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你是誰?居然敢管我的事?知不知道我背后的方家是什么存在?在這森羅城,方家絕對能夠排入前三,你若是不想死的話,給我滾遠一點!”

    方劍能夠察覺到楚云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尤其是他先前一聲低喝就能夠將自己震退,單純只是這一點就讓人心底生出畏懼的感覺。

    這種存在,平日里都是難以招惹的。

    方劍不傻,他很清楚這一點,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周圍有這么多人正在圍觀,若是這一次自己認慫了,以后還怎么在這一片混?

    他想要帶領自己的傭兵小隊重新占據這一片的主導地位,怎么可能一開始就認慫呢?

    神劍傭兵小隊論起底蘊,肯定不可能有狂風傭兵小隊恐怖,所以方劍才會站出來,欲要用自己強悍的戰力先將陳諸壓制下去,這就好比兩方對戰,將軍率先站出來廝殺,誰若是能贏,那自然會大大鼓舞士氣。

    方劍以一己之力,將陳諸以及祝紅線徹底壓制,誰料突然不知道從哪里站出來一個小子,只一聲低喝就將自己震得體內氣血上涌。

    這樣的局面,乃是他未曾料到的。

    顯然很是不妙,如果自己真和他對上,根本沒可能會贏。

    所以,方劍才會直接搬出“方家”想要嚇退他,讓這小子瞻前顧后,不敢對自己出手。

    “楚云!”

    祝紅線跟陳諸見狀,皆都有些激動的難以自制。

    這個時候,楚云居然回來了?

    而且一聲低喝,就能夠將方劍震得后退,這得達到什么程度,才能夠做到這些呢?還是說在這一年中,他的境界有了夸張的提升?

    可是再怎么夸張,也不會提高的太快吧?

    以前楚云不過只是人仙二階而已,就算如今是人仙四階,也不可能會是方劍的對手啊!

    要知道,如今的方劍乃是有著人仙六階的程度,放眼這片區域根本沒有誰會是他的對手,加上有方家在背后為他撐腰,雖然他僅僅只是方家的一個旁系少爺,但身份也是不可小覷的。

    因為方家,是這森羅城排名前三的大家族!

    很快,祝紅線深吸一口氣,叫道:“你不是他的對手,用不著管我們!”

    楚云聞言,微微一笑。

    不是他的對手嗎?

    類似于方劍這種程度,自己想要對付他,應該不會費什么事情。

    看似境界上差了一階,但如今的楚云可是身具三大仙法!

    這三大仙法,乃是老瞎子的不傳之秘,如今在楚云身上全部得到了彰顯,若說有多么恐怖,等他到了實戰之中就會表現出來的。

    所以說,楚云在面對方劍的時候,絲毫都不擔心。

    至于說他背后的家族?

    那根本不重要!

    “小子,看來你不知道方家的恐怖啊!也難怪,以你這種螻蟻的眼界,怎么會明白方家有多么強勢呢?你只需要知道,我隨意的一個念頭,就能夠讓你們這所謂的狂風傭兵小隊在這一片消失,明白嗎?”

    方劍的神情非常猙獰,微微有些扭曲。

    他不想跟楚云戰斗,所以就想用這樣的話語來制止住他。

    若是真跟楚云打起來的話,他贏的機率不超過三成!

    他不能賭!

    萬一自己輸掉這場戰斗,怕是連信心都會破碎。

    “我不想聽你多說廢話,既然你信心很足,那就來吧!”

    楚云扭頭看了祝紅線一眼,忍不住的笑道:“還有,你先前居然出言對她不遜,是吧?那么很好,你連全尸的機會都沒了!”

    “是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螻蟻一般的東西,給我去死!”

    方劍氣的渾身發顫,他是不想跟楚云交手,但并不代表自己就怕了對方。

    方劍這些年來在家組織中閉關修煉,境界提升的速度很快,跟同境界的對手交手幾乎沒有輸過,而面前這小子境界比自己還要低出一階,憑什么會對他感到畏懼?

    殺!

    有什么好怕的?

    “刷!”

    方劍掌心中猛然爆發出一縷閃爍著燦爛光芒的劍光,如同從遠處天空中飛來一般,帶動所謂的恐怖光亮,閃爍這片區域,真是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對于這一劍,方劍顯然信心很足,他眼神中盡是興奮之色,恨不得這一劍擊出,將楚云刺一個透穿。

    就算你很能打,又能夠如何呢?

    咱們之間的差距,已經達到了無法彌補的地步!

    所以,你今日必死無疑!

    楚云面無表情,他本以為方劍如此自信的前來挑戰狂風傭兵小隊,本身應該有幾把刷子,但是現在看來,似乎自己的想法有些落空了。

    這家伙的戰力遠遠沒有自己想起來那么恐怖,放在同境界中能不能稱雄尚且還是未知。

    就這點程度,也敢在自己面前丟人現眼嗎?

    “滾!”

    楚云爆喝一聲,他沒有祭出劍光,因為對于這方劍壓根用不著大衍刀劍術,那樣的話只能說是殺雞用牛刀,以他對劍道的理解怕是連自己的尾巴都摸不著,甩出去整整十條街。

    這種程度下,他怎么配自己使出大衍刀劍術呢?

    楚云應對的方法很簡單,他心底默念八方神拳,以絕對恐怖的一擊砸出,沒有接二連三接連不斷的拳風,有的就只是狠狠的一拳,甚至將虛空都給覆蓋住了。

    “噗嗤!”

    那劍光在這一拳之下,連續崩碎成十幾塊,而后這拳風內部所附帶的氣浪,將方劍一下掀飛出去,在空中連續不斷的轉了好幾圈,顯得非常狼狽。

    他腳下有些不穩,連續的騰挪躲閃,費勁無數力量才站穩腳步。

    “噗!”

    方劍猛然張口噴出鮮血,表情顯得非常難看,他伸出手背擦了擦嘴角,有些難以置信對方一拳的力量居然會強悍到這種程度,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這小子到底是誰?

    他擁有什么體質?

    為什么這一拳內部所蘊含著的氣浪,會膨脹到這般程度啊?

    他不過只是人仙五階而已,為什么所蘊含的力量連我都堅持不住?

    我的劍光被他一拳打碎,簡直太可怕了!

    方劍有些畏懼了,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若是以跟對方繼續糾纏下去,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會贏,雖說只是過了一招,但所有的一切都蘊藏在這一招之中。

    完了!要敗!

    方劍頭皮發麻,他目光掃過周圍,不少圍觀的仙人都伸長脖子看著,似乎很是樂意看到自己吃癟,灰溜溜的敗走離開。

    “該死……”

    方劍有些惱怒,他連續深吸好幾口氣后,將氣息沉著下來。

    強硬的對抗到底,自己只會敗的更慘!

    倒還不如趕快給自己找一個臺階下,想一種避而不戰的理由,這樣就不會太過于被動了,也算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方劍腦海中思索這些的時候,楚云則是有些不耐煩,開口冷冷道:“怎么還不動手,這就不打了嗎?你先前不是說,你是方家的人,我不敢動你嗎!好,現在就讓你看看,我敢不敢動你!”

    楚云一步踏出,手中綻放出燦爛的光芒,猛然劈砍想方劍的腦袋。

    “不!”

    方劍慘叫一聲,他先前連如何逃避這場戰斗的理由都想好了,就說自己今日消耗有些大,約好時間改日再戰,就算有些丟人,但最起碼今日不用當眾出丑。

    但誰能想到,這小子不依不饒,居然還要跟自己戰斗!

    “砰!”

    方劍只感覺眼前一花,對方不知不覺就來到自己面前,抬手一掌劈出,將他猛然打的跌落在地,渾身摔倒在大街之上,將地面砸出一道深坑。

    他劇烈咳嗽一陣,張口噴出猩紅的鮮血,顯得非常凄慘。

    方劍從深坑中站起,咆哮一聲道:“小子,你真以為我方劍不敢殺你嗎?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被我列入了必殺的行列中,你定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若是有能耐,你就出手啊,無能狂怒這四個字,用在你身上再好不過了。”

    楚云嘴角挑起一抹不屑的笑容,腳下偷天神腿帶動難以置信的殘影,眨眼來到方劍的面前,一次橫掃直接踢在他的腰間,將他的腰肢直接踢碎,骨骼脆得如同豆腐渣。

    方劍身軀斷為兩截,摔在地上,咕嘟咕嘟噴了幾口血后,腦袋一歪斷了氣。

    剎那間的變故,讓所有人全部傻眼。

    “這……”

    周圍圍觀的那些仙人愣在原地,楚云怎么會這般強悍?

    方劍可是方家的人啊,雖說只是旁系子弟,但在這附近根本沒有誰敢招惹他,結果楚云居然一腳將他踢死了!

    祝紅線只感覺大腦一陣嗡鳴,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方劍,就這么死了?

    這件事情,簡直就如同一個晴天霹靂般在平地中炸響,所有人都感覺無法想象,楚云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膽子,居然連方劍也敢殺?

    楚云淡淡的看了一眼方劍的尸體,止不住的露出冷笑:“這點程度,就別出來顯擺了,丟人現眼!”

    “楚云兄弟……”

    陳諸徹底震撼,壓根就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緩了好一會,才說道:“楚云兄弟,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強了?人仙五階,你一年多前,也才人仙三階不到吧?”

    這一年來,陳諸跟祝紅線皆都提升了一階,這還是多年來積累的結果。

    可是楚云,是如何做到在一年之內,連續提升三階的呢?

    而且看他身上的氣息,跟當初截然不同,眼眸看似平淡,實際上隱藏著深邃的意味,就如同一只隱而不發的兇獸,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一如先前。

    一腳將人仙六階的方劍踢死,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要知道,越級戰斗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畢竟仙人們的等級非常森嚴,想要以低微的境界挑戰別人的高境界,對于九成的仙人來說根本做不到。

    還剩下一成,專屬于那些戰力恐怖的天驕。

    楚云,難不成就在其列?

    “楚云兄弟,先跟我來!”

    陳諸知道此事不會簡單,連忙一把拉起楚云,沖出了人群。

    祝紅線緊隨其后,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在這一年中,她倒是經常會想念楚云,猜測他會以什么樣的方式回歸,境界會不會有新的提升,然而她怎么都沒有料到,楚云會以這樣的方式歸來。

    將先前囂張跋扈的方劍一腳踢死,倒是足夠解氣。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該怎么辦?

    方劍在方家雖然不至于太過重要,但怎么說也是方家的人,就這么被人當街給一招秒殺,難免方家不會出面打擊報復。

    要是方家真的下手了,那可就不簡單了。

    陳諸一口氣將楚云拉到一處無人之地,有些焦急的說道:“楚云兄弟,你殺掉方劍之后,方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方家在森羅城能夠排入前三勢力之列,所以你接下來一定不要再回來了!”

    “有那么夸張嗎?”

    楚云笑了笑,對此并沒有太多在意。

    整個森羅城這么大,整整數千萬仙人聚集在此,方家就算再怎么強悍,難道還能一手遮天不成?再說方劍并非嫡系少爺,在方家份量還沒有那么重,方家會不會為了他大動干戈,還不好說。

    這種事情傳出去,畢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方家對此事的反應越大,則說明他們越是落入下乘。

    “放心,這事情這么丟人,他們未必愿意提起。”

    楚云淡然一笑,他對此看的還是比較透徹的,所以心中并不會特別擔憂。

    當然,若是方家真的為此撕破臉面,非要報仇的話,那也沒話說,自己只能靠著不死仙功金蟬脫殼,逃過此劫。

    “不管怎么說,你的處境都比較危險,最好還是離開這里,出去避一避風頭!”

    陳諸有些緊張,他生長于森羅城,自然知道方家是怎樣一個龐然大物。

    說實話,方劍只能算是方家的旁支少爺,若說多么受重視,那肯定不可能,只不過他平日里喜歡扯著方家的虎皮在外面做一些事情,所以大家對他還是比較忌憚的。

    然而今日,楚云直接將其斬殺!

    管你是誰,既然敢招惹我,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如此一來的話,事情可就有些意思了。

    方家接下來,到底會有怎樣的動作呢?

    祝紅線沉默了好久,突然開口道:“楚云,你是為我才殺他的吧?”

    楚云露出一抹微笑,大大方方的承認道:“是啊。”

    “臭小子,這一年也不見你有絲毫回信,就跟人間蒸發一樣,我都以為你被妖獸給吃掉了,該死!”

    祝紅線有些惱怒,沖上前去,狠狠錘了楚云幾拳,算是發泄心中的不滿。

    陳諸認真的說道:“楚云兄弟,這次算是我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今日我有可能會死在方劍手中,他來勢洶洶,想要搶回這地盤的控制權,未必會對我留情!”

    楚云擺擺手,道:“陳哥,這點小事,何足掛齒?只是,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我飄忽不定,他們想要報復我并不容易,但陳哥你們的狂風傭兵小隊,可隨時隨地都在這片區域的,他們若是找你們麻煩的話,你們怕是很難逃過……”

    “我明白,所以我也做好了打算,先前周家對我進行過招攬,只是我一直都在考慮之中,如今得罪他們方家后,我已經別無選擇了,我會帶著自己的傭兵小隊加入周家,在他們的庇護之下,方家不敢對我們怎樣的!”

    陳諸雖然五大三粗,但是心思非常的細膩,很快就想出了自己接下來的路。

    周家跟方家同為森羅城三大家族,當自己投奔周家后,方家肯定投鼠忌器,不敢輕易的動自己了,只不過那樣的話,自己以后好一部分仙石都要上繳給方周家。

    沒辦法,能夠被這種程度的家族看上,那是榮幸,自己沒有選擇的余地。

    也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的做到自保!

    “那么,你呢?”

    楚云詢問祝紅線。

    “我?我跟你走。”

    祝紅線沒有猶豫,直接說出了這句話。

    楚云露出苦笑,并非是他不樂意,只是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朝哪里去,又怎么可能帶上她呢?

    看到楚云這般模樣,雖然沒有說話,但祝紅線心中全都明白,她立刻改口道:“瞧把你給嚇得,看那慫樣,老娘哪里去不得?你還以為老娘真賴上你呢?別扯淡了!”

    “不過,在此之前,老娘得收點利息!”

    說著,祝紅線一把將楚云摟住,朝著遠處的酒樓趕去。

    陳諸站在原地待了好一會,是否答應周家的招攬,先前他一直都在思考,只是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而已,如今看來,不答應也得答應了!

    “唉。”

    陳諸嘆出一口氣,雖說加入周家后,收益的很大一部分要被拿走,但這件事情誰又能說的清楚好壞呢?萬一周家看自己天賦不錯,接下來加大力度的培養呢?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以后的路,誰都說不準。

    想到這里后,陳諸的心情又豁然開朗了起來,只不過以前自由慣了,突然有東西束縛住,有些不習慣罷了。

    ……

    ……

    酒樓中,兩人折騰了三天三夜。

    除去睡覺之外,恨不得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

    三日之后,祝紅線悄然離去,甚至連書信都沒有留,若是有緣,自然江湖再見。

    眼看祝紅線離開,楚云這才悠悠的睜開眼睛,實際上他先前就已經醒來了,只不過故意裝成沉睡,沒有開口留住她而已,若是自己開口,該說什么?該怎么說?會不會又有不舍的離別?

    所以,還是裝睡吧。

    自己,真的不習慣離別。

    關于自己接下來何去何從的問題,楚云有仔細的想過,首先自己肯定是要在這森羅城扎根的,無論加入大家族也好,加入附近什么宗門也好,必須要有一條清晰的上升渠道,讓自己從弱變強。

    沒有這些的話,自己就如同一只無頭蒼蠅,在仙界到處亂飛亂轉。

    當然自己不可能會在這里待很久,首要目的還是去尋找楚牧之,以及其他人們。

    既然打定主意后,接下來就看這森羅城內,有沒有諸如此類的機會,能夠讓自己加入其中,將天賦完全兌現。

    戰神霸體,連老瞎子都如此感嘆,足以說明本身很強很強!

    楚云坐在酒樓內,聽著眾多仙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由于這里距離先前那酒館并不算遠,算是一片區域,所以他們所聊的內容自然要包括方劍的死。

    “你不知道吧,方劍三日前被人殺了,一腳活活踢死!”

    “這么狠?是誰殺的?”

    “是楚云,聽說是狂風傭兵小隊的人,來歷不明。”

    “真是狠啊,就不怕方劍背后的方家來報復?”

    “報復?他們避之不及呢!這么丟人的事情,誰愿意承認啊?方劍只不過是方家旁系的少爺而已,整日扯虎皮做大旗,方家恨不得跟他徹底撇清關系呢,除去方劍那一脈之外,怕是沒誰愿意為他們出頭!”

    “哈哈哈,方劍真是死的好!這些年來,他可沒少做禍害人的事情!”

    “……”

    那些仙人有說有笑,顯然對于方劍的死,喜聞樂見。

    楚云將這些聽在耳中,不由得莞爾。

    看來這件事情,完全沒有發酵起來,遠遠不如陳諸所想的那般恐怖。

    自己先前就料到了,方家愿不愿意為方劍出頭,還是一回事。

    方劍又不是直系的少爺,也代表不了方家,偌大的家族,誰會在意他的生死呢?

    除去方劍那一脈的親人,怕是沒誰會愿意出面報復。

    不過,還是得稍稍提防一下。

    畢竟方劍肯定是有父輩、兄弟的。

    “剛才,是誰說方劍死的活該?給我站出來!”

    就在這時,酒樓門口響起一個森然的聲音,如同地獄中傳來的氣息一般,讓人對此不寒而栗,渾身皆都不停的發抖。

    楚云抬起眼眸,順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只見一位女子站在酒樓門口,氣的渾身發抖,眼神死死的盯著先前說話那幾人,怒火肆意朝外釋放而出,恨不得立刻出手殺人。

    楚云見狀,心底不由得冷笑一聲。

    這女子,定然關系跟方劍極其親密,不然不會氣成這個樣子。

    “桑姑娘,不……不是我啊……”

    “饒過我!怪我嘴賤!”

    “求求你饒我一命!”

    “……”

    那些被女子眼神鎖定的一桌仙人,全都臉色大變,猛然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態度要多卑微有多卑微,為了能夠活命,這點代價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女子顯然沒有饒過他們的意思,她猛然從懷中摸出一把利劍,悍然朝著前方斬殺過去,劍光爆閃,那一桌仙人全部愣在原地,過了一會,骨碌碌的人頭落地,血流成河。

    那一桌十幾位仙人,全部被斬下頭顱,一個不留。

    楚云眼神微微瞇起,這桑姑娘下手可真夠狠毒的,看實力也是不弱,比方劍要強出不少,不過在自己眼中,仍然還是不夠看的。

    縱使是越級戰斗,自己也超出他們很多很多。

    這就是三大仙法的作用!

    殺死這一桌仙人后,女子有些不罷休,冰冷的眼神望向周圍,止不住的寒聲道:“你們,先前就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方劍辯解的嗎?既然如此,你們活著還有什么用,一同去死算了!”

    話音落下,她手中的劍光再次綻放出一道凌厲的光芒,周圍一桌骨碌碌人頭落地。

    十幾人,當場斃命。

    所有仙人全部站起身來,有些驚恐的吼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認識方劍,為什么要為他說話?”

    “就因為我們沒有為他說話,便要將我們這些人斬殺,你也太不講道理了吧?”

    “是誰給你的勇氣?”

    “桑姑娘,你到底想要怎樣?”

    “……”

    那些仙人憤怒的渾身發抖,眼神中盡是怒火,恨不得沖上去跟桑姑娘拼命。

    但由于沒有人帶頭,他們只能夠不斷的后退。

    “我讓你們死,懂嗎,我要你們全都死!”

    桑姑娘美眸中綻放出憤怒到極點的光芒,忍不住的一聲低喝,手中法劍連續斬殺出好幾道凌烈的光芒,將虛空徹底絞碎,許多仙人躲閃不及,被恐怖的劍光給吞噬,直接化作破碎的血塊。

    連續不斷的斬殺,使得桑姑娘渾身都是鮮血,就如同從尸山血海走出的殺神。

    唯獨楚云,自始至終都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當其他仙人全部四散而逃的時候,楚云仍然坐在那里,伸手端著一杯茶,輕輕的品著。

    仿佛這地獄一般嗜殺的場景,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喝茶的雅興。

    桑姑娘一陣屠殺后,目光落在楚云身上。

    沒辦法,他真的太顯眼了!

    想看不到他都難!

    所有人都在驚恐的逃跑,唯獨他端坐在那里,身上一滴鮮血都沒有沾上,臉龐自始至終都是那般好看,英俊非凡。

    “你怎么不跑?”

    桑姑娘美眸中殺意頓顯,她并沒有因此而放過楚云,就只是疑惑,為什么你這么大的膽子,別人都跑就你不跑?難道你不怕死么?

    楚云抬起頭來,輕輕的將茶杯放下,說道:“我為什么要跑啊?你殺了這么多人,歸根結底不就是想找到我么?如今我就站在這里,來動手吧!”

    “你……?”

    桑姑娘疑惑了一下,隨后瞳孔中有殺光綻放,忍不住的咆哮道:“你,你就是那個殺死方劍的、狂風傭兵小隊的家伙?”

    她展現出凌厲的殺機,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過去,誰都能夠體會到她此刻心情的激動?原本苦于找不到兇手,沒想到直接自己站出來送死了。

    “是我,不要濫殺無辜啊,沖著我來多好。”

    楚云輕描淡寫的說著,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分明是在挑釁。

    “所以,你去死啊!”

    桑姑娘怒喝一聲,手中的法劍在虛空中劃出一道半圓的弧形,朝著前方狠狠的殺去。

    楚云見狀,淡然一笑,道:“你的戰力比方劍強不了多少,我能夠一擊秒殺方劍,自然也能夠秒殺你,居然還敢站出來找死,真的是勇氣可嘉啊!”

    話音落下后,楚云背負雙手一步踏出,誰都沒有看到他是什么動作,就感覺一剎那邁出的步子,仿佛能夠穿越空間,從虛空的這一端來到那一端。

    劍光從他身上斬殺過去,著實太快,快到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劍光,怎么就直直的從他身上過去了?

    這是什么情況?

    是一種特殊的技巧嗎?

    就在所有人都思索這些的時候,楚云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桑姑娘的面前,面無表情的一腿掃出,正是速度快到極致的偷天神腿!

    “怎么可能?”

    桑姑娘慘叫一聲,她感覺面前強悍無窮的勁道正在撲面而來,根本逃不脫,鋪天蓋地都是恐怖的氣浪將自己包圍,就連動一根小手指都是奢望。

    怎么辦啊?

    我根本逃不掉!

    這人究竟是誰?為什么戰力會這般恐怖?

    完了,真的完了!

    這是桑姑娘最后的念頭!

    “噗嗤!”

    桑姑娘的身軀直接被楚云一腳踢碎,根本連一絲活命的可能都沒有,當場斃命。

    鮮血灑落。

    如同下了一場血雨。

    楚云落地,面無表情的背負雙手,朝著外面走去。

    他身上,居然沒有沾染一絲一毫的鮮血,顯得極其瀟灑。

    酒樓內剩下的那些仙人,全都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楚云的背影,在這一剎那楚云仿佛是天神下凡,絕對的恐怖至極。

    “太……太強了啊!”

    “從頭到尾,只用了一腳!”

    “居然連桑姑娘都敢殺!”

    “這下出大亂子了。”

    那些仙人們互相對視一眼,誰都能夠看到對方眼中驚恐的情緒。

    桑姑娘身份非常不凡,她乃是森羅城城主的弟子,雖說屬于那種并不受重視的弟子,但最起碼這身份也擺在那里啊,容不得外人欺負。

    如今這楚云二話不說,一腳將她踢死,真的是不要命啊!

    他能夠承受得起,森羅城城主的報復么?

    除非他離開這森羅城,否則躲到哪里,都會被抓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