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連無相山都是幕后黑手之一,豈不是說,自己若是要率領無數星空的子民反抗仙人的壓迫,豈不是要連著無相山給一起滅了?

    無相山有多強?

    即使是現在,楚云心中都沒底!

    現在他已經貴為無相山七十二峰之一的通天峰峰主,卻也無法獲知無相山的真正實力,甚至無相山總部的一些重要的會議,他們這些峰主都是沒有資格參加的。

    但是偏偏無相山中的某位大能很可能是殺害蠻的兇手,自己要報仇,到底該從什么方面出發呢?

    這瞬間,楚云的心變得格外沉重。

    敵人太強了,強到令人絕望!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若是暴露自己和蠻有關系的話,恐怕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無相山的門規表面上是禁止同門相殘,但同門相殘這種事情,發生在大宗門,多不勝數!

    而且,能夠在古天庭蹦碎之后一直屹立至今,無相山的底蘊,絕對不是自己表面上所看到的這么簡單。

    甚至,七十二峰對于無相山來說,只能算是馬前卒!

    “任重而道遠啊!”

    楚云心里輕聲感慨了一句,但他的心卻是變得格外的堅決。

    敵人強大又如何?

    自己繼承了蠻的衣缽,已經承諾要完成他的遺愿,即使前路是萬劫不復之深淵,自己也將義無反顧!

    做出這個決定,他整個人的氣勢都發生了不一樣的變化,好似整個人都煥然一新了一些。

    孤寂的冷風在這午門大殿的廣場上吹起,站在楚云身邊的卿水峰主詫異看了一眼楚云,說道:“你突破了?”

    楚云聞言,愣了愣,道:“沒有。”

    突破?

    自己哪門子的突破啊?

    卿水峰主疑惑道:“你現在給人的感覺和剛剛不一樣了。難道不是突破了?”

    楚云微微一笑,道:“并不只是突破才會讓人脫胎換骨,有時候稍微改變一下自己的想法,讓自己變得自信一些,也能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卿水峰主聞言,玩味的笑道:“那通天峰主是因為何事讓自己變得跟我給自信了呢?”

    楚云從容說道:“我們無相山的底蘊!”

    卿水峰主也有此感,贊同道:“確實,想不到我們無相山,竟然還有這種背景!”

    她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隱秘的事情。

    身為卿水峰峰主,根本就不知道無相山的根底。

    她只知道無相山很強,但是具體有多強,她卻不知曉。

    但是現在,她卻有了一個朦朧的猜測。

    無相山的創建者,曾經是古天庭的仙官,只是后來古天庭發生了內亂,導致古天庭直接蹦碎,其余的勢力各自為政,劃地為王。

    聽這透明生物說,當初劃地為王各自為政的勢力有許多,而能從遠古時代一直存活至今的,偏偏只有六大勢力。

    之前,她只是一直聽說無相山是遠古六大勢力之一,為什么被稱為‘遠古’,她卻是不知曉。

    現在她知道了,就憑這一點,無相山卻是算是遠古勢力,當今仙界,能夠和無相山媲美的,也僅僅只有五個勢力罷了。

    接著,她又對楚云說道:“所以啊,通天峰主,你若是要對無相山產生什么不好的念頭,可得趁早打消住啊!”

    楚云被她突然說出來的這話給弄得有些愣神。

    稍微一想,便明白了是什么原因了。

    這卿水峰主怕是認為自己腦海中藏著的存在可能會對無相山產生什么不利,所以才說的這話!

    她雖然猜測楚云腦海之中藏著的人是于逍遙,但沒有確定之前,不能直接蓋棺定論。

    這話,也算是對楚云的一番提醒,也可以看做是一番敲打。

    “哈哈,卿水峰主,是你多慮了。我對無相山,沒有任何想法。”

    楚云說完,又看了一眼透明生物所在的方位,問道:“天帝看著古天庭分離崩析,是直接遠遁迷霧區,還是做了什么?”

    透明生物說道:“當時天地的修行正在緊要關頭,沒有騰出手來。”

    楚云又問道:“他有沒有說過會歸來?”

    “不會回來了。”

    透明生物感慨了一聲,說道:“以天帝的實力,即使是踏入迷霧區,也能重新創建一方勢力。

    已知仙界和那未知的迷霧區相比,其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曾經古天庭的天帝說過,迷霧區的深處,那世界等級很可能比已知仙界更富饒,迷霧區才屬于強者的歷練場,咱們這已知仙界,只是一片貧瘠之地罷了。”

    嘶……

    貧瘠之地!

    楚云聽到這四個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如果這已知仙界算是貧瘠之地的話,那所謂的富饒的迷霧區,到底會是怎樣的?

    曾經,他所待著的玄州,也算是一片貧瘠之地,在那邊,因為天地規則的殘缺,最多只能讓人修行到天仙境界。

    當他踏入通天峰,便認為通天峰這種地方才是真正的修煉圣地,可是現在聽這透明生物的話,好似并不是這樣!

    迷霧區,比起已知仙界要富饒!

    或許,等自己查明了蠻的死因,可以去迷霧區看看!

    拋開腦海中的想法,楚云盯著透明生物所在的位置不斷看著。

    他看不到隱身的透明生物,不過心中卻是突然生出了一個疑惑。

    這個透明生物知道的隱秘怎么這么多?

    它不過是剛剛才出世的,即使在古天庭存在之前,就已經待在了古天庭之中,但也沒有理由知道這么多吧?

    天帝的話,它居然都能記得,天帝那種存在,會告訴它一個‘蛋’那么多?

    楚云心中有疑惑,卿水峰主心中同樣有疑惑。

    這時,她甚至對自己這新收服的獸寵產生了懷疑。

    “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卿水峰主右手之中的長劍握緊,已經有了要攻擊它的趨勢。

    太不正常了。

    一個剛從龍蛋里出生的‘龍’,怎么會知道這么多?

    透明生物聞言,有些畏懼道:“當初我就是被天帝給動了手腳的。主人,你要相信我,我對你的忠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鑒啊!”

    卿水峰主聞言,冷聲道:“暫且信你一次!若是你做出任何對我們有傷害行為的舉動,我定斬不饒!”

    透明生物連連點頭說道:“嗯嗯嗯,主人,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你們的事情的。”

    可惜,它的表態兩人根本就看不到。

    就在這時,楚云腦海中的鴻蒙神樹突然說道:“迷霧區啊,曾經仙界的子民和那些從混沌之中誕生的妖獸搏斗,創建出了各種各樣的功法,創建出了各種體質,但是面對那些從混沌之中就誕生的妖獸,其實還是有些不夠看。”

    鴻蒙神樹的突然感慨,讓心里一動,問道:“老鴻,你是從混沌之中所誕生的第一株靈物?”

    “不錯!不過當初本座迷迷糊糊,正忙著蛻變,對混沌之中的事情也不怎么了解。你小子若是想要從我的身上了解關于迷霧區的一切,那是打錯了算盤。”

    他直接把話給堵死,生怕楚云問東問西。

    楚云撇了撇嘴,說道:“天地初開之時,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場景?”

    “我說了,別問我一些無聊的問題!”

    鴻蒙神樹的聲音顯得有些不耐煩。

    問起混沌之中的事情,這對于他來說,絕對是在揭他的傷疤。

    他曾經被人給連根砍斷,被煉制成了一件兵器,最后隨自己的‘主人’南征北戰,一直都是渾渾噩噩的。

    也只是最后,他誕生出了靈智,才找了一個機會逃走,否則的話,現在可能都還是別人手中的兵器呢。

    楚云狐疑道:“那時候,你該不會是還沒有誕生靈智吧?”

    “胡說!本座從天地初開,便誕生了靈智。天地未生我已生,這偌大的仙界,便是本座支撐起來的,是本座劃開了混沌,為已知仙界撐起的天穹!”

    楚云無語道:“你就吹吧。這話就過分了啊,這已知仙界是你撐起來的?咋不說自己就是天道呢。”

    鴻蒙神樹聞言,道:“愛信不信!”

    接著,他又說道:“小子,現在可不是關心其他事情的時候,你可別忘了這是什么地方,危機時時刻刻都會降臨,現在就有危機出現在你的周圍,你還是好好想想怎么解決眼前的危機吧!”

    “嗯?危機?哪里有危機?”

    楚云狐疑不已。

    眼前的危機?

    他并沒有感受到什么危機,若說此地誰能給他帶來危機,恐怕也就只有午門大殿之中的那姬長空了。

    但姬長空現在正在破解符文,根本就沒空對自己出手,那么現在自己又面臨什么危機?

    疑惑之間,便聽見鴻蒙神樹說道:“你小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面臨的危機是怎樣的。給你提個醒,有其他人混進來了,你的熟人!”

    “我的熟人?”

    楚云心里一凜,本能的想到了之前從地底廣場逃走的云縹緲!

    不過,對方從地底廣場出來之后,便直接離開了,又怎么可能返回?

    難道,是他那護短的爺爺趕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譏諷的聲音陡然傳入楚云的耳中:“通天峰主,這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沒想到咱們這么快就又見面了!”

    聽到這話,楚云循聲看了過去,兩道人影頓時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來人卻不是云縹緲,而是司徒青!

    此時,在司徒青的身后,還跟著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老者身穿一身青色長袍,在他的胸前,是一副黑白色的太極圖,他手中拿著一根拂塵,作道士打扮。

    卿水峰主在見到此人之后,不由自主的朝著楚云靠近了一些,而后以自身的防護罩把楚云給籠罩了起來,說道:“這老者是鎮魔宗的長老,修為在帝境,比我強上一些!”

    楚云心里一沉。

    午門大殿之中的姬長空也是鎮魔宗的長老,現在司徒青的身邊也跟著一位鎮魔宗長老,情況對他們很不利!

    自己無相山的長輩正在和天帝他們對戰,現在他們是落單了,以鎮魔宗和無相山的關系,這老者怕是會直接出手!

    更何況,自己和司徒青之間還有一些過節,現在他們直接攔在了自己的身前,怕是準備對自己和卿水峰主出手了!

    “卿水峰主,好久不見!”

    在司徒青身邊的那老者,沖著卿水峰主打了個招呼,而后目光移到楚云身上,打量了楚云一番,便以居高臨下的態度問道:“你就是無相山那新晉的通天峰峰主楚云?”

    楚云聞言,毫不示弱的說道:“正是本尊!你是何人,報上名來!”

    其實卿水峰主已經告訴了他對方的身份,但他就是不爽對方的態度。

    自己好歹也是通天峰峰主,在氣勢上又怎能被對方壓制一頭?

    老者聞言,神色一冷,手中拂塵輕輕一揮,一股凌厲的罡風隨著拂塵劃過的軌跡直奔楚云而來。

    同時,老者也冷漠說道:“本帝郭晉!”

    這一刻,卿水峰主卻是直接出手,她手中長劍劍芒橫空,朝著那罡風筆直的劈了過去。

    兩股力量相沖之下,那激蕩的能量立即朝著四周宣泄出去,震動得這片空間都在顫抖。

    那對沖的能量爆炸開,輻射向四周,卻是在落到周圍建筑的時候,各個建筑之上所刻畫的符文陡然綻放出一層血色光芒,直接把那爆裂的能量給清除!

    這一擊,沒能對楚云造成任何傷害,卻是讓楚云心里一緊。

    僅僅是一道罡風,他便感覺自己根本無法抵擋,若不是卿水峰主在自己的身邊,就這罡風,足以讓自己深受重創,甚至當場死亡!

    而且,郭晉的回答,比起楚云的回答更為厲害,一聲‘本帝’,便足以壓制楚云這‘本尊’!

    仙尊才有資格真正稱為‘本尊’,而無漏境界,便號稱仙帝,自稱一聲‘本帝’,便是變相的說明了他的修為處于帝境!

    “都說通天峰主是仙界有史以來的最強天才,從地仙境界修煉到太上境界,用了不到五年時間,如此天賦,今日一見,果然名不宣傳!”

    郭晉手中拂塵輕輕一揚,這一次卻是沒有對楚云發動攻擊。

    緊接著,他又說道:“可惜了,你若是在你的通天峰老老實實修行,或許能在短時間之內達到帝境,但是現在,你既然出現在我面前,那么你這修煉之路,也到頭了!”

    聲音一落,他身上的氣勢陡然展開,狂暴的力量瞬間從他的身上宣泄出來,猶如浪潮一般,涌向楚云。

    卿水峰主的防護罩就籠罩在楚云的身上,僅憑他仙帝級別的氣勢,還破不了她的防護罩。

    不過,她的神色卻是變得格外凝重。

    面對眼前的郭晉,對于卿水峰主來說,她心中根本就沒有必勝的把握,更何況,還帶著楚云的情況下,就更沒把我了!

    “通天峰主,你說你這運氣到底是好,還是壞呢。之前從那地底廣場你逃過一劫,現在你不離開,居然也潛伏在了這里,看來,你能在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從地仙修煉到太上境界,憑借的就是你這一份膽量啊!”

    司徒青的臉上盡是譏諷。

    現在在這宮殿群之中的人,并不止郭晉和姬長空,還有他鎮魔宗的敖凌云和莫北離!

    鎮魔宗四大長老聯袂而至,為的就是這片古天庭遺址。

    他們早就潛伏在了這宮殿群之中,只要無相山的殿主、峰主前來此地,他們絕對會給他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楚云聞言,卻是大聲笑了起來,說道:“哈哈,你是死到臨頭還不自知啊!”

    司徒青聞言,冷笑道:“通天峰主,你莫不是被嚇傻了吧?死到臨頭?你是在說你自己吧!”

    楚云毫不在意他說的這些,譏諷道:“你知道此地是何地嗎?”

    司徒青一臉傲然道:“當然!你知道的,本座一定知道。你不知道的,本座也知道!”

    楚云玩味道:“噢?那敖凌云和莫北離你可認識?”

    司徒青詫異道:“嗯?怎么,你們莫不是遇到了我鎮魔宗的兩位長老?”

    楚云大笑道:“哈哈,當然遇到了!你很快就會和他們見面了!”

    司徒青聞言,皺了皺眉。

    難不成,無相山還有其他人趕來這里?

    一想到這里,他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別看之前完全一副沒把無相山總部的人放在心頭的態度,但若是無相山的人真的趕來,他們想要脫身,還得費一番力氣!

    見司徒青的神色,楚云玩味道:“兩位,你們莫不是一直都在這古天庭遺址之內,還從沒有出過去吧?”

    “通天峰主,你這是何意?”

    這次,沒等司徒青開口,他身邊的郭晉便詢問了起來。

    楚云冷漠道:“敖凌云和莫北離,已經死了。”

    “什么?”

    郭晉心頭一驚,察覺到自己失態,他連忙鎮定心神,問道:“通天峰主,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哈哈,沒聽清?”

    楚云大笑著,又道:“那么這次一定給我豎著耳朵聽好了!”

    “你們鎮魔宗的敖凌云和莫北離,已經死了!人頭,現在已經被當做戰利品掛在某根竹竿上,若是你們現在從這里出去,或許還能去給他們收個全尸!”

    這話說完,便看到司徒青身上殺意沸騰,郭晉的臉色也是鐵青,剛剛那洶涌澎湃的氣勢,在楚云這三言兩語之下,便被直接給打散了。

    見兩人還在愣神,楚云立馬拉了身旁的卿水峰主一把,毫不猶豫的沖天而起,直接朝著東面飛去!

    見楚云兩人飛走,郭晉瞬間反應了過來,他輕輕抬起自己的右掌,對準楚云和卿水峰主,猛地一巴掌狠狠拍了下去!

    咻……

    一道猩紅色的匹練直接穿越空間的距離,瞬間殺至楚云和卿水峰主面前!

    卿水峰主早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準備,她手中長劍劍氣咆哮,帶著凌厲的氣息,直直的朝著那飛來的匹練撞擊過去。

    同時,她反手挽住楚云的手臂,速度運行到極致,根本就沒管自己的這一擊能否破除掉對方的攻勢!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傳來,恐怖的能量在戰場中心宣泄,卿水峰主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那蔓延出來的能量原本足以撕裂虛空,但此地的虛空卻是格外的穩固,在這一擊之下,愣是沒有翻起任何波瀾。

    同時,那宣泄出去的能量立即被周圍建筑的符文給化解,不讓這兩人攻擊所產生的能量破壞這宮殿群!

    一擊沒有奏效,郭晉看著楚云和卿水峰主的背影,說道:“哼,通天峰主威名在外,沒想到卻是個呈口舌之利的小人!以言語打亂我們的心,想趁機逃走,問過我手中的劍沒有!”

    話音一落,他右掌輕輕一番,那處于他空間戒指中的長劍,立即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前來這古天庭遺址,一是為了收走這古天庭,二嘛,若是有無相山的人前來探查此地,便殺幾個無相山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遇到了楚云,那就更加堅定了他必殺楚云的決心了。

    敵對宗門之中號稱仙界有史以來最強天才,這種人若是不滅,那是對自己鎮魔宗的殘忍!

    然而,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在午門大殿之中,姬長空突然開口說道:“他們說的是真的!”

    “嗯?”

    聽見這個聲音,郭晉立即把目光移了過去,看到姬長空,頓時怒道:“姬長老,你既然在此,為何不用陣法困住他們!”

    姬長空聞言,神色一冷,一雙眸子死死盯著郭晉,那一雙眼神不含絲毫感情,冷漠說道:“郭長老,你是在問責我么?”

    郭晉見狀,不由得有些心虛,當即冷哼了一聲,說道:“不敢!”

    “姬長老,咱們鎮魔宗的敖長老和莫長老,難道真的死了?”

    這時,司徒青開口。

    說出這話,他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敖凌云和莫北離,他們兩人的修為都在無漏四階。

    這個程度的修為,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殺死的。

    連仙尊都能滴血重生,更何況是仙帝級別的強者?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被人殺了,關鍵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獲知消息!

    姬長空聞言,輕嘆了一聲,說道:“確實死了。你們也小心一點,此地危險重重,不是我們資料上所記載的那么簡單!”

    郭晉卻是聽不進去這些話,怒道:“是何人殺了他們?”

    他和莫北離是好友,現在莫北離竟然被人殺了,他焉有不去報仇的道理?

    “古天庭的天帝!”

    姬長空沒好氣的說道:“他們現在就在這血色云層的上空,你去殺了他們便是!”

    郭晉驚呼道:“什么?古天庭的天帝?古天庭的天帝不是已經踏足迷霧區了嗎?怎么可能還在此地?”

    姬長空回應道:“那你去問問他為什么還在此地!”

    “姬長老,咱們都是鎮魔宗門人,您說話不要這么沖嘛。現在大家一心辦好宗門的事情,才是要緊之事!”

    司徒青在旁邊打圓場。

    郭晉還能聽下去,但姬長空卻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說道:“我只對這里的符文感興趣,宗門的任務,你們要去完成,就趁早。但是我提醒你們一句,在此地危險重重,若是你們能出去,最好現在離去,否則待會兒可能真的走不了了。”

    終究是鎮魔宗的同門,他也不可能真的看著兩人去死。

    郭晉還想問話,卻被司徒青以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緊接著,他自己又詢問姬長空:“姬長老,您認為以我們的修為,還奈何不得古天庭的那天帝?”

    姬長空嗤笑了一聲,道:“你不過一仙尊境界的螻蟻,還想怎么奈何古天庭天帝?”

    司徒青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這姬長空在鎮魔宗是出了名的不好說話。

    現在每和他說一句話,他的話總能把人給噎死。

    “這片宮殿群之中,還有未知的危險存在。這廣場之上,每一塊刻畫了符文的石頭,都能化作石人出來戰斗,只是現在它們的力量暫時被封禁了。你們最好是離開此地,想收走這古天庭的念頭,還是就此打消吧。今日若是不滅境界的強者不來,誰也奈何不了天帝五人!”

    姬長空說完,又轉身走進了午門大殿。

    他是在午門大殿之中破解古天庭的符文之秘,但是出差錯的地方始終太多,一直不得門而入!

    郭晉見到姬長空離去的背影,神色變幻不定,最后一咬牙,轉身就走。

    司徒青見狀,連忙跟在他的身后,一并離去。

    ……

    東面,一座名為‘大雄寶殿’的宮殿,正坐落在楚云他們的眼前。

    大雄寶殿之外,是一片寬闊的廣場,廣場之上的每一塊地磚上,都刻畫了符文,但是看起來并不雜亂,反倒是充斥著一股玄妙的道韻在其中。

    即使是卿水峰主,在見到這地上的這些符文之后,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古天庭的符文,到底有多少種類?這廣場的地磚之上都刻畫了符文,這些符文,到底有什么作用?”

    她疑惑自語,旁邊的楚云聞言,有些無奈的說道:“咱們可不是來看這些符文的,這大雄寶殿,應該是當初古天庭天帝上朝的地方了吧?”

    “不錯。咱們無相山總部的大雄寶殿,比起這個要氣派得多。不過,卻沒有刻畫這么多的符文。”

    卿水峰主說完,左瞧瞧,又看看。

    大雄寶殿四周的情況,讓她感覺新奇的同時,也讓她感覺到了一縷危險的氣息。

    危險的氣息并不是來源于人,而是來自于此地隨處可見的符文。

    每一座宮殿都有符文,每一塊地磚也有符文烙印,幾乎每個地方都充斥著符文,這符文到底代表著什么意思?

    古天庭的陣道和現在的陣道傳承完全不同,傳聞古天庭的陣道所使用的陣紋,是一種更加趨近于天道體現的文字。

    如今兩人身處在一個被符文給包裹的世界,恐怕稍有不慎,就會有生命危險!

    看了一會兒周圍的情況,卿水峰主又問道:“通天峰主,你是準備收取這座大殿嗎?”

    楚云苦笑道:“我倒是想收取,不過你看看這符文,到處都是這種符文,不知道收取之后,會不會惹出什么麻煩。”

    鴻蒙神樹剛剛已經提醒過他了。

    他告訴楚云,此地若是敢亂動,絕對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直接說破解之法,而是直接說了一個最震懾人心的結局,讓一向膽大的楚云,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眼前的宮殿了。

    “這些符文,其實都是封印。是封印整座古天庭傳遞出來的神圣氣息,收集周圍的仙氣和殺氣,好讓身處在縛靈還魂陣之下的天帝惡念復活。陣眼其實就是被你收走的斬仙臺,現在天帝已經出世,這些符文便沒有什么作用了。”

    就在這時,透明生物的話傳入了兩人耳中。

    楚云聞言,立即和腦海中的鴻蒙神樹溝通:“他說的是真是假?”

    “小子,你是豬腦子嗎?這家伙現在是你們的階下囚。對方指不定在琢磨怎么陰死你,你若是真聽了他的話,指不定會死成啥樣!”

    鴻蒙神樹也是服了楚云,這透明生物所說的話,他竟然有相信的趨勢!

    這家伙平時也是挺聰明的一個人,現在怎么看起來就這么愚蠢!

    這時,卿水峰主突然說道:“你來試試!”

    她這話是對透明生物說的。

    她指了指大雄寶殿左邊的第一根柱子,說道:“你先去把上面的符文鍍層給拆掉!”

    透明生物立即領命,說道:“遵命,我的主人!”

    緊接著,卿水峰主又道:“通天峰主,小心一些吧,我總感覺這里還有什么未知的危險隱藏其中。”

    透明生物是楚云和卿水峰主兩人都看不到的。

    在此地又無法動用神識,根本就看不到透明生物到底有沒有去拆除那根柱子。

    卿水峰主之所以命令它,其實已經對它產生了懷疑。

    一個剛從龍蛋里出生的家伙,又哪兒能知道那么多關于古天庭的隱秘?

    到了此地,更是主動解釋這些符文鍍層的作用,這就更讓人懷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