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

    “本源精血?落入了老子嘴里的東西,你還想要回去?今天老子臨死前,也要拉你這個蠢貨墊背”

    小蛇豁出去了,它身上的毒素并沒有清除完,現在顧云他們尋來,就更不可能給它清顧體內毒素的時間了。【 .】,

    橫豎都是死,不如帶走一個墊背的。

    這是它最后的想法,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成為他人的獸寵,對于它這位仙帝七階的幻獸來說,簡直是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情。

    縱觀整個仙界,又有哪一個仙帝境界的強者會成為他人的奴仆,亦或是獸寵?

    “解開我身上的封印,我和這該死的東西拼了”

    雷獸大吼,怒火從它的心頭升起,淹沒了它的理智。

    被騙取十二滴本源精血,現在又直接中毒,連續在這幻獸的手中吃虧,已經讓它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

    它想和這幻獸戰斗到底,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辭

    “哈哈,和我拼了?來啊,老子臨死前,一定拉你墊背”

    幻獸不甘示弱,現在它被全方位碾壓,除了臣服,已經別無選擇。

    但這不是它想要的,它寧愿戰死在此地,也不愿意向一位仙尊低頭

    “你中毒了,先退下”

    云逸平靜說道。

    雷獸雖然被他控制,暫時聽命于它,但它現在已經隱隱有了臣服于他的趨勢,這雷獸將來會成為自己的寵物,他才不會看著自己的寵物去死。

    接著,云逸又道:“你現在只有一個選擇,臣服可活”

    “那我選擇死去”

    有些遺憾,不能收服這幻獸,對于云逸來說,也是一個損失。

    “我要和它戰斗到底趕緊放開束縛,我現在的生機在流逝,我這身體承受不住了,我不想就此死……”

    話還沒有說完,云逸輕輕拉動了手中的繩索,雷獸只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直直的落在了云逸身前。

    這時,云逸的目光移到顧云的身上,道:“幫他驅逐下這毒素,沒問題吧?”

    雖是在詢問,但那語氣給人的感覺是不容置疑的。

    顧云頃刻之間陷入了兩難境地。

    自己之前中毒,乃是鴻蒙神樹相助才把這毒素給驅除的,要清除雷獸身上的毒素,單憑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

    在云逸的面前動用鴻蒙神樹的力量,會讓鴻蒙神樹暴露在云逸的眼前,這對于顧云來說,是極其危險的一件事情。

    利益面前,幾乎很少有人能夠保留理智。

    逍遙宗云逸,號稱刀神,修為已經站在帝境中的不滅境界。

    鴻蒙神樹,乃是天地初開便存在的一株樹,這種至寶,當今仙界已經沒有,若云逸動了貪心,僅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保住鴻蒙神樹

    “若是不方便,那就算了。”

    見到顧云有那么片刻的猶豫,云逸笑了笑,沒有繼續讓顧云幫忙治療雷獸。

    顧云聞言,不由得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他滿懷歉意的說道:“前輩,非我不愿,而是我也沒有解毒的辦法。”

    云逸不再多言,目光落在那幻獸身上,道:“最后再給你一個機會,是否臣服?”

    冷冽的殺意從云逸的身上散發,猶如三九寒冬突然降臨,讓幻獸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在這一股力量之下被凍住。

    它想過,若是臣服,它寧愿選擇去死,但真正要面臨死亡之時,它卻有些退縮了。

    該怎么選擇?

    “我曾是畫圣的扈從,當年古天庭一戰,我的肉身被打碎,只剩下神魂在此地茍延殘喘。如今百萬載歲月悠悠而過,這方世界看似廣袤,對見識了外面世界的我來說,卻是我的囚籠。今日我命中該有此劫,死亡對于我來說,或許是一個解脫也說不定。”

    幻獸的聲音不再那么陰惻了,反倒是帶著一股悲壯的情緒在其中。

    它目光落在顧云的身上,道:“你身體之中的那位存在我認出來了,也是個可憐人,只是不自知罷了。”

    “可憐人?”

    顧云微微皺眉,無論從什么方面來看,鴻蒙神樹都不會是什么可憐人。

    一株從天地初開活到現在的樹,又怎會是一可憐人?

    “被困這畫中世界,我也受夠了,我不需要你們動手,今日我死,你們拿走外面那副畫卷”

    幻獸聲音落下,一陣黑色的煙霧陡然從它的身體之中不斷的往外冒。

    不過一尺長的身體,從它身體之中升騰起來的黑霧卻是多不勝數,不過頃刻間,便讓方圓百萬里的天穹變得烏云密布。

    云逸第一時間布置出了防護罩,把顧云他們都給籠罩了起來,讓他們免受這黑霧的傷害。

    黑霧之中,帶著幻獸體內的劇毒,那是對它自己都有效的劇毒,它現在不再壓制那不斷侵蝕自己的毒素,讓它們以自己的身體作為食物,吞噬自己。

    “他在自毀。”

    云逸向顧云解釋著,沒有去阻止這幻獸的舉動,任由它在自己的面前消亡。

    顧云沒說話,這位帝境級別的存在選擇以自毀的方式結束自己的性命,實在是有些難以想象,他甚至懷疑這是不是幻獸弄出來的一個幻境。

    但云逸在此,若只是幻境的話,相信他一定能夠看出來。

    ‘滋滋’聲響不斷的從幻獸所在的位置散發出來,那是它體內的毒素在侵蝕他的身體,正讓它走向滅亡。

    一尊帝境強者在此隕落,天地之間,陡然電閃雷鳴,山川在顫抖,江海在奔騰,狂風呼嘯,讓這整個畫中世界仿佛陷入了末日一般。

    “這是怎么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水月不明所以,她連忙詢問云逸。

    云逸道:“帝隕。”

    “帝隕?帝境強者隕落,都會有這般景象?”

    顧云也是一臉詫異的看著云逸,他從沒有見過帝隕,即使是在古天庭遺址現世之時,那時候他也是在虛空之中,沒有見到仙界的盛況。

    云逸道:“天地生養萬物,修行者都是逆天而行。生老病死才符合天地法則,尋求長生,是違背了天地法則的,所以越是修煉到后面,哪怕只是度過一個小境界,也會有雷霆降臨,要把修行者斬殺于天威之下,那雷霆,也號天劫。”

    顧云遇到過天劫嗎?

    來到這仙界,他突破了太多境界,好似還根本就沒有遇到過天劫。

    “師尊,我們突破境界,為何沒有天劫降臨?”

    水月一臉疑惑的看著云逸,又看了看那正在消亡的幻獸,不明所以。

    云逸解釋道:“百萬年前,隨著古天庭的蹦碎消亡,天劫也幾乎從沒有出現過世間。當今仙界,很難見到有天劫降臨”

    接著,云逸繼續說道:“曾有先賢提出過能量守恒這個說法,但沒有人去在意。那位先賢畢生都在研究這仙界的能量,最后得出的結論是,長生者越多,仙氣便會越發稀薄,有朝一日,當長生者耗盡了仙界的能量,便是仙界蹦碎消亡之時。”

    “所以當今仙界,你很難見到仙帝及以上的人出來活動,仙帝之間,大多數都在爭渡,誰能先一步踏足不滅境界,誰就能在未來的天地大變之中存活下來。”

    顧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說法,但稍微一想,也覺得很有道理。

    不過,仙界距離毀滅的那一天,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了。

    云逸所說的這些,其實就和蠻的師尊之前所說的話一樣,他說飛升者都是蛀蟲,都是入侵者。

    汲取了原世界的力量,把原世界的力量帶到這仙界,便會削弱自己原世界的實力,仙界的飛升者越多,仙界也就會越強。

    但終有一天,沒有了下界向仙界輸血,仙界走向滅亡,是遲早的事情。

    這些對于顧云來說,太過于遙遠,他也只是當做一個故事來聽。

    接著,顧云又道:“那帝境強者隕落,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帝境強者隕落,一身精氣神重歸于天地,帝境強者的力量,得自于天地,消亡之時,也消散于天地,這是能量回歸自然的一種體現,而有人卻把這種帝隕說成是上天垂憐帝境強者,帝境強者消亡,上天感到可惜,特降下異象。”

    云逸自己說著說著都笑了起來,譏諷的笑,在嘲笑那些給能量回歸自然的事情,施加上了一個高大上的故事人。

    “它居然舍得就這樣死去?”

    顧云實在是有些弄不明白,以幻獸的實力,在臣服與死亡之間,竟然選擇了死亡

    之前,幻獸所表現出來的性子是陰狠,是狡詐,給人的感覺是那種非常怕死的存在。

    沒想到在這時,居然展現出了如此氣節,就這一份氣節,也值得顧云尊敬

    所以,他沖著幻獸行了一禮,雖然是被他給逼死的,卻也阻擋不了他對它的這一份敬意。

    “師兄,你這是做什么?”

    林天嬌以看傻子的眼神看著顧云,敵人死亡,對于他來說,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給自己的敵人行禮,腦子一定是壞了

    顧云笑了笑,道:“沒什么。”

    剛說完,就看到云逸也手捏劍指,微微躬身,向幻獸行了一禮。

    雷震、雙胞胎姐妹也有樣學樣,雖然不明白這么做的用意,但師尊都行禮了,他們也連忙跟著行禮。

    最后只剩下天蕊和林天嬌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一禮完畢,天穹之上的雷霆閃電更為凌厲了,好似要把這方畫中世界給割裂一般。

    陣陣血雨從天穹降落,凡是這畫中天地的生靈,無不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這方天地還從沒有出現過這種變化,有族群跪在地上祈禱上蒼,有族群躲入地底,有族群倉皇逃竄,四處奔離。

    當幻獸最后一縷氣息消亡,豆大的雨點變成了瓢潑大雨,帶著鮮紅的色彩,清洗著這畫中天地。

    地上的植物在瘋長,沐浴了血雨的生靈修為在快速提升,這方天地的仙氣突然變得格外濃烈,帝境以下的生靈,都在這一場血雨之中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顧云他們被云逸的防護罩包裹著,察覺不到這血雨之中所蘊含的精純能量。

    但根據地面上那些生靈的表現來看,它們就像是無數的細菌正在享受著這一頓豐盛的美餐。

    帝隕,猶如前世自己在網上所見到的鯨落,幻獸的死,滋養著這方空間的生靈,讓它們受益無窮。

    當幻獸徹底死去,七滴鮮艷欲滴的鮮血懸浮在它原來所站立的位置,那是之前它從雷獸那邊騙過來的本源精血,還沒有被它完全吸收,伴隨著幻獸的死去,雷獸的本源精血也留在了此地。

    除了這些,便什么都沒有了,這終究是畫中天地,幻獸在這里獲得了新生,卻也失去了出去的自由。

    它知道此地一切都是畫出來的,沒有什么值得收集的東西,想要寶物,只能從外界騙取。

    奈何雷神殿就在死亡谷的某一處碎裂的空間之中飄蕩百萬年,至今為止,還是第一次有人踏足這雷神殿,它也是第一次行騙,騙取了雷獸八滴本源精血。

    它消耗了一滴,現在這七滴懸浮在空中,和周圍的血雨顯得格格不入。

    云逸沖著那七滴本源精血招了招手,中毒的雷獸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一雙期盼的眼神盯著他,迫切的希望他能還給自己。

    云逸好似沒有看到雷獸的眼神,他對眾人說道:“給你們一人一滴,剩下的,我還給它。”

    說罷,七滴無漏四階的本源精血分別飛到了顧云他們的身前,就連天蕊也分到了一滴。

    本以為能夠收回七滴本源精血的雷獸,氣得渾身顫抖,都是它的本源精血,現在竟然就被這樣瓜分了六滴

    若云逸還要一滴的話,那就沒它的份了

    “都是我的,這都是我的本源精血”

    雷獸急了,在云逸的面前上躥下跳,全然不顧那已經侵入神魂之中的毒素了。

    云逸聞言,笑了笑,道:“給你留了一滴。”

    說罷,他屈指一彈,本源精血沒入了雷獸的身體之中。

    身體正快速腐蝕的雷獸,在這一滴本源精血落在自己身上之后,那腐蝕的速度立馬減緩了幾分,但想要徹底抹除這毒素,根本就不現實,它現在不過是在垂死掙扎罷了。

    良久,顧云開口說道:“之前那墨河邊上有一截樹枝,可以吸收這毒素。”

    沾染了幻獸劇毒的樹枝,從顧云身上把劇毒汲取出來,再把一部分毒素灌輸到了幻獸的身體之中以后,那樹枝便被鴻蒙神樹扔到了墨河邊,沒有再拿回來。

    現在能夠拯救雷獸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一截樹枝了,那是能夠承載幻獸毒素的載體,到時候巧妙的讓鴻蒙神樹相助,應該可以瞞過云逸。

    “那還等什么?你小子不早說,故意讓我承受這么多痛苦的吧?”

    雷獸眼睛一瞪,奶聲奶氣聲音顯得有些虛弱,毒素把它折磨得不輕,現在卻依舊還有心思懟顧云。

    顧云瞄了一眼幻獸,冷笑道:“我能不計過往,告訴你驅除這毒素的方法已經很不錯了”

    這時,云逸說道:“走吧,此間事了,我們也該從這畫中出去了。”

    云逸的力量籠罩在眾人身上,帶著幾人凌空一閃,再次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了墨河邊,正是顧云先前待的地方。

    “你去幫他祛毒,我在外面等你。”

    說罷,云逸帶著林天嬌、雷震、雙胞胎姐妹和天蕊撕開了一條黑漆漆的空間裂縫,離開了這畫中世界。

    他其實知道顧云的秘密,也知道顧云的腦海中有個人,但顧云一直隱瞞,他也沒有必要去拆穿。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再加上對方這‘通天峰主’的身份,他沒有必要去窺探顧云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顧云也知道云逸先走一步的原因,有些感激這個家伙,而后便讓鴻蒙神樹給雷獸驅逐毒素。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一次驅逐這毒素,鴻蒙神樹是輕車熟路,不過片刻功夫,剛剛即將陷入死亡的雷獸,又瞬間變得生龍活虎。

    “這次算你幫我了,過往的恩怨,咱們就一筆勾銷,但是小子,我那本源精血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你若是還給我,等我修為恢復了,我送你一樁造化”

    奶聲奶氣的話,實在是沒有什么讓人信服的力量。

    “你現在還是階下囚呢,先從云逸的手中活著離開再說吧”

    顧云譏諷了小雷獸一句,而后直接讓鴻蒙神樹撕裂此地的虛空,把自己從這畫中世界帶離出去。

    緊接著,小雷獸也在云逸那根繩子的控制下,被拉出了這畫中世界。

    ……

    再一次踏足這雷神殿的偏殿,顧云只感覺發生在畫中世界的事情猶如南柯一夢。

    偏殿的墻壁上,還掛著那副畫,畫中間空白出來的大部分。

    之前這里可能是畫著的幻獸,但伴隨著幻獸死去,這中間的空白,便永遠的空出來了。

    “這幅畫可以收取了。”

    這時,鴻蒙神樹的聲音在顧云的腦海中響起。

    顧云看了一眼云逸,有他在這里,這幅畫的歸屬,還落不到自己的頭上。

    很無奈,也很現實,畢竟這是個實力為尊的世界。

    “通天峰主,感興趣?”

    云逸饒有興致的看著顧云,顧云點了點頭,道:“很感興趣。”

    云逸笑道:“這畫與其說是一幅畫,倒不如說是一個世界了。百萬年歲月過去,畫中的生靈誕生出了靈智,里面的天地規則雖然無法和外界相比,卻也在逐漸完善,未來未必沒有發展成大世界的可能。”

    顧云心里一凜,這話便是代表著自己想要收取這幅畫,幾乎是沒戲了

    接著,云逸又道:“不過目前來說,這終究只是一幅畫罷了,通天峰主既然感興趣,便收下吧。”

    “多謝前輩”

    沒有和云逸矯情,在鴻蒙神樹的指引下,他直接取下了這幅畫卷,打上了自己的精神烙印,而后卷起來,扔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一切行云流水,很是自然。

    倒是水月水凝兩人是看得一陣羨慕,那畫中世界的風景她們可是看到了的,若是在閑暇之余,在這畫中世界泛舟,欣賞其中的美景,也挺不錯的。

    云逸見水凝水月臉上的羨慕之色,又傳音說教道:“外物始終是外物,我們修行之人,依靠己身,修行己身才是根本。這畫中的世界,你們也進去看了,里面的生靈除了那幻獸之外,頂多就只能修行到仙尊十階,里面規則不全,沒啥大用”

    “老家伙,就算是這樣,你為啥直接給這顧云了?”

    水月連忙傳音詢問,她確實很喜歡這畫中世界。

    云逸道:“結個善緣。”

    水月還是有些不解,傳音問道:“老家伙,這一路上結下的善緣還不夠多嗎?再說了,以你的修為,又怎么會需要和通天峰主結下善緣?”

    云逸道:“未來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顧?充其量只是一件八品仙器罷了,何必為了一件八品仙器把人得罪了。”

    “那他收取這畫卷的時候,就沒想過得罪人?”

    水月有些不忿,卻也只是傳音數落云逸,并沒有真的大聲開口。

    初出茅廬不諳世事,不代表她就是傻子。

    云逸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沒再理會水月,云逸的目光落在雷獸的身上,道:“雷獸,你現在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之前前來此地的三位帝境強者,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就在這雷神殿,不過不是這正殿,是在后面。”

    說完,雷獸立即老老實實的帶路,帶著云逸去找鎮魔宗那三位帝境強者。

    幾人剛踏入雷神殿的正殿之中,突然,一陣濃重的血腥味傳入眾人的鼻中,定睛看去,正殿之中到處都是頭顱,密密麻麻的一片,堆積在雷神殿中,讓此地顯得猶如修羅場一般。

    頭顱被堆成了一座京觀,其中有些人的面孔,顧云見到過,正是云逸斬殺劍宗少主劍凌云之時,那些在一旁觀看的人

    有人殺了他們,把他們的頭顱割下來,鑄成了一座京觀

    “等你們好久了,終于現身了么”

    一個冷漠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定睛看去,在正殿的大門口,站著一個身著白色衣裳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手中提著一把長劍,劍脊鮮紅,有鮮血順著那凹槽流淌,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沒一會兒,便造就了一小灘血跡。

    很明顯,這些頭顱,都是他斬下來的。

    見對方這架勢,云逸微微一笑,道:“你是何人?”

    白衣中年橫劍,怒極而笑,道:“劍宗劍塵”

    云逸道:“殺了這些人,你應該知道我等是什么人了吧?”

    “自然知曉。”

    微微一頓,劍塵道:“你便是那逍遙宗那號稱瘋子的刀神云逸。”

    接著,他的目光在顧云幾人的身上掃視,最后定格在顧云的身上,道:“你應該就是號稱仙界有史以來的最強天才,通天峰峰主,顧云了吧?”

    顧云道:“正是本座。”

    接著,他又道:“既然知曉我等身份,還攔在此地,你是要為你那兒子報仇?”

    “殺子之仇,不可不報”

    聲音一落,劍塵手中長劍貫穿長空,穿越空間的距離,瞬間殺至顧云身前。

    速度太快,讓顧云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反應,面對這涼州劍宗宗主劍塵,他這剛提升了一個小境界的修為實在是有些不夠看。

    好在,有云逸在他身旁。

    一只白皙的胳膊陡然橫在顧云的身前,那能秒殺顧云的一劍,頓時停留在了空中,滋溜溜的轉動不停。

    云逸的胳膊,猶如世上最堅硬的物品,攔截這能秒殺顧云的一劍。

    “回去”

    他輕喝一聲,右手輕輕一抖,長劍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向劍塵。

    劍塵掐動法決,卸掉云逸作用在自己長劍上面的那一股力道,反手握住長劍,輕輕一抖,一陣劍鳴傳來,帶著‘嗡嗡’聲,直指人的神魂。

    云逸再次出手,身上仙力流轉,包裹著顧云一行人,這針對神魂的攻擊殺至他們身前,瞬間被他破解。

    有云逸在,他的攻擊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天蕊看得一陣瞠目結舌,看起來很普通的攻擊方式,卻讓她感覺到了其中的兇險。

    以她仙尊十階的修為,她感覺若是自己被卷入這戰斗之中,哪怕就是一縷氣息,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外面的世界,竟然如此恐怖

    隨他們同行的中年男子能打敗眼前這劍塵嗎?

    若是不能,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剛走出畫中世界,就要死在這方大世界之中?

    “別怕,沒事的。”

    見天蕊臉上的擔憂之色,顧云開口安慰著。

    既然把她從畫中世界帶出來了,自然得保護著她點。

    “嗯。”

    天蕊輕輕點頭,沒再多言。

    這時,云逸一雙眸子變得格外冰冷,盯著眼前的劍塵,冷漠道:“既然聽過我名,知道我來歷,你在此攔我,不怕自己隕落在此?”

    “哈哈,我若是怕,剛剛便不會對你出手了”

    劍塵大笑了兩聲,緊接著,笑容一頓,他冷漠道:“今日有你護著他們,要先殺他們,想必是不現實了。不過今日能和你這瘋子刀神交手,就算戰死,我也無憾了”

    說完,他微微一頓,氣勢如虹的說道:“亮刀吧”

    云逸冷冷一笑,道:“你,不配”

    劍塵暴怒,已經沒有了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手中長劍橫空,陣陣劍氣激蕩,冷漠道:“殺”

    無數劍氣割裂了空間,仙帝級別的交手,這片小世界根本就無法承受。

    雷神殿中,京觀在這劍氣的席卷下,化作齏粉,被卷入空間裂縫。

    凌厲的劍氣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殺向云逸,要把云逸給斬殺當場。

    云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體內仙力運轉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最后形成一道堅不可摧的防護罩,把顧云他們給死死的保護起來

    叮叮叮……

    劍氣殺至,斬在防護罩上,傳出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響。

    云逸卻是看都沒看一眼,對顧云他們說道:“我先送你們離開這里。”

    畢竟是帝境級別強者在交手,顧云他們留在這里,他還要保護他們,若是出現差池,哪怕就是一縷能量宣泄出來,也能要了他們的命。

    所以,趁著自己的防護罩格擋劍塵劍氣之時,云逸抬手,大力把顧云他們朝著門口方向投擲了出去。

    劍塵見狀,手中長劍調轉鋒口,一劍斬向顧云他們。

    都是自己的殺子仇人,一個也不能放走

    劍氣席卷,威勢讓人絕望。

    帝境十階的劍塵,他的力量已經超出了顧云他們的認知。

    即使是有云逸的防護,他們依舊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情況萬分危急,顧云甚至來不及和自己身體之中的鴻蒙神樹溝通

    就在這時,一道刀芒陡然殺至,橫在顧云一行人的身前,和那凌厲的劍氣觸碰在一起。

    轟隆隆……

    成片的空間在蹦碎,大殿之中陣陣血色光芒綻放,卻是這雷神殿之中的陣紋感受到這大殿有被直接破壞的趨勢,直接激活了防護力量

    劍塵的劍氣頃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緊接著,便聽見云逸冷漠說道:“你的對手,是我”

    云逸依舊沒拔刀,但作為刀神,萬物皆可為刀

    “解開我的封印,我能幫你對付他”

    雷獸連忙傳音,它覺得自己抓到了機會,一個破開云逸留在自己身上禁制的機會。

    “帝境,我不需要任何人相助”

    回應雷獸的,是云逸冰冷的傳音。

    “那便先殺了你”

    劍塵的氣勢不弱于云逸,他聲音冰冷,手中長劍輕輕一轉,劍尖直指云逸,身化流光,跨越空間的距離,瞬間出現在云逸身前。

    砰

    一聲脆響傳來,劍塵的身形猶如斷線的風箏直直的倒飛出去,口中噴灑出來的鮮血在空中綻放出朵朵殷紅,構造出一副鮮血的色彩。

    落地之后,劍塵猛然爬起,他輕輕捂著自己的胸膛,一臉凝重盯著風輕云淡的云逸,連嘴角的血跡都沒有去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