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噗!噗!噗!”

    楚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續將刀劍神印拍在她身上的各處大穴之中,每一股刀劍之氣都會深深的鉆入經脈之內,就如同伺機而動的毒蛇。

    做完這些后,楚云站起了身,神情顯得很是淡漠。

    只要他心念一動,注入其中的刀劍之氣便會剎那間絞碎她的身軀。

    就如同,當初的斷臂一樣。

    葉璇極其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美眸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忍不住的說道:“楚云,你……你真的要殺我么?”

    接著,她楚楚可憐的說道:“你不舍得殺我,你一定不會殺我!我雖然是天道化身,但我同時也是葉璇啊,當年我們在天道宗并肩作戰的記憶,可都是真的……”

    楚云的眼神從始至終,都沒有變化過。

    過了一會,他才說道:“當屬于天道化身的記憶覺醒后,宗主就已經不存在了,所說的這些,只會讓我更加堅定殺你的心!”

    “等等,楚云,你……”

    葉璇美眸劇烈收縮,她察覺到了楚云眼底噴薄而出的憤怒,本能的想要繼續說些話來為自己開拓。

    但楚云并沒有聽,他有些孤寂的轉過身去,輕輕的搖頭道:“葉璇早已經死了,是被你給害死的,我如今殺了你,就算是為她報仇了。”

    “不!”

    葉璇狂吼一聲,想要沖出去,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關節處開始迸射出劍光。

    劍光燦爛,遍布大殿之內。

    “刷!刷刷!”

    各種刺耳的聲音響起,葉璇被劍氣徹底切碎。

    連同他的那一抹天道意識,也都化作了烏有。

    “你還真是狠心啊。”

    穆圖砸了咂舌:“我本以為,你不會殺她。”

    “我也不想,但我必須殺她!”

    楚云眼神冰冷,旋即抬起頭來,伸手指著天穹:“是你害了宗主,總有一日,我要殺上九重天,將你的腦袋徹底捏碎!”

    天道之上,發出雷電轟鳴。

    似乎是在回應楚云。

    楚云收回了手,雙拳死死攥緊。

    這一次,他的心很痛。

    可又,不得不做出抉擇。

    離開天道宗以后,楚云表情漠然,轉頭走向后山之內,他想要重新去探索一番那地下宮殿,看看到底有沒有變化。

    葉璇覺醒了天道化身的記憶,她會對那地下宮殿下手嗎?

    其實里面也沒有什么東西,只是封印著惡念頭顱而已。

    在實力未曾達到一定境界的時候,是根本不可能將惡念頭顱斬殺的!

    進入地下宮殿后,楚云按照記憶中的路走入其中。

    穆圖有些驚奇,左顧右盼。

    沒多久,又來到了青銅之門的前方。

    那兩尊高達百米、模樣猙獰恐怖的雕像仍然立在那里,保持著原本的動作,雕像似人非人,臉龐丑陋,頭頂生有兩截龍角,手執一柄長刀立在那里,眼神兇神惡煞,威風凜然。

    楚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這兩尊雕像之時,還忍不住有些心神震懾。

    雖然只是死物,但那股駭人心神的可怕氣勢,如同兩尊絕頂強者站在眼前。

    望著這兩座雕像,楚云眼神瞇起,過了一會,突然開口道:“不用裝了。”

    以前,他肯定看不出這兩座雕像是偽裝的,但是現在,他的靈識能夠深入其中,察覺到他們那股恐怖的生命活性,這是死物絕對不可能擁有的。

    兩座雕像紋絲不動。

    穆圖展開魔天眼,上下掃視了一番,旋即咧嘴笑道:“嘖嘖,原來是活物,立在這里裝什么樣子啊,在本王的魔天眼之下,什么東西都將無從遁形!”

    果不其然,那兩尊雕像動了。

    “刷。”

    兩尊百米高大的巨獸活了過來,猛然單膝跪地,沉聲說道:“東冥、西冥,見過大人!”

    楚云一挑眉,不由得說道:“你們,是奉誰的命令守在這里的?”

    “是主人!”

    兩尊巨獸沉聲說著。

    “那你們主人是誰?”

    楚云一臉的無語,老子當然知道你們是奉主人的命。

    “女后,女后大人。”

    兩尊巨獸接著回答道。

    聽到這里,楚云的神情驟然變得有些沉著,女后大人?

    是天巢女后的善念,還是惡念?

    里面關押著的,可是天巢女后的惡念頭顱,他們兩人守在這里,難不成是惡念頭顱那一方的?

    “我們主人如今的轉世,名叫朱馥思。”

    這兩尊巨獸看到楚云陷入沉思之中,立刻意識到了自己言語之中可能說的有些不太清楚,連忙開口解釋道。

    “原來如此。”

    楚云收起所有警惕:“那你們的職責是守衛什么,那顆惡念頭顱嗎?”

    兩尊巨獸沉默了一下,但還是說道:“并非如此,還要將入侵這里的人,全部斬殺!”

    “怪不得,其他金色罐子里會有那么多人頭,原來都死于你們的手下!”

    楚云恍然大悟,隨后笑道:“里面的惡念頭顱,如今怎么樣了?”

    “一直都在封印之中,我們必須要將其看住,決不能夠讓封印破開!”

    “雖然惡念頭顱本身已經失去了所有靈性,封不封印都沒有任何所謂,但一旦脫離封印的話,氣息就會傳出去,等到那時,惡念頭顱臨被封印前所衍生出去的那一抹惡念化身就會遵循著這里的氣味尋找過來!”

    兩尊巨獸,解釋給楚云聽。

    “好,既然這里有你們守護,那我就放心了。”

    楚云微微一笑,已經沒有什么必要再進去了。

    這里并不重要。

    這里的封印,并不是限制惡念頭顱的封印,僅僅只是將她本身的氣息給掩蓋起來而已。

    “穆圖,我們走吧。”

    楚云朝著地下宮殿之外走去,想要原路返回。

    而兩尊巨獸也遠遠對著楚云的背影行禮。

    他們知道,楚云是語言之中的那人,也是幫助主人找回記憶的關鍵。

    就在楚云即將走出地下宮殿的時候,外面突然傳出三股極其恐怖的氣息,正在飛速的朝著這邊接近。

    非常清晰,似乎不加掩飾。

    “你確定就在這里?”

    “應該不會有錯。”

    “我們打探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消息,不會有假。”

    三個聲音,分別響起。

    楚云眉頭一皺,神情有些震驚。

    這聲音,似乎非常熟悉啊。

    再仔細一聽,這不是妖夜大哥的話么?

    其中一個是妖夜,一個是杜玉清。

    兩位轉世輪回的封號至尊。

    還有一個,聲音也很熟悉,但是楚云一時半會有些想不起來。

    到底是誰呢?

    “好,既然探查到了惡念頭顱就在這里,我們直接將其毀掉!”

    “毀滅之后,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告一段落?僅僅只完成了一半好不好!”

    三人互相說著,走來了地下宮殿的入口處。

    “等等。”

    妖夜瞳孔一縮,后退幾步,指著這里道:“有人來過,看泥土松動的痕跡,應該就在半個時辰之前!”

    其余兩人,互相對視一眼,也都覺得有些詫異。

    “這里,會有誰來?”

    杜玉清一挑眉,心底非常的困惑。

    “不管了,先殺進去再說!無論是誰,都阻擋不住我們的步伐!”

    最后一人,嘎嘎笑道。

    下一秒,只見楚云緩步飄飛而起,落在了三人面前。

    “楚云?”

    “是你?”

    “怎么是你?”

    三人看到楚云之后,瞳孔中全部閃爍出一抹震撼之色。

    簡直不可思議。

    費盡心思找來了這里,卻發現楚云早已經身處在了里面。

    楚云的目光接連掃過三人。

    妖夜。

    杜玉清。

    那么第三個人是誰?

    當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后,楚云有些詫異。

    完全出乎預料!

    這第三位轉世重生的至尊,居然是……

    “沒想到吧,楚云。”

    那人冷笑一陣,說道:“當初我也沒想到,自從我敗給你、被你奪走種子選手的名額后,我萬念俱灰,本以為我這一生都沒有希望了;我不堪屈辱,離開了天道宗,在外面品嘗盡了苦難,有好多次都在生與死的邊緣處掙扎求生,好在我熬了過來!”

    “這一切痛苦,全都是你給的!”

    說到最后,他幾乎就是在開口咆哮。

    聽到這里,楚云冷笑一聲,不屑一顧道:“所以呢,你今日是來找我尋仇了嗎?”

    還當是誰呢,原來只是一個手下敗將而已。

    還是自己踩都不愿意去踩的那種,早已經被遺忘在了不知道哪個角落里。

    而他,迄今仍然對這些念念不忘。

    可憐,真是可憐!

    “尋仇?我不會找你尋仇!最起碼,在完成這些任務之前,不會!”

    那人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但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年你賜給我的東西!”

    “楚云,你在太乾大陸,乃是天之驕子,一路扶搖直上,說不出的威風;后來,你更是成為了中域的域皇,率領整個大陸一同抗爭妖族、和深淵戰斗,稱霸四方,名為楚皇!”

    “嘖嘖嘖,那時候的你,簡直就是光芒閃耀!”

    頓了頓,那人接著說道:“后來,你更是修復好了斷掉的修煉之法,飛升到了天庭之上!你光芒四射,你天下無敵,你無論是威望還是名氣,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而我呢,不過只是你的手下敗將,被你徹底擊潰的可憐蟲,只能躲在角落里茍延殘喘!”

    “那時候的我,多么絕望,以為這輩子都無法翻身了。”

    “我跟你的差距,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你有多么耀眼,我就有多么卑微!”

    “我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造化弄人!”

    “現在你看,多么造化弄人啊!我覺醒了前世記憶,發現我居然是一位封號至尊,然后我實力暴漲,武魂也達到了巔峰品級,我一路飛升而上,幾乎毫不費力的就達到了封號至尊的境界!”

    “真的很輕松,完全沒有費力。”

    “就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而你呢,你不過只是飛仙境至尊而已!”

    “你還在飛仙境的程度,苦苦掙扎!”

    “我,遠遠把你甩在了后面!”

    “氣不氣啊?”

    說到這里,他傲然不已,威風凜凜。

    楚云嘴角扯動,忍不住的有些抽搐。

    真是搞笑啊。

    這家伙居然真的以為自己,非常威風。

    這是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來了!

    那人瘋狂的大笑著,眼底盡是暢快:“你雖然天賦異稟,可提升境界各種不易,至于現在的我,就是強悍,就是無敵,笑傲天地之間,若是我們再次交手的話,我會將你徹底擊潰,一點機會都不給你留!”

    “就像,你當初那般對我一樣。”

    “只可惜,我如今還有任務在身,沒有時間找你報復,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品嘗一下,萬念俱灰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