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一點,實在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眾所周知,在交流賽中,點名挑戰只能使用一次。

    被點到的弟子雖然沒有規定必須迎戰,但大部分弟子都會同意這次挑戰。

    畢竟人家可是點了你的名字,連點名都不上去的話,就跟逃避無異了。

    除非境界差距太大,當然境界差距大的,挑戰者也不會刻意去點,那樣會有欺負弱者之嫌。

    左云飛先前表現出的強勢,絕對不是一般核心弟子能應付的,在沒人應戰后,他居然選擇了挑戰楚云。

    “原來,你就是楚云。”

    左云飛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他顯然沒有料到,楚云的境界會低到這種地步。

    他本以為,楚云再怎么弱,應該都有化氣境。這樣,自己就能理所應當的向他發起挑戰了。

    左云飛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楚云境界只有練氣八重,如果自己真點了他的名字,他也有足夠的理由不應戰。

    那樣的話,自己還真拿他沒辦法。

    只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會主動走上擂臺,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不過這樣也好,這是楚云自己要上來的,跟自己無關。

    “不錯,我先前是準備要挑戰你,不過你既然自己上了臺,那點名就免了吧。”

    左云飛呵呵一笑,背負雙手,饒有興趣的望著楚云,道:“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所以別說我仗勢欺人。殺你的過程,可以預知到,一定很無趣,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看他那說話的語氣,似乎已經勝券在握一般。

    哪怕是不看好楚云的天道宗弟子,也感覺到了陣陣惡心。

    這左云飛,太囂張了,已經狂到沒邊,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在交流賽上,如此肆意的挑釁一個宗門,真以為沒有人能制裁他?

    相比左云飛的光芒萬丈,楚云幾乎卑微似塵埃,如果說左云飛是天邊璀璨流星,那么楚云則連給他做墊腳石都不夠格。

    “我佩服你上來找死的勇氣,所以我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放心,我不會用月轉星移殺你,我會給你留下全尸的!”

    左云飛心情十分暢快,沒有料到,這次交流賽居然會如此順利。

    所以的楚云,本還以為是什么強敵,誰料就是一個練氣八重的小子罷了。

    真不知道那廢物弟弟,是怎么死在他手里的。

    “說夠了沒有。”

    楚云微微一笑,風輕云淡。

    “嗯?”

    左云飛眉毛一挑。

    “說夠了的話,就過來領死吧。”

    楚云招了招手,眼神輕蔑。

    “咯吱。”

    左云飛面龐依舊帶笑,雙拳捏緊,殺機無聲無息間開始蔓延。

    “遭了,楚云師弟惹惱了左云飛,這下該如何是好?”

    陳輝一臉焦急。

    “自從他踏上擂臺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沒命了,活該,這就是他狂妄的下場!”

    武子明眼角抽搐了幾下,眸中蘊含著極度仇恨,雖然能夠親眼看到楚云隕落,但他心中仍十分不甘,因為殺死楚云的,并不是他。

    唐浩然抱著肩膀,滿是期待的盯著楚云的背影。

    別人不清楚,他還能不清楚么。

    楚云的底牌有多少,誰都不知道。

    不過,以他那細致的性格,怎么可能會貿然上去接受挑戰?

    所以說,他一定有著十足的把握。

    “唉,我們天道宗,又要戰敗一局。”

    “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上去迎戰不是丟我們天道宗的臉么?”

    “都快死了,還在這口出狂言,就不怕臉被打腫?哦也對,死人還要什么面子。”

    有一些天道宗的核心弟子,不僅不支持楚云,反倒還湊在一起,陰陽怪氣的唱反調。

    荊冉聽到后,氣的不行,她銀牙緊咬,怒叱道:“你們幾個既然這么能說,那為什么在左云飛叫囂的時候,一個個跟縮頭烏龜似得朝后退呢?不管怎么樣,楚云都是在為我們天道宗而戰,你們不支持也就算了,居然還在這里說風涼話,你們哪來的臉啊?”

    荊冉的呵斥,頓時引起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那幾名核心弟子臉龐燥紅,但還是強詞奪理道:“實力不行,還上去逞能,是莽夫之為,死了活該!”

    “對,死了活該!”

    “我們天道宗的臉,都是被這些人丟盡的。”

    這幾名弟子的話,反而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鳴。

    其中,自然就有武子明。

    “你!”

    荊冉氣的眼前發黑,她沒有想到,在面對傲云宗的時候,這些弟子不僅沒有一致對外,反而還瘋狂的嘲諷自己人。

    怎么會這樣?

    “楚云就算再不濟,也比你們要強!”

    “一群只會嘴炮的垃圾,剛才左云飛挑釁的時候,你們人呢?”

    也有一些核心弟子看不慣先前那些人的言行,自發站出來支持楚云。

    現場,陷入一片混亂中。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天道宗的核心弟子。看到了沒有,一個一個的,全都是爛泥,扶不上墻的爛泥!”

    吳木元指著臺下,暢快不已,笑的皺紋都裂開了。

    傲云宗其余那些核心弟子,也都面帶譏諷的看著這一幕。

    雷鳴皺緊眉頭,沒想到在這種危急關頭,人的劣根性暴露無遺。

    就在現場有些失去控制的時候,一個平淡卻又不乏霸道的語氣響起。

    “有些人,生來就是跪著活的,他們覺得這才是人生的真諦。你如果站起來,他們就會驚慌失措。”

    “因為他們骨頭軟、站不起來,所以他們拼盡全力也會把你拉的跪下。”

    光頭壯漢妖夜嘴角掛著玩味的笑容,說出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

    周圍所有核心弟子精神一震,皆都扭過頭來望著他。

    妖夜眼神盯著楚云,接著淡淡道:“只有這樣,大家才會處于同一水平線上,才會顯得人人平等。”

    “殊不知,你在決定站起來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高高站在了他們頭頂!”

    “楚云,雖然我妖夜跟你素不相識,但這次,我佩服你!”

    說到最后,妖夜聲音不由自主的提了起來,聲若洪鐘。

    不僅是擂臺上的楚云,在場所有人都清晰的聽到了這番話。

    雷鳴、喬龍等長老,眼神中盡是贊賞。

    妖夜說的這番話,極其漂亮,算是將天道宗丟掉的面子,挽了一些回來。

    “楚云,之前那些嘲諷你的,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有些人告訴你你不行,是因為他自己不行而已!”

    就在這時,又是一個聲音傳來。

    是唐浩然。

    無數天道宗核心弟子,再度震驚。

    妖夜一向喜怒無常,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支持楚云,或許只是隨口之言。

    卻沒想到連唐浩然,都旗幟鮮明的站在了楚云這邊。

    唐浩然在天道宗一向低調,從不參與任何紛爭,也不接受任何挑戰。但他無論怎么低調,都掩蓋不住核心弟子排名第二的事實!

    他說話的份量,比妖夜要重,比尹翰文也要重!

    “就沖著你們的這份支持,我也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楚云眼神瞇起,隨著他的氣息調動,至尊戰魂在身后浮現,十道黃光環繞在黑影身旁,散發著強烈殺機。

    跟面對其他對手不同,楚云一上來就祭出至尊戰魂,足矣說明他對這次戰斗的重視程度。

    左云飛,沒有那么容易對付。

    黃級十品,放在大夏國,絕對算數得著的天才了。

    但在天道宗,還是有不少人與其相等亦或者是超過的,所以并沒有引起什么轟動。

    只是他武魂的模樣,讓不少人心中起了波瀾。

    這人形黑影,到底是什么東西?

    為什么帶給人的感覺,如此滄桑、亙古、神秘?

    “好奇怪的武魂。”

    雷鳴眼神久久沒有移開,他絞盡腦汁的思考著。

    但哪怕以他那浩瀚淵博的知識,都想不到,楚云這到底是什么類型的武魂。

    不過太乾大陸十分浩瀚,史書記載的武魂雖然有很多,但絕非全部,偶爾出現一只“異類”,也不是不能理解。

    “黃級十品?”

    荊冉看到這一幕,心底不由得有些生氣,這臭小子,果真在騙我,不是說好黃級九品嗎?看來一直都在瞞著我啊。

    “這武魂給我的感覺,為什么沒有上次強烈了?難道上次,只是我的幻覺?奇怪,真是奇怪!”

    尹翰文眉頭緊皺,百思不得其解。

    昨日,楚云帶給他的感覺,依舊無法釋懷。

    “呵呵,對付你,我不僅用不到武魂,甚至連月轉星移都用不到。”

    左云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話語中充斥著傲氣。

    “希望你不要后悔。”

    楚云微微一笑,旋即毫不猶豫的一拳擊出,正是怒雷崩拳。

    脊椎如龍,力量凝聚。

    先發制人!

    左云飛見狀,也是長嘯一聲,雙掌動如疾風,攜帶著龐大靈氣,一左一右的朝著楚云鉗制而去。

    “這兩人,要戰在一起了!”

    所有核心弟子,全都睜大眼睛,心臟提到了嗓子眼。

    大家嘴上不說,但心中都清楚,這場戰斗沒有懸念,楚云必敗無疑。

    要說唯一不確定的,就是楚云到底能在左云飛手里,走過幾招。

    要知道,王宇可是一招就被秒殺了啊!

    楚云哪怕只能撐過兩招,也算是勝過王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