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畢竟申屠丕是申屠牧的親弟弟,也擁有四十五道尊紋以上,具體多少楚云根本無法探查,以他的境界還不夠資格探索到。

    申屠丕一出手,在這種情況下,楚云甚至連反應都做不出來,就被死死的限制在其中,瞳孔劇烈收縮,這也是他全身上下唯一還能動的地方。

    糟糕,這就被擒住了?

    楚云大腦嗡的一聲,他如今恨不得把靈塵星域全家都問候一遍!

    別讓老子回去!

    老子若是回去的話,非要把你們全都弄死!

    申屠丕深吸一口氣,神情興奮。

    說實話,事情的發展連他都沒有料到。

    這三年多以來,申屠一族到處都在尋找申屠云,畢竟他當初沒有死在蒼天雪山,誰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根本連一點痕跡都沒有,完全的銷聲匿跡!

    為此,申屠丕不知道差遣手下跑了多少星域。

    如今,怎么都沒有想到,對方居然主動送上了門來!

    這叫什么?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若說申屠丕的心情,自然是非常開心的,畢竟將申屠云抓到后,自己大哥就能夠少一些擔憂的事情,在跟太上長老那一脈的比拼上,也不擔心對方會掌握什么把柄了。

    “申屠云,我真沒想到,你會主動送上門來,我本以為抓捕你,會費很大一番功夫,哈哈哈哈,報應來的就是這么快!如今,我看你還有什么可囂張的!”

    申屠丕靠近楚云,冷笑盯著他的雙眼。

    他強迫自己不出手,畢竟對方戰力孱弱,根本承受不住自己的攻擊。

    帶回去,交給大哥,自己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楚云如今,焦急不已,他雖然身軀無法動彈,但是意識非常活躍,不斷的跟石破天溝通著:“石頭,你特娘的快想想辦法啊,難不成你要眼睜睜的看著我落入他們手中嗎?我若是死了,誰來幫助朱馥思?”

    石破天在云界中,背負雙手,來回踱步,愁的頭發都白光了。

    當然,前提是他有頭發。

    “我能有什么辦法?誰能料到靈塵星域那么狠,明面上不抄你下手,卻暗地里將你傳送的方位直接改到這里,我如今連這是哪里都不知道,你讓我怎么想辦法?申屠丕是四十多道尊紋的巨頭,在他魔氣的限制下,任何力量都是無用!”

    石破天焦躁不已,他的確有很多點子,但也得看對手是誰啊。

    若對手只是二三十道尊紋的存在,他倒是能夠強行逃遁出去,面對四十多道尊紋的申屠丕,申屠一族第三巨頭,他能怎么辦?

    任何手段,在絕對力量的碾壓下,都是徒勞無功!

    就是這么簡單!

    石破天就算豁出老命,也不可能從申屠丕手里逃出去。

    畢竟,境界在這里擺著!

    “我這就通知大哥,說你小子已經被我擒住,相信大哥定然會非常高興!”

    申屠丕以意念傳音,對于他這種級別的強者,哪怕跨越的幅度再遼闊,也能夠單純憑借意念傳音,不需要借助傳訊水晶之類的工具。

    將這里的消息傳遞給申屠牧后,申屠丕一把抓起楚云,狂笑著朝著遠處宮殿趕去。

    從羅星域,千幻魔宮。

    千幻魔宮的宮主,是申屠丕的大兒子,名叫申屠真痕,他也擁有四十五道尊紋,地位在申屠一族中,排名非常靠前。

    申屠丕作為申屠一族的三號巨頭,自然不會擔任宮主這等掉價的職位。

    此次他前來千幻魔宮,是想要聯合千幻魔宮,一同對人族的戰界發動攻擊,卻沒有想到,在路上居然能夠碰到申屠云!

    這小子,來千幻魔宮干什么?

    申屠丕仔細思索了一番,發現想不明白,索性懶得去管。

    我管你來干什么,總之如今你在我的手中,我一念之間就能夠取走你的性命,難不成還怕你囂張?

    來到千幻魔宮,不少長老提前得知申屠丕要來的消息,跪拜在前面等候。

    宮主申屠真痕單膝跪地,態度非常的尊敬。

    申屠丕身軀落在地上,手中提著一位五米多高的魔尊,神采飛揚:“都我來,真痕,你跟我進來,其他人都散去吧!”

    申屠真痕一怔,抬頭一看。

    當他看到楚云的樣子后,心底猛地一驚。

    如此震撼的魔心,當真難以置信。

    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申屠云?

    那些長老大氣都不敢出,只敢勉強抬起一點頭來,用眼角的余光去看申屠丕的身影,只見他手中抓著一位魔尊,氣息非凡,魔心震撼之音如同敲鑼打鼓,使得這片天地都在發顫。

    一剎那,他們腦海中齊齊浮現出一個名字!

    申屠云!

    三千多年,這申屠云突然出現,差點挑起申屠一族中的內戰。

    申屠牧跟太上長老一脈很是不對付,兩邊的關系可以說是了緊張到了極點,根本沒有任何緩和的跡象,無論在誰來看,這兩個之中都必定會有一戰,而且這一戰肯定不會太久!

    在這三年內,的確有許多的摩擦,但兩方一直都很克制,沒有達到最終的地步。

    而在這期間,申屠云如同銷聲匿跡一樣,仿佛從來沒有這個人的出現,根本連一點氣息都沒有,這就讓人感覺非常詫異。

    怎么回事,難不成他憑空消失了?

    還是找了一處地方,躲了起來?

    總之,讓人非常的費解,摸不清楚。

    但是這一次,申屠云被申屠丕給抓住了,這讓許多長老心中皆都長長的松出一口氣,申屠一族的內戰終于可以避免了,申屠云被抓象征著太上長老那一脈的徹底落敗!

    若是申屠云落入申屠牧的手中,他會如何反擊?

    太上長老,你說有申屠云,你說我害了父親。

    那么,證據呢?

    要不要你把他找來給我?

    從頭到尾,就從來沒有一個叫做申屠云的魔尊,這一切全都是你杜撰的!

    想要掀起我申屠一族的內戰,你居心叵測!

    該死的人,是你才對!

    這樣一番反擊,絕對能夠打的太上長老,緩不過勁來。

    千幻魔宮中,申屠真痕瞳孔中閃過一抹震撼,忍不住的說道:“父親,他的氣息……你,你該不會告訴我,他就是申屠云吧?”

    也難怪他會這么震驚,這等程度的魔心,他從來都沒有見識過!

    感覺,比父親的魔心帶來的壓迫力還要強!

    域外邪魔一族,對魔心有一種近乎偏執的崇拜,所以當他們察覺到楚云身上的魔心后,根本不可能對他的說法有任何的懷疑!

    他就是申屠博的小兒子,肯定是的!

    若不是的話,這恐怖的魔心,又是從哪里來的?

    你以為是個魔尊,都能夠擁有這般程度的魔心嗎?

    “不錯,正是申屠云!”

    申屠丕神情很是狂熱,他止不住的搓了搓手,嘿嘿笑道:“申屠云!父親最小的兒子,按照輩分你應該喊他一句小叔叔!前些年,到處妄圖挑起事端,如今不還是被我給抓到了?”

    申屠真痕大喜過望,忍不住的吼道:“恭喜父親,賀喜父親!等到太上長老那一脈完蛋,父親肯定能夠穩坐申屠一族的第二把交椅!除去大伯之外,就是父親了!”

    這對于申屠丕而言,的確是一種巨大的提升!

    從第三提升到第二,看似不多,但第一是申屠牧的位置,根本沒有可能染指。

    所以,申屠丕若是能夠幫助申屠牧扳倒太上長老,他便將達到此生的巔峰!

    情況,就是這般!

    申屠丕笑了笑,略微有些矜持道:“這一切都還沒有塵埃落定,你可不要亂說,畢竟有些事情在沒有做成之前,是不能夠到處宣揚的!”

    申屠真痕哈哈一笑,一揚手道:“父親說這些話,真是謙虛!如今我們手中掌控著兩處魔宮,大伯那里有六處,太上長老有三處,若是太上長老被滅掉,他那三處肯定全都是父親你的!畢竟這一次,父親算是立了不世之功!”

    申屠丕擺了擺手,看似非常謙虛,實際上心中異常開心。

    我這些年為什么拼命,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大哥是族長,我不和他爭。

    但第二把交椅,必定得是我申屠丕的!

    “趁著大哥沒來,先拷問一下這小子,看能不能從他嘴里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消息!”

    申屠丕淡然一笑,眼神落在楚云身上,剎那間他身上所有壓制的魔氣散開,而他也恢復了所有行動。

    申屠丕跟申屠真痕背負雙手,也不跟楚云多說廢話,就那般微微笑著盯著他。

    這目光,就如同在看著甕中之鱉!

    反正無論如何,你都不可能逃出去了!

    楚云稍稍舒展了一下身體,目光掃過兩位,輕輕的笑道:“你們還真是大膽,居然敢對我出手!”

    他知道,這個時候絕不能認慫。

    必須要有底氣!

    只有這般,才能讓他們投鼠忌器!

    絕不能表現出絲毫的軟弱!

    不然的話,他們肯定就能夠看穿自己的外強中干!

    “哦?”

    申屠真痕一挑眉,咧嘴笑道:“申屠云,小叔叔,你都落入我們手中了,還這般狂妄,敢問底氣從何而來?”

    “可憐。”

    楚云嘆了口氣,搖頭道:“可憐你們,死到臨頭,還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