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李稚青那稚嫩的臉蛋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見到那殺來的攻擊,他手中光芒一閃,一直撥浪鼓出現,輕輕搖動,撥浪鼓的兩個小錘子撞在鼓面上,發出‘咚咚’聲響。

    伴隨著聲響傳出,陣陣音浪猶如浪潮一般沖向莫白夢襲來的掌風,兩者之間迅速碰撞在一起,頃刻之間便把莫白夢所有的攻勢給化解。

    “小娘皮,在你師叔祖面前也敢放肆,給我跪下!”

    李稚青嘴里罵罵咧咧,說罷,又從自己的空間寶物之中拿出來了一只風箏,朝著莫白夢覆蓋而去。

    莫白夢氣得牙癢癢,這小屁孩就是欠揍,一開始的時候,自己還能打敗他,但隨著李稚青修行速度的加快,自己竟然不是他的對手。

    偏偏這個輩分高得嚇人的小屁孩,沒有一點長輩的樣子,一口一個‘小娘皮’的叫著,任誰也不會把這位‘長輩’放心上。

    此時,見到風箏襲來,莫白夢神色微變,她多次在這風箏的手下吃過虧,每一次只要這風箏覆蓋過來,自己必然會被鎮壓。

    她可不敢大意,手中法決掐動,各種擬獸形態的手印掐動之際,便有一道道和手印形態相似的神獸虛影浮現在她的周圍,形成了一道堅不可破的防御,把她給死死的防護起來。

    真龍咆哮,神凰掠影,玄龜涉水,每一道虛影都是一種神獸的形態,和那左尹所修行的功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天穹之上,風箏輕飄飄的飛過來,好似就是普通的風箏,并不會讓人感覺到其中擁有著強橫的力量。

    可是,莫白夢所有的手段在風箏蓋過來之際,瞬間徐滅,真龍虛影湮滅,玄龜被打散,神凰亦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反倒是風箏直接壓制而下,頃刻之間覆蓋在莫白夢的身上,把她給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分毫!

    “嘿嘿,小娘皮,跟我斗,你吃的虧還不多啊!”

    李稚青一臉賤笑走到莫白夢的身邊,又道:“這就是你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我在厚德殿的住所就讓給你們了,不用謝我,叫我好人。”

    說罷,他抬起小手輕輕一揮,風箏裹著莫白夢的身體立即飛向李稚青的住所。

    不過,才剛飛起來一半,一把戒尺便憑空浮現,對準他的腦袋就是一陣亂拍。

    “哎喲,師尊饒命,我就和我孫女開個玩笑!”

    李稚青連連求饒,手中法決掐動,連忙把莫白夢給放開了。

    神情狼狽的莫白夢落在地上,神情有些狼狽。

    打不過李稚青啊,一開始的時候,她還能打過李稚青,但隨著這家伙修為的提高,漸漸地,她就打不過了。

    每一次來這厚德殿,她都會和李稚青較量一番,但占據優勢的次數,屈指可數。

    楚云在一旁像是沒看到眼前這一幕一般,等到莫白夢落在地上,楚云才瞪了一眼李稚青,說道:“小小年紀,說話能不能文明點?”

    李稚青眼睛一瞪,“咋地,你楚云是我爹還是我媽?你管天管地管空氣啊!”

    啪!

    楚云一巴掌就把李稚青給抽飛,道:“憑我拳頭比你硬!”

    并沒有傷到李稚青,只是開玩笑一般的拍飛而已。

    李稚青拍拍屁股從地上爬起來,咬牙切齒道:“等著,等老子修為超越你,天天鎮壓你!”

    “那你可得努力了,天天把心思放在玩樂上,你是沒機會超越我的。”

    說罷,楚云又看了一眼莫白夢,問道:“你沒事吧?”

    莫白夢聞言,臉色一紅,連連擺手,說道:“沒事,我和他鬧慣了。”

    “嗯。”

    楚云點了點頭,便沒再多說。

    莫白夢突然開口問道:“師叔祖,你對這厚德廣場上所記錄的故事,也覺得沒有意義嗎?”

    她喜歡往這厚德廣場跑,但不是為了修自己的品性,而是把這里的故事當做戲劇來看,每一個故事,都很有意思,是打發無聊時間的好去處。

    楚云道:“此地是厚德殿主所建,他創建這厚德廣場,肯定是有作用的,只是我等還沒有達到厚德殿主那般高度,領悟不出來其中的深意而已。”

    莫白夢聞言,略過這個話題,又道:“師叔祖,你來無相山總部還沒有怎么逛過吧?今日不知徒孫是否有機會當師叔祖的向導呢。”

    “行,帶我去競技殿吧。”

    他不準備在這里觀看地磚所記錄的故事來感悟規則之力,反正競技殿那邊有太上境界之人交手的資料,自己過去看看他們的戰斗影像,或許也有機會從中窺探出該如何領悟規則之力。

    “是!”

    莫白夢有些歡喜,通天峰主,自己當他的向導,到時候隨便指點自己幾句,可就完美了。

    “喂,莫白夢,我也是你的師叔祖,怎么就從沒見你對我這么恭敬過?”

    旁邊,還在挨戒尺狠揍的李稚青探頭探腦的說道。

    莫白夢樂了,笑道:“呵呵,你?你啥時候有師叔祖的樣子?”

    “咋滴,按輩分,我就是你師叔祖,怎么,你這逆徒,不尊師重道,是要欺師滅祖嗎?”

    李稚青雙手叉腰,一手指著莫白夢,氣勢倒是有那么一番意思,但頭上那戒尺不斷拍下來的狠勁,平白的把這氣勢給破壞掉了。

    “別管他,咱們走吧。”

    懶得陪李稚青這小屁孩兒在這里晃下去,楚云扔下這話,轉身就走。

    莫白夢連忙跟在身后。

    李稚青想追,但走到廣場邊緣,又被無形的氣墻給攔截了下來。

    圭戎在他的身上下了禁足令,沒有圭戎的允許,他短時間之內是別想離開這厚德廣場了。

    “喂,楚云,這小娘們對你可是日思夜想得很,你日后可千萬不要辜負人家,畢竟,她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

    這時,李稚青在后面給楚云傳音。

    楚云愣了愣,回頭看了一眼李稚青,見他擠眉弄眼的模樣,他腦門門子都是黑線,抬手又是一巴掌朝著他揮去。

    一道掌風襲來,瞬間鎮壓在李稚青的身上,把他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

    鎮壓了李稚青之后,楚云便直接離開了這厚德廣場。

    走出厚德廣場,莫白夢便問道:“師叔祖,神仙境這個境界,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神仙境啊?”

    楚云沉思了一會兒,認真說道:“努力修行。”

    莫白夢一陣無語。

    過了一會兒,她又說道:“我目前是神仙三階,四年的時間從金仙一階突破到這個境界,師尊說我突破得太快,可能導致根基不穩,不知師叔祖對此有什么見解?”

    突破太快?

    四年時間才從金仙一階突破到神仙三界,你這叫速度太快?

    楚云說道:“努力修行!”

    “咳咳,師叔祖,我也知道努力修行,但是根基不穩的事情,你是怎么解決的?你剛踏入無相山的時候,不過地仙三階的修為,如今已經是太上境界的仙尊,你難道就沒有根基不穩的預兆?”

    她是真的想請教一些關于修煉上的事情,但楚云現在好似沒有心思和自己說這些啊。

    楚云想了想,認真說道:“說起來,解決根基不穩的辦法,其實很簡單。不斷的經歷實戰,在生死之間熬練己身,所謂的根基不穩,便完全是一個笑話。”

    莫白夢翻了個白眼,說道:“師叔祖,你看我像是那種敢和人生死相搏的人嗎?”

    她話鋒一轉,又笑瞇瞇道:“師叔祖,你這邊有什么靈丹妙藥嗎?那種吞服了之后,能讓人一口氣突破好幾個境界的,我可以用貢獻點向師叔祖購買。”

    說著,她又道:“不過以師叔祖的身份,想來弟子這些貢獻點師叔祖也是看不上的。”

    楚云回頭看了一眼莫白夢,什么話都讓你說完了,我該說什么?

    “兌換殿不是可以兌換丹藥嗎?你去兌換就是。我身上可沒有你所說的這種仙丹。”

    莫白夢有些失望的‘噢’了一聲,又問道:“師叔祖,現在聽說整個仙界都在被魂族入侵,如今的仙界被魂族攪和得一塌糊涂,你們通天峰會安排弟子外出獵殺魂族嗎?”

    說到這里,她越來越起勁,道:“任務殿有很多獵殺魂族的任務,師叔祖,要不你帶上我,讓弟子刷一些貢獻點吧。”

    這可是粗大腿,得抱緊了。

    如今貢獻點亦或是其他的修煉資源越來越難得,魂族入侵仙界,導致現在許多人都不敢隨意接外出的任務,就憑去教導師門其他弟子收取一些貢獻點,根本就不夠日常修煉消耗的。

    楚云有些不耐煩眼前這個話癆,搖了搖頭,說道:“行了,有話你待會兒再問吧,先帶我去競技殿!”

    莫白夢‘哦’了一聲,有些失落。

    這大腿,看樣子是抱不住了。

    ……

    競技殿,平時無相山總部的弟子互相競技的地方,有恩怨,也可以在競技殿里面解決,甚至競技殿中,還有生死擂臺。

    不過一般情況下,生死擂臺是不開放的,畢竟都是同門,還沒有多少弟子會真的發生生死矛盾。

    莫白夢帶著楚云剛來競技殿,門口突然傳來一個挑釁的聲音:“喲,這不是莫白夢嗎?咦,這位是你的道侶?”

    是個女聲,朝著說話之人看過去,那是一個容貌漂亮,身材高挑氣質出塵的美女,但是她的一番氣質,被她口中說出來的話給完全破壞。

    畢竟,氣質出塵的仙女,又有哪個會主動挑釁他人的?

    莫白夢聞言,看了一眼這女子,眼珠子一轉,陡然抓著楚云的胳膊,笑瞇瞇道:“他叫楚云。”

    女子聞言,“呵呵,果然是個外冷內賤的賤貨,展慕白當初怎么就看上你這種妖艷賤貨的!”

    莫白夢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她輕輕松開楚云的胳膊,申請冰冷盯著眼前的女子,冷漠道:“道歉!”

    “哈哈,道歉?莫白夢,你白日夢做習慣了,怎么清醒時還做夢呢?讓我道歉?你配么?”

    葛秀華一臉不屑。

    莫白夢聞言,說道:“在無相山以下犯上,會遭受怎樣的責罰,你這位刑法殿的弟子,應該知曉吧?”

    葛秀華微微皺眉,她不知道莫白夢這話是什么意思。

    “以下犯上?莫白夢,你我都是無相山的內門弟子,怎么,啥時候你莫白夢的地位上升,成為真傳了?”

    葛秀華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莫白夢的話,實在是不知道讓她該說什么好。

    莫白夢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道:“這位是……”

    話還沒說完,楚云便直接踏入了競技殿中。

    他沒有必要留在這里看這兩個女的爭吵,上一次來無相山總部的時候,就被莫白夢戲弄了一次,這一次她又這樣玩,已經讓他心中不喜。

    見到楚云突然走開,莫白夢愣了愣,緊接著,她神色大變,連忙跟著追了進去。

    正準備打擊莫白夢一番的葛秀華,見到莫白夢如此跪舔一個男人,臉上的嘲諷越來越濃,最后看著她的背影,唾了一口:“賤人!”

    莫白夢就像是沒有聽見一般,她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抱上楚云的大腿,未來自己的貢獻點就不用愁了。

    不僅如此,這還是一位超級靠山,目前已經是通天峰峰主,恐怕未來成為無相山真正的高層甚至是無相山的掌門也說不定。

    現在得罪了他,自己以后還怎么在這無相山混下去?

    都說修行之人清心寡欲,不在乎權勢,但又有哪個修行之人不在乎這些?

    莫白夢,她可以不在乎許多瑣事,但有些事情,她必須要在乎。

    畢竟只要不是傻子,都不可能去得罪一位前途無量之輩,可偏偏,自己忘記了上一次的教訓,這一次又故技重施,自己是真的蠢得可以!

    ……

    競技殿大廳,此時有一萬多人在此地,競技殿中有一百多個傳送陣,每一個傳送陣,都連通著一片競技場,根據無相山弟子的修為劃分,凡是踏入相應的傳送陣,便能通往相應的競技場。

    此時,楚云踏入競技殿之后,目光便移到了標示著‘仙尊’二字的傳送陣。

    在這仙尊傳送陣面前,正有一群人圍在這里。

    為首者,是一個年齡約莫二十歲的青年,他笑容滿面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眾人,右手晃動著自己的身份令牌,說道:“各位,通往這仙尊級別的競技殿只有五個名額,大家都是同門,我也不好不帶你們進去,但是你們人太多了,我根本就不能全部帶走!”

    “東方,你也別拐彎抹角了,想賣貢獻點,就直接說吧!”

    人群之中,一位漂亮的女子開口。

    仙尊級別的競技場,進去之后,可免費觀看仙尊級別戰斗的畫面,運氣好的話,還能遇到仙尊級別的人切磋,甭管能不能從這些戰斗之中學到什么,能觀看一場仙尊級別的戰斗,便是一場視覺盛宴了。

    仙尊,那可是領悟了規則的存在,抬手便可破碎虛空,這種存在交手的錄影,放在外界可不是一般的難求!

    在無相山的競技殿,每個人只能根據自己的修為進入同等級的競技場,要踏足超過自己修為的競技場,是需要貢獻點的。

    一般高出一個大境界的競技場,他們進去很容易,消耗的貢獻點,不是特比多,但是要跨越多個大境界,進入相應的競技場觀看大能對戰,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眼前這男子名為東方松思,不知道從哪里搞到了一次踏入仙尊級別競技場觀戰的資格,這個資格可以攜帶五個人踏入其中,便有了現在這樣一幕。

    “就是,東方松思,你也別磨磨蹭蹭的了,趕緊開個價吧。不過我得告訴你,若是貢獻點高了,我們可不買賬!”

    東方松思聞言,輕輕揮手壓了一下,說道:“哈哈,既然諸位都要求我拍賣這五個名額,那我也不矯情了。不過價格嘛,我交給諸位來定奪!”

    “噢?我們定奪?我出1貢獻點,買你手中的觀戰名額!”

    人群中,立即傳來一個聲音唱反調。

    聽到這個聲音,東方松思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看了那說話之人一眼,本想訓斥對方一頓,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他認識對方,對方的修為比他出一個大境界,是能碾壓他的存在。

    “師兄,既然你這么說,那我便把拍賣底價定為1貢獻點吧。現在開始拍賣這五個名額,誰出的貢獻點高,誰便和我一起踏入這仙尊競技場觀看仙尊級別的戰斗,如何?”

    東方松思說完,人群中又有不滿的聲音傳來:“東方松思,你找死是吧?一個觀戰資格你還搞拍賣,我云從龍便要看看,今日有哪個冤大頭敢拍你的名額!”

    自稱云從龍的男子說完,身上的氣勢頓時展露出來,一股屬于神仙境界的氣勢,讓周圍的人紛紛變色。

    東方松思,修為不過金仙八階,感受到云從龍身上傳來的氣勢,心里叫苦連連。

    “從龍師兄,以您的身份,就別和小弟一般計較了啊,小弟我實力弱小,任務殿適合我完成的任務基本沒有,近日小弟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個踏入仙尊級別競技殿觀戰的機會,就指望這多出來的五個名額換點貢獻點,從龍師兄,您就可憐可憐弟弟,別砸弟弟的場子呀!”

    東方松思一個勁的說著軟話。

    云從龍很滿意他的態度,點了點頭,說道:“這樣,我知道你修行艱難,名額給我留一個,我給你十萬貢獻點如何?”

    十萬?

    東方松思神色一喜,這已經遠遠超出他的預料了。

    十萬貢獻點啊,以自己的修為,不知道得多久才會積攢十萬貢獻點!

    這馬屁拍的好,貢獻點也賊多啊!

    眾人一聽云從龍出十萬貢獻點,修為在神仙以下的,都不淡定了。

    其中,有一個神仙三階的弟子更是罵道:“云從龍,你瘋了嗎?十萬貢獻點就為了觀看一場戰斗,劃算嗎?”

    云從龍聞言,看了那人一眼,不屑道:“既想看仙尊交手,又舍不得出價錢,好事都讓你想完了,你怎么不去死呢。”

    那人頓時就怒了,吼道:“云從龍,你挑事是吧?可敢和我來神仙競技場一戰!”

    云從龍一臉不屑道:“呵呵,沒興趣。”

    東方松思見兩人有打起來的意思,連忙說道:“兩位哥哥,和氣生財,可千萬別為了一點小事動粗。”

    他的話說得很漂亮,聽到他這些話的人,也沒好意思和他置氣,最后人群之中有五個神仙境界的仙人一人各出十萬貢獻點,買下了他手中的名額。

    就在他手中的名額賣出去,準備帶眾人踏入仙尊競技場的時候,一個邁著悠閑步履的青年由遠及近。

    在青年的身后,還跟著一個神情焦急的美女,正是內門十大美女之一的莫白夢。

    “我真的沒想利用您,師叔祖,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可千萬別不理我啊!”

    莫白夢想攔住楚云,又不敢過去攔截,就遠遠的吊在楚云身后,那焦急又委屈的模樣,讓旁人一陣不忍。

    這時,大家幾乎都忽略了莫白夢的稱呼,一個個都把目光放在楚云身上,見到他身后莫白夢的哀求之色,一個個不明所以。

    東方松思見到楚云,不由得眉頭緊鎖。

    他總覺得眼前這人面熟,但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到過。

    不過,能讓莫白夢都放下態度哀求的人,莫不是,是這莫白夢的道侶?

    一想到這里,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錘了一下。

    內門十大美女之一的莫白夢,就這樣被人給拱走了,而這個渣男,竟然還一臉的不耐煩!

    有他這樣想法的人,不止他一個。

    這時,云從龍主動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看了一眼楚云,說道:“這位同門,在下煉器殿云從龍,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楚云看了他一眼,這時正好走到他身前,輕輕的把他給扒拉到了一旁,連回話的興趣都沒有。

    云從龍愣住了。

    其他人也愣住了。

    云從龍,煉器殿弟子,神仙九階的修為,竟然就這樣被人給扒拉到一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