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可是我還是沒搞清楚,幽影山跟我到底有什么關系。”

    楚云嘆了口氣,一臉惆悵。

    雖然葉璇已經給他詳細的解釋過了,但懂得越多,越是糊涂。

    幽影山是稍弱于四大氏族的龐大勢力,比超級大宗還要強上一檔,他們非常低調,平日里很少在世間走動。而幽影山所傳承的影子武魂,非常難纏,任何勢力都不想跟幽影山扯上關系!

    這些我都知道了,然后呢?

    然后這王承影,來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分明跟幽影山沒有任何聯系啊!

    楚云苦思冥想,都想不出自己跟王承影之間能有什么聯系,所幸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了。

    “下次輪到我們,應該還得蠻久吧?”

    楚云伸了個懶腰,走向休息室的房間:“我先把這丹藥給煉化掉,如果抽簽遇到對手的話,你們先頂上,加油啊!”

    “放心吧,就算遇到沖天宗,我們也能死磕到底!”

    妖夜哈哈大笑,顯然擁有強烈的自信。

    雖然先前贏下王承影的是楚云,但他們同樣也受到了鼓舞,此刻戰意滿滿,恨不得立刻就找人來練手。

    “有不少競爭力極強的宗門都敗在了王承影手下,現在競逐最后晉升名額的只剩下了不到一百個宗門。除去沖天宗有點麻煩外,我們應該不會有什么對手了。”

    雷明賢仔細思索著。

    除去本身就擁有中等宗門實力的沖天宗外,其他宗門都是烏合之眾,完全不堪一提,對天道宗造不成任何威脅。

    這也是楚云為什么如此放松的原因。

    可以說天道宗此次,已經穩穩占據一個晉級名額了。

    楚云盤腿坐在床上,伸手摸出紫火詭焰丹,通體紫色的丹藥散發出濃郁的香氣,上面的火焰紋路非常華麗,讓人垂涎三尺。

    對于能夠增強自身的精品丹藥,楚云是永遠都不會嫌多的!

    “咕嘟!”

    楚云一口吞下紫火詭焰丹,只感覺喉嚨中驟然燒起一股炙熱的火焰,呈現紫色,燒的空氣嗤嗤作響,生生不息。

    很快,這股火焰就順著楚云的喉嚨流入體內。

    火焰很是濃稠,煉化起來極其困難,必須要用盡全力,才能保證藥效不會流失。

    好在楚云先前有過吞服赤龍皇級丹的經驗,所以煉化起紫火詭焰丹來并不算困難,很是輕松的就將其吸入體內,化作濃郁的滋補氣流,注入四肢百骸的經脈中。

    “嘶!”

    一股難言的痛苦突然涌起,令楚云皺緊眉頭,他感受到全身的經脈都仿佛在被火焰灼燒,這種痛苦非常難熬,讓人幾欲抓狂。

    “想依靠這紫火詭焰丹拓寬經脈,還真是不容易!”

    楚云心中暗暗的想著,與此同時也加快了對于藥效的吸收。

    紫火詭焰丹,除去能拓寬武者經脈外,還能使得真武境的武者憑空提升一階。楚云如今是化氣十重,并沒有到達真武境,按理來說是無法享受境界上帶來的提升的。

    但楚云早就將這些計劃好了,他會在經脈拓寬之后,強行調動體內靈氣沖擊真武境!

    只要能在藥效揮發之前,沖入真武境,那依然能夠享受到紫火詭焰丹所帶來的好處!

    “嗤嗤嗤!”

    藥效精華滾燙,充斥四肢百骸,隨著藥效不斷被吸收,楚云的經脈正在以一個微不可查的速度拓寬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楚云的經脈拓寬了差不多四分之一,鑒于楚云本身的經脈就非常寬闊,這已經是很驚人的提升了!

    “是時候了!”

    楚云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深吸一口氣,運起渾身的靈氣,朝著真武境沖擊而去。

    “轟轟轟!”

    楚云體內涌起一股連綿不絕的驚濤駭浪,打的空間不斷震蕩,轟隆作響。

    楚云進入化氣十重已經很久了,現在的他若是認真沖擊境界,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桎梏。

    一切原因,都只在他想還是不想!

    “噗嗤!噗嗤!”

    隨著楚云體內靈氣力量的沖擊,境界距離真武境越來越近了。

    楚云嘴角泛出一抹笑容,驟然將體內的靈氣化作一根洞穿虛空的利箭,朝著真武境狠狠的沖去!

    “轟!”

    一聲巨響,楚云感受到自己體內傳出一股龐然氣息,恐怖的靈氣透過渾身上下完全毛孔,朝著四肢百骸涌去。

    真武境,終于不再遙遠,而是近在咫尺,觸手可及!

    整個房間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所包圍,休息室里的幾人自然感受到了這股氣息,忍不住震撼的開口道:“楚云這是,在突破境界么?”

    “他在沖擊真武境。”

    葉璇淡然。

    “嘶!”

    妖夜倒抽一口冷氣,跟其余三人面面相覷。

    這么快,就要沖擊真武境了,怎么會強到這種地步?

    還沒到真武境的楚云,就擁有硬撼真武三重、四重的戰力,如果晉升真武境后,戰力又將會提升到一個怎樣的層次呢?

    “真武一重!”

    隨著楚云興奮的低喝一聲,終于徹底超脫化氣境,達到了真武一重。

    虛空中的天地靈氣像是被長鯨吸水一般,全部朝著楚云涌來,這些靈氣注入楚云皮肉中,默默增強著楚云血肉的硬度。

    到達真武境、玄武境后,每提高一重,就能相應的提高肉身的強度,哪怕你不是煉體武者,哪怕你的武魂跟增強體魄無關,只要到達這個境界,你的身體都會變得強硬,刀槍不入是最起碼的!

    只有強悍的體魄,才能承載更多靈氣,這是常識。

    “真武境的感覺,真是不錯!”

    楚云眼中精光閃爍,他能夠感受的到,身體多少發生了一些變化。

    “來了!”

    就在這時,楚云突然一凜,紫火詭焰丹的藥效明顯開始起作用了!

    濃郁的靈氣從四肢百骸中涌出,跟虛空中的天地靈氣交相呼應,純粹的丹藥力量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推手,很快便將楚云的境界生生拔高一重!

    真武二重!

    而且,至尊戰魂也有了升級的跡象!

    楚云表情異常興奮。

    ……

    一日之后,楚云從房間中走出,體態輕盈,說不出的神清氣爽。

    真武二重,玄級四品至尊戰魂,使得楚云戰力較之先前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休息室里,眾人有說有笑,表情顯然非常輕松。

    看到楚云后,妖夜連忙上前,打量一番,忍不住的感慨道:“你這提升的速度,真是讓我們都感到羞愧啊!”

    “我已經不想跟你一起了,太打擊人了!”

    朱馥思嫵媚一笑,眨了眨眼睛,輕聲嗔道。

    雷明賢目瞪口呆,被楚云的速度給徹底驚到了。

    至于杜玉清,他已經麻木了,說什么都不要去跟楚云這個妖孽比了,你跟他比,那不是找不痛快嗎?

    “好了好了,現在的情況如何?”

    楚云笑著問道,他時刻不忘掛念著宗門,也不知在自己閉關的這一日里,宗門走到哪一步了。

    “說來都怪你啊,之前的幾場戰斗,我們抽到好幾個棄權的宗門,搞得我們都沒有施展身手的空間了!”

    妖夜瞪了楚云一眼,當然是在開玩笑。

    “沒有妖夜師兄說的那么夸張,我們先前抽到了四個宗門,除去兩個棄權外,另外兩個已經被我們擊敗了。”

    “對,現在的我們,已經進入了十強!”

    雷明賢連連點頭。

    “十強么,那最多還有兩場比賽,就能確保宗門占據晉升名額了。”

    楚云若有所思,他抬起頭,望著外面的擂臺上。

    擂臺上,一名氣息妖異的青年正在瘋狂的攻擊著自己的對手,各種手段齊齊使出,占據了絕對上風。

    至于他的對手,已經傷痕累累、奄奄一息了,但他沒有半點想要停下來的心思。

    “這青年名叫周焱,是沖天宗的種子選手。”

    妖夜主動走上來,對楚云講解道:“他算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家伙,我們無論是誰對上他,都沒有半點勝算。只有你,楚云,只有你才能擊敗他!”

    “是么,那我還真得好好期待一下啊!”

    楚云微微一笑,抬頭望著那周焱。

    與其說他在戰斗,不如說是在發泄。

    他的武魂是一把散發著幽黑霧氣的長劍,這把長劍通體森白,像是骨頭一樣的森白,不含半點生氣。

    “嗤嗤嗤!”

    周焱揮動手中的長劍,在對手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這根本就不是戰斗了,而是貓捉老鼠一樣的戲弄。

    “明兒,快認輸啊!”

    擂臺下,一位中年人急的直跺腳,他臉龐通紅,攥緊雙拳,恨不得自己沖上去代替自己的兒子承受。

    “不,我才不認輸!”

    周焱的對手死死咬緊牙關,他渾身盡是傷痕,已經提不起半點抵抗的力氣了,但依舊沒有想要認輸的意思。

    他不想認輸,因為那關乎尊嚴!

    “哈哈哈哈哈,真是倔強、固執啊!”

    周焱哈哈大笑,抬手一劍貫穿了面前青年的小腹,隨即舔了舔嘴唇,陰狠的笑道:“你……還能強硬到什么時候呢?”

    “我死都不會認輸!”

    那青年本身性格就極其倔強,聽到周焱的話后,更是氣的臉龐通紅。

    “我討厭嘴硬的人,不認輸,就去死吧!”

    周焱聲音陰森,驟然變得殺氣磅礴,猶如收割生命的死神,一劍朝著青年的脖頸處刺去。

    作者拓跋流云說:求鮮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