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司徒冰河是姬無命親眼看著進入宗門,然后一步一步成長為核心弟子第一人的。

    對于他真正的實力,就連呂羨清這個名義上的干爹都未必有姬無命了解的多。

    劉陵的幽綠鬼火棍雖然詭異,但對拼起真正實力來,司徒冰河能甩他一大截。

    所以,這就是司徒冰河為何會拿下最終勝利的原因。

    斬殺劉陵后,司徒冰河瞳孔中依舊冰冷,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他刻意的扭過頭來,看了呂羨清一眼,眼眸中的仇恨滔天,仿佛能夠將整片虛空給點燃。

    呂羨清氣的臉龐鐵青,嘴唇不斷的打著哆嗦。

    沒想到劉陵這個廢物,不僅沒殺死司徒冰河,反倒把自己也給搭進去了。

    該死,真的該死!

    黃環宗劉陵算是最強,足足勝過其他人一籌,如果劉陵敗了的話,那其他弟子也沒法指望了。

    司徒冰河走下擂臺,向著姬無命走過去:“宗主。”

    “做得很好。”

    姬無命面無表情,雖然他也知道,這次宗門很難拿到唯一名額了,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誰想來咬上一口,那就等著把牙齒都崩掉吧!

    看到司徒冰河首戰告捷后,鄭齊楚、江千月、楊曉等人也都心情大好,壓力蕩然無存。

    不去想后面如何了,先努力把眼下的比賽打好。

    盡人事,聽天命!

    “兩位師妹,就由我來打第二場吧。”

    鄭齊楚站出來,眼中帶著一抹自信。

    他的實力在無念宗,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就算跟司徒冰河比較起來,也不差太多。

    由他出戰第二場,也不會有任何懸念。

    “好。”

    江千月點了點頭。

    “鄭師兄,加油。”

    楊曉攥緊粉拳,打氣道。

    鄭齊楚昂首挺胸走上擂臺,冷眼看著面前的對手。

    黃環宗是呂家麾下的宗門,也就是說是敵非友,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鄭齊楚的對手是一名賊眉鼠眼的矮個青年,他身穿灰綠色的寬松袍子,甚至都快拖拉到地上了,說不出的猥瑣。

    “刷!”

    玄級八品武魂冰火至天棍驟然出現在手中,鄭齊楚眉毛一挑,冷冷道:“無念宗鄭齊楚,請賜教!”

    “黃環宗何馬,嘿嘿,看我取你性命。”

    矮個子青年手掌一翻,一枚寸許長的銀針扣在手掌中。

    這正是他的武魂,玄級八品的毒蜂銀針。

    鄭齊楚沒有任何的啰嗦,施展出純熟無比的棍法,朝著何馬主動沖去。

    “呼!”

    冰火至天棍在空中揮過,甚至發出呼嘯的風暴雷音。

    一端是火,赤炎灼燒;一端是冰,寒透骨髓,兩種不同的元素能量在鄭齊楚的駕馭下,居然很是神奇的合成一處,共同砸向何馬。

    “嘿嘿,在我的毒蜂銀針下,鮮有能活命之人。”

    何馬手掌一抖,就像是天女散花般,無數道銀針突然射出,噗嗤噗嗤,震懾整個蒼穹。

    猶如千軍萬馬同時張弓搭箭,那種視覺效果,讓人渾身止不住的都起雞皮疙瘩。

    “破天一棍!”

    鄭齊楚一棍攪動天穹,把虛空中刺來的所有銀針全部攪合在一起,匯聚成一股洪流,引導向了別處。

    “嗤嗤嗤!”

    遠處空間被數不清的銀針直接穿透,各種精氣四處彌漫,讓人眼花繚亂。

    眼看一擊不成,何馬皺緊眉頭,低喝一聲,雙手一左一右再度將銀針甩出。

    兩根銀針附帶著強悍的穿透效果,以一個極其刁鉆的方式,射向鄭齊楚的命門。

    這一招可謂是非常的毒辣,顯然是下了死手,沒有任何留情的。

    鄭齊楚眼神瞇起,何馬的陰險攻擊也算是挑撥起了他心底的怒火,當下便是一棍拍出,漫山遍野的磅礴火焰覆蓋四面八方。

    那射來的兩根銀針剛沖入火焰中不到一息時間,就融化成了虛無。

    何馬一驚,正想反手還擊,卻不料鄭齊楚的速度更快,抬手又是一棍,足矣將虛空凍得開裂的冰塊向著何馬蔓延過去。

    這是冰火至天棍的特點,寒冰跟火焰可以隨時隨地的切換,讓人防不勝防。

    “咻!”

    何馬的身體瞬間被冰寒之氣覆蓋,他張大嘴巴,驚恐不已的叫道:“我……投……”

    最后一個字還未說出口,冰塊就凍住了他的咽喉,使得他的氣管麻木不已,完全說不出任何的話了。

    “你剛才,說什么?”

    鄭齊楚腳踏虛空,緩步走到何馬面前,臉上盡是玩味之色。

    何馬已經被冰塊凍住了脖頸,只剩下腦袋還露在外面,他嘴巴一張一合,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

    呂羨清的表情有些難看,所謂的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就是這樣的吧。

    “大人,這違反規則!”

    以呂羨清的身份,不方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站起來說話,所以黃環宗的宗主李奇站了起來,他臉上盡是憤怒,指著臺上道:“我的弟子分明已經認輸投降了,可他還是不依不饒……”

    “認輸了嗎,我沒有聽到。”

    鄭齊楚掏了掏耳朵,一臉隨意的望著李奇。

    那模樣,很是囂張,仿佛在說,你能奈我何?

    中年人沉思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對李奇的抗議不予理睬。

    畢竟,何馬的確沒有說出“我投降”這三個字,按照規則,裁判不能插手戰斗。

    仿佛是故意要做給李奇看,鄭齊楚微微一笑后,手中冰火至天棍猛地當空砸下,正中何馬的腦門。

    “砰!”

    一聲西瓜爆碎的聲音響起,只見何馬的腦袋四分五裂,紅白混合物一下濺射了出去。

    李奇勃然大怒,何馬是他非常看好的一名弟子,沒想到居然就這般死在了擂臺上。

    鄭齊楚收起武魂,滿臉悠然的走下擂臺。

    那樣子,根本一點都沒把何馬的死放在心上。

    “做的不錯。”

    就像是先前那樣,姬無命再度贊揚了鄭齊楚的表現。

    這話語落在呂羨清耳中,無異于又是一記耳光。

    “看,無念宗開始反擊了。”

    “我就說嘛,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無念宗以前怎么說也是實力前三的上等宗門,就算折損一部分弟子,也不至于淪落到跟黃環宗一個等級吧?”

    “沒想到,無念宗的這些弟子還真是隱而不發啊。”

    不少觀戰的武者開始交談起來,反正他們都是屬于墻頭草類型的。

    如今夸贊無念宗的武者,至少有一半是最初看衰的那群人。

    連敗兩場,若是對于其他宗門來說,第三場一定要拼命扳回顏面來,這才是正途。

    可李奇實在是抓耳撓腮,不知所措。

    宗門里最強的兩名弟子,劉陵跟何馬如今全都死了,剩下的實力顯然要弱上一大截,就算上去拼命,也不可能贏的。

    站在宗門的角度來看,李奇實在不想自己的弟子再上去送死了,但呂羨清那邊根本沒法交代。

    無奈,李奇只能低頭嘆息道:“宋巧,你去。”

    一名體態玲瓏的少女聞言,渾身一顫,似乎沒有想到被選中的會是自己。

    劉陵跟何馬的死無全尸,讓其他弟子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畏懼的很,甚至連一戰的勇氣都沒了。

    “是,宗主。”

    宋巧俏臉有些發白,強行提起勇氣,向著擂臺上走去。

    無念宗這邊,是江千月上陣。

    江千月信念堅定不移,如果她一旦失敗,宗門就只能派上楊曉了。

    可楊師妹的武魂根本就不是戰斗的類型,而且經驗也不足,上去對戰的話十有*要落敗。

    所以,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拿下勝利!

    至于另一邊的宋巧,她腦海中想的根本不是怎么贏,而是怎么才能避免自己死在擂臺上。

    無關武魂、無關境界,僅憑心態來看,戰斗還未開始,江千月就勝了三分。

    最終的結果自然也毫無懸念,宋巧敗在了江千月的手里。

    原本,江千月是有機會直接殺死她的,但在下手的瞬間,有些不忍,一個恍惚,導致宋巧連忙喊了認輸。

    李奇看到此幕,心頭終于長松一口氣,暗叫僥幸。

    要是連續三場,宗門弟子都慘死臺上,那可真成笑話了。

    江千月下了擂臺,走到姬無命身旁的時候,低聲道了一句:“宗主,對不起。”

    “無妨。”

    姬無命淡然道:“這次就算了,以后你要記住,不要對心懷惡念的人存有絲毫善意,那樣的后果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江千月微微點頭。

    無念宗三戰全勝,算是提前先進入下一輪了。

    比賽,仍然在有條有序的進行著。

    凱旋宗宗主張元化面無表情的對身旁的庭明凱說道:“明凱,若是跟司徒冰河、或者是鄭齊楚對上,你有幾成把握能贏?”

    庭明凱周身涌動著氣機,他聞言也是微微一笑,淡然道:“鄭齊楚有九成,司徒冰河只有七成。不過弟子最想要面對的對手,還是那楚云!”

    “楚云被蕭氏一族追殺,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來。”

    張元化瞳孔中吞吐兇光,一字一頓道:“既然如此自信,那等遇到之后,就由你來對陣司徒冰河。你冷師兄最近心情不好,不愿出手,能不麻煩他,就盡量不要麻煩他吧!”

    作者拓跋流云說:補更開始,玩微信的朋友請搜索微信公眾號:拓跋流云(tuobaliuyun)進行關注,里面會有暴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