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我就送你們到這里,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天燭峰找我。”

    荊冉美眸掃過三人,但卻在楚云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嘴唇輕啟道:“天燭峰是天道宗核心弟子所在的山峰,順著山路再朝上爬千米就到了。”

    “楚云,你一定要提防蘇鷹的報復。還有,在歷練中,小心蘇執!”

    丟下這句話后,荊冉飄然離去。

    饒旭跟舒迢多說了幾句后,也轉身離開。

    楚鴻飛深吸一口氣,明顯有些拘謹:“少主,我們不如先過去落腳吧。免得去晚了,好的房間都被別人給占了。”

    楚默也點了點頭。

    楚云笑道:“好,我們過去。”

    這些房屋明顯有好壞之分,有的比較干凈整潔,有的就比較破舊。

    而且數量也明顯不夠,新晉弟子有差不多將近百人,但院落只有三四十座。

    如果搶不到房屋住,恐怕只有睡外面的草地了。

    睡草地事小,丟面子才是真啊!

    這里只是新晉弟子暫時落腳的地方,住不了幾天,所以天道宗一直懶得去修繕、擴建。

    正是這些新舊不齊的房屋,儼然已經成了不少新晉弟子爭奪的目標。

    人群中,一名面龐英俊的少年,指著最中央那間最干凈的房屋,口吻囂張道:“都滾開,這座獨院是我的!”

    “左星,這里怎么也輪不到你吧?你是武魂比我們強,還是境界比我們強?”

    英俊少年話音剛落,就有人不屑一顧的站出來反對。

    被稱作左星的英俊少年冷冷一笑,眼神瞇起道:“我話就放在這里,誰敢不服我,站出來比劃比劃!規矩不就如此么,勝者為王,只有強者才有選擇的權利!”

    這番話說的極其霸氣,令周圍不少新晉弟子都為心中一顫。

    這左星,的確有資格說這種話!

    楚云剛好走近,聽到左星的話后,不由得眉毛一挑,眼神落在左星身上。

    左星模樣英俊,身穿金袍,身段頎長,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股傲氣。

    想都不用想,他肯定是某個大世家的少主,只有大世家的少主,才能自幼就培養出高人一等的濃烈自信。

    至于武魂,楚云并看不透,但左星給他的感覺,非常深不可測。

    論起境界,左星甚至比自己還要強出一截,赫然已經達到了練氣境五重!

    也難怪他,這般自信!

    隨著左星放出狠話來,先前質疑的聲音也都逐漸弱了下去,畢竟左星讓人忌憚的地方除去他的天賦外,還有他那強大的背景!

    “既然沒人敢應戰,那這最中央的院子,我左星就當仁不讓了。”

    左星仿佛早就料到這般,淡然一笑,傲氣十足的走向了那最中央的房屋。

    他的神態,高高在上,沒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楚云倒也沒想跟左星起爭執,只是暫住在此三天,房屋好壞又有什么區別?

    “我們就去旁邊那棟獨院。”

    楚云隨手指了指,旋即快步走去。

    “嗯?”

    左星突轉過身來,眼神在楚云身上掃了掃,淡然道:“忘記說了,我有一個小癖好。我在休息的時候,方圓十里不準有垃圾接近。你們所有人,都不準住在這里,愛滾哪去滾哪去,別在這里礙眼!”

    “你!”

    此言一出,數百新晉弟子全都怒不可遏的咬緊牙關。

    左星這句話,等于是把他們所有人都給羞辱了。

    “左星,你太猖狂了!”

    “這里是天道宗,就算你是星月國的皇子,也不能放肆!”

    “簡直欺人太甚!”

    無數新晉弟子,全都怒吼出聲。

    但詭異的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真正找左星理論。

    “少……少主……”

    聽到左星的身份后,楚鴻飛的臉色刷的變的慘白,星月國是跟大周國差不多勢力的王國,左星皇子的身份自然也尊貴無比。

    他這么說,明顯沒有把眾多新晉弟子放在眼中。

    雖然氣人,但又有什么辦法呢?

    楚默也憋紅了臉,停下腳步,伸手去拉楚云的胳膊,怯怯道:“少主,我們……我們還是在外面休息吧。”

    他知道,左星是屬于惹不起的那類人。

    楚云仿佛沒聽見一般,仍自顧自的朝著那棟房屋走去。

    “你這垃圾,誰讓你過來的!”

    左星眼神驟然變的森冷,就像是兇狠的猛獸,突然露出猙獰的爪牙。

    霎時間,恐怖的氣息升騰而起,傳向四方。

    “你算什么東西,我過不過來,還需要向你請示了?”

    楚云面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語氣雖然平淡,但落入左星耳中,無異于是在挑釁!

    自幼時起,左星就擁有著傲人天賦,從小便掌握權勢,鑄就了那囂張跋扈的性格。

    一直以來,都是左星欺負、羞辱別人,還從來沒有人想過還擊!

    如今楚云的態度,就像是導火索,瞬間點爆了左星這個炸藥桶!

    在場眾多新晉弟子,聞言皆都暗爽不已。

    的確,楚云說出了他們所有人想說又不敢說的心聲。

    不過,也有一些新晉弟子,對楚云的行為,嗤之以鼻。

    “這小子怕是腦子糊涂了,連左星都敢挑釁!”

    “管他呢,狗咬狗一嘴毛!”

    一些先前被左星羞辱時,完全不敢吭聲的新晉弟子,對于楚云站出來替他們伸張正義的行為,不僅不支持,反而還報以各種挖苦、嘲弄。

    “垃圾,居然敢這樣跟本皇子說話,我要你死!”

    左星眼眸中驟然閃過一抹冷厲的光芒,武魂轟的釋放出來,那是一頭渾身雪白的猛虎,仰天咆哮,額頭的王字十分猙獰。

    在雪白猛虎身旁,纏繞著九道黃光,赫然是黃級九品的武魂!

    “早就聞言,白毛厲虎以攻擊力著稱,如今一看,果真不凡!”

    “好強的壓迫力,我感覺……連氣都快喘不過來了。”

    一些新晉弟子,臉色蒼白,不由得朝后退出數步。

    白毛厲虎現身的瞬間,左星冷笑一聲,雙腿轟的一踩地面,高高彈起,猛烈而迅速的朝著楚云撲來。

    “猛虎拳第一式,餓虎捕食!”

    左星絲毫不吝武技,身后的白毛厲虎氣勢斐然,帶著濃厚的兇氣,出手即殺招!

    他的速度快,楚云更快!

    誰都沒有看到楚云是怎么動的,只感覺殘影一閃,楚云縱身沖出,迎面就是一腳,正踹在左星腹部!

    左星被這股巨力踹中,身體不可控制的,撞在了后面的房屋上。

    轟的一聲,那棟房屋,居然被撞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