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就這點程度,也敢叫囂?”

    左文拿出白色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灰塵,臉上閃過一抹嘲弄之色。 ̄︶︺sんцつ

    還以為能有多強呢,實在是不過如此。

    這點實力,挑釁自己,目的為何?

    嘩眾取寵?

    左玉沒有關注戰局,她一雙美眸落在雷一鳴身上,帶有深深的迷戀之意。

    對于雷一鳴,她心中有著頗多情愫,這種感覺自從初次見面的時候就生出來了,只不過雷一鳴似乎有心愛的女人,對于左玉的倒追無動于衷,表現的并不熱切。

    但左玉并不介意。

    她只知道,自己喜歡。

    既然喜歡,那就要持之以恒。

    一只手從深坑中探出,扒著邊緣之處,五指深深刺入其中。

    只見楚云借力,緩緩從深坑中走出。

    他的瞳孔之中,閃爍著冰冷之色。

    左玉果然很強,跟自己預料之中相差無多。

    居然有著這種恐怖程度么,看來這一戰,要非常激烈了!

    “還來?”

    左文挑眉,他本以為楚云會知難而退。

    但,他錯了。

    楚云眼眸中閃爍著強烈戰意,不由得勾了勾手指道:“左文,來,祭出武魂與我一戰!”

    話音落下,只見他身后爆發出氣浪恐怖的黑色虛影,一尊十多米高的戰神立在虛空中,渾身披著黑色戰甲,刀劍漂浮,一雙眼眸中攝出通天徹地的恐懼,讓人本能的想要臣服。

    十道金光,環繞在周圍。

    至尊戰魂!

    “讓我祭出武魂,得先問問自己配不配!”

    左文撇了撇嘴,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即便楚云展現出強悍之處,他也毫不在意。

    楚云沒有多說廢話,周身靈氣澎湃,就像是一尊不朽的神爐,不斷有火焰正在其中燃燒著。

    他的血,他的氣,皆都擁有強悍絕倫的力量,能夠輕而易舉的燃燒一切,摧毀一切。

    “刀劍神印!”

    楚云將水月劍跟洞天刀融入體內,渾身上下仿佛有刀劍之網正在升騰,閃爍出動人心魄的寒光,仿佛有許多舞刀弄劍的身影在他周身閃耀,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給人無窮無盡的壓迫之力。

    “這等手段,每看一次,驚駭一次。”

    “可惜想靠著這一招擊敗左文,并不現實。”

    雷一鳴若有所思,他對這一場戰斗的看法有著自己的見解,不知道楚云還有沒有更多底牌,僅僅憑借刀劍神印,他絕不可能是左文的對手。

    “嗡!”

    一枚劍光濃郁的神印在掌心中凝聚,只見楚云一躍而起,一掌蓋下。

    強悍的體魄,加上凌厲的劍光,組成這塵世間最恐怖的絕技。

    帶給人極其恐怖的震撼情緒。

    左文冷哼一聲,毫不猶豫的一掌拍出,跟楚云的手掌對在一起。

    “嗤!”

    神印破碎,劍氣如同一條條流光,輕而易舉鉆入左文手臂之中,在里面大肆破壞,將無數經脈撕裂、斬斷,就像是過江猛龍,沒有任何氣息能夠阻擋。

    左文眉頭皺緊,猛然收回手臂,另一只手在手臂之上連續點了十幾下,落在十幾處穴位上,將手臂內部的經脈全部封死,不管劍氣有多么鋒利,都難以前進半步。

    “有點能耐。”

    左文點點頭,旋即冷聲道:“既然你想我祭出武魂,那我就滿足你!”

    “嘩!”

    恐怖氣浪覆蓋天地,只見一只恐怖巨獸出現在左文的背后,這巨獸頂天立地,張開血盆大口,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之音,通體為陰暗之色,根本反射不出任何的光芒。

    “天級十品變異武魂,暗獸。”

    左文說話的時候,渾身覆蓋上了一層陰暗之氣,如同伺機而動的猛獸。

    楚云橫立虛空之中,利用隱者與生俱來的智慧,推演著接下來的多種可能性。

    戰斗會有很多結局,但無論哪一種,都是必敗。

    楚云瞳孔微微收縮,他不相信。

    “定然還有更多可能性,我絕不可能沒有絲毫勝利的希望。”

    他的心底,仿佛有一個聲音正在咆哮。

    推演的東西,非常可觀,會根據場上的情況不斷變化。

    有些時候,一個疏忽,一個誤判,都有可能改寫戰斗結局。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

    單純的相信推演,永遠也不可能創造奇跡!

    于是,楚云閉上眼睛,不再推演戰斗結局,而是靠著這些超凡脫俗的智慧,去發現左文身上的破綻。

    再強的強者,都不可能沒有破綻。

    只是說,破綻多少、破綻大小的問題。

    想要通過小破綻,一招將左文擊敗,沒有任何可能。

    所以,要慢慢的等待機會出現。

    “喝!”

    楚云雙拳同時擊出,恐怖的呻吟再次顯現出來,刀劍神印中蘊含著極端鋒利的刀氣劍氣,能夠將這天地間的一切都斬碎,化為烏有。

    這就是刀劍神印的強悍之處!

    自從這一招被鉆研出來以后,他不知道擊潰了多少強敵。

    大衍刀劍術,每一招都充滿蘊意。

    左文面無表情,對于楚云的戰力,他心中有過估算。

    強不強?

    自然很強!

    能夠排入同境界天驕前五,誰敢說不強?

    但如果跟自己比起來呢?

    只能說,還差一些火候。

    真以為,自己的天級十品變異武魂暗獸,是吃干飯的?

    暗獸絕對是一個戰力強悍的武魂,由于變異的原因,他并非正常狀況下的妖獸武魂,而是渾身帶有奇異物質能量的兇獸,仿佛來自天外。

    “暗河,遮天!”

    左文咆哮一聲,在他頭頂突然涌現出一條長長的河流,里面流動的全部都是不透光的陰暗物質,浩浩蕩蕩,如同江水一般無窮無盡,帶給人撲面而來的壓迫,刺骨的寒意,令人靈魂都被震懾住了。

    楚云皺緊眉頭,這一招雖然還沒有徹底形成,但是所散發出來的氣力正在提升之中,等到力量完全凝聚之后,絕對能夠橫掃一方諸天!

    當下他也顧不上太多了,雙手在身前結印,口中喝道:“琳瑯劍陣!”

    他要用源源不斷的劍陣,來破解這一招威能。

    在一口母劍的帶領下,兩千九百九十九口子劍傾瀉而出。

    自從領略刀劍神印后,琳瑯劍陣的威力也大勝從前,每一口法劍都是由楚云體內最純粹的劍光組成的,加在一起之后,威力不停疊加,數量幾乎沒有窮盡。

    剎那間,虛空徹底粉碎。

    “呵呵,雕蟲小技!”

    左文見狀,眼中閃過一抹輕視,抱著雙臂站在一旁,眼睜睜看著自己所匯聚出來的暗河,撞在由三千口法劍組成的天幕之上,發出激烈碰撞的爆鳴之音。

    “嗤!嗤!嗤!”

    在暗河滔天的流淌之下,那些法劍撞入其中,被徹底融化,發出輕微的聲音。

    楚云瞳孔一縮,迎面而來一股讓人窒息的感覺。

    只是轉瞬間,自己釋放出去的琳瑯劍陣,就被暗河吞噬了一半有余!

    無論如何變化,無論怎樣改變陣法的模樣,都逃不過暗河的吞噬!

    這就如同,一個虛空黑洞突然彰顯爪牙,橫立當空,讓你所有的攻勢、所有的招數,全部被吞入其中,消失不見。

    楚云的臉龐,微微一變。

    指望琳瑯劍陣擋下這一擊,儼然沒有可能。

    無奈之下,他只能身軀拔高而起,腳踏虛空,伸手將一座高大數千米的山峰攔腰掰斷,扛著巨大山峰,就朝著暗河投擲過去。

    以單純的血肉之軀,將一座恐怖山峰扔出去,單純只是視覺效果,就足以震撼在場的所有人。

    虛空塌陷,發出轟隆爆鳴之音。

    這數千米高的山峰一下壓在暗河之上,將其阻斷。

    但僅僅只是幾息后,這龐大的山峰開始消融,以每秒幾百米的速度快速矮下去。

    也就三五息的時間,整座山峰居然很是詭異的消失在暗河之中,仿佛從來都未曾出現過。

    楚云瞳孔,再度收縮。

    這暗河到底是由什么物質組成的,居然能夠強到這種程度?

    眼看一條大河橫空而來,楚云咬了咬牙,低聲喃喃道:“既然如此,我只能以同樣招數來抵擋!”

    話音落下后,楚云再度抬起頭來,眼眸中閃過一抹冰冷之色。

    “鐵馬冰河!”

    楚云一頭黑發狂舞,只見他伸出手指,在虛空中飛快的寫寫畫畫。

    線條很是粗獷,共同勾勒出了一副波瀾壯闊的畫卷。

    “咔嚓!”

    天空毫無征兆的破碎,一條自天空形成的冰河飛流直下三千尺,散發出極度寒冷的溫度,整個虛空都仿佛進入了另一處世界。

    溫度極低,狂風吹蕩,暴雨大作。

    在颶風的吹蕩之下,冰渣、冰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融合在了一起,居然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鐵甲重騎。

    這些鐵騎,身披厚重甲胄、堅實鎖鏈,渾身散發出濃郁至極的殺氣。

    甚至連同胯下的巨獸,都全副武裝。

    他們全部手持金色長槍,一眼望去,簡直就是一條鋼鐵洪流!

    鐵騎目光兇狠,死死望著面前那襲來的暗河。

    “殺!”

    楚云熱血沸騰,猛然伸手一揮。

    仿佛自己坐鎮軍中,統率千軍萬馬。

    在楚云的命令之下,所有鐵甲重騎,全部開始奔騰。

    巨獸踩踏,天空崩碎。

    殺聲震天,如雷霆咆哮,將古殿之內的天驕震得呼吸不暢、血液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