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楚云收起黑魔,環顧四周,大半個傲云宗都被黑魔踩碎,四周一片破敗景象,就像是廢墟。

    霎時間,楚云有種感悟,當一個人的實力強大到一定境界后,是真的能夠決定宗門生死的。

    就像是玉皇島上的玉皇宗,中等宗門,也算是強悍無邊,可最后還不是被海里的妖獸給滅門了?

    如今的傲云宗,更是被自己操縱黑魔,殺光了所有長老、核心弟子,連宗主王允,也死于非命。

    手刃這么多人,楚云心中并沒有絲毫波瀾,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如果王允擁有足夠強悍戰力的話,恐怕他第一個要做的就是先滅掉天道宗!

    整個傲云宗,都陷入混亂中,所有長老隕落,核心弟子也死的七七八八,剩余那些外門弟子,早就逃命去了。

    楚云很是輕易的找到了傲云宗的寶庫,只見這里一片混亂,甚至還有些打斗痕跡。

    “別搶,再不走我們都得完蛋!”

    “呵呵,我不搶,那不就成你得了么?”

    “對,憑什么不讓我們搶!”

    剛靠近寶庫,楚云就聽到里面傳來一陣嘈雜聲,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一群弟子正在爭奪寶庫中的東西。

    在他們看來,反正傲云宗都要覆滅了,早就已經失去了規矩,寶庫里面的寶物自己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帶不走的也不能留給別人。

    “都他嗎給我住手,剛才我親眼看著宗主被殺,你們居然還在這里為一點丹藥爭論不休,是生命重要還是身外之物重要?”

    一個怒吼聲響起。

    “草,說的那么大義凜然,你倒是別搶老子東西啊!”

    很快,寶庫又陷入混亂之中。

    楚云滿臉冰冷的推門走進去,眼神快速掃過其中。

    只見在寶庫中,站著十多名弟子,這些弟子三三兩兩的糾纏在一起,顯然都在爭搶著什么。

    他們的實力并不弱,都有著化氣境的修為,應該是傲云宗的核心弟子。

    雖然先前黑魔的光芒殺死了上百位核心弟子,但難免還有一些漏網之魚,這些弟子想要逃命,但又不舍得寶庫里的諸多寶物,所以在權衡利弊之下還是先行來到這里,準備撈點東西再跑路。

    “所有人,都把東西給我放下!”

    楚云語氣冰冷,發號施令。

    “草,你小子是誰,懂不懂規矩?”

    “先讓師兄們挑完,到時候給你留點湯喝!”

    “別他嗎擋路,老子殺了你信不信?”

    這些弟子都非常暴躁,或許是因為傲云宗即將覆滅所導致,將心中的陰暗面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

    他們并不認識楚云是誰,還以為楚云是想來撈點東西的同門師弟。

    楚云冷冷一笑,抬手射出一道濃郁靈氣,噗嗤一聲貫穿了那叫的最兇的弟子腦袋。

    “他嗎的找死!”

    “居然還敢動手!”

    那些弟子頓時火了,先前他們的爭執,也只是談不攏而已,畢竟大家都是同宗師兄弟,平時關系不錯,再怎么說也不至于到動手殺人的地步。

    沒想到,這里突然闖進來一個愣頭青,二話不說就出手殺人,真是沒有一點規矩!

    “這小子面生的很,不知道是哪個旮旯里冒出來的,殺了他,以絕后患!”

    “對,這里的寶物我們平分都沒關系,但這小子必須得死,他殺了劉師兄!”

    “我們得趕在那怪物殺過來之前,把這小子弄死,沒時間了。”

    幾名傲云宗的核心弟子頓時用眼神達成一致,他們臉上掛著冰冷的獰笑,殺氣騰騰的逼近楚云。

    唯獨一位弟子,渾身顫抖,臉龐蒼白如紙,瞳孔中盡是驚恐、慌亂。

    這名弟子,就是先前口口聲聲說,自己親眼看到宗主被殺的那人。

    正因為親眼看到王允被殺,所以他能夠認出,楚云就是站在那怪物頭頂的少年,就是他命令怪物,出手捏死了宗主。

    這小子,絕對是個惡魔!

    他雙腿發軟,不斷的朝著外面挪去。

    楚云注意到了這一幕,不過他僅僅只是淡然一笑,并沒有在意。

    “殺!”

    其余那些弟子表情猙獰,狠狠的朝著楚云沖來。

    他們演化出武魂,以各種眼花繚亂的手段,轟殺而來,偌大的寶庫中,被各色光芒照耀的非常燦爛。

    楚云微微一笑,居然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任憑刀槍劍戟等諸多武魂劈砍在自己身上。

    “轟!”

    爆炸聲響起,氣勢沖天,楚云在如此眾多的兵器攻擊下,居然毫發無傷。

    長劍刺來,也只是蹭破點皮。

    寶刀鋒利,也只是在皮膚上劃出一道白印。

    ……

    各種兵器,各種招數,都沒能真正意義上傷到楚云絲毫。

    “什么?”

    “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這小子,怎么還活著?”

    那些出手的弟子,全都傻眼了,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誰在如此密集的攻勢下,還能存活的。

    “這家伙是人嗎?”

    為首那弟子倒抽一口冷氣,他的一句話,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這小子,還是人嗎?

    “你們打夠了吧,該我了!”

    楚云臉上的笑容極其冰冷,眼神更是帶著不屑的光芒。

    “刷!”

    洞天刀出竅!

    偌大的寶庫中,傳出數聲凄慘的叫聲,緊接著便沉寂了下去。

    先前逃出寶庫的那弟子,聽到慘叫聲后,差點腿軟的摔倒在地。他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定了定神,渾身顫抖著朝遠處逃去。

    一路上,隨處可見的廢墟、尸體,讓他精神差點崩潰。

    “魔鬼,真是魔鬼!”

    那弟子嘴里不斷重復著這么一句話。

    楚云將寶庫徹底搜尋了一遍,收獲了兩本珍品武技、兩枚珍品丹藥、以及三株千年靈藥。

    剩下的,就是一切雜七雜八的東西,以楚云如今的目光,根本看不上。

    隨后,楚云又翻找了王允以及賀俊的空間戒指,他們里面倒是有些存貨,不過充其量只能說是普通,并沒有楚云能看上眼的東西。

    “青銅之匙!”

    楚云手指捏著一道碎片,眼中射出興奮的光彩。

    自己里盡千辛萬苦,終于是找齊了三塊青銅之匙!

    楚云定了定神,掏出自己身上的兩塊、以及那白色令牌,當三塊青銅之匙湊在一起后,居然散發出劇烈的光芒,光芒散去后,只剩下一枚銹跡斑斑的鑰匙,想必這就是青銅之匙的本體了。

    銹跡斑斑的青銅之匙跟令牌湊在一起后,令牌上突然爆射出一團白光,白光投射在虛空上,居然形成了一副很是神奇的地圖。

    楚云知道這令牌就是記載刀劍墳地圖的東西,所以當他看到地圖顯現出來后,立刻將目光移至上方,仔細辨認著。

    “這上面記載的位置……”

    楚云皺緊眉頭,他幼年時期為了更快融入這個世界,經常會讀一些《大陸簡史》、《大陸地圖》之類的書籍,所以對于太乾大陸一些特殊地方,也都記得很清楚。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這刀劍墳應該就在中域的死山亂墳崗深處。

    死山亂墳崗,是中域一處極端神秘的地方,存在了不知道有多少年,那是一處低矮的山脈,死氣沉沉,名為死山。

    里面各種各樣尸體堆積成山,整個死山亂墳崗長年累月都被一股濃郁的陰氣所包圍,根本見不著陽光。

    關于死山亂墳崗的傳聞很少,因為很少會有人去亂墳崗探索。

    因為陰氣太重的原因,在里面你根本辨別不清方向,加上里面根本沒有什么寶物,所以久而久之很少有武者愿意進去探索。

    如果刀劍墳在死山亂墳崗深處的話,那就有趣了!

    楚云長嘆一口氣,看來自己無論如何都得前去死山亂墳崗一趟了。

    “嗡!”

    白光稍瞬即逝,一下消散。

    緊接著白色令牌也開始消融,就像是冰雪遇到陽光一樣,逐漸化成水霧,消失無蹤。

    楚云將青銅之匙裝入空間戒指中,快速離開了傲云宗。

    ……

    傲云宗被滅的消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傳播速度,迅速在方圓萬里內傳遍。

    聽到這個消息后,所有宗門都是一驚。

    傲云宗可是這次宗門排位賽最有希望競爭中等宗門的,怎么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被滅門了?

    而且滅門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先前連半點消息都沒傳出。

    根據那些從傲云宗逃出來的弟子所說,是一座高達百米的漆黑石像,殺光了他們宗門的核心弟子,連同大長老賀俊、宗主王允以及其余所有長老全部隕落,無一生還!

    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誰都抵抗不住那黑色石像,任誰上去都是死路一條。

    還有幾個僥幸逃出來的核心弟子,他們坦言,宗主在戰斗前剛出關不久,他通過這次閉關晉升到了玄武境。

    然而即便如此,也沒能在那怪物手底活下來!

    所有宗門再度大驚!

    王允達到玄武境,居然都沒能止住那黑色石像的肆虐!

    這代表什么?

    這代表所有下等宗門,在遇到那黑色石像的時候,都不可能有半點還手之力!

    連玄武境強者都不是對手,真武境的武者上去,不是送菜么?

    一時間,附近那些宗門人人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