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以自身的仙力影響周圍的空間形成共振,可直接封禁空間。

    講道理,這聽起來,似乎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楚云也覺得很簡單,畢竟剛剛自己的攻擊就穿透了空間的禁錮,到達了那女子的身上。

    現在,他就盤坐在原地,調整自己的狀態。

    沒一會兒,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他便慢慢嘗試起來。

    他輕輕抬起自己的右掌,以自身的仙力為引,輕輕朝著前方揮擊出去。

    仙力涌動,猶如安靜的小河,慢慢攻擊在他身前十丈處。

    前方,沒有實物,他是攻擊的空間。

    他在嘗試以自己掌中的仙力,改動自己所攻擊之地的規則。

    轟!

    一聲巨響傳來,仙力在前方猛然炸開,炸得空間都在顫抖。

    “失敗了啊?”

    楚云皺了皺眉,收起手掌,沉思了一會兒,又開始出手。

    同樣以自身仙力為引,在攻擊出去的瞬間,他企圖改變自己攻擊點的規則,但這一次,仙力到達,依舊是直接炸裂,并沒有形成空間禁錮。

    好似沒有了壓力,連怎么禁錮空間自己都無法做到。

    難不成,自己要在壓力之中,在最危險的時刻,才能試驗成功?

    他不信邪,繼續嘗試著。

    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沒有一次成功。

    千百次的嘗試之后,他自己都有些坐不住了。

    “人家踏入仙尊境界就能領悟規則之力,我現在僅僅是想領悟一個禁錮空間的手法,怎么就這么難?”

    失敗得讓人心情焦灼,楚云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環顧四周,眼前依舊只有十座競技場,以及競技場中存在的小動物。

    除此之外,這里就只有他一個人,想重新找人詢問該如何使用這種空間禁錮的手段,怕是還得跨入競技場和那些符文造物對戰才行。

    “萬丈高樓平地起,我已經觸碰到了規則之力的邊緣,就不信今天不能領悟出來!”

    他一咬牙,神色發狠,繼續開始嘗試起來。

    依舊是在失敗,依舊在每一次的失敗之后繼續嘗試。

    漸漸地,他從一開始把仙力扔到自己的攻擊點會炸開,到現在堅持幾秒鐘才炸開,算是一種不小的進步。

    他不信邪,繼續嘗試著。

    ……

    時間緩緩流逝,轉眼間,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三天時間里,楚云就在不停的嘗試該如何封禁空間。

    就在剛剛,他終于有了收獲。

    他一掌拍出,仙力匯聚于掌心之中,殺入自己的攻擊點,而后快速改變了周圍空間的共振頻率,變得和自己掌心之中發出的仙力保持同一頻率,并且一直沒有炸開。

    “成功了!”

    這一刻,楚云的臉上洋溢著一絲輕松的神采。

    三天三夜的嘗試,終于成功了一次。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續,只要熟悉就行了!

    接著,他又嘗試了好幾次,掌心之中的仙力不斷和攻擊點的仙力保持一致的頻率!

    沒多久,楚云停止了試驗。

    他站起身,目光放在競技場上,雙眸之中爆射出兩道神芒,自語道:“三天前的認輸,就是為了這一刻。如今我已經領悟了空間禁錮的規則之力,就讓我,再會會你!”

    說罷,他縱身一躍,又朝著那競技場跳去。

    如之前的狀況一般,他依舊選擇對戰剛剛的那只言語甚多的兔子。

    確認了挑戰目標,他便直接踏入了競技場中。

    當他再次踏足競技場,那兔子所變成的美女臉上帶著微笑,說道:“你如此之快又來挑戰我,怕是領悟了空間法則的了吧?”

    楚云點了點頭,道:“少廢話,看招!”

    懶得和這廢話連篇的符文造物多說,楚云抬手便是一巴掌朝著她拍去。

    這一刻,他以自身的仙力溝通對方所在的區域的規則,以自身的仙力為引,強行扭曲對方所在之地的那片空間之中的規則。

    絲絲縷縷的金色仙力從他的掌心之中散發,頃刻之間便構建出了一方空間牢籠,把這符文造物給禁錮在了原地。

    她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一下,直到楚云的動作完成,她只感覺一陣震蕩的力道傳到自己的身上,很微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是當她再次移動自己身體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周圍的空間好似一個堅不可破的牢籠,把自己給死死的封鎖在里面。

    感受著自己身體周圍被封禁的空間,她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是空間禁錮。不過,你這空間禁錮的速度太慢了,破綻也太多了,隨手便可破之!”

    聲音一落,她體表陡然綻放出一陣紅色光芒,化作神情猙獰的神獸模樣,一會兒是真龍,一會兒有是神鳳,一會兒又變成玄龜,四圣獸的虛影,不斷在她的體表流轉,每一次的變幻,楚云便感覺自己所創建出來的那禁錮對方的力量變得薄弱一分。

    “這空間禁錮的手段,并不完整?”

    感受到對方破除自己空間禁錮的手段,他微微皺眉。

    這一刻,他體內的仙力加劇運轉,抬手再次朝著女子一揮,加固那封禁的空間。

    可惜,紅色光芒形成的震動頻率和他的仙力形成了共振,就在他的力量再次施加過去的瞬間,女子身形一閃,卻是從他所禁錮的空間之中脫離。

    所謂的空間禁錮,在對方的眼前,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對方只是輕輕一個跳躍,便離開了他所封禁的空間。

    “你的力量破綻太多了,這種手段,也就去禁錮一下太上境界之下的人,對付稍微領悟了空間規則的人,都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女子輕輕搖頭,又道:“我所傳授你的,其實算不得真正的規則之力,真正能使用規則之力的人,那是一言一行都能改變一方天地的規則,達到這種程度,才算真正利用規則之力對戰,而我們,只能算是模仿者。”

    “而作為模仿者,你都模仿得不像樣,你在無相山到底有怎樣的身份地位,才會讓無相山花費這么大的代價,硬生生用丹藥把你推到太上四階?”

    “話癆,你給我閉嘴!”

    楚云滿腦門子都是黑線。

    自己的修為,又豈是靠著丹藥堆上來的?

    這娘們,不止一次用這話嘲諷自己了。

    明明是個符文造物,話不是一般的多。

    每一次說話,都是能噎死人的那種,實在是欠揍。

    不過她話語之中所透露出來的信息,也不可不信。

    一言一行改變一方天地的規則?

    這種存在,真的是太上境界能做到的?

    “哈哈,小弟弟,你用不著生氣,你想要領悟規則,我再給你指一條明路吧,你們無相山不是有傳功殿嗎?你去找傳功殿的殿主給你解惑,相信他那邊一定會給出你正確的指引的。”

    聽見女子這話,楚云看了她一眼。

    突然,他再次抬手,仙力在他的指尖凝聚,化作一道金色光芒,跨越空間的距離,瞬間到達她的身前,形成一道無形的牢籠,再一次把她給封禁起來!

    “嗯?”

    女子微微變色,她第一時間施展身法,準備逃離楚云的禁錮空間。

    但是已經晚了,空間禁錮已經形成,想瞬間脫離空間禁錮,還得耗費一番力氣!

    緊接著,楚云再次揮手,一道道金色的仙力帶著神圣的氣息,再一次朝著她匯聚。

    等到金色光芒到達她身邊的時候,她只感覺自己周圍的空間禁錮力量又加大了幾分。

    更讓她覺得神奇的是,任由自己如何改變自身仙力的頻率,也難以和楚云這一次的封禁自己的力量形成共振。

    怎么回事?

    還是如之前那樣慢吞吞的封禁手段,現在怎么就把自己給封禁得死死的了?

    她微微皺眉,頓時分出一縷神識去查探眼前的狀況。

    神識觸碰到自己周圍的空間,情況頓時一目了然。

    她陡然發現,楚云這一次使出的封禁空間的手段,和之前的完全不同。

    現在她身體周圍的空間波動頻率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變化,自己若是想跟上這種變化,至少得知道對方的思維方式!

    但是,自己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人的思維方式?

    “好手段,舉一反三,竟然時時刻刻改變自己封禁空間的頻率,讓人難以形成共振,從而禁錮敵人,你這一招,很不錯!”

    女子雙眸之中爆射出兩道紅芒,又道:“不過,這一招,依舊算不得是真正的規則之力。而且,你這一招,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只是小道!”

    霎時間,她雙眸之中的紅芒綻放,恐怖的氣息從她的身上蔓延,猶如海嘯,沖向四周。

    她此刻好似是一頭洪水猛獸,強橫的力量自她的雙眸之中爆發,兩道紅芒破空,頃刻之間轟擊在楚云所禁錮的空間之上。

    楚云費心費力所使出來的空間禁錮手段,瞬間被破!

    緊接著,她身形騰空,體表彌漫出一層詭異的紅色紋路,猶如體內的血管膨脹,撐起了肌膚。

    越來越兇悍的氣勢自她的身上爆發,下一刻,她陡然發出一聲低吼,攜帶一股無可匹敵之力,瞬間降臨楚云身上!

    “不好!”

    聽著她的嘶吼,楚云神色大變,這一刻不敢有絲毫猶豫,異魔體第一時間施展,他的外形瞬間發生變化,他直接揮動雙翼,同時運轉偷天神腿,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極致,直直的朝著競技場外跑去!

    然而,還是太晚了。

    他的身體才剛剛騰空,便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在自己的后心,異魔體狀態下,他的肉身強悍無雙,同屆之中,能傷他的,幾乎沒有。

    可是現在,他卻感覺自己的心臟猛然震動了一下,緊接著,一口鮮血陡然從他的口中噴出,竟是在第一時間受了傷!

    “絕對的力量,打破一切規則!”

    低沉嘶吼的女聲,帶著一絲癲狂,傳入楚云的耳中,讓楚云神色微變。

    他一直以為領悟了規則之力的人,和沒有領悟規則的人,是有天差地別的。

    若是同級別對戰,自然是領悟了規則之力的人占據優勢。

    但現在這一幕超出他的預料,對方打破自己那不斷改變頻率的空間禁錮,竟完全是依靠的自身力量,并沒有動用任何規則之力!

    而且,這股力量太過于強大,是楚云這么多年來,第一次見到能碾壓同級別自己的力量!

    這還是太上四階?

    身為戰神霸體,從來不怕同級別挑戰,今日他竟然感覺若是同級別一戰,自己會落敗!

    “小弟弟,死!”

    癲狂的聲音再次傳來,帶著一股瘋狂的殺意。

    是真正的起了殺心的那種殺意,不帶有任何保留的。

    楚云心中警覺,第一時間匯聚自身所有仙力,飛龍訣毫不猶豫的使出,抬手便是一掌朝著對方揮出去。

    霎時間,一條金色真龍奔騰咆哮,帶著蠻橫兇殘的氣息,跨越了時空的距離,頃刻之間殺至對方身前。

    融合了大衍刀劍術的飛龍訣,威力已遠超兩者任何一種,此時,真龍長吟,神威蓋世,他不信這女人能在自己這一招之下討到好。

    然而,他的攻勢才剛剛殺到對方的面前,一只血色利爪陡然從紅霧之中冒出來,準頭極準,一把抓住了那充斥著毀滅氣息的真龍!

    “還給你!”

    低吼的聲音從她的喉嚨里傳出來,像是脖子里卡著了什么東西一樣,聽起來格外難聽。

    接著,楚云便看到血色利爪把真龍直接朝著自己扔了過來。

    就是那種很隨意的扔東西的舉動,但就是這種‘輕輕’的一扔,這攻勢比去時更快的速度朝著楚云倒飛回來!

    原本是自己攻擊出去的力量,此時竟是直接被調轉了!

    也不知道對方是使用的怎樣的手段。

    這一刻,楚云不敢有絲毫大意,身形直接騰空,朝著競技場之外飛去!

    轟隆隆……

    才剛剛飛起,楚云便感覺自己的腳下傳來一陣劇烈的能量震蕩,伴隨著巨大的聲響,整座競技場的空間都快速破碎!

    那是屬于他攻擊出去的力量,竟然被對方完全還了回來!

    “好詭異的手段!這也是規則之力嗎?”

    楚云死死盯著這女子,對方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不太像是規則之力!

    “規則之力并不是萬能的,小弟弟,接下來,讓你看看我的真本事!”

    女子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恐怖的神威從她的身上散發,猶如浪潮一般,一波一接一波的朝著楚云涌來。

    楚云揮動著雙翼,此時不敢有絲毫大意,警惕看著眼前的女子。

    對方現在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那濃烈的殺意沒有絲毫掩飾,好似自己和她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她只是無相山造就出來的符文造物,現在怎么會對自己產生這么大的殺意?

    他毫不懷疑,接下來的戰斗,很可能就是一場生死之戰!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為什么會有這種突變?

    楚云心中疑惑不已。

    就在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你先離開!”

    緊接著,楚云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什么事情,便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再一次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了競技殿大廳那仙尊傳送門門口!

    “怎么回事?”

    楚云微微皺眉,自己竟然被人從仙尊競技場傳送到了競技殿大廳?

    “怪物!”

    “這是什么東西?”

    “邪魔入侵嗎?”

    “開什么玩笑,這里是無相山,那個邪魔敢入侵!”

    “快,快去通知殿主!”

    “……”

    紛雜而惶恐的聲音傳入楚云耳中,聽到周圍的這些聲音,楚云立即撤銷了異魔體。

    有人見過楚云的模樣,見他恢復了原樣,驚呼道:“是通天峰主!”

    一聽到‘通天峰主’這個稱呼,喧鬧而惶恐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

    眾人紛紛松了一口氣,就剛剛從對方身上所爆發出來的那種強大的威壓,讓他們感到絕望。

    配上對方的形態,那活脫脫的就像是入侵到這競技殿的邪魔,他們沒有理由不害怕!

    “師……師叔祖?”

    不遠處,莫白夢見到楚云恢復正常,也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說道:“師叔祖,原來是你啊!你的本體太嚇人了,站在你的本體面前,我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亡。”

    莫白夢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異魔體狀態下的楚云,形象太過于可怕,加上氣勢沒有收斂,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楚云的異魔體,只是在通天峰峰主繼任大典的時候展露過,知曉他能變化成一尊實力強悍的‘邪魔’的人,在無相山中,有一部分,但絕對不是眼前這群內門弟子。

    楚云掃了一眼周圍,揮了揮手,道:“都散了吧,圍在我身邊,叫什么話!”

    說罷,他又對莫白夢說道:“你不用跟著我了,以后有事,可以來通天峰找我。”

    扔下這話,他轉身就朝著情報殿方向走去。

    莫白夢看著楚云的背影,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又沒能說出口。

    ……

    情報殿。

    前往情報殿的人很多,但長時間停留在情報殿的人,非常少。

    許多人來這里,都是查詢一些和自己任務相關的資料,資料查探完畢,便直接離開,很少有人逗留,不像是其他殿堂,還能供人喝茶聊天。

    情報殿的設計也格外隱秘,幾乎每一個踏足情報殿的人,都會有一個單獨的房間,防止他們的隱秘被人窺探。

    楚云來到情報殿之后,便直接踏入了大廳的一個隔間,開門見山的說道:“我要仙尊競技場所有的資料!”

    剛剛突然就被傳送出來,以及那符文造物突然殺意凜然,就這兩點來看,便證明情報殿那邊的情況很不同尋常。

    那自稱是符文造物的話癆兔子,她所表現出來的一舉一動完全不像是符文造物。

    最后在她以力破開自己封禁的空間,并且把自己攻擊出去的力量反扔回來,這種手段,他還是第一次見。

    畢竟是仙尊級別的攻擊力量,對方怎么截獲,又是怎么扔過來的?

    疑惑太多了,他不得不來這情報殿尋找資料。

    “權限不足,無從查探。”

    突然,一個機械性的聲音傳入楚云耳中。

    “什么?權限不足?”

    楚云愣了愣,懷疑自己是聽錯了。

    自己乃是通天峰峰主,來這情報殿查看關于仙尊競技場的資料,竟然權限不足?

    “為什么權限不足?”

    他是通天峰峰主,已經是無相山的高層了,查詢一個仙尊競技場資料,竟然情報不足?

    這是在開什么玩笑!

    這時,那機械性的聲音回應道:“絕密級別資料,超出固有分級,只有三十六殿殿主以及長老有資格知曉。”

    三十六殿的地位,比七十二峰要稍微高那么一些,但這個高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平日里峰主和殿主之間見面,幾乎是不論尊卑的。

    沒想到到了這情報殿,自己竟然還沒有資格知曉了。

    “查詢仙尊競技場小動物資料!”

    楚云不甘心,換了一種方式問詢。

    那機械性的聲音再次傳來:“仙尊競技場資料為絕密,無權查看。”

    楚云的神色陰晴不定。

    看樣子,以后得找個機會問一問競技殿殿主。

    不過說起來,從踏入這無相山,自己還沒有見過競技殿殿主。

    過了一會兒,楚云又道:“查詢哪里能領悟規則!”

    既然不能查詢,那就換一種方式。

    厚德殿主說厚德殿廣場上記錄的那些故事有助于領悟規則,也說競技殿的戰斗錄影有仙尊交手,也可以觀看錄影,或許也能掌控規則之力。

    但對于楚云來說,這兩條路都走不通了。

    他不愿去厚德廣場看那些無聊的故事,仙尊競技場現在也突然發生了詭異,自己想要進入其中觀看戰斗錄影,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還怎么觀看?

    已經是太上四階的他,若是還不領悟規則,那就要成一個笑話了。

    這時,機械性的聲音沒再提示‘權限不足’,而是反問道:“你要領悟那種規則?”

    規則還分種類?

    “所有規則我能領悟的,我都要領悟!”

    懶得去細分哪一類規則,規則這種東西,多多益善!

    作者拓跋流云說:最后幾天,求鮮花!后面會越來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