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葉璇聽到楚云的詢問后,神情之上沒有太多變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她抬起手來,輕輕一點,頓時兩人背后的大門關閉,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穆圖哈哈一笑,不由得譏諷道:“這是準備,關門打狗嗎?”

    “用詞不對。”

    楚云毫無波瀾的提示了一句。

    “哦,那你這是準備,甕中捉鱉?”

    穆圖冷笑一聲,踏前一步。

    楚云無奈的閉上眼睛,沒文化就算了,偏偏還要拿出來秀,有你這么丟人的嗎?

    葉璇聲音冰冷道:“楚云,你今日會死在這里。”

    楚云示意穆圖后退,隨后挑眉道:“我們交過很多次手,無一例外你都敗了,這一次,你本可以繼續裝下去的,那樣的話可以多活一些時日,為什么非要這么著急來尋死呢?”

    葉璇美眸中閃過一抹殺意:“我為什么要偽裝?我知道你會來找我,而我只想殺你!”

    “真的,我非常欣賞你身上的那股,屢敗屢戰的勇氣!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信念和我繼續開戰,你雖然是天道的掌控者,但你根本無法插手下界的事物,這是規矩。”

    “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真是讓我非常驚訝。”

    楚云的眼神,逐漸變得冰冷。

    他心底清楚,自己必須要知道,她已經不是葉璇了。

    當她記憶全部覺醒的一剎那,以往的記憶會被全部吞噬,如今她就是天道化身!

    擁有封號至尊實力的天道化身!

    “你舍得殺我么?”

    葉璇的聲音突然變得柔和起來,她一雙美眸有些水汪汪的望著楚云,似乎再次回到了當年的那個狀態。

    那時候,都還年少。

    楚云曾經對她說過:宗主,至于宗門的對戰,交給我就好。

    如今過去了這么多年,再次見面的時候,卻已經成了敵人。

    “楚云,你要記住,她不是葉璇,她是天道化身!”

    穆圖連忙提醒了一句,生怕楚云會不舍得出手。

    “對我,你盡管放心就好,我心中全都有數。”

    楚云點了點頭,再次望向葉璇的時候,瞳孔中已經閃爍著凜然殺機。

    很顯然,他并沒有被對方的形態所迷惑。

    只要是該殺的,我絕不會下不去手。

    “楚云,你真的要殺我?”

    葉璇陡然提高聲音,旋即手中驟然射出一滴水滴,如同破開虛空的利箭,直直的刺向楚云的眉心之處,非常精準,操控力精妙絕倫。

    她以前的武魂非常弱,但如今恢復記憶之后,武魂也達到了巔峰。

    他的武魂,乃是天級十品的善水,可以幻化成各種形態來攻擊敵人,手段非常恐怖。

    楚云眼神冰冷,手持洞天刀,在那一滴水滴即將落在自己眉心處的時候,猛然反手一劈,刀鋒精妙無比的劈在了水滴的中心處,將水滴一下斬開。

    隨后,便是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

    刀氣縱橫,遍布大殿之中。

    四面八方,全部涌起森然恐怖的氣浪,說不出的凌厲。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刀氣劈中,身首異處。

    穆圖一直退到大殿的邊緣處,臉色微微有些發白:“怪不得楚云這小子不讓我插手,我若是上去面對她的話,怕是會被一招秒殺!天道的一縷化身,就能夠強到這般地步,著實是讓人……不敢想象啊!”

    這般的話,天道本身又得有多強呢?

    “嗤!嗤!嗤!”

    氣浪來回切割,狂猛的沖上天穹。

    這大殿很大,里面并不空曠,擺著許多桌椅板凳,以及雕花石柱。

    然而在楚云刀氣的斬殺下,全部化作齏粉,根本連一絲一毫都沒有留下。

    刀氣狂猛,震撼天地。

    手握日月,摘星辰!

    “刀化山河!”

    楚云身影高速移動著,有些攻擊根本就無法覆蓋到他的身上,兩人出手都非常迅速,一方是狂猛霸道的刀氣,另一方是可剛可柔的善水。

    速度、力量、技巧,全部達到巔峰!

    葉璇的情緒稍稍有些激動,她不由得吼道:“我可是天道化身,所領悟的戰技層次比你們高多了,可你的刀劍,為什么能夠達到我的層次?區區螻蟻,憑什么跟我天道一個級別?”

    楚云冷笑一聲,沒有回答。

    當初,自己在斬殺那火焰巨人的時候,他就不止一次的說過這一點。

    自己的大衍刀劍術,完全是超脫于如今境界的一種手段。

    這如果說出去,未必會有人信。

    就算是封號至尊,也不可能接觸到天道的境界啊。

    但實際上,并非如此!

    那些擁有幾十道尊紋的巨頭強者,實際上就已經達到了天道的層次。

    以人之力,可以戰天!

    “螻蟻,當初你贏我一次,是因為有安晴在,這一次你絕不可能再贏我!”

    葉璇喉嚨之中,發出憤怒的咆哮之音。

    因為,她拿楚云沒有辦法。

    由于規則的限制,她不能展露出更強級別的戰力,只有靠著封號至尊的境界來跟楚云戰斗。

    為什么以往的天道,都無往而不利呢?

    因為他可以施展出許多超脫于如今規則的手段,讓人根本都未曾見過,談何破解?

    但楚云不同。

    楚云不會去破解他的手段,只會以更同樣強悍的手段迎上。

    你不是要跟我比拼嗎,來啊!

    誰怕誰!

    讓我們戰斗到底!

    誰退縮,誰孫子!

    楚云,就是這種狀態。

    到的后來,他甚至覺得只有一把洞天刀實在不夠過癮,索性將水月劍也祭出,刀劍之意肆意妄為的綻放出來,所形成的氣浪幾乎要將這片天地徹底充斥。

    刀光劍影,橫行無忌。

    楚云一只手持刀,另一只手握劍,前后沖擊,來回斬殺。

    居然,將葉璇逼迫的非常狼狽。

    葉璇周身覆蓋著一層由善水組成的防御盔甲,原本應該是刀槍不入的,然而被楚云斬上幾刀之后,居然生生給劈碎了!

    就是這般兇悍!

    “你對刀劍的領悟,居然又上了一個層次,怎么可能?你……你不過只是一只螻蟻而已,為什么擁有如此深刻的理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葉璇握緊拳頭,連續彈出數百滴善水,每一滴都能夠將虛空刺破。

    楚云雙拳一攥,頓時將水月劍以及洞天刀融入體內。

    “大衍刀劍術第五式,刀劍神印!”

    楚云渾身驟然釋放出恐怖的光芒,刀氣橫斬,劍氣四射。

    一剎那,仿佛他身上涌現出許多舞刀弄劍的虛影,又仿佛許多許多的宗師級強者融入了他的體內,他所展現出來的氣浪恐怖到了極點,讓人哪怕隔著好遠,都能夠感受到迎面刺來的痛楚。

    “嘶,楚云這一招,實在讓我未曾料到,居然還能如此嗎?”

    穆圖皺緊眉頭,在一旁仔細觀摩著。

    刀劍神印。

    將刀劍之意,徹底融入體內嗎?

    憑借強悍的體魄,以及絕對凌厲的刀劍之氣,所向披靡,一路斬殺!

    果不其然,當楚云施展出刀劍神印后,葉璇應對的更加吃力了。

    “刷!”

    “刷刷!”

    刀光劍氣在她周身縱橫,雖然她能夠躲過其中之一,但無法避開剩下的更多。

    一來二去,身上免不了會生出許多傷口。

    葉璇身上的黑袍被刀劍之氣斬碎,大片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

    若是有其他人在此,定然會被她的絕世美顏所驚住,甚至忘記是在戰斗之中。

    但楚云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葉璇發現了這一點,她有意無意的將身上衣物褪下,想要借此將楚云的注意力引走,然而無論她有什么做法,楚云的目光始終都沒有移動過。

    葉璇有些生氣,想要將衣物繼續褪下,楚云忍不住的爆喝一聲:“給我穿上!”

    聲音一震,將她一下鎮住了。

    楚云瞳孔中閃爍著冰冷之意,一字一頓道::“若是再敢辱沒宗主,我定要將你腦袋斬下!”

    他聲音中所蘊含著的殺意,實在太過恐怖,一縷接著一縷,將周圍的大殿給撕裂了。

    就連葉璇,也被震懾到了。

    “怎么,你心疼了?”

    葉璇狂笑一聲,抬手就要解開束腰。

    楚云身影暴掠而出,抬手朝著葉璇的身軀拍去,掌心之中浮起一團冰冷的刀劍神印。

    葉璇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威脅,連忙縱身提起,險之又險的避過了楚云的攻擊。

    楚云接下來的攻勢如同滔滔江河,幾乎從未曾斷絕過。

    每一拳、每一掌,都蘊含著絕對的怒意。

    對方如今的所作所為,分明就是在羞辱曾經的葉璇!

    楚云,豈能忍耐?

    近身搏殺之術肆意施展出來,一旦讓他靠近身軀之后,接下來就真的糟了。

    葉璇心頭驚駭欲絕,瘋狂的朝著遠處逃去,想要逃出楚云的覆蓋范圍。

    但是楚云豈能讓她如愿?

    “給我滾過來!”

    楚云爆喝一聲,就連空間都傳遞出一陣劇烈的震蕩波紋,震懾四方。

    葉璇眼前發黑,頭腦一昏,有了剎那間的失神。

    緊接著,楚云一掌扣在她的肩膀上,將她的身影狠狠拍入地面之中。

    “轟隆!”

    葉璇被砸入地底,吐出一口鮮血,還沒來得及反抗,如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便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