄塔雖然如今乃是傳奇靈兵,但他跟魔氣并沒有任何淵源啊。

    “或許是你吞噬過黑獄魔劍劍分身的緣故?”

    楚云隨便找了個理由,說實話他對這些并沒有太過在意,塔靈是器靈,可能本身構造就跟自己不同,加上她吞噬過黑獄魔劍,所以這就很容易解釋了。

    塔靈點點頭,也沒有太在意這事。

    “吞噬了招魂令內的長老殘魂后,感覺我又強了一絲,這是單純異魔體的實力,跟我本身的主靈魂沒有任何關聯……”

    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狀況后,楚云頓時神情有些古怪。

    自己只需要通過不斷吞噬,就可以提升異魔體的戰力以及強度,但也僅僅如此而已。

    異魔體,只是自己的另一種形態,跟自己主形態還是截然不同的。

    自己的主形態,也就是平時的樣子,也不能落下修煉。

    光修煉異魔體沒用,另一邊也必須要跟上。

    好在楚云有兩個靈魂,平時只需要專心提升自己的主形態便好,異魔體會自己修煉、自己提升,加上自己偶爾吞噬一些魔氣,根本不用擔心異魔體戰力的提高。

    “想要達到封號至尊,任重而道遠啊!”

    楚云深吸一口氣,頗多感慨。

    ……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楚云沒有閑著,他和三人一同趕去了其他高等位面,尋找著魔尊的存在。

    一個接著一個,從來未曾停下過。

    每一個位面,都或多或少會有一些魔尊存在,不管他們有著什么目的,楚云直接將其斬殺,絕不會留下任何禍患。

    而他斬殺魔尊的數量,也在瘋狂的提升著。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從十七提升到了二十三。

    這個速度,雖然不如最開始那么迅猛,但也絕對將別人甩出好遠。

    第二名,如今也才僅僅十五而已!

    差距太大了!

    到得后面,楚云已經不在意斬殺魔尊數量的多少了,他將更多的機會讓給了其他三人,他們經歷過的實戰并不多,所以每一次機會都非常珍惜。

    在楚云的指點下,三人的實戰能力飛速提升著,幾乎都較之先前有了很大的進步。

    楚云對此,自然非常歡喜。

    他們三個都是自己的兄弟,他們如果提升夠快的話,對于自己而言也是一種好事!

    林焱的隕落地心炎,韓司的掌心雷,赫連城的紅魔,皆都是天級九品的武魂,放眼整個夜闌星域那也是絕對頂尖的天驕!

    楚云有意的在提升他們的戰力。

    又是五日過去。

    楚云斬殺魔尊的數量,達到了二十六位。

    短時間內,這個數字絕不可能被人追上。

    事實上,入侵夜闌星域的魔尊已經被殺的差不多了,再想要找到,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就算楚云這個時候停下來去休息,第一名也會是他的,根本跑不掉。

    反正這段時間閑暇的很,楚云不想浪費,趁著這個機會又回了太乾界一趟。

    這一次,他有兩個目的。

    第一,看看太乾界的天道究竟還能玩出什么花招跟把戲。

    第二,回去大陸,看一看巡游殿分部以及楚門的發展。

    望著前方近在咫尺的太乾界,楚云深吸一口氣,開始降臨。

    天道發現枷鎖被掙脫,肯定非常憤怒吧?

    他會怎么樣?

    他會做什么?

    會繼續給予自己懲罰嗎?

    不過天道不能太多的干涉下界的事情,否則將會觸犯法則,所以楚云倒也不是很怕。

    你若是真有能耐,早就把我給滅掉了,還用得著玩天道枷鎖這樣的把戲?

    就在楚云的身影步入太乾界之內后,整片天地突然震顫起來,像只震怒的巨獸,當然來得快去的也快,只持續了約莫三息時間,就徹底恢復了平靜。

    楚云一挑眉,不由得冷笑道:“天道,這是你對我的迎接嗎?”

    隨著楚云話音落下,虛空中突然凝聚一團恐怖到可怕的黑色烏云,不斷流動著,好多粗大的雷霆肆意咆哮,就如同銀蛇一般在其中醞釀,使得整片天際陰沉不已,所有光芒仿佛被遮住了。

    隨之而來的,還有極其壓抑的氣息,讓人感覺末世快要來臨。

    這悍然的一幕,引起了整個太乾界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