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我有一山,鎮壓萬邪!”

    白玉瀟大吼,手中逍遙扇在身前劃下一道優美的痕跡,動作輕柔,仿佛是在跳舞。

    但隨著他手上的動作落下,那遮天蔽日的山岳頓時綻放萬丈金芒,氣勢無雙,直入蒼穹,讓人不敢直視!

    不遠處,在旁邊交戰的傭兵個個神色大變,其中以白玉瀟手下的傭兵更為興奮。

    “哈哈,隊長居然使出了這招,大山本就代表了厚重,厚德載物,如今他徹底激發這山岳的力量,看著娘們還怎么抵擋!”

    “周家這娘們剛剛那一手湮滅著實厲害,但面對咱們隊長這招,她絕對接不住!”

    “敢從我們隊長的手上搶走寶物,也要有那個實力才是!周家這娘們太自大,敢和我們隊長作對,他是自取滅亡!”

    “……”

    跟在白玉瀟身后的傭兵一個個喜笑顏開。

    一招‘鎮壓萬邪’,帶著厚重無匹的氣勢從天穹鎮壓而下,同階之中,難逢敵手!

    跟隨著周瑜一起的傭兵一個個卻是愁眉苦臉。

    面對天穹之上鎮壓而下的山岳,他們從心里感到絕望。

    那種無可匹敵的氣勢鎮壓而下,雖然還沒有殺至他們的身邊,但那厚重的氣勢已經鎖定了他們,讓他們生出無法面對的感覺!

    要說此時場上唯一冷靜的,便只有周瑜!

    山岳厚重的氣勢雖然懾人,于她而言,卻并不是不能抵擋!

    萬象城白家的功法,她研究得非常透徹,他們主要的攻擊方式便是依靠手中的逍遙扇,在逍遙扇中的山岳湖海還沒有徹底神化之前,表面的氣勢看起來再厲害,都是有破綻的!

    山岳的攻勢看似很快,實則慢到了一個令人無語的程度。

    如果不是山岳的氣勢鎖定了他們,有無形的氣機限制了她的行動,這一擊,她早就躲開了!

    饒是如此,她也沒有放在心上,當山岳越來越近,即將鎮壓在她身上之時,她輕輕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一股狂風突然從她的身上涌現,本是傾城美人,這一刻卻像是化身為威勢無匹的大刀,霸道的氣勢貫穿云霄,直朝頭頂那山岳而去!

    在她懷中,被她綁在腰間的玄冥神獸幼崽開始變得坐立不安,周瑜身上傳遞出來的狂暴氣勢讓它驚恐,口中不停發出‘吱吱吱’的聲音,顯得很是焦慮。

    “湮滅!”

    懷中的玄冥神獸幼崽掙扎之時,周瑜也緩緩開口,右掌揮動,一股黑色的能量爆發而出,所過之處,空間都急速顫抖,像是要被湮滅一般。

    又是一招湮滅發出,她體內仙力涌入掌心轉化成恐怖的力量,殺至頭頂山岳,磨滅著它。

    可惜,沒有第一次施展‘湮滅’那般輕松,這一招和山岳觸碰在一起所迸發出來的毀滅之力,被山岳表面的金芒給攔截了下來!

    一陣鐵石交割般的聲音傳來,異常刺耳。

    山岳鎮壓之勢不降,湮滅之力卻節節崩潰,無法阻攔它絲毫。

    ……

    無月之森中,楚云全力施展自己的身法,朝著周瑜他們這邊趕來。

    他距離戰場越來越近,玄冥神獸幼崽對他來說,也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來到戰場中心,楚云的偷天神腿立即停止,定睛一看,正好看到了天穹之上那山岳鎮壓而下的一幕。

    “如此龐大的山岳,內含厚重無匹的氣勢,這種招式,攻擊力一定不弱!”

    楚云自語,環顧四周,找了一個不易被人察覺的方向,立即跑了過去躲藏起來。

    ……

    戰場中,金芒萬丈的山岳從天而降,帶著一股厚重的氣勢,鎮壓而下,攝人心神。

    周瑜的湮滅并沒有對這山岳再造成任何損害,眼看著山岳越來越近,馬上就要鎮壓在自己的頭頂,她嘴角微微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道:“雕蟲小技!”

    聲音一落,她以掌化刀,橫劈而去。

    沒有任何前期醞釀,掌刀劈出去的瞬間,只聽見她輕喊道:“橫刀斬!”

    無數道細小的刀芒陡然從右掌之上爆發,每一道刀芒都帶著鋒利的氣息,它們細小而又有大刀的霸道,每一片刀芒,都帶著霸道無雙的氣勢,殺向山岳!

    她所有的動作看起來都很輕柔,軟綿綿的沒有一點力量。

    隨著這一擊‘橫刀斬’的發出,那細小的刀影瞬間殺至山岳面前,卻是由下而上,勢如破竹打破山岳體表的金芒,貫穿其中,由內而外造成破壞!

    刀芒灌入山岳內部,白玉瀟神色大變,驚呼道:“怎么可能!”

    厚重的山岳,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山岳內部此時正遭受著巨大的破壞,每一道刀芒都在山岳內部橫沖直撞,大有把整座山岳給瓦解的趨勢!

    可山岳體表的金芒,明明是自己賦予上去的防御,根本就不是外力容易貫穿的,但為什么在周瑜面前失效了?

    見到白玉瀟臉上的驚駭,周瑜心中冷笑不已。

    她知道這逍遙扇中的奧秘,逍遙扇是可成長性的武器,如今白玉瀟手中的逍遙扇不過是二品仙器,扇內所培養的山岳江河湖海,還沒有徹底成型,只要打破他的山岳,在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情況下,這逍遙扇就算是廢了!

    他不是想搶奪自己手中的玄冥神獸幼崽嗎?這妖獸雖然珍貴,但是和他手中這可成長的逍遙扇比起來,并不珍貴到哪里去!

    而且剛剛自己為什么會發出第二次‘湮滅’?

    她知道那一招不會生效,她也不知道化作金光閃爍的山岳在自己的第二次攻擊過去能夠生效,她所要的,只是在山岳地步磨滅一部分保護,好讓自己的‘橫刀斬’貫穿其中,由內而外造成破壞!

    這一切都是白玉瀟沒有預料到的狀況。

    他自認自己是很了解周瑜的,確切來說,是非常了解周家的。

    但是周瑜剛剛的一招‘湮滅’,他并沒有在關于周家的情報上見到過。

    此時對方這一招‘橫刀斬’,亦是如此!

    這周家的女人,是什么時候學會過這樣的招式?

    周家,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功法!

    白玉瀟心里震撼,但他不得不做出反應。

    他能清晰感覺到自己山岳的內部已經遭受到破壞,若是再任由對方的刀氣在山岳之內橫沖直撞,這山岳便算是廢了!

    “臭娘們,這么想破壞老子的逍遙扇,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是否能真的把老子的逍遙扇給破壞掉!”

    白玉瀟咬牙切齒,平日里保持著的翩翩公子形象,在此時全然沒有。

    他手中的逍遙扇在此時再一次被他舉起,竟不收回遭受到破壞的山岳,反而大吼道:“一河淹九州!”

    他再次動用了逍遙扇中的一物,那是逍遙扇上的河流。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條澎湃的河流洶涌而出,宛若萬丈神龍陡然浮現在天穹,帶著它的狂怒,殺向周瑜。

    河水形成的神龍速度奇快,幾乎頃刻殺至周瑜面前。

    見到這一幕,周瑜神色微變。

    她這時候才想起,對方手中的武器乃是逍遙扇,拘禁山川河海在其中,每一部分都可分別攻擊敵手,每一部分的攻擊方式都不相同。

    如果自己的‘橫刀斬’能破壞山岳的內部,那用這一招卻無法對付這洶涌澎湃的河流!

    心中只是驚訝了那么一瞬間,那江河化作的神龍便氣勢洶洶殺到了她的面前。

    這一刻她不敢有絲毫猶豫,趁著山岳鎖定她的氣勢消失,她的身法運轉到極致,陡然開始撤退!

    同時間,她也做出了反應,一把長劍突兀的浮現在她的左手,一道火紅色的劍芒橫貫三千里,好似把天穹都給斬成了兩半!

    “烈日!”

    劍芒帶著炙熱的氣息,所過之處,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

    本就炎熱的夏天,在她這一擊的攻擊之下,使得周圍的溫度急速升高,似把這方天地化作了火爐。

    火紅似流螢,高溫焚人心。

    一劍之下,河水神龍的軀體冒出陣陣白煙,那洶涌澎湃雖然氣勢無匹,卻受‘烈日’招式克制,雖然攻勢還在前行,卻已讓白玉瀟肉疼不已。

    “轟隆!”

    兩者的攻勢碰撞在一起,劍芒從頭到尾貫穿而過。

    “嘩啦啦啦……”

    河水神龍頓時消失,化作了海洋,周瑜這一劍,竟是把它斬成了兩半!

    ‘烈日’之下,河水蒸發速度加快,不過剎那,兩人的交戰中心便蒙上了一層白霧,讓人無法看清內里的情況。

    “草,我看不見了!”

    “好濃的煙霧,好熱的氣息!”

    “不行,各位兄弟,不要在這白霧之內和白玉瀟那邊的人交戰,咱們先撤!”

    “撤……”

    雙方手下的傭兵議論紛紛,同時往戰場之外撤退,不敢再待在兩人的交戰中心。

    “叮叮咚咚……”

    雙方傭兵邊戰邊撤,武器交鋒的聲音傳入四方,紛紛逃離白霧籠罩的范圍。

    畢竟在白霧籠罩的范圍之中交戰,雙方都是瞎子,根本就無法捕捉到誰在攻擊自己,自己又在攻擊誰。

    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中交戰,還很容易誤傷到自己人,最安全的做法,便是把戰場留給了周瑜和白玉瀟。

    白玉瀟的視線被濃霧遮掩,他看不清周瑜到底在什么地方。

    但感受著自己的山岳和河流正在遭受到巨大的破壞,他的心都在滴血。

    這是讓家族長輩為自己拘禁的山川河流,現在受損,逍遙扇算是廢了一半!

    “這娘們到底哪里學到的一些我沒有聽過的招式?每一招都克制我,這會不會是周家打算和我白家開戰了?”

    白玉瀟一邊攻擊著周瑜,心里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

    白家之人,每人都有逍遙扇,內里容納乾坤,隨主人修為成長而成長,是可以用一輩子的兵器。

    但大多數白家之人手中的逍遙扇,都是拘禁山河湖泊,眼下周瑜的招式卻處處克制自己,這讓他沒有理由不去多想!

    “哼,即使克制我的招式又如何?我白家逍遙扇的奧秘,又豈是外人能夠真正研究透徹的!”

    他很快壓下心中的想法,這剎那,他手中逍遙扇頻頻揮動,咆哮的大海又瞬間從中逍遙扇中奔騰而出,席卷向周瑜!

    他看不到周瑜在哪里,但對方的氣機卻是早已經被他鎖定,在他的攻擊之下,他不信對方還能再做出反應!

    白霧之中,周瑜的攻勢始終在繼續,陡然感覺又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朝著自己涌來,她面容不變,左手中的長劍又朝著前方揮斬而下:“焚天!”

    烈日的進階版,焚天,修煉到高深之處,連天地都可焚燒。

    一片大海而已,連天都可以焚燒的招式,你這大海又怎么抵擋!

    周瑜心中冷笑,那被她捆在腰間的玄冥神獸幼崽眼珠子轉動,四肢死命掙扎,卻無法把那困住它的繩索給斬斷。

    烈日焚天的攻擊發出,天穹之上一抹方圓百丈的紅色太陽出現,帶著滾滾熱能,把周圍的空間都焚燒得扭曲!

    那一望無際的海洋浪濤席卷九天,要把這方蒼穹都給毀滅。

    然而當這浪潮殺至周瑜的攻勢前,所有的狂暴之勢在此時都消失不見,洶涌無雙的浪潮,在此刻突然停留了下來,似乎這方天地被人摁下了暫停!

    仔細一看,卻是那紅色的烈日正在快速放大,頃刻之間,便以遮天蔽日,橫在了海洋之前,攔住了所有攻勢!

    烈日焚天之威,在此刻真正顯化了出來!

    兩者的攻勢在這瞬間僵持了下來,焚天之威,抵擋著海洋的沖刷,讓這洶涌澎湃的海洋不能再前進分毫!

    白玉瀟沒有料到這一幕,逍遙扇中所有的殺招都是無可匹敵的,但現在卻處處受制。

    自己每一次的攻勢,周瑜都能針對性的化解,這讓他心中越來越急,也越來越相信周家可能已經在暗中針對他們白家,否則不會弄出克制他們周家的招式!

    “好一個周家,這種招式竟然完全克制我白家的逍遙扇!也罷,依靠武器的力量想要拿下你,怕是有些困難,那么現在就看看咱們的真正實力到底孰強孰弱!”

    白玉瀟很快做出了反應,他不想再僵持下去了。

    逍遙扇中的山川河海還沒有徹底成型,現在損失一部分,自己以后就得花費大力氣去彌補回來,得不償失!

    這瞬間,他手中逍遙扇再次朝著天穹一揮,卻沒有帶上任何攻擊力,反倒是把之前的山岳、江河、大海三種攻勢全部朝著自己手中的逍遙扇收去!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響從山岳之中傳來,金光燦燦的山岳在此時竟然急速縮小,片刻功夫,便以縮小到了巴掌大小。

    那被他放置在外的山河在此時也受到了牽引,也快速變小,如一條絲帶,在天穹慢悠悠的飄蕩著!

    最后便是那一汪海洋,狂怒滔天的海洋在白玉瀟的操縱之下,也飛速倒退,并且在倒退的過程中急劇縮小,不過是瞬間功夫,便縮成了巴掌大小,鉆到了逍遙扇之中!

    山岳、江河、海洋三種異象頃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全部被白玉瀟收回到了逍遙扇中。

    兩人的戰場中心的種種異象在此時恢復正常,除了那濃烈的白霧和空氣中充斥著的濕潤氣息,沒有人會想得到這里發生過一場驚天大戰!

    “好詭異的橫刀斬,現在竟然還想破壞我的山岳!”

    收回了逍遙扇中封印的異象,白玉瀟面容微變。

    他感覺到了在自己的逍遙扇中,那山岳內部的刀氣竟然還未融化!

    不過逍遙扇畢竟是逍遙扇,它是承載山川湖海的根本,刀氣雖然凌厲,被收入到他的逍遙扇中之后,便喪失了它應有的威能,無法對他的逍遙扇再造成任何破壞!

    見到白玉瀟收招,周瑜那張漂亮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她左手的長劍遙指白玉瀟,冷漠道:“白家逍遙扇,隨修為提升而成長,但你這逍遙扇中的山川湖海卻還是凡品,若不是你那扇子本身就是二品仙器,現在這東西怕是已經被我的攻擊給破壞了!”

    聽到這話,白玉瀟神色一冷,道:“想破壞我的逍遙扇?就憑你?”

    話雖然這么說,但對方剛剛的那種招式已經破壞了自己逍遙扇中的山川湖泊!

    受損最為嚴重的,便是山岳!

    那細小的刀氣實在是難纏,現在還沒有徹底被磨滅!

    這娘們,都是人仙十階的修為,啥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白玉瀟不敢有絲毫大意,現在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的周瑜。

    周瑜聽到他的話,冷笑道:“你也就是煮熟的鴨子,就剩嘴硬了!我能不能破壞你的逍遙扇,你心中沒點逼數嗎?”

    說著,她話鋒一轉,又道:“傳聞中的逍遙扇,不過如此!你若是只有這些本事,那今天你是別想從我手中搶走玄冥神獸幼崽了!”

    周瑜一臉傲然之色,剛剛的一次交鋒,讓她看出來了白玉瀟的深淺。

    傳聞白家之人對敵一向是使用手中的逍遙扇,逍遙扇所過之處,同階之中難逢敵手,今日一見,卻是名不副實!

    “呵呵,仗著一把三品仙器對付我的二品仙器,這便是你的小覷我的底牌?”

    白玉瀟也算是看出來了一些門道。

    周瑜的攻勢雖然凌厲,但大多數時候發出的攻擊,都只是依靠手中的三品仙器。

    若是她手中那長劍不存在,烈日和烈日焚天的招式,根本就不會產生這么大的威力!

    周瑜沒有說話,但左手中的長劍卻慢慢收回,橫在了胸前,戒備著白玉瀟。

    她知道,白玉瀟已經沒有了繼續戰下去的勇氣。

    白玉瀟也收起了自己的逍遙扇,他面容冷漠,雙眸之中卻隱藏著無可磨滅的怒火,死死盯著眼前的周瑜,或者說,是盯著周瑜捆在腰間的玄冥神獸幼崽。

    不甘啊!

    浪費了大力氣,從北追到南,繞了大半個圈子,眼看就要把玄冥神獸幼崽抓到手,沒想到竟然落入了旁人手中!

    此時自己身邊的強者都去引開玄冥神獸了,現在手下只是一群人仙級別的傭兵,想要從周瑜的手中把玄冥神獸幼崽奪過來,猶如癡人說夢!

    不過就這么放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風格!

    看著周瑜綁在腰間的玄冥神獸幼崽,他眼珠子轉動,突然心生一計。

    玄冥神獸幼崽雖然被困,但修為至少是人仙四階。

    以它的本事,剛剛應該趁著自己和周瑜戰斗之時,應該尋找機會反擊周瑜才是。

    可這家伙腦子似乎有些白癡,它的爪子一個勁的撕扯著那捆綁它的繩索,現在亦是如此,卻始終無法扯斷。

    不過一尺大小的玄冥神獸幼崽,毛茸茸的臉上寫滿了憤怒和焦慮,這是被那捆住它的繩子給氣的,這到底是什么東西,為什么自己全力撕扯之下,竟然無法扯斷它?

    “你這蠢貨!你應該直接攻擊她本身,而不是企圖掙斷繩子逃走!”

    對于玄冥神獸幼崽的愚蠢,白玉瀟有些看不下去了,大聲出言喝罵。

    他知道,這幼崽能聽懂人話,既然目前獲取無望,但也不能給它認周瑜為主的時間!

    “吱吱……”

    玄冥神獸沖著白玉瀟齜牙咧嘴,一雙眼睛寫滿了憤怒。

    它確實能聽懂白玉瀟的話,在以眼神威脅警告了對方一番之后,竟然抬起爪子,揮出一道白芒,以迅雷之勢,殺向周瑜的腹部!

    周瑜對于玄冥神獸幼崽的舉動無動于衷,它的爪子揮擊在她的腰間,她的衣裳陡然綻放出一陣紅芒,玄冥神獸幼崽只感覺自己的爪子一疼,又大聲‘吱吱吱’的叫喚起來。

    它的攻勢沒有對周瑜造成任何傷害,周瑜身上的衣裳,看似普通,卻也是二品仙器!

    二品仙器的衣裳,又豈是玄冥神獸幼崽能夠破壞掉的?

    “小家伙,你就老老實實待在我的身邊,不要企圖逃走,否則我待會兒直接宰了你!”

    周瑜冷漠威脅玄冥神獸幼崽,幼崽聞言,嚇了一大跳,身上所醞釀的攻勢全部停止,一雙靈動的眼睛瞬間噙滿了淚水,臉上寫滿了驚懼。

    如果它會說話,一定會大聲求饒,一定會保證自己不會再亂動。

    見到玄冥神獸幼崽沒有如之前一般要認周瑜為主的趨勢,白玉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他就怕自己在和周瑜戰斗的過程中,這幼崽悄無聲息的認主對方。

    真要是等到這幼崽認主了,他即使奪回玄冥神獸幼崽,也沒有什么作用了。

    “周瑜,玄冥神獸幼崽所在之處,必然會有成年的玄冥神獸。成年玄冥神獸有多恐怖,我相信你知道。如今我的人正在拖著那成年玄冥神獸,我若是得不到玄冥神獸幼崽,信不信我立馬讓我的人撤回來?”

    白玉瀟不想再和周瑜戰斗下去了,兩人之間的對決,說是勢均力敵,其實是給自己的臉上貼金。

    如果再戰斗下去,自己也不會有結果,現在唯有用成年玄冥神獸來威脅一下周瑜,或許還有可能重新掌控玄冥神獸幼崽。

    周瑜自然知道玄冥神獸幼崽所在之處必然會有成年的玄冥神獸在旁,聽白玉瀟的意思,成年的玄冥神獸沒有出現,居然是被他的人給困住了?

    這瞬間,周瑜的心情有些沉重。

    她只是無意之間碰到玄冥神獸幼崽的,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抓到它的。若是等到那成年的玄冥神獸到來,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她和白玉瀟不一樣,白玉瀟來這無月之森,根本就不是來歷練,而是為了玄冥神獸幼崽而來,他做了很多的準備,所以才能引開成年的玄冥神獸。

    而自己呢?

    自己不過是帶著手下的傭兵前來這無月之森歷練的罷了,手下最強者,不過人仙十階,若是白玉瀟把自己手下的人給召集過來,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行,得趕快走!

    如今自己得到玄冥神獸幼崽,他若死死盯著自己,一時半會兒想要脫身,怕是不現實!

    周瑜眼珠子轉動,心里思索著該怎么才能快速擺脫白玉瀟。

    可就在此時,一道殘影陡然從南方沖了過來,那殘影不帶有任何殺意,但速度卻快到令人肉眼無法捕捉!

    卻是早早的躲在一旁的楚云選擇出手了!

    之前本想趁著兩人交戰的時候沖入戰場奪走玄冥神獸幼崽,但后來他想看看這仙界仙人的具體攻擊方式,便停留了下來。

    如今見兩人沒有繼續戰斗下去的意思,他也不好再繼續等待下去了,這才非常干脆的出手搶奪!

    令人無法捕捉的速度,超出了兩人的想向。

    楚云在沖到周瑜身邊之時,斬天一劍便已經施展了出來,朝著她腰間的繩索斬去!

    凌厲的劍光攝人心神,殺招未至,周瑜便感覺到了極其危險的氣息,當下毫不猶豫,提著手中長劍,立馬朝著自己的身側斬去!

    “叮咚!”

    長劍和楚云的斬天一劍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團耀眼的白芒,緊接著,白芒散去,那狂暴的能量波動洶涌澎湃沖向周圍,讓遠處的白玉瀟色大變!

    “是誰?”

    “時光回溯斬!”

    回應周瑜的又是一道霸道的刀芒,楚云早就想到了怎么出手才能瞬間奪取玄冥神獸幼崽。

    第一擊斬天一劍,為的是讓對方和自己硬拼,第二擊,才是真的準備斬斷她腰間的繩索,帶走玄冥神獸幼崽!

    這瞬間,周瑜神色大變,怎么也沒有想到還有第三者在一旁等候多時。

    看到對方第一、第二擊幾乎是同時間發出,她就明白對方是有備而來!

    而她剛抵消了對方一道劍芒,現在根本就來不及發出第二擊!

    “噗!”

    一聲輕響傳來,周瑜張口就噴出一道鮮血,同時間,一塊巴掌大小的玉佩從她的脖頸碎裂,掉落在地上,發生清脆的聲響!

    她一手捂著自己的腰部,順勢一摸,腰間的玄冥神獸幼崽已經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在對方突然偷襲的一擊之下,她的腰部竟然已經出現了一道尺長的傷口!

    鮮血順著傷口往下涌,再看到地上那破碎的玉佩,周瑜大驚失色!

    如果剛剛不是這二品仙器主動護體,替自己抵擋了后續的攻勢,剛才偷襲者的刀芒就能把自己給劈成兩半!

    到底是什么人?

    她憤怒朝著那道殘影看去,看不清對方的面容,對方的速度幾乎可以用一瞬千里來形容!

    “該死,給我留下!”

    周瑜瞬間壓下心中的驚駭,左手中的長劍對準虛影狠狠揮斬過去!

    劍芒劃破穹蒼,追向楚云,但是這瞬間,楚云卻是把偷天神腿發動到了極致,只是微微的欠身,便躲過了這一擊!

    好巧不巧的,這一擊沒擊中楚云,卻又余威不減,殺向一旁的白玉瀟!

    “臭娘們!”

    白玉瀟怒吼一聲,逍遙扇瞬間展開,朝著自己的身前一劃。

    兩者的攻擊瞬間觸碰在一起,逍遙扇上白芒萬丈,徹底包裹周瑜的劍芒,將劍芒所蘊含的鋒利氣勢給化解!

    做完這一切,白玉瀟并不準備就此罷手。

    周瑜搶奪了自己的玄冥神獸幼崽也就罷了,現在突然又跳出來了一個搶奪者!

    玄冥神獸幼崽,成年后至少是天仙修為,多了一個玄冥神獸幼崽,就相當于自己家族多了一個天仙級別的高手!

    幼崽落入周瑜手中,只要還在這無月之森,自己就有辦法搶奪回來,但落入這殘影手中……

    自己連對方的面都沒看清楚,只要對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面前,自己恐怕就找不到這人了!

    “想要虎口奪食,我白玉瀟又怎能讓你如愿!”

    白玉瀟是徹底怒了,手中逍遙扇抬手便朝著楚云的身影攻擊而去。

    一座遮天蔽日的山岳從天而降,帶著厚重無匹的氣勢,要把楚云鎮壓。

    一條奔騰怒吼的長河橫貫虛空,圍成一個圈,要限制對方的移動方位。

    一汪大海從逍遙扇中沖出,帶著洶涌澎湃的怒意,席卷向楚云,要徹底把他困死!

    這是逍遙扇中所收集的三種地勢,三者齊發,代表著他所有的怒火!

    “八方神拳!”

    楚云沒有任何猶豫,見到對方的攻擊襲來,抬手便朝著周圍攻擊過去!

    作者拓跋流云說:月底了,求一下兄弟們的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