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這是……這是什么?”

    “從描繪的內容來看,這些紅眼之人的實力,有的似乎和我們差不多!”

    “他們好似被這種黑云一樣的生靈給控制了。”

    “怎么可能?無盡星空之中,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有這種生靈存在!”

    “……”

    每一根石柱上都有魂族入侵的雕刻,但是當初無盡星空根本就沒有被魂族入侵過,眾人壓根不知道,還有魂族這種生物存在。

    “哼,不過是一些障眼法罷了,各位也都是一方戰界的至強者,豈能被這些小手段迷惑了心智!”

    這時,神龍戰界的那條真龍冷哼了一聲,說道:“石柱上雕刻的這些紅眼之人,有的只手碎裂星辰,有的抬手亦能毀滅星空,這種力量,你我都能輕易達到!別忘了,以你我的力量,都是可以創造世界的存在!”

    剛剛還震撼的眾人,聽到真龍這話,頓時反應了過來。

    其中,北辰戰界的至尊更是放聲大笑道:“哈哈,倒是我們先入為主的觀念,讓我們著相了。說來慚愧,我閑暇之時,創建了一個棋盤,每一顆棋子,都是一方真實的世界,每一個世界中,亦有至強者,他們至始至終都不知道他所在的世界是被我創造出來的。”

    他微微一頓,又指了指這些雕刻,說道:“我亦能做到這大手所能做到的事情,諸位,且看我演示一遍。”

    說完,他伸手輕輕一揮,一顆棋子出現在虛空之中,在他的操縱之下,棋子變成了一丈大小,內里山川河流皆有,亦有生靈在其中生活。

    緊接著,他輕輕朝著棋子吹出了一口氣,霎時間,一道道黑色的煙霧不斷涌入棋子之中。

    這顆棋子,便是一方世界,里面的至強者早已經成為了造物主。

    棋子世界的造物主,正在創建星辰,也在創造世界,突然,無數的黑云出現在天穹,入侵了這方世界。

    本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的造物主,拿這些黑云沒有任何辦法,看著自己所創建的世界一個個蹦碎,看著本世界成片的強者死亡,他無能為力。

    就在此時,天穹之上出現一只大手鎮壓而下,那禍亂世界的黑霧紛紛被大手鎮壓,頃刻之間,死了個一干二凈!

    演示到這里,北辰戰界的至尊又笑道:“還沒玩,我可以讓這一切復原,并且讓我的這位‘造物主’根本就不知道有這回事!”

    說話間,他抬手打出一道柔和的白光,沖入那棋子所在的世界,棋子世界之中,‘造物主’那遭受到破壞的世界,凡是死去的人紛紛復活,一草一木全部恢復成了原樣,就是那‘造物主’所創建的世界,也全部復原。

    而且,棋子世界中的造物主,根本就沒有關于自己世界曾被一群黑云入群的事情!

    演示完畢,北辰神皇笑道:“這種能力,你我皆有。”

    “哈哈,倒是我們想多了。”

    “慚愧慚愧,我竟然會被這些雕刻上的內容所震撼,實在慚愧!”

    “……”

    無盡星空一百零八戰界的至強者匯聚在一起,一個個說說笑笑,經過北辰神皇的一番掩飾,誰也沒有把這石柱上的雕刻放在心上。

    畢竟,他們就是至尊,是至強者,有許多人都推測出了在自己之上的境界,應該是身合天道!

    就在眾人說說笑笑的時候,突然,人群之中有一位至強者疑惑道:“你說我們有沒有可能和你棋子世界的造物主是一樣的處境?我們,其實也只是生活在更高存在制造出來的世界中的?”

    喧囂的聲音瞬間靜止,好似有人禁錮了時空。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說這話的戰界至尊身上,突然被幾千雙眼睛直勾勾盯著看,這位戰界至尊也感受到了壓力,他尷尬的笑了笑,“我也就隨口一說,你們別當真。”

    有這個可能嗎?

    一時間,眾人紛紛捫心自問。

    這時,神龍戰界的真龍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妖言惑眾!我們怎么可能生活在更強者創建的世界之中?我只差半步便能身化天道,要說有比你們更強的存在,那也只能是我!”

    真龍身上氣勢爆發,猶如浪潮席卷四周。

    離他最近的人,無不變色,戰界至強者也有強有弱,毫無疑問,這條真龍的實力,在眾多戰界之中,絕對名列前茅!

    “呵呵,你最強?”

    此時,一道紫氣直沖霄漢,一位模樣傾城的女子玩味看著神龍戰界的真龍,說道:“要不試試?”

    女子自號紫極天尊,曾單手鎮殺了一位仙,正是之前‘蠻’給楚云所看畫面之中的女人。

    “試試就試試!”

    真龍嘶吼,咆哮之間,星辰震蕩,星空黯然失色。

    紫極天尊不屑一笑,輕輕抬手,一掌揮出,裹挾無可匹敵威勢,鎮壓而下。

    就在兩者要展開對戰之時,人群之中傳來一聲呵斥:“夠了!”

    那人并沒有現身,他說道:“現在不是戰斗的時候!先弄清楚到底是誰把我們弄來這里的才是正事!”

    真龍猛的捏緊雙拳,不屑道:“不過是一藏頭露尾的鼠輩,他若是說不出一個真正的踏入更強境界的方法,我要他好看!”

    說著,他又大吼道:“此間的主人,我們已經來此,還不滾出來跪拜!”

    紫極天尊也冷漠說道:“所謂的突破更強境界,若是讓我發現這是騙局,定要滅你所在戰界!”

    “……”

    隱藏了身形的楚云和‘蠻’在星空之上觀察著眾人的一舉一動。

    聽見眾人的話,楚云的神色有些古怪,他們就好似一群弱小的螻蟻張牙舞爪的威脅一頭巨龍。

    楚云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蠻’,說道:“前輩,你在等什么?無盡星空所有戰界的至強者已經前來此地,難道現在不是該告訴他們真相的時候?”

    ‘蠻’說道:“還有沒成長起來的戰神霸體沒到。”

    ……

    劉星,神龍戰界的一位修士。

    他原本正在一處秘境之中探險,陡然一股神芒籠罩在他身上,帶著他的身體,好似穿越了無數時空,等到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一處陌生的環境。

    還沒有等他弄明白情況,一道道目光紛紛移到他的身上。

    霎時間,他直接被那一道道目光給壓制得死死的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林老,這……這是怎么回事?這里是什么地方?”

    劉星有些慌,意識沉入腦海,立即詢問自己腦海中的那位老爺爺。

    然而,他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腦海中的‘林老’,那個一直教導他的長輩,似乎已經從他的腦海中消失了。

    神龍戰界的真龍看著趴在地上的人影,皺了皺眉,說道:“一只蟲子也能前來這里?”

    他們都是戰界至強者,劉星在他的眼中,還真的只是蟲子。

    真龍又說道:“諸位,都把自己身上的威壓收一收,來了一只蟲子,別不小心把他嚇死。”

    各位戰界至強者,立即收斂了自身的氣息,讓他們變得和常人無異。

    劉星渾身大汗的從地上爬起來,對于‘蟲子’這個稱呼,他心里充滿了怒意,抬頭一看,心中所有的怒意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界……界……界主?”

    中年男人形象的真龍,他的雕像遍布整個神龍戰界,這種存在,對于劉星來說極為遙遠,沒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他!

    真龍詫異道:“噢?你是我神龍戰界的修士?”

    劉星連忙說道:“是,是的,晚輩劉星,拜見界主!”

    真龍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說說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劉星惶恐說道:“晚輩正在一處秘境之中探險,突然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帶到了這里。”

    就在他的話音落下之際,又有一道道人影不斷憑空出現在此地。

    “這特么是什么地方?”

    有一個渾身鮮血的青年疑惑自語。

    說著,又看到周圍的人都好奇打量著自己,好像是在什么稀有動物一樣,他頓時面色一冷,雙眸之中兇芒大盛,“你們,找死么?”

    天穹之上,和‘蠻’在一起的楚云聽到他這話,不由得笑出了聲,“這家伙是在找死吧?”

    ‘蠻’也笑了起來,說道:“分身培養的傳人,不論品格,只培養戰神霸體。”

    石柱旁,一眾戰界至尊有些愣神。

    作為戰界至強者,又有誰對他們說過這種話?

    如今,一個眼神就能弄死的螻蟻,居然出言威脅他們,長時間受人敬仰的戰界至尊,只感覺一陣新奇。

    “哈哈,哈哈哈哈!”

    劉星忍不住率先大笑了起來,一聽見他的笑聲,渾身鮮血的青年面容一狠,身形一閃,化作一道紅芒,沖向了對方。

    “嘲笑我,你將付出代價!”

    青年剛殺到劉星身邊,那急速飛來的身子卻是停滯了下來,是真龍出手了。

    他只是瞪了一眼渾身鮮血的青年,青年便被禁錮在原地,動彈不得分毫。

    霎時間,一滴滴冷汗從青年的鬢角落下,他的身體還保持著前沖趨勢,但心中的驚恐,怎么也無法壓下去。

    該死,這是怎么回事?

    一個眼神,便讓自己動彈不得,這個中年,到底什么修為?

    “你說,我們是在找死?”

    真龍玩味看著眼前的青年,那眼神,看得青年頭皮發麻。

    青年尬笑道:“爺,我就是和你們開個玩笑。我看你們這氣氛好像挺緊張的,我幫你們活躍一下氣氛。”

    說完,他神識沉入腦海,喊道:“系統,出來救命啊!”

    “系統?”

    另一個戰界至尊走上前來,笑道:“讓我看看是什么系統。”

    這位戰界至尊一眼看去,青年身上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所謂的‘系統’,根本就不存在。

    不遠處,其他剛來到這里的人有些發懵。

    其中有幾人也是幸運獲得了‘系統’的人,原本還想和體內的系統溝通一下,問問他們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發現這里有人好似能看到他們體內的系統,一個個不得不打消心中的念頭。

    楚云聽見‘系統’二字,也是唏噓不已。

    前世,自己生活在一個網絡大爆炸的時空,在那些網絡小說中,無數主角都是身懷‘系統’的人,沒想到自己現在還真見到了一個身具系統的。

    “前輩,這所謂的系統,也是分身弄出來的?”

    ‘蠻’說道:“有分身和人類結婚生子,也有分身以戒指老爺爺之類的方式教導戰神霸體,也有分身自稱系統,讓他們完成所謂的系統任務,再給予相應的獎勵,這些都是本尊設定的。”

    石柱所在之地,那位戰界至尊并沒有從鮮血青年的身上發現系統,不由得問道:“是什么系統?”

    “血魔成長系統!”

    聞言,此人又把目光移到劉星的身上,問道:“小子你呢?你的林老又是什么?”

    劉星硬著頭皮說道:“一位居住在我神魂之中的傳功爺爺。”

    這時,又有一道道人影憑空出現在此地,隨著人越來越多,這里變得格外惹惱。

    “系統,這里是什么地方?”

    “爺爺,你知道這是什么狀況嗎?”

    “老家伙,我怎么突然來這里了?”

    “……”

    一個個人影,不斷的以神念詢問的方式,要么詢問自己的戒指老爺爺,要么詢問自己腦海中的系統。

    這些神念聲音,在眼前這些戰界至強者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隱藏能力!

    紫極天尊聽著這些雜七雜八的問詢聲,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一縷,霎時間,凡是這些后來者,無不心驚膽寒。

    “紫極天尊!”

    突然,有幾個來自紫極天尊所在戰界的人不由得驚呼起來。

    紫極天尊,乃是他們戰界的至強者,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看見這位只存在于傳說中的人物!

    紫極天尊看了一眼他們,問道:“你們,都有什么系統?”

    “我是裝逼打臉系統。”

    “我戒指里有個老爺爺。”

    “我是最強掌門系統。”

    “我是……”

    一個個后來者,有系統的說出自己系統的名字,有隨身老爺爺的,說出隨身老爺爺,但更多的人,是茫然四顧,什么系統、什么隨身老爺爺,他們是一臉迷糊。

    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紫極天尊說道:“諸位,或許,這些都是你我戰界的子民,他們身上的秘密,卻能瞞過你我的感知,這說明了什么?”

    “哼,只是本座沒在意罷了,我神龍戰界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控之中,所謂的系統,隨身老爺爺,傳法善人,本座隨手就能早就!”

    說著,他又大吼道:“藏頭露尾的鼠輩,你再不滾出來,本座便毀了此地!”

    神龍戰界的真龍身上的氣勢全部展現出來,一股瘋狂的殺意如狂風一般席卷四周。

    他不能接受自己所走的路是錯誤的存在,已經把本體祭練成了天道至寶,他就差融合天道取而代之,現在卻有人告訴他們,此地還有更高境界的存在,這豈不是證明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功?

    “毀了此地?你盡可能的施展你的力量,你哪怕就是在這些石柱上留下一道印痕,就算我輸!”

    就在此時,‘蠻’的身形從虛空之中顯化了出來,漸漸凝聚成了尸體,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跟在‘蠻’身邊的,還有楚云。

    是‘蠻’執意讓楚云出現的,否則,對于這片已經被收入了自己意念之中的無盡星空,他也沒有必要出現,反正這無盡星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兩人一出現,眾人的目光立即放在了他們身上,頓時,有人詫異道:“楚云?”

    “噢?你認識我?”

    那人微微一笑,道:“我曾游歷太乾戰界,見到過你的雕像,太乾戰界的至強者,太乾戰界的人,傳聞你飛升了仙界。”

    說到這里,那人微微一頓,又道:“我在帝凰戰界也聽過關于你的故事,同樣說你已經飛升了仙界。”

    這人的話說完,有人詫異道:“仙界,還需要飛升?不是和我們同一個等級的位面嗎?”

    這是,‘蠻’大笑道:“哈哈,仙界,是一個高于諸天萬界的位面!”

    真龍聞言,突然開口說道:“高于諸天萬界?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說的是真是假!”

    說話間,他張口噴出一掛銀河,銀河一出,整片星空的星辰都黯然失色,銀河裹挾攜滔天兇威,要磨滅楚云。

    ‘蠻’微微一笑,他輕輕抬手,也不見什么威勢蘊含其中,只是輕輕的鎮壓而下。

    霎時間,原本這能毀滅無數世界的銀河,頃刻之間分離崩析,就連真龍也被鎮壓在星空之中,動彈不得分毫!

    人群皆寂。

    在無盡星空,真龍的戰力在界主之中,絕對是排名前十的存在,然而在楚云的面前,竟是被他反手鎮壓!

    “好強!”

    短暫的沉寂之后,眾多界主一個個面色發白。

    這一刻,誰也不再懷疑他們的話有假。

    能輕松鎮壓神龍戰界的至尊,就從這方面來看,這出手之人的實力絕對是他們所不能想象的存在!

    “我不信!”

    真龍瘋狂了,準備再次出手。

    ‘蠻’卻是朝著真龍輕輕一指點出,正準備鬧騰的真龍,只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錮住了自己,讓他無法動彈。

    “我還是不信!你一定是使用了什么詭異的手段!”

    真龍不服,身體都已經煉制成天道至寶了,現在有人告訴他還有更強的境界,證明他所做的努力都白費了!

    ‘蠻’冷漠看了他一眼,“信不信,是你的事情。”

    說罷,‘蠻’又道:“諸位,今日是我邀你們前來此地的。”

    有人直接問道:“你是什么人?”

    ‘蠻’說道:“我是一道即將消亡的分身。”

    什么?

    分身?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能和楚云站在一起的人,只是一道分身!

    一道分身,能傳音整個無盡星空,更能把一些修為弱小的‘螻蟻’也帶到這邊來,那他的本尊,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難道你們是仙?”

    這時,楚天行認真詢問起來。

    他這話說完,眾人也紛紛回味起來。

    許多人都知道有‘仙’存在,甚至還有一個仙界。

    但,他們只是單純的把仙界當成了一個戰界,只是起了一個‘仙’字而已。

    如今看來,事情似乎根本不是這樣,仙,是他們所不能理解的存在,仙界,亦是一個比無盡星空要高級的位面!

    “不錯!”‘蠻’點了點頭。

    “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存在?我曾單手鎮殺過一位自稱是‘仙’的人,‘仙’似乎并不強大。”

    紫極天尊開口,也正是因為當初只手滅了以為人仙二階的仙人,她才覺得仙界是和其他戰界一樣的世界。

    無盡星空太大了,沒有多少至尊去嘗試著走完整個無盡星空。

    ‘蠻’聞言,笑了笑,說道:“你鎮殺那仙人,我知道。”

    “你知道?這么說,發生在無盡星空的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紫極天尊皺了皺眉,她突然想到之前北辰神皇演示的內容,難道,他們是被‘仙’豢養起來的存在?

    ‘蠻’微笑道:“不錯!”

    “如此說來,我們只是被你豢養起來的……牲畜?”

    北辰神皇有些艱難的說出‘牲畜’兩個字。

    正如他的棋子世界,生活在那世界的人,他也只是把他們當成螻蟻,當做自己打發無聊時光的玩具。

    ‘蠻’搖了搖頭,說道:“我并沒有興趣豢養你們,但我即將告訴你們的,也和這事情有關!”

    “你就別賣關子了,直接說到底是什么事情吧!”

    有急性子催促起來。

    ‘蠻’也不準備浪費時間,解釋道:“這無盡星空,只是無數星空的一個,無數星空,都在仙人的奴役之中,他們每隔一段時間,會進行一場收割,凡是天賦資質好的,會被放牧者帶往自己所在的勢力加以培養,為自己所屬的勢力效力。”

    “這是好事!”有一個人至尊立即大聲說道。

    ‘蠻’笑了笑,說道:“好事?給你種下奴隸印,一個念頭掌控你生死,這是好事?”

    又有人說道:“那你呢?你對我們無盡星空的一舉一動都了解,無盡星空就在你的掌控之中,難不成,你不是在奴役我們?”

    ‘蠻’搖了搖頭,說道:“我并不會奴役你們,相反,把你們帶來這里,我是要讓你們聯合起來,反抗仙界的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