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聽到江千月的話后,姬無命表情一凝,他沒有料到在這種情況下、在背負了莫大壓力的情況下下,她居然還愿意主動站出來。

    “你要出戰?”

    姬無命目光有些深沉,在這個時候,逃避總是更容易些。

    而且就算她逃避,也不會有人指責什么。

    畢竟連司徒冰河、鄭齊楚都敗了,江千月實力弱上許多,沒人真的會指望她。

    她站出來,表明的是一種態度。

    “對。”

    江千月美眸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這正是她的選擇。

    “江師姐。”

    楊曉俏臉有些蒼白。

    “江師妹。”

    鄭齊楚欲言又止。

    江千月回報以微笑:“我們無念宗怎么說也是曾經數一數二的上等宗門,就算輸,也要站著輸,不戰而投,太憋屈了。”

    白鶴大長老原本還想說些什么阻止江千月上場,可聽到她的這句話后,也是很罕見的沉默了。

    不得不說,江千月說的很有道理。

    “好,但你記住,一旦不敵,立刻認輸。”

    姬無命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的疲憊。

    屬于無念宗的比賽馬上要結束了,看樣子楚云是沒可能回來得了,難道自己……真的看錯他了嗎?

    江千月點了點頭,昂首朝著擂臺上走去。

    “嘖嘖,都連輸兩把了,怎么還不放棄呢?”

    “你們的意志也太堅韌了吧。”

    “我看這次超級大宗的名額十有*會是凱旋宗了。”

    “凱旋宗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恐怖。”

    周圍那些武者滿臉大笑,說著閑話。

    大部分人都是墻頭草,趨炎附勢,如果無念宗還是最巔峰的時候,他們絕對不敢這般嘲諷。

    “這一次,我要徹底把你們打垮!永遠都戰不起來!”

    張元化眼神狂妄的盯著姬無命,嘴中一字一頓,說不出來的得意。

    無念宗輸定了,最大的對手已經沒了,等到排位大賽一過,宗門就將榮升成為超級大宗!

    一想到那些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張元化心中就炙熱一片。

    “姬無命,得罪我呂家,你們無念宗將會死得很難看。”

    呂羨清嘴角也挑起一抹冷笑,雙掌暗自捏緊。

    江千月一步一步走向擂臺,眼神無悲也無喜,就像是準備做一件再小不過的小事。

    就連她自己也從沒想過,宗門告敗的最后一戰,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吧。

    姬無命已經徹底閉上了雙眼,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數十年的蟄伏,終究還是抵不過天災*。

    擂臺上,站著一位身材高大、滿臉暴戾的壯漢,他獰笑著捏緊拳頭,伸出舌頭舔舐著嘴唇:“好可人的小娘子,待會定要讓你哭著喊著說饒命!”

    江千月一步一步的走向擂臺,距離越來越近。

    在這一刻,無數人的目光聚焦過來,在她的身上,實在承載了太多東西。

    “唉。”

    觀眾群中,不知是誰嘆息一聲,幽幽道:“無念宗也算是老牌上等宗門了,今日難道就是由盛轉衰的拐點嗎?”

    一語道出,不少人心中皆是蕭瑟。

    頗有兔死狐悲之意。

    整個廣場的氣氛,都詭異般的沉寂下來,嘲笑聲、譏諷聲全都不復存在。

    這也是那些武者,對于這老牌宗門最后的尊重。

    “刷!”

    就在這時,一座奇異的大鼎驟然從遠處破空而來,停在了廣場上空。

    這鼎爐花紋遍布,周身泛著黑色氣霧,很是妖異、邪性,就像是邪惡的魔物。

    若說是魔物吧,冥冥中又有僧人梵唱之音,聽后仿佛能夠蕩滌心靈,說不出的怪異。

    一時間,全場所有武者皆都抬起頭來,面帶震撼的望著那鼎爐。

    “這……這是什么東西?”

    “好邪惡的氣息,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我怎么有種不好的預感。”

    “呵呵,怕什么?這暮日城可是有四五位神通境巔峰強者的,任他是什么怪物,也不敢在這里搗亂。”

    “不錯,我們這些人看戲就行了。”

    那些武者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畢竟大多數武者見識短淺,沒有見過靈兵,否則就不會說出這些話了。

    “這是……”

    陳落暮猛然抬頭,雙眼死死盯著天空之上的梵音魔鼎,表情有些吃驚,瞳孔中更是閃過一抹難言的震撼。

    四大氏族的老者,只有葉氏一族、唐氏一族的在現場,蕭氏一族跟禹氏一族則是并沒有出現在這里。

    畢竟,任誰也不敢在這里鬧事,沒必要時時刻刻守在這里。

    “好強的魔性。”

    唐氏一族的老者,名叫唐懷仁,滿面紅光、鶴發童顏,精神勁頭一點都不差。

    他曾經是唐氏一族支脈的長老,并非被孤立、發配來暮日城的,而是專程從唐界中趕來養老的,所以身份地位較之其他人,也要高出一些。

    葉氏一族的老者名叫葉諢,跟唐懷仁私交甚篤。

    “梵音魔鼎!”

    看到這一幕,葉綺語嬌軀劇震,美眸中透出不可置信的光彩。

    現場數萬名武者,其中不乏一些超級大宗的長老、世家的家主,見多識廣之輩并不在少數,但能夠認出天空中那物的,只有葉綺語一人。

    這東西,是上一任九方煉獄塔掌控者慕容蒼的靈兵。

    為什么會重現世間?

    難道近些年來傳的沸沸揚揚的有關九方煉獄塔的消息,是真的?

    葉綺語根本無法想象,梵音魔鼎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這代表著九方煉獄塔已經有了新的掌控者,而且那人還繼承了慕容蒼的一切!

    夏雨芙跟文清同樣望著梵音魔鼎,他們則沒有注意到,一旁的葉綺語已經變了臉色。

    另一邊,姬無命也皺緊眉頭,盯著梵音魔鼎,心跳不由自主加快了幾分。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我們無念宗,怎么說也是老牌的上等宗門了,還沒有落魄到,靠一個女子來撐起門面吧?”

    一個悠然的聲音自梵音魔鼎中響起,緊接著那大鼎憑空消失,原地只余下一位身穿白袍,身材頎長、面龐英俊的青年。

    他站在虛空中,嘴角含笑,眼眸中更是閃爍著燦爛光彩。

    白袍青年的笑容很是燦爛,豐神如玉,身上散發出一股別樣的氣質,讓人忍不住的想要親近。

    尤其是那雙眼眸,黑的透亮,就像是深邃的夜空,一個不慎連靈魂都要被吸了去。

    自然是楚云了。

    隨著話音落下,楚云身影暴掠,于虛空中一躍而下,像是一抹浪花從水中激射,穩穩落在擂臺之上。

    瀟灑的身法,倒與這清風,完美契合。

    “楚云!”

    姬無命率先叫出聲來,他眼中閃過一抹狂喜,就像是將死之人突然一把抓到了救命稻草,激動到無法自拔:“我就說,我沒看錯,我沒看錯你,楚云。”

    緊接著,鄭齊楚、江千月、楊曉,全都激動不已。

    楚云,居然真的在關鍵時刻,趕回來了!

    “楚云!”

    夏雨芙激動的攥緊拳頭,俏臉有些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她雖然盡量壓抑著自己的聲音,但還是被文清察覺出了異樣。

    文清看了一眼夏雨芙的表情,語氣中不由得有些泛酸:“看來雨芙師妹跟他是熟人了,關系還挺不錯的嘛。”

    夏雨芙滿心歡喜,自然沒有聽出文清話語中的酸意,她美眸璀璨,喃喃自語道:“沒想到,他真的回來了……”

    “是楚云。”

    葉綺語那提著的心,終于放了下去。

    還好,得到這九方煉獄塔的,不是旁人。

    若再出現一個慕容蒼,那四大氏族可就危險了。

    楚云站在擂臺上,目光掃過周圍,不由得打趣道:“你們這都是什么表情啊,我來晚了嗎?”

    “沒有,來的正是時候。”

    白鶴大長老的聲音有些嘶啞,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料到,楚云的歸來。

    這預示著,無念宗終于止住了,墮入深淵的速度。

    “英雄嘛,總要壓軸登場,不然怎么能體現出,英雄的重要性呢?”

    楚云臉上掛著濃郁笑容,伸出手來,摸了摸江千月的俏臉,挪揄道:“你剛才非常勇敢,只不過,英雄來了,你們都可以休息了。”

    江千月想要反駁回去,但發現渾身居然有些發軟,就好像所有壓力蕩然無存,一剎那有些無法適應。

    難道我潛意識中,也覺得他能帶給人安全感嗎?

    江千月暗自想著。

    “嗎的,從哪里冒出來的小子!”

    看到這一幕,張元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戰斗馬上要結束了,怎么又突生變故。

    “宗主,這就是當初我跟您說過的,楚云。”

    庭明凱立刻解釋道:“他的天賦,很強,我怕胡師弟不是對手,不如我們換……”

    “我管他什么狗屁楚云,無念宗潰敗在即,哪怕大羅金仙都挽救不了他們!”

    張元化一臉的猙獰,高聲喝道:“胡強,給我弄死這小子!”

    “是,宗主。”

    臺上的壯漢咧嘴一笑,捏了捏拳頭,咯嘣咯嘣的聲音不絕于耳。

    楚云扭過頭,望著胡強,眼神很是淡然:“真是什么垃圾都敢上臺了。”

    “小子,你會死的很慘!”

    胡強聞言,勃然大怒,本就高大的身體再度膨脹幾分,氣息恐怖,瞳孔變得極度兇狠。

    作者拓跋流云說:楚云終于歸來,熱血暴爽的情節就在后面!想早了解劇情嗎,關注一波微信公眾號:拓跋流云(tuobaliuyun)你想要的,都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