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很顯然,血雄提前就得知了眾人此次征伐的戰績,居然將被域外邪魔盤踞已久的巨斧界給攻占下來了,當然其中的頭功乃是楚云,如果不是他深入其中將那斷臂解決的話,巨斧界根本沒有可能拿下。

    “哈哈哈哈,朕親自前來恭賀各位,你們都是大功臣!”

    雖然知道楚云立的功勞最大,但血雄自然不可能當著眾人的面太過夸張的褒獎他,這便是君王的馭人之道。

    當然,其他人心中都很清楚,他們也沒有要跟楚云爭功的意思。

    得臉皮厚成什么地步,才能夠跟楚云搶奪功勞?

    大家可都不是傻子,從頭到尾都看在眼中的。

    哪怕是野心勃勃的蘇冥,也只是訕訕的笑了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楚云并沒有強烈的表現自己,僅僅只是站在一邊,對著血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楚云,朕聽說,你殺了霍擎?”

    血雄一挑眉,將話題轉移。

    楚云對此,倒是一點都不在意:“不錯,我是殺了他,他自尋死路,主動來挑釁我,我只好如他所愿了。”

    這一番話,說的極其霸氣。

    如他所愿?

    你不過只是飛仙境至尊啊,霍擎可是如假包換的封號至尊。

    你把他給殺了,居然還說他找死。

    太瘋狂了。

    血雄一臉的無奈之色,對此似乎早就有所預感了,只見他嘆了口氣,攤手說道:“你小子,朕在你離開之前還特意囑咐過你,不要惹事不要惹事,沒想到你還是惹了一個這么大的攤子,算了,這件事情就交給朕來擺平,你用不著多想了。”

    隨隨便便一句話,就把這件事給大包大攬了下來。

    楚云點點頭,并沒有謝過血雄。

    因為在他看來,血雄身為夜闌星域第一強者,理應為這些事情出頭。

    霍擎都那般囂張的挑釁了,難不成還忍著他?

    正是忍無可忍,才要出手!

    “對了陛下,你先前是不是說過,誰在這一次征伐中表現出色,就可以擔任大執法者的位置?”

    楚云主動問起這件事情。

    血雄眼皮一跳,果然還是問了。

    但是這畢竟是說過的話,根本不可能反悔,就算不想承認也得承認:“不錯,朕是說過,按照這次征伐的成績來算,你楚云有資格擔任大執法者,雖然你的境界只有飛仙境至尊……罷了罷了,飛仙境至尊又如何,你這一路殺的封號至尊還少么?”

    說到最后,血雄露出苦笑。

    越級斬殺封號至尊,有誰跟你一樣恐怖的?

    楚云搖搖頭,說道:“陛下,我并非是想要這個位置,我前去征伐巨斧界的時候,并不知道還有這樣一說,所以,這個大執法者我不會做,如果陛下苦于沒有人選的話,我倒是可以推舉甄逍上去!除我之外,就是他付出的最多了,其他人應該都看在眼里的!”

    “呃。”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

    這話說沒錯吧,的確沒錯。

    說有錯吧,也的確有錯。

    甄逍的發揮的確亮眼,但跟其他人并沒有太大的差距,如果說楚云是最耀眼的那個,其他人只能說全都在伯仲之間,稱不上誰強誰弱。

    然而如今楚云要指派甄逍擔任這個位置。

    蘇冥心底有些不服氣。

    但他不敢說。

    墨星看透這些后,也就不再爭了。

    差出楚云那么多,那還有什么臉繼續爭大執法者的位置?

    還是率先提升境界為妙。

    而墨池,本身跟楚云關系就不錯,自然不可能駁楚云的面子。

    而雙獅長老,對此也都舉雙手贊成。

    楚云、甄逍對他們而言,都有救命之恩。

    這下,血雄犯了難。

    楚云這怎么又跟甄家搞到一起去了?

    算了,隨他去吧。

    血雄懶得多想這些,直接點頭道:“甄逍,既然楚云推選你出來了,希望你不要辜負朕對你的期望,從今以后夜闌星域的大執法者之位,就是你的了!你可以統率所有執法長老,希望你能夠守好我們這片疆域,跟域外邪魔斗爭到底!”

    甄逍有些云里霧里,稀里糊涂怎么就上位了?

    他撓了撓頭,笑道:“多謝陛下,我定然會努力的。”

    “先回去吧!”

    血雄轉過身去,帶著眾人朝著太蒼戰界降臨而去。

    “如果要舉辦慶功宴的話,就別再皇宮里了,太寒酸,去我的醉夢閣吧!里面應有盡有,大家想怎么玩都可以!”

    楚云突然開口,盛情邀約。

    “寒酸?”

    血雄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老子的皇宮已經非常奢華了好嗎,只是沒辦法跟你的醉夢閣相比而已。

    醉夢閣實在太過耀眼,不然怎么能叫第一銷金窟呢?

    要是別人說這話,朕直接殺他的頭!

    但這話既然是你楚云說的,朕忍了!

    眾多封號至尊皆都眼前一亮,他們對于醉夢閣早就心馳神往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前去。

    如今,既然楚云都發話了,那自然不用客氣。

    唯獨甄逍,神情有些尷尬。

    這醉夢閣,畢竟最初是他甄家的產業。

    不過他倒也灑脫,既然輸出去了,那就理應是別人的。

    而且楚云剛剛送給自己一份大禮,難不成自己還能小肚雞腸的記恨這些?

    路上,甄逍湊近楚云,低聲說道:“楚兄,你的那位兄弟,也就是唯唯心儀之人,能不能讓我見見他?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女兒看中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樣子……”

    聽到這句話后,楚云有些犯了難。

    真的要讓石破天跟甄逍見面嗎?

    會不會有些尷尬?

    思前想后,楚云還是決定,前去告訴石破天這一切。

    甄逍是他兒子。

    跟甄玉蘭的兒子。

    而甄唯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了。

    哪有剛認了兒子,就拐跑兒子養女的?

    無論放到哪里,這話都說不通啊。

    “我會帶你去見他的,但你必須……咳咳,你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可能最終的結果,跟你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樣……”

    楚云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

    甄逍一擺手,很是爽朗道:“我這么多年沒有陪伴在唯唯身邊,這是對她最大的虧欠,無論她選擇誰,我都不會有任何意見,這是我這個做父親的,能給她的全部!”

    “我希望你到時候,還能如此大方。”

    楚云在心底這么想著。

    回到醉夢閣中。

    權樂康早就得知了消息,正在醉夢閣外翹首以盼。

    看到眾人歸來,他連忙迎上前去:“楚公子,旅途勞頓,一路辛苦!”

    說著,他奉上了一扎冰鎮可樂。

    楚云接過,咕嘟咕嘟灌了下去,隨后擦著嘴角,一臉的爽快。

    太尼瑪爽了。

    炎炎夏日,來上一杯冰鎮可樂,魂都要飛走。

    “諸位,請進!快快請進!”

    權樂康連忙將其他人招呼進來,非常的客氣。

    這些,可都是夜闌星域的封號至尊,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屬于首屈一指的存在,一定要好好招待,不能有絲毫怠慢。

    眼看權樂康要走,楚云一把將他拉住,低聲問道:“權老板,你看到石頭了嗎?”

    權樂康思索了一會,說道:“石大人,如今就在里面享受呢,呃,點的還是程韻,已經折騰三天三夜了,楚公子您既然回來了,就去勸一下他吧;程韻畢竟,呃,是我們這里的頭牌藝伎,這三天三夜,嗓子都要叫啞了啊,還怎么去說書講故事?”

    楚云聽的,一頭黑線。

    尼瑪。

    石破天啊石破天,你真夠瀟灑的啊!

    老子把你兒子給你找來了,你卻在這里花天酒地。

    真恨不得狠狠捶你幾拳!

    不過,這也只能想想。

    真錘上去的話,疼的是自己啊!

    “我去找他!你先把他們招待好!”

    楚云丟下這句話后,快步趕去了樓閣之內。

    一處閣樓中,傳出各種靡靡之音,外面甚至連守衛都沒有,因為誰都不敢闖來這里,有沒有守衛都是一樣的。

    楚云直接踹門進去,一把將石破天揪了起來:“石頭,你可真夠瀟灑的啊!老子在外面出生入死,你在這里沉醉于溫柔鄉,滋味不錯吧?”

    “咦,楚云,你……你怎么回來了?”

    石破天一臉的尷尬,從床上站了起來。

    楚云隨意掃了一眼,只見程韻滿臉通紅,呼吸聲音很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一看就沒少被石頭折騰。

    “出來,我帶你兒子來見你了。”

    楚云將石破天拽了出來,將他一把推在墻上,皺緊眉頭道:“甄玉蘭當年懷了你的骨肉,名叫甄逍,他模樣跟你有七成相似,就是一身正氣,跟你的卑鄙無恥、好色猥瑣截然相反!”

    石破天聞言,如同被天雷轟中,傻愣在原地。

    “你……你說什么?甄玉蘭跟我,有兒子?”

    石破天說起話來,結結巴巴。

    首先是震驚、狂喜。

    我石破天,居然特么有兒子了?

    讓我緩一緩。

    我怎么會有兒子?

    “楚云,你莫非是在騙我吧?”

    石破天眼珠瞪圓,盯著楚云。

    楚云認真的說道:“你覺得,我會拿這個來跟你開玩笑?”

    石破天閉上眼睛,仔細回味。

    驚喜過后,就是驚嚇。

    等等。

    甄逍是我兒子的話。

    那么甄唯……?

    作者拓跋流云說:第四更!干!干!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