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萍水相逢罷了,有和可恭賀的。”

    天傲雪想小酌一口,但酒已經被崔冷拿走。

    楚云和她,不就是萍水相逢嗎?

    兩人若不是一起踏入這無相山,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交集。

    崔冷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遠方的云朵,道:“如今他已是通天峰的唯一嫡傳,若是我那于逍遙師兄不再收徒,他便是未來的通天峰主,他的身份,和你是等同的,與你同屬師姐弟,你應該過去恭賀一番的。”

    “那個渣男?我有去恭賀他的閑工夫,倒不如好好喝點小酒。”

    天傲雪好酒,酒能洗滌人的煩惱,一醉可解千愁。

    這世上能讓她關心的,其實不是修為境界,而是能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事。

    以前在玄州,她是天家的天之驕子,身份尊貴,再加上天賦使然,使得她不得不去修行。

    而現在來到了無相山,沒有了家族帶來的壓力,她便產生了惰性。

    修為,隨時可以提升,天仙的性命都是漫長的,但仙人的路途也是充滿了危機坎坷的,她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須盡歡。

    所以對于去恭賀楚云一事,倒是沒有什么興趣。

    崔冷知道天傲雪的脾氣,心中有些無奈,但還是耐著性子說道:“你是我崔冷唯一的嫡傳,是我冷雪峰的少峰主,你不去,難道為師親自去?那豈不是平白讓其他峰看了笑話。”

    天傲雪無動于衷,拒絕道:“不去。”

    崔冷輕輕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天傲雪這種淡漠的態度,讓他感覺一陣頭大。

    但對于這個天賦極高的弟子,他是極其喜歡的,當即想了想,又道:“通天峰上有一處古池,傳聞那古池所釀造的美酒,比起我手中的北地玄冰玉露髓還要美味。”

    你不是只對美食美酒感興趣嗎?

    通天峰上的古池,作用很大,但從沒有被人拿來釀過酒,現在我把通天峰古池的事情告訴你,就不信你不會動心。

    天傲雪聞言,盯著崔冷看了一眼,眨了眨眼睛,認真道:“沒騙我?”

    崔冷被天傲雪一句話噎得不輕,故意板著臉說道:“為師啥時候誆騙過你!”

    天傲雪道:“老家伙,你騙我的時候多了!”

    說罷,不等崔冷再開口,她又道:“我去一趟便是,那古池所釀造的美酒,我很期待呢。”

    這話說完,天傲雪身形一閃,卻是騰空朝著通天峰位置飛去。

    見天傲雪干凈利落的離開,崔冷有些愣神,發現對方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時,他立即叫住了天傲雪:“等等,你知道通天峰在哪里嗎?”

    天傲雪速度沒停,傳音說道:“問一問便知道了!”

    崔冷聞言,又叮囑道:“去了記得帶上禮物,不要落了我冷雪峰的禮數!”

    這話如泥牛入海,也不知道天傲雪聽進去了沒有。

    崔冷見狀,搖頭苦笑道:“哎,這個天傲雪,我是收了個徒弟,還是收了個祖宗啊!”

    ……

    通天峰,峰頂的大雄寶殿。

    楚云閑來無事,便在通天峰的宮殿群之間閑逛起來。

    通天峰上的建筑比起冷雪峰上的建筑更為宏偉一些,但因為常年沒有人居住的原因,太過于凋零破敗,給人感覺這里好似一片遺棄之地。

    但冷雪峰上有的,通天峰上也有,只是沒有了人給楚云介紹各個宮殿的具體用途,所有宮殿的功效,只能等他自己去發掘。

    時至晌午,通天五老依舊沒現身。

    他們之前把楚云接待了一番,便沒有再管他,通天峰上沒有什么瑣事,再加上如今的通天峰人煙稀少,楚云哪怕是把這峰什么。

    祝紅線已經在利用聚氣丹修行,一顆聚氣丹,她會分為五次稀釋之后,再直接吸收。

    蜂后則是整天沾著楚云,楚云走到哪里,她就去哪里,好似一個跟班。

    沒多久,魏北涼現身在楚云的身前,她見還在閑逛的楚云,笑道:“現在你還有心思閑逛?”

    楚云聳了聳肩,道:“通天峰上沒什么事,我想了解一下環境。”

    魏北涼道:“你的事馬上來了。”

    嗯?

    楚云皺眉,問道:“有什么事情?”

    魏北涼說道:“我通天峰峰主的唯一嫡傳回歸,其他峰脈已經得到消息,若我所料不差,待會兒便會有人過來拜訪。”

    其他峰的人來拜訪?

    楚云可沒有想去見他們,問道:“我能拒絕嗎?”

    魏北涼聞言,似笑非笑盯著楚云,“你說呢?”

    好吧,肯定是不能拒絕了。

    “那我需要做什么準備?”

    魏北涼道:“做好受辱的準備便是。”

    楚云頓時明朗,那所謂的拜訪者,來者不善啊!

    “不用把他們的羞辱放在心上,你是我通天峰的少峰主,目前修為雖然只是地仙二階,但未來的成就,不是以現在的修為來衡量的,所以你若是感覺自己遭遇到不能容忍的事情,知會我們一聲,我們會幫你處理。”

    魏北涼說完,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準備一下,第一個客人上門了。”

    楚云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來到這通天峰。

    即使他已經獲得了無相山的身份令牌,即使已經成為了這通天峰的少峰主,但是卻還沒有掌控整個通天峰,來到通天峰山腳下的人,他是感知不到的。

    魏北涼則不同,她修為高深,別說有人來到了通天峰腳底,便是有人在千里之外,她也能察覺到。

    “鳳凰峰裴瑗,前來通天峰拜訪!”

    裴瑗的聲音,只是平常的說話語氣,楚云聽不到,但魏北涼聽到了。

    “廣開山門,迎接來客!”

    魏北涼也輕聲回應,楚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在和誰說話。

    但是在通天峰的山腳,本是被護山大陣包圍起來的通天峰,陡然從通天峰主峰的峰頂垂直降落下一道兩張寬的金芒,金芒直直的蔓延到了山腳,山腳下第一個到來的裴瑗,立即踏足金光交織而成的道路,一步一步,緩慢朝著峰頂行來。

    金光大道,乃是魏北涼的手筆,做完這一切,她又對楚云說道:“走,隨我去門口迎客。”

    楚云滿腦子都是漿糊,我沒看到人啊!迎什么客?

    蜂后主動跟在楚云的身后,但魏北涼卻阻攔道:“小娃娃,今日的場合,你不適合出現在我通天峰的前門廣場。”

    蜂后愣了愣,她看了一眼魏北涼,有些惱怒道:“為什么?”

    魏北涼聞言,笑道:“如今來我通天峰的,都是無相山七十二峰的少主,你不是我無相山的人,留你在山頂已是壞了規矩,若你一起迎客,其他峰會有看法。”

    “好吧。”

    蜂后也知道是這么個理,有些無奈的對楚云說道:“相公,若是有人欺負你,你直接聯系我,我一定幫你鎮壓那些壞蛋!”

    楚云感覺心里一暖,道:“嗯,我會的。”

    魏北涼聽了這話,啞然失笑。

    你幫楚云鎮壓其他峰的少峰主?

    就你的修為,放在他們的眼中,根本就不夠看啊!

    察覺到魏北涼的眼神,蜂后狐疑道:“怎么,難道那些壞蛋的修為比我高?”

    魏北涼翻了個白眼,道:“最差的都是大羅,你覺得有沒有你高呢?”

    “大羅?”

    蜂后傻眼了。

    她來到這通天峰,也知道了這仙界的修為境界劃分。

    人仙之上,稱為地仙,地仙之上還有天仙。而天仙之上,則是金仙。

    她目前就處于金仙這個階段。

    可在金仙之上,還有神仙,神仙之上,才是大羅。

    她的修為和大羅境界,中間相隔了兩個大境界,即使她再擅長靈魂攻擊,遇到大羅,也沒有戰勝的可能,相反,自己這點修為放在大羅面前,大羅仙一口氣都能把她滅了。

    “那你一定要保護好我的相公。”

    蜂后沖著魏北涼交代了一句,然后才戀戀不舍的走進了一處宮殿之中。

    她離開之后,楚云和魏北涼也站在了前門廣場上,前門廣場,便是迎客的地方,而前門廣場附近山頭上的宮殿,便是客房。

    兩人在前門廣場站了一會兒,通天峰的峰頂,終于迎來了三萬年以來的第一個客人,裴瑗。

    鳳凰峰裴瑗,大羅八階的修為,她的眉心有一團火紅色的猶如火焰一樣的印記,她身著一襲白色長裙,山頂的微風拂過,長裙隨風擺動,看起來仙氣十足。

    她一到來,便向魏北涼行禮,道:“見過魏師叔。”

    魏北涼輕輕擺手,道:“這位是我通天峰少峰主,楚云。”

    裴瑗聞言,沖著楚云拱手,道:“楚云師兄,久仰。”

    師兄?

    楚云對于這個稱呼有些弄不懂。

    他不過地仙二階的修為,何德何能,能當這裴瑗的師兄?

    雖然不知道裴瑗的具體修為,但從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若有若無的壓迫氣勢,便證明她的實力絕對比自己強!

    甚至他認為這一次前來自己這通天峰的人,恐怕每個人的修為都要勝過自己不知凡幾!

    “無相山七十二峰的輩分,是以山峰排名來劃分的。通天峰在七十二峰中排名第三,就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你是絕大多數人的師兄。”

    魏北涼傳音給楚云解釋無相山七十二峰關于輩分的問題。

    一聽到這話,楚云只感覺自己頭都大了,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見過師妹。”

    “我叫裴瑗,鳳凰峰峰主的二弟子。”

    裴瑗又自報了一次家門。

    她知道,之前自己在山腳所喊的那些話,楚云未必能聽到。

    楚云沖著她點了點頭,算是再一次打過了招呼。

    而魏北涼此時也開口說道:“裴瑗,我和少峰主還要迎客,你請自便。”

    裴瑗拱手,恭敬道:“是。”

    她沒有真的自便,而是站在了一旁打量楚云。

    她的目光落在楚云身上,楚云只感覺臉龐一陣火辣,讓他心虛不已。

    你一個至少是大羅境界的仙人,站在我身邊,我壓力很大啊!

    “皓日峰朱武前來通天峰拜訪!”

    就在此時,又有一個聲音從山腳傳來。

    楚云這次聽得清清楚楚,這完全是源自于那條金光大道的原因,這金光大道從峰的話傳入楚云的耳中。

    這是魏北涼故意這么布置的,否則來個人到這山頂,就要重新自我介紹一番,也太不像話了。

    沒多久,一個身體壯碩的扎髯壯漢來到了山頂,出現在楚云的眼前。

    朱武的年齡看起來在三十歲左右,身著一身白衣長袍,右手還拿著一把折扇,好似莽夫強裝斯文,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朱武到來之后,向魏北涼見禮,而后又對楚云拱手,“朱武,見過楚云師兄!”

    楚云聞言,也連忙回禮,道:“朱武師弟好。”

    魏北涼道:“朱武,你自便,我們現在還要接待其他人。”

    諸位微微一笑,道:“恭喜通天峰迎回少峰主,初次見面楚云師兄,小小薄利,不成敬意。”

    朱武說完,抬手輕輕一揮,一枚拳頭大小的木質盒子便從他的空間戒指中飛了出來,直至飛到了楚云身前,才停留下來。

    楚云也不矯情,伸手便把盒子握在了手中,霎時間,一股清涼的感覺從盒子上傳來,讓他感覺渾身舒爽。

    這是什么東西?

    僅僅是一個盒子便讓我感覺渾身舒爽,那么這盒子之中,裝的到底是什么?

    他沒多想,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他多想,當下連忙拱手道:“多謝朱武師弟。”

    “師兄客氣。”

    朱武說罷,也站到了一旁,沖著裴瑗打了個招呼,便閉目養神。

    “明月峰褚道林前來通天峰拜訪!”

    又有一個聲音傳來,明月峰褚道林這個名號一報出來,朱武的臉上便露出一抹不滿之色,但一閃而逝。

    沒多久,一個英俊得無可挑剔的男子順著金光大道到達山頂的廣場,和楚云交談了一番,他也給楚云送上了一份禮物,而后就站在一旁,把玩著手中的一串念珠。

    緊接著,又有一個聲音說道:“騰龍峰龍傲天前來拜訪!”

    龍傲天!

    一聽到這個名字,楚云神情一震。

    好霸氣的名字!

    龍傲天,起這樣的名字,在臥虎藏龍的仙界還能活到現在,還能混入無相山,絕對不是普通之輩!

    果然,來人劍眉星目,龍行虎步,他甚至沒有和魏北涼打招呼,一見到楚云,便自來熟的說道:“哈哈,楚云師兄,咱們終于見面了!”

    他很熱情,說話間,步履卻沒有停留,來到楚云身邊,還熱情的給了他一個擁抱。

    楚云很不適應這種自來熟的人,特別是你特么一個男人給我一個擁抱叫什么話?

    “楚云師兄,你這修為有點弱啊,才地仙二階?這怎么行,咱們都是少峰主,修為方面可不能丟,楚云師兄,你可得抓緊修煉了,爭取早日達到大羅!”

    說話間,他又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來了一顆嬰兒拳頭大小,閃爍著金光的珠子。

    珠子一拿出來,楚云便感覺到了從中傳遞出來的磅礴的力量,僅僅只是呼吸了一口,他便感覺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分。

    這是什么寶物?

    僅僅是聞到氣息便讓自己有所提升,便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分,若是吞服下去,豈不是能讓自己直接破境?

    這世上,有仙丹也有這種效果,有些地方的仙氣濃郁,也能達到這種效果,但是和眼前這金色的珠子相比,前者的效果根本沒有這珠子強,畢竟這是直接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分!

    龍傲天拿出珠子之后,又解釋道:“此物名為龍珠,乃是我族一位長輩留下的遺蛻,楚云師兄,你吞服了它,不說把你的修為直接提升到大羅,但至少一年之內,可讓你的修為達到大羅境界!”

    說罷,他直接把龍珠送到了楚云面前。

    龍珠?

    遺蛻?

    三千就是一條真龍,龍珠對于一條真龍來說,意味著是性命,是畢生修為。

    一條真龍若是失去了龍珠,不說會直接死亡,但若沒有機緣的話,絕對活不長久。

    而龍傲天卻說這是家族長輩的遺蛻,是不是證明這家伙的本體也是一條真龍?

    真龍所屬,種類繁多,就是不知道他是屬于哪一類。

    但是能加入無相山的,想必必然是這世間最為尊貴的一類真龍。

    龍珠,自己不需要,但以后若是遇到了三千,可以送給他!

    “多謝!”

    楚云毫不猶豫的收下,并且放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哈哈,都是自家兄弟,謝什么謝!”

    龍傲天拍了拍楚云的臂膀,爽朗的笑了起來。

    而后他又道:“楚云,你應該還要在這里迎客吧?我告訴你,后面的那些家伙不用迎接了,反正來的也沒有幾個是真心誠意來恭賀你回歸通天峰的,反倒是仇人較多,你眼不見,心不煩!”

    楚云一陣無語,這性格,果然很龍傲天,沒有埋沒這個名字!

    “龍傲天,你若是閑不住,便自己去我通天峰轉轉吧。”

    旁邊,魏北涼開口了。

    龍傲天這種咋咋呼呼的性格,相比起裴瑗、褚道林、朱武之流,其實更顯真性情,但是現在的場合,根本就容不得他胡來。

    龍傲天聞言,大聲道:“好,我就去通天峰那古池轉轉!”

    魏北涼威脅道:“古池那邊看可以,里面的水,不能動!”

    “哈哈,魏師叔,放心吧,古池的水,我怎么可能去動?而且,我還不知道古池在那邊呢。這通天峰,我可是第一次來啊!”

    說完,龍傲天便離開了。

    他走了之后,山腳下又有人到來了。

    無相山七十二峰,來人自報家門,有的給楚云帶了禮物,有的則是空手而來。

    如龍傲天那般性子的人,畢竟是少數,后來陸陸續續到來峰頂的人,大多都是守規矩的人。

    沒多久,山腳下又有一個聲音傳來:“綠竹峰胡九尾前來通天峰拜訪!”

    這個聲音非常好聽,但是聽到這個名字的魏北涼,立即給楚云傳音道:“她曾是想要入主通天峰的人之一。”

    楚云頓時明白過來,魏北涼是在提醒他,這是他的仇人。

    緊接著,三道人影踏出了金光大道的盡頭,來到了山頂的前門廣場。

    胡九尾,一舉一動都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魅惑,即使是楚云初見,心臟也不由得加速跳動了一會兒,但很快就被他給鎮壓了下來。

    這是個勾人奪魄的女子!

    胡九尾一來,其他峰的少峰主都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讓她瞬間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魏師叔安康。”

    她先對魏北涼見禮,而后又對楚云說道:“楚云師兄,久仰大名。”

    楚云微笑道:“見過師妹。”

    胡九尾聞言,玩味道:“師妹?呵呵,不錯,通天峰在無相山七十二峰中排名第三,你這地仙二階的少峰主,倒是能當得起師兄二字。”

    這話其實滿是嘲諷。

    而且,讓楚云納悶的是,自己的修為,竟然被這胡九尾一眼看穿,自己可是才剛剛突破到地仙二階的,之前的人倒是沒有幾個關心自己修為的,而她胡九尾,恐怕至少是大羅仙吧,為啥關心自己的修為?

    “師兄,小妹初次見面,為你準備了一份薄禮,還請師兄笑納。”

    胡九尾說完,揮了揮手,跟在她身后的秋月和夏荷,兩人立即抬著一個約莫兩米長的盒子來到了楚云面前。

    一個盒子而已,用得著兩個人抬?

    楚云看得一陣腹誹。

    秋月和夏荷把盒子抬到楚云面前之后,便由秋月打開了盒子,露出了盒子里面的東西。

    那是一桿漆黑的長槍,槍刃閃爍著森然寒芒。

    楚云看了一眼,便沒有了興致。

    一桿長槍而已,而且看起來賣相雖好,但品級未必有多高。

    可此時胡九尾卻笑著道:“此槍名為混龍,乃是一件三品仙器,我費了好大力氣,才尋找到一件匹配師兄身份的禮物,還請師兄笑納。”

    楚云聞言,笑了笑,拱手道:“師妹費心了。”

    說罷,他直接拿起了長槍,放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又道:“我很喜歡這把混龍。”

    他又怎能不知道胡九尾更深一層的意思?

    費了好大力氣尋找到了一件三品仙器混龍槍,還說匹配自己的身份,不就是想給自己一些難堪么。

    你身為綠竹峰的少峰主之一,三品仙器這種東西,絕對是你看不上眼的,卻故意說費了好大力氣才尋找到的三品仙器,不就是在嘲諷我么。

    但三品仙器好歹也是仙器,你送禮了,總比那些不送禮的要好。

    至少這三品仙器拿到外面還可以換點錢!

    胡九尾見楚云沒有生氣,又道:“師兄,傳聞你繼承了通天峰峰主所有的絕學,師妹我想討教一番通天峰絕學,還請師兄賜教!”

    賜教?

    楚云沒想到胡九尾會來這么一出,這娘們是一點都不客氣,你要挑戰我,不覺得丟人嗎?

    你至少是大羅境界的修為,你要挑戰我一個地仙二階的‘螻蟻’?

    魏北涼看不下去了,她踏前一步,站在楚云的身前,冷漠盯著胡九尾,道:“胡九尾,你已是大羅十階的修為,楚云不過地仙二階,怎么和你比?”

    “不然我這個當師叔的校驗你一番如何?聽聞你已經突破到了大羅十階,隨時都有可能再進一步,我許久沒和綠竹峰動手了,也想看看綠竹峰的絕學。”

    說到這里,她微微停頓了一下,又道:“對了,我會把我的修為壓制到你和同一境界,不用擔心我欺負你。”

    她話里的意思完全是在說她欺負楚云,楚云不過地仙二階,而胡九尾是大羅十階,你向楚云發起挑戰,完全是發起了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師叔說笑了,師侄怎敢和師叔動手?”

    胡九尾直接拒絕,但是她卻還不準備放過楚云,又道:“楚云師兄的修為不是地仙二階嗎?我也可以把我的修為壓制到和他同一境界,這樣我便有資格討教通天峰的絕學了吧?”

    這話說完,也不管魏北涼和楚云是否同意,只見她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弱,片刻功夫,便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地仙二階的程度。

    魏北涼見狀,說道:“現在還不是比武的時候,等到楚云見完了七十二峰的人,你們再相互比斗吧。”

    她知道,即使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地仙二階層次,楚云依舊不是胡九尾的對手。

    這不是對楚云沒有信心,而是對方雖然把修為壓制了,但眼界還在,楚云的攻勢,在他的面前幾乎是破綻百出的,胡九尾只要抓住一處破綻,便可以把楚云打敗。

    “哈哈,魏師叔說的是,現在確實不是挑戰的時候。”

    胡九尾說完,往旁邊一站,便再不提挑戰楚云的事情。

    事實上在見到胡九尾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地仙二階層次,楚云就把這個挑戰應下來。

    他剛突破到地仙二階,還沒有檢驗過自己的真正戰斗力,如今好不容易有個愿意和他動手的,他自然也想試試自己這個地仙二階到底有多厲害。

    但魏北涼既然已經開口杜絕了這一場挑戰,他也不可能再繼續糾纏著要和胡九尾比斗。

    胡九尾站到了一旁,秋月和夏荷也跟在她的身后,站在了她的背后。

    與此同時,金光大道之上,又傳出來了一個聲音:“卿水峰左尹,前來通天峰拜會!”

    聽到這話,胡九尾突然笑道:“哈哈,楚云師兄,你這是知道我們要來,故意讓魏師叔為你架設了一套長廊?”

    她的意思是說你楚云連通天峰山腳下的人都發現不了,連山腳下有人說話你都聽不清,你竟然也有資格當少峰主?

    楚云聞言,直接說道:“正是如此。”

    在楚云和胡九尾交談之時,左尹已經來到了通天峰的前門廣場,見到楚云和胡九尾似乎在交談,她變插嘴說道:“咦,這里好生熱鬧,狐貍,你居然也來了啊!”

    胡九尾瞄了一眼左尹,道:“你不也來了嗎?”

    左尹道:“通天峰迎來少峰主,我自然得過來看看。”

    胡九尾也說道:“我亦是如此。”

    左尹聞言,不再理會胡九尾,而是沖著魏北涼功行了一禮,然后又對楚云說道:“楚云師兄,恭喜你入駐通天峰,小妹特意為師兄準備了一份薄禮,還請師兄笑納。”

    說罷,她輕輕揮手,跟在她身后的尹然卻是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來了一把長劍,遞到了楚云面前。

    “此劍名為絕影,我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尋來,希望楚云師兄喜歡。”

    左尹說完,楚云一把從尹然手中接過了這把劍,接過這把長劍之后,楚云便知道了這長劍的品級,卻是一把二品仙器。

    他的空間戒指中,現在還躺著一堆二品仙器,自己現在來到無相山了,而且還成為了通天峰的少峰主,這左尹竟然送給自己一把二品仙器來羞辱自己!

    她雖然沒有說什么羞辱的言語,但是她的做法,和胡九尾沒有什么兩樣!

    楚云輕輕晃動了一下長劍,長劍帶著呼嘯的風聲,楚云耍長劍,看起來威風凜凜。

    “好劍,果然是好劍!左尹師妹,你搜尋這把長劍,一定是費心了!”

    楚云豎起手中絕影劍,從手柄處往上看,看到劍尖,便把這絕影劍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但是這‘好劍’二字,落在左尹的耳中,便成了‘好賤’。

    事實上楚云也正是這一層意思,你要么不送禮,要么就隨便準備一份就是。

    可你偏偏處心積慮去弄一把二品仙器絕影劍過來,這是和胡九尾一樣在嘲諷我,我楚云只能配得上用這種低級的仙器?

    但這時候要裝作自己聽不懂楚云的暗罵,她笑著回應道:“沒辦法,為了尋找到能匹配楚云師兄身份的武器,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師妹辛苦了,你的禮物我很喜歡,二品仙器,在玄州的時候,一件二品仙器可得值點錢呢。”

    楚云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你送的絕影劍,我會拿去換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