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消息傳回古殿之中,到了井七耳朵里。

    井七有些詫異,這樣珍貴的東西,大人居然都不要?

    但仔細想了一會后,也很容易想得通了,佛門寶物本身就講究緣分,是你的那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哪怕搶來,也會因為種種原因而擱淺。

    因緣際會,隨遇而安。

    在這方面,大人的心態一向都很平穩。

    畢竟是無盡星空第一巨頭,傳承已久的唐氏古族,處處都透著血脈的高貴以及來源于骨子里的榮耀,只有那些空有實力卻沒有底蘊的暴發戶,才會做出殺人越貨的事情。

    井七心情微定,開口說道:“大人發話了,無論是尊紋還是佛陀古身,既然屬于楚云,那就應當是他的東西。”

    古殿內,那些強者聞言,皆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話,實際上已經將一切都說明了。

    唐崇禎,不喜歡看到別人去搶奪這佛陀古身。

    既然是他的,終究應當是他的。

    誰若是敢出手搶奪,將會違背唐崇禎的意志。

    至于后果,想都想的到!

    一時間,那些強者臉上皆都露出憤慨之色。

    你唐崇禎不想要的東西,難道還不準我們出手搶奪嗎?這楚云跟你有什么關系,不就和唐紫仙在太乾界有過一段緣分嗎,又不是你的乘龍快婿,至于這么偏向他?

    當然,這些話他們只敢在心里抱怨。

    誰敢說出來?

    不要命了?

    一剎那,古殿中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之中,誰都不敢多說半句話。

    許多強者在心底嘆息,這么一件至寶,注定和自己無緣了。

    若是唐崇禎不說這句話的話,還沒等試練結束,估計楚云就會被眾多勢力給盯上。

    楚云尚還不清楚,自己在這短暫的半個時辰內,與諸多危險擦肩而過。

    他仿佛來了興致,拉著雷一鳴,要繼續在連城古墟中探索。

    實際上,他只是想試驗一下這石板而已。

    石板的存在,到底有著什么意義,究竟能不能探索尊紋?

    這次的事件,是偶然,還是必然?

    不得而知。

    可惜,兩人繞著連城古墟走了一圈,石板都未曾有過任何反應,徹底陷入死寂之中。

    就在這時,四周虛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升起。

    象征著有更多的天驕開始煉化金光。

    前面那幾日,他們就算得到金光,也都遮遮掩掩,生怕被別人搶奪。

    如今,十幾天過去了,排名靠前的天驕幾乎都已經將金光煉化,他們見狀,也都不再猶豫,也紛紛拿出金光來煉化,若是再這么等下去的話,怕是要成為眾矢之的。

    “二十幾道金光?”

    楚云站在虛空之上,望著四方大地,不由得露出笑意。

    看來,這些天驕還真夠謹慎的。

    全部都將金光拿出來同時煉化,如此一來就會降低被搶奪的機率,提高成功的可能性。

    “照這個速度下去的話,最快十日之內,連城古墟的試練就會結束!”

    雷一鳴臉上掛著微笑:“先前我覺得,楚兄想要拿下首名,除非有如神助,現在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那么一些機率的,只要你能擊敗左文,就能夠對抗將夜,若是你把左文給將夜都擊敗了,首名便沒人跟你爭了,手到擒來!”

    楚云知道,雷一鳴這番話有打趣的意味在里面,聞言也是聳了聳肩:“我如今沒想這么多,只想位列前十,拿到進入帝凰戰界的資格,至于剩下的東西,聽天由命吧!”

    “若是失敗呢?”

    雷一鳴問道。

    以楚云對唐紫仙的癡情程度,如果失敗,豈不是一次猛烈打擊?

    楚云抱著肩膀,淡淡的說道:“首先,我不認為自己會失敗,其次,就算失敗,紫仙也會跟我走的!如果她受限于種種,無法脫身,那我就努力變得更強,我要狠狠殺入帝凰戰界,把她給抱回來!”

    這一番話,頗為大膽。

    古殿中那些天驕,聽的全部傻眼。

    金情麻木,這小子嘴上就沒有把門的,說出什么話都不意外了。

    李青福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早就告訴過你要低調做人,低調做事,你就是給我這么低調的?你要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全部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你每天做了啥事我們比你自己還清楚!

    這種情況下,你居然還敢口出狂言!

    你是不是嫌活得太久?

    井七不由得冷嗤一聲,并沒有把這番話放在心上。

    若是這話從將夜、左文嘴里發出,還有那么一丁點的可信性。

    楚云?

    不過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殺入帝凰戰界?

    對抗第一巨頭?

    哪來的勇氣?

    雷一鳴連忙干咳一聲,出了一身冷汗。

    這家伙還真是什么都敢說啊,這種話是能隨便說的嗎?

    好在兩人并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太久,其他人就算聽了,也肯定以為這是玩笑話,應該不會太當回事。

    很快,又是七日過去。

    已經有一大半金光消失了,但仍然有十幾道屹立虛空,仍在閃耀。

    這說明這些金光,已經易主了。

    楚云端坐在山巔之上,期待著第二關的歷練。

    連城古墟,已經令他提不起太多興趣了。

    轉了好幾圈,石板都未曾再有過反應,自己也不可能真的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飛,索性不再去找,就靜靜的坐在這里。

    他在等。

    等左文。

    這幾日,有不少天驕經過,看到楚云后,皆都非常吃驚。

    這是鐵了心,要挑戰左文了?

    要知道,左文前幾日,才剛跟將夜打成平手啊!

    無盡星空,封號至尊之下第一天驕的位置,很有可能易主。

    在這個情況下,他居然還敢挑戰左文。

    勇氣可嘉。

    終于,在第三日,左文來到了。

    左玉跟在他的身旁,兩人的氣息皆都非常強悍,藍發藍眸藍袍很是惹眼,讓人看上一眼后,根本就移不開眼睛。

    “你在等我?”

    左文一挑眉,聲音底氣十足,夾雜著一貫的霸道。

    畢竟在前段時日,他跟將夜剛剛戰平。

    此刻無論面對任何對手,他都有足夠的手段、足夠的膽識。

    楚云站起身來,神情淡然道:“我等你好久了。”

    “我本以為你會避戰,畢竟主動找死的人,真的不多。”

    左文隨意舒展了一下身體,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鳴之音,骨骼舒展,眼神凌厲,隔空望著楚云,笑道:“聽說你前段時日,擊敗過司南?果然是有些手段,廢話少說,來,百招之內,必分勝負!”

    “百招之內便將你擊敗,有些難度啊。”

    楚云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咯咯咯。”

    左玉忍不住地笑出了聲,這小子是不是有些呆腦袋啊?

    百招之內分出勝負,意思是二哥要在百招之內擊敗他。

    怎么到了他嘴里,成了百招內擊敗二哥了?

    左文哈哈一笑,很是狂放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在百招之內擊潰我的!別說百招,若是你能贏,我左文自抽嘴巴,滾出試練!”

    楚云連連擺手:“別,不至于這么懲罰自己。”

    越是這么云淡風輕的態度,越讓左文惱火。

    他冷笑一聲,道:“牙尖嘴利,今日我便要掌你的嘴!”

    話音落下,左文一頭藍發升騰而起,恐怖氣浪飛馳,如同一顆從天而降的隕星,帶動磅礴氣機,朝著楚云狠狠的撞了過去。

    “來得好。”

    楚云瞳孔之中,戰意瘋狂閃爍。

    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進入連城古墟十幾日的時間,終于要跟左文撞上了!

    不管過程如何。

    這一戰,我都要贏你!

    “轟隆!”

    左文將龐大的山峰撞碎,空氣中的氣浪肉眼可見,只見楚云一躍而起,抬手一掌探下,想要將左文的身軀按住,然而左文反應極快,身影一個閃爍,化被動為主動,連續三指點在楚云手腕之上。

    “咔咔咔!”

    骨頭爆出三聲脆鳴,手腕骨頭扭曲,甚至有好幾根骨刺突出,劇痛無比。

    楚云面無表情,這種傷他受的多了,壓根就沒有放在心底。

    他快速退后一步,手腕猛地一抖,力量沖出,將手腕扭曲的骨骼給強行矯正了。

    還沒等到有所喘息,又是一掌從其閬中突破而出,準確的印在楚云胸口之上,巨力滂沱,將他狠狠推入虛空中。

    雷鳴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幕,不由得發出一聲嘆息。

    楚云雖然很強,但跟左文還是差了些。

    這一戰,想要贏,或許只能等待奇跡了。

    “給我出來!”

    左文一只手刺入虛空中,抓住了楚云的腳踝,反手朝著下面一甩,楚云的身影砸在一座山脈上,將一條山脈從中間切斷,大地震顫,發出爆音。

    “咳咳咳。”

    灰塵鋪天蓋地,楚云從地上站起,劇烈咳嗽一陣,眼底始終斗志昂揚。

    電光火石之間,身影驟閃!

    “你能跟上我的速度嗎?”

    左文的聲音,自身后幽幽響起。

    楚云咬緊牙關,回身便是一拳。

    “嗤!”

    拳頭,落在空處。

    下一剎那,脊椎骨傳來劇痛,令楚云瞳孔收縮。

    而他的身軀,也被這一拳的力量給砸在了山壁之上,深深印入其中。

    一系列的交手,全部處于下風。

    作者拓跋流云說:忙完了,這兩天開始瘋狂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