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他們沒有靈魂玉簡,以至于出去的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他們僅僅是依靠那些外出者沒有回歸從而判斷那些外出者已經死亡,這根本就說不過去。

    “相公,今天是我們的大喜日子,不宜討論這些,我們還是先洞房吧。”

    蜂后說完,那張漂亮的臉蛋浮現出了一抹紅暈,顯然期待已久了。

    很難為情,但是洞房,不就是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嘛?

    楚云身后的祝紅線聽到蜂后這話,怒氣沖沖瞪了她一眼,怎么也沒有想到,她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直接洞房?

    你倒是一點沒有不好意思,這種話,你也能說出口?

    “呃,洞房?”

    楚云也愣住了。

    他從沒有想過要睡蜂后。

    別看她長得漂亮,但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事情。

    自己和她結婚,完全就是被迫的啊!

    “小子,你還猶豫什么?洞房之后,你便可以拿下她的元陰,到時候對你好處無窮,突破到地仙階位,輕而易舉!”

    在楚云的腦海中,鴻蒙神樹立即蠱惑著楚云。

    洞房嘛,還是和蜂后這樣的大美女洞房,楚云能夠獲得好處不說,自己也能稍微觀摩一下。

    楚云瞬間就炸毛了。

    他不提這個還好,一聽到鴻蒙神樹提起這個,楚云便怒道:“老家伙,你特么的別想偷看!”

    是的,鴻蒙神樹這家伙一定會偷看自己,楚云心里這么想著。

    之前自己和祝紅線睡在一起的時候,楚云甚至也懷疑這家伙把所有過程都給看過去。

    他好歹也是鴻蒙神樹啊!

    天地初開之時的第一顆大樹,內蘊無上乾坤,曾經更是仙帝的武器,這種存在,居然還有偷看癖好,讓楚云怎么說?

    關鍵是這家伙扎根在自己的第二神魂之上,想要把他趕走,根本就不可能,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見證之中。

    這就像是自己手下的那群簽訂了精血契約的‘奴仆’,他們心中的想法自己都能一清二楚。

    放在鴻蒙神樹這里,自己的處境稍微好了一些,他不會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但自己所做的事情,根本就瞞不過他的感知!

    “小子,我好歹也是一方霸主,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凡人之間的事情,我又怎么會這么無聊去窺視!”

    鴻蒙神樹的語氣之中,盡是不屑。

    楚云一愣,頓時明白過來,是自己多想了。

    正如鴻蒙神樹所說,以他這種身份,又怎么可能干出這種事情?

    “不好意思啊,老鴻。”

    楚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是自己把他想得太那啥了。

    鴻蒙神樹有些無語,說道:“好了小子,好好和她洞房吧,本座睡覺去也!”

    ……

    “相公,成親之后,不都要洞房嗎?”

    蜂后不知道楚云在和鴻蒙神樹交談,看到楚云沒有了話語,她一雙美麗的眸子之中寫滿了疑惑,又道:“相公,現在你已經娶了我了,我就是你的人了,你難不成還不喜歡我?”

    “咳咳,蜂后,洞房的事情,以后再說,現在先招待你的那群鄰居。”

    楚云連忙轉移話題。

    洞房是不可能洞房的,沒有感情,不能洞房。

    “噢,對噢。”

    蜂后這一刻顯得有些呆萌,她看了一眼血娘子,道:“趕緊招呼我的客人坐下呀!”

    好吧,這一刻完全是把血娘子當做自己的手下了。

    至于她自己的那群手下,已經準備好了百花釀,那是她操縱自己的分身去煉制出來的,放眼這整個林海,她的百花釀都是遠近聞名的。

    在血娘子和蜂后那群手下的招待之下,她的一個個鄰居都被請入了座位。

    人不多,加上后面陸陸續續到來的,不過二十多個人,只坐了三桌。

    桌子上,早已經擺上了豐盛的餐飲,飲料是百花釀,美餐有蜂蜜、有北海游魚,也有許多天財地寶。

    每一份飲食對于人類仙人來說,都是絕味。

    吃下一口,絕對能讓自己的修為提升。

    但在這林海之中,最不差的就是天財地寶,最少不了的,便是這些能讓人提升修為的東西。

    有些涼菜,甚至是植物類天仙生靈被殺之后,制作而成,內里所蘊含的精華,如果讓人仙境界的仙人吃一口,足以讓人仙境界的仙人當場突破好幾個小境界。

    當然,被那精華給撐死的可能性更高。

    這一次的婚宴,所有的食材都是奢華的,但在這林海之中,卻從不缺這些。

    楚云身邊的祝紅線、玄秋涼還有段浪三人被安排到了一起,和他們坐在一起的,還有一些對蜂后沒有敵意的人。

    段浪和玄秋涼沒有什么客氣的,直接享受桌上的美味佳肴。

    但對于祝紅線來說,桌子上的美味再能提升自己的修為,她也沒有什么胃口。

    實在是有些吃不下,畢竟楚云結婚的對象不是她。

    這一刻的楚云正在蜂后的帶領下,在敬酒。

    每一張桌子的每一個人,蜂后都給楚云介紹。

    沒有人的名字有多高雅,大多數生靈的名字都是根據自己的本體而起的。

    但是在這婚宴之上,也沒有人敢鬧事。

    蜂后的兇威在這片林海都是出了名的,沒有幾個人敢對蜂后表示不滿。

    你敢不滿?

    蜂后那無影無形的神魂攻擊,便能直接取走對方的性命。

    一場婚宴吃完,已經是晚上,賓客紛紛離開,就連血娘子也直接離開了。

    等到人走了之后,蜂后又把自己的手下給遣散,甚至連祝紅線、玄秋涼和段浪,也被她安排人帶去了另一個地方休息。

    至此,原地只剩下蜂后和楚云。

    而此時已經是夜晚,天穹之上還有一輪明月高懸,散發著柔和的月光,照耀著大地。

    “相公,今天謝謝你。”

    蜂后抱著楚云的胳膊,把腦袋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楚云沒有說話。

    謝什么,他知曉。

    蜂后是再謝自己在婚禮進行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什么不滿,但當時他又怎么敢表示出自己的不滿?

    蜂后臉上的笑容是幸福的。

    終于把自己嫁出去了,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男人。

    這就和上古神柳講述的那些故事一樣,是非常完美的結局。

    “蜂后,你我之間沒有感情基礎,這場婚姻,就此作罷如何?”

    良久,楚云輕輕推開了蜂后的腦袋,認真說道。

    蜂后聞言,雙眸深處閃過一抹驚恐,道:“不行,我嫁給你,就是你的娘子,你休想扔掉我!”

    蜂后抓著楚云的胳膊,很緊,不愿意放開。

    楚云見狀,輕嘆道:“何必呢?沒有感情基礎和我在一起,你會很累的。”

    “你是唯一一個讓我心動的人,和你待在一起,會讓我心跳加速,會讓我血液流動加快,會讓我臉紅。我很喜歡你,我相信不久之后,你一定會喜歡我。”

    蜂后很堅決,她又怎能輕易放棄楚云?

    好不容易遇到了讓自己心動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就此放棄呢?

    聽到蜂后的話,楚云想說你之所以喜歡我,是因為我身上那種好聞的氣息。

    但話到嘴邊,又說不下去了。

    其實蜂后并沒有傷害他什么,雖說這場婚禮至始至終都是蜂后的一廂情愿,甚至拿祝紅線等人的生命威脅過他,但她終究沒有殺死他楚云的心思。

    甚至,她還幫自己攔下過好幾次的攻擊。

    盡管那些攻擊自己的人,是因為見到蜂后成親而不滿,暗地里攻擊的,但終究也算是保護了自己不是?

    “蜂后,我前途未明,你跟著我,會很危險。”

    楚云盡可能把自己的處境說得危險一些,反正就是想讓蜂后認清現實,然后主動離開自己。

    可他發現自己錯了,蜂后認定的人,又怎能就此放棄?

    “前方再危險又如何?相公的危險,就是我的危險,若是有人敢對相公不利,我第一個不答應!”

    一股冷冽的殺意從她的身上爆發,周圍的樹木都在這殺意的帶動之下,飄搖不定。

    甚至是那房子,也輕輕顫抖了一下。

    房子是生命體,是蜂后手下的人變化而成,感受到蜂后的殺意,又怎能不緊張?

    “相公,別說其他的了,咱們把婚禮的最后一步完成,咱們洞房!”

    蜂后抓著楚云的胳膊,把他往那房子里面拖去。

    這一刻,楚云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心猿意馬,跟在蜂后的身后,看著她那窈窕的身段,琢磨著待會兒到底該怎么拒絕。

    但被蜂后拉到屋子之后,便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蜂后一進入屋子,便伸手屏蔽了房子的感知。

    她身上精美的新服包裹著她完美的身材,讓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更加動人,充滿了別致的韻味。

    不等楚云反應過來,蜂后陡然抬手朝著楚云拍了一巴掌,一股掌風襲來,讓楚云神情凝重,正準備抵擋,卻發現掌風已經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掌風并不是為了斬殺自己,在落在自己身上的瞬間,那掌風之中所攜帶的力量便把他給帶到蜂后身邊。

    霎時間,楚云便感覺到來自蜂后的擁抱。

    身材完美,魅力無限。

    但她太主動了!

    洞房花燭夜,遇到蜂后這種美人,一般都是男人主動,但現在情況調轉,竟然是蜂后格外主動!

    楚云想遠離,詭異讓他渾身毫毛都倒立起來,當即沖著蜂后大聲道:“你要做什么!”

    說完,他伸手朝著地上一揮,不知哪來的布料被他攝取到了手中,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抱在在自己的身前,退離了幾步。

    而蜂后卻是詫異道:“相公,洞房啊,我難道不美嗎?”

    怎么不美?

    你太美了,你的身段太完美了,太誘人了。

    可是咱們沒有感情基礎啊!

    蜂后不知道楚云在想什么,所以在她的聲音落下之后,她頭上的青絲也徹底披散下來,柔美的身姿,讓無數人羨慕。

    楚云看得一陣發呆,淡淡的香味被他吸入鼻中,無時無刻都在訴說著她的甜美可人。

    香味,帶有濃濃的效果,讓楚云心中火焰熊熊燃燒。

    這是蜂后的手段,她甚至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一踏入這屋子,便著手布置起來。

    她認定的男人,今晚又是洞房花燭夜,又怎能讓他孤坐一晚?

    “蜂后,我覺得我們需要培養一下感情,畢竟……”

    后面的話沒有說下去,也沒有辦法再說下去了。

    因為蜂后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

    溫柔美麗的蜂后,還帶著醉人的微笑。

    楚云漸漸丟了防備,這時候又哪里能管得了那么多?

    良久,兩人擁抱在了一起…………

    這般時刻,楚云也感覺到了莫大的好處,他體內那被壓制得濃郁猶如水銀一般的仙力,在他和蜂后聯手修煉之后,體內的仙力陡然再次增強,本就被壓縮到了極致的仙力,在此時又重新接入了另一股力量。

    源源不斷的力量涌入到楚云的丹田之中,精純的仙力瞬間盤踞在他的丹田,在他的壓縮之下,讓體內的仙力變得更為純粹。

    他在修煉,蜂后也在修煉。

    從楚云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特別令她迷醉的氣息,那種氣息就是導致她喜歡上楚云的根本,這一刻那一股力量從楚云的丹田之中傳入她的四肢,全部灌輸到了她的身體之中。

    兩人都在此時獲得了好處。

    楚云從蜂后的身上獲取了元陰,讓自己體內的仙力壓縮得更為純粹。

    而且本身是天仙十階的修為,在這一刻陡然快速提升,楚云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的仙力格外強大,在這一刻,沖破了某種莫名的封鎖,讓他的修為跨入了另一個層次!

    地仙!

    地仙修為,一身仙力濃稠得猶如水銀,讓楚云的戰力再次暴漲一大截!

    不僅如此,他感覺自己的神魂也在增強,第一神魂,本身就封印了《煉神訣》這部功法,但《煉神訣》的第一層功法,已經被解析出來,清晰的烙印在楚云的腦海中。

    只是楚云之前沒有修煉而已。

    而現在在和蜂后在一起之后,一股龐大的靈魂之力也從蜂后的身體之中涌入到楚云的體內,這一刻,他不自覺的運轉《煉神訣》的第一層功法,霎時間,他那神魂之上,陡然出現了一把大錘子,而他的第一神魂則是被當做了一塊鋼鐵,在那大錘子的錘煉之下,不斷趨近于完美。

    這個過程很痛,可伴隨著從蜂后體內流傳出來的神魂之力補充,卻又讓他感覺到很舒適。

    他的實力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強。

    但是突破到了地仙一階之后,他便再一次把自己體內的仙力給壓制了下來,繼續提煉體內的仙力,不讓它們把自己推向地仙二階。

    但是神魂之上,卻在遭受到錘煉,再加上蜂后體內涌出來的神魂之力的補充,使得楚云的神魂之力也在快速增強。

    沒多久,所有從蜂后體內涌入的神魂之力被他給完全吸收,而他的神魂再經過一番錘煉之后,變得更為完美,更為凝實。

    如果說天仙強者的神識才能在仙界外放,那么那些修煉了神魂功法的人,可以把這個限制給提前。

    而楚云之前就能把自己的神魂之力延伸出去,只是不太遠,并沒有目光看得遠而已。

    現在在汲取了蜂后體內的元陰之后,他的神魂卻增強了不少,如果以自己的神識探測周圍,之前或許只有一米不到的距離,那么現在則是達到了十米。

    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距離,他的修為不過剛突破到地仙一階,神魂卻能延伸出去十米距離,以后對敵,若是有敵人靠近他身前十米,便能第一時間被他給發現!

    而且靈魂被淬煉一番之后,也變強了,他感覺自己現在的神魂強度,至少達到了地仙三階的程度!

    在仙界,神魂修煉功法很稀少,很少有人能讓自己的神魂修為超越自己本身的修為。

    可是現在的楚云,神魂達到了地仙三階強度,體內仙力修為達到了地仙一階,而他的肉身,則已經達到了天仙一階!

    元陰,來自于蜂后體內的元陰帶給了他莫大的好處,這一次對他的提升,是全方位的,而且還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這一刻的楚云想仰天長嘯,但是最終被他壓制了下來。

    雖然自己變強了,可這怎么看都有些屈辱。

    畢竟自己是被蜂后逼著成親的,自己從她的身上獲得的好處再多,也無法改變自己被逼迫的事實!

    看了一眼還在修煉中的蜂后,她眼神迷離,面頰上滿是汗珠,連眉頭都變得緊皺起來。

    但是她身上的香味卻越來越濃,楚云還感覺到蜂后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傳遞出來,她似乎已經進入了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

    “她這是怎么了?”

    楚云本身還沉浸在突破的快樂之中,但看到蜂后現在的模樣,卻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

    她身上那莫名的氣息,帶給楚云一種危險的感覺,難不成她要殺自己?

    但是仔細一看,又不像。

    她身上的氣息流轉,體內散發著蓬勃的仙力,站在她的面前,讓楚云倍感不適。

    當即,楚云立即給自己穿上了衣裳,同時幫蜂后把衣裳穿好,而后立即大聲問道:“老鴻,她現在是怎么了?”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他雖然丟失了元陰,但是她也從你身上獲得了巨大的好處,你們這次的修煉,讓她從你的那里吸收了一縷鴻蒙之氣,這是要突破了!”

    就在此時,鴻蒙神樹的聲音傳入了楚云的耳中。

    楚云聞言,道:“突破?”

    蜂后具體是什么修為,他不知道,但隱約之間猜測,她的修為應該是在天仙十階。

    天仙十階再突破,不就是金仙?

    這又怎么可能,只是和自己睡了一覺,就要突破到金仙層次?

    鴻蒙神樹點頭說道:“不錯!就是突破!但是能不能突破,還得看她的機緣!”

    “這蜂后現在的狀況很特別,她從你身上獲得了機緣,如果能夠穩妥把這份機緣給吸收,她的修為或許會突破到金仙層次了!”

    鴻蒙神樹說完,又要消失,但楚云卻說道:“她能挺過去嗎?”

    “不知道!”

    鴻蒙神樹說完,又沉寂了下去。

    楚云知道鴻蒙神樹又主動沉睡了,當即他的目光又移到了蜂后的身上。

    突破到金仙?

    僅僅是一次修煉,便突破到金仙層次,這也太逆天了吧?

    他知道自己身上有鴻蒙神樹反哺的力量,這一股力量對蜂后也有極大的好處,但也沒有想過這一股力量能夠讓蜂后直接突破到金仙層次啊!

    蜂后現在已經陷入了一種特別奇妙的狀態,猶如騰云駕霧一般的舒爽,體內又有一股讓她感覺非常舒爽的力量四處亂串,不僅如此,腦海之中還有一個莫名的道音,在指引著自己前行。

    玄州人想要突破到金仙,難如登天。

    但在這秘境之中,規則是完全的,并沒有什么限制。

    但從天仙到金仙,可謂是一步登天,多少人都被卡死在天仙境界。

    她也被卡在天仙境界三百年了,一直找不到突破的辦法。

    她甚至認為金仙已經和自己無緣了,卻沒有想到,今日和楚云東方,竟然讓自己有突破的可能!

    房子外面,一團烏云突然遮蔽了月光,讓這片天穹變得漆黑無比。

    烏云之中,一條條手腕粗細的電蛇在其中奔騰穿梭,又照耀著大地。

    這烏云沒一會兒便來到了房子面前,化作房子的生靈見狀,心中驚駭無比,此時也顧不得繼續待在這里了,竟是直接撤掉了房屋,收回了自己的身體,拔腿就跑!

    正和蜂后睡在一起的楚云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還在感受自己體內力量的變化,也在觀察蜂后現在的狀態。

    從目前的狀況來說,蜂后身上所籠罩的那層玄妙的氣息,正在漸漸消失,這證明她已經吸收了從自己身上獲得的好處,正在突破邊緣!

    可就在此時,剛剛明明是在豪華的屋子里,卻變成了一處空地!

    房子跑了!

    發生了什么?

    房子是蜂后的下屬,他現在竟然跑了?

    這一刻楚云再也顧不得那么多,當即從床上起來,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又找了一件衣裳給蜂后披上。

    在蜂后的地盤上,不僅有玄秋涼、祝紅線、段浪,還有她的那群手下。

    今天雖然是自己和蜂后的洞房之夜,但怎么也得掩飾一下,不能讓祝紅線看出端倪了。

    可越是掩飾,越容易被看出端倪,畢竟蜂后身上穿著的衣裳,是你楚云的!

    他也是沒辦法,在房子跑了的瞬間,甚至都忘記了蜂后身上之前已經被自己給穿上了一層衣裳了。

    “白癡!”

    不遠處,祝紅線看到突然逃走的房子,看到楚云又給蜂后穿上一層衣裳,臉色一紅,不由得輕罵了一句。

    這就是掩耳盜鈴啊!

    人家身上已經穿著你的衣裳了,現在你還給人家穿一層?

    不過,蜂后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的屬下房子竟然跑了,而她怎么也在昏迷之中?

    難不成是楚云殺了他?

    ……

    此時的蜂后能清晰的感知到外界的一切,但她現在已經徹底陷入了即將突破的邊緣,但是又覺得好似欠缺了一些什么,她在尋找這一縷欠缺的機緣,并沒有時間去理會外面的變化。

    突破,只有一次機會,如果跨入金仙,便是魚躍龍門!

    所以她不想放棄,甚至還在尋找那一縷欠缺的東西!

    而旁邊的楚云見到蜂后沒醒,想要叫醒她,卻又怕打擾她突破的機緣,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沒一會兒,楚云突然感覺到一股狂暴的氣勢,那是從蜂后身上傳遞出來的,那種狂暴氣勢簡直難以言喻,即使是站在她的身邊,也讓楚云感覺自己要被碾碎一般。

    但這只是一種感覺,他體內那濃稠的仙力運轉,加上被強化的骨骼,在蜂后身上那狂暴的氣息傳遞過來之時,已經被完全抵擋了下來。

    而且他吸收了蜂后的元陰,還有蜂后的神魂之力落入他的識海中,以至于蜂后身上的壓迫氣勢傳來,幾乎已經把他當做了自己人,并沒有對他造成什么毀滅性的破壞。

    但是在周圍的那些生靈則是受到了壓制,一些草木衍生出了自己意識的生物,此時一個個都趴在了地上,不敢動彈分毫。

    即使是之前逃走的房子,現在也變成了一株粗壯的大樹,但是他的樹干已經被壓彎,嘴里還發出痛苦的嚎叫。

    楚云聞言,立即大聲呵斥道:“給我閉嘴!”

    “主……主人,你看天上!”

    那房子的聲音顯得有些憨厚,但是其中卻充滿了無窮的恐懼。

    楚云聞言,立即朝著天穹看過去,天上的月亮已經被烏云遮蔽,而且烏云之中還有電蛇穿梭,看起來格外恐怖。

    “這是什么?”

    楚云心中大驚。

    蜂后和自己成親,難不成還有人看不順眼,要在成親當晚把他們給斬殺了?

    就在楚云驚呼出聲的時候,他身體之中的鴻蒙神樹解釋道:“這是金仙劫!”

    “金仙劫?”

    楚云喃喃自語,而后目光陡然放在像是睡著了的蜂后身上,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她要突破到金仙了?”

    “不錯!”

    鴻蒙神樹說完,楚云又緊張問道:“能熬過去嗎?”

    這一刻,他突然有些擔憂蜂后了。

    畢竟是自己的妻子啊,已經拜堂的妻子,即使自己再是被逼迫,可也不愿意她就這樣死在雷劫之下!

    “金仙劫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應對。能不能扛過去,你應該問她!”

    鴻蒙神樹說完,楚云看了一眼蜂后,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蜂后能不能躲避過去?

    這個事情自己不知曉,畢竟蜂后的實力到底有多強,自己也不知曉!

    “相公,放心吧,我能應對!”

    就在楚云擔憂的時候,蜂后已然醒了過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氣勢,在此時陡然消失。

    她明白自己欠缺的那一縷機緣是什么了,那便是這金仙劫!

    只要自己度過這金仙劫,自己便能踏入金仙層次!

    若是無法度過去,自己必然會死在這滾滾雷霆之下!

    仙路爭鋒,本就兇險無比,與天斗,與地斗,到了突破金仙,還有金仙劫降臨!

    金仙劫,乃是對她的一個考驗,也是生死危機!

    危機,危險之中,潛藏著無窮盡的機緣!

    “你小心點。”

    看到蜂后醒來,楚云柔聲提醒了一句。

    畢竟是自己的妻子,即使自己是被迫的,但終歸是自己的妻子。

    此時的蜂后,她的身上穿著楚云的長袍,長袍在此時卻無風自動,讓她看起來威風凜凜。

    但穿了兩件長袍,怎么都讓她覺得有些不自在。

    她從床上站了起來,看著天穹之上的雷霆,卻沒有多在意,反倒是微笑著對楚云說道:“相公能關心妾身,妾身很高興。”

    她是真的高興。

    至少楚云能關心自己,便已經表達出了一個信號,那便是他已經開始接受自己了。

    自己之前的做法,都是對的,他開始接受自己,那么自己以后必然會走進他的心房!

    “你自己安心渡劫。”

    楚云的不想和蜂后多說什么,關心之心已經表露,接下來還得看她自己能不能度過這一劫才是。

    “好。”

    蜂后的回答也很簡潔。

    這時候她也不再理會楚云,一雙美麗的眸子死死盯著天穹之上的烏云,戰意盎然,道:“來吧,讓我看看這金仙劫,到底有多厲害!”

    話音剛落,烏云之中一條成年人手腕粗細的電蛇陡然降臨。

    電蛇所過之處,空間都被直接扭曲,其中所蘊含的狂暴力量,在此時瞬間殺向了蜂后,落在了她的頭頂。

    與此同時,蜂后也出手,她那鮮嫩白皙的胳膊輕輕抬起,面對那電蛇,隨手一巴掌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