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只是楚云這樣的,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釋啊。

    能夠升級的武魂,這是什么概念,哪怕覺醒的時候只有黃級一品,也能通過境界的提*到天級的水準。

    而且天級很有可能不是極限,若是能不斷升級的話,難不成一直到天級十品才罷休?

    塔靈從來沒有見識過能夠升級的武魂,所以她也無法斷定楚云未來究竟能達到怎樣的極限。

    未來沒有極限,這是最恐怖的!

    楚云全然不知塔靈正在外面觀察,依舊在拼命沖擊著境界。

    在他一波接著一波的不斷沖擊下,境界終于再次松動。

    楚云順利的達到了玄武境三重!

    達到玄武境三重后,楚云瞬間變得興奮起來,他凝神閉氣,靜靜等待著至尊戰魂的動靜。

    數息時間過去了,至尊戰魂沒有半點動靜,根本不像是要升級的樣子。

    “看來我玄武境三重,不足以讓至尊戰魂再度提升……”

    楚云一時間犯了難,如今體內的精純靈氣已經被煉化的差不多了,所剩無幾。

    稍微有點理智的話,就應該果斷停下。

    可,真的要停下嗎?

    楚云有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進入了這得天獨厚的戰修殿,又好不容易觸發了與這片空間的共鳴,真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占據了。

    如果這一次不能將至尊戰魂提升到玄級十品的話,下一次提升又不知道得什么時候。

    楚云心一橫,做出了一個大膽的舉動。

    既然玄武境三重不足以令至尊戰魂提升的話,那我就繼續沖擊境界!

    明日就是族比了,如果能夠將至尊戰魂提升上去,那對于自己戰力的提升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那樣的話,拿到族比首名的機會就更大了。

    楚云這般想著,眼神中透出堅決的目光。

    刀意、劍意,自己若是能全部領悟,那該是怎樣的景象?

    光是想想,就讓人心情澎湃,渾身熱血沸騰。

    以前,這些東西楚云連想都沒有想過,但現在既然有了機會,為什么不一口氣把握住呢!

    沖!

    繼續沖!

    楚云下定決心,不再猶豫。

    他一邊瘋狂吸收戰修殿內的濃郁靈氣,一邊控制著體內僅存的靈氣朝著更高境界沖擊過去。

    一心二用,這是楚云早就學會的絕技,如今施展出來,絲毫沒有半點生澀。

    只是體內那些靈氣實在不足,壓根做不到令楚云繼續提升,反倒是如此頻繁的沖擊境界,令楚云境界桎梏更加難以突破了。

    “我偏不信了!”

    楚云咬牙切齒,眸中閃過一抹堅決。

    他從來都是這樣的性格,不見棺材不落淚,不撞南墻不回頭。

    隨著楚云的控制,他體內仿佛生出了一條從九天落下的瀑布,水流般的靈氣瘋狂拍打,狂暴涌動著,在楚云體內一次又一次的肆虐沖擊。

    此刻楚云體內的靈氣,已經空虛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程度,他雖然在瘋狂的吸收戰修殿內的靈氣來彌補自身,可還是杯水車薪。

    因為靈氣不夠,所造成的反噬更加強烈,楚云身上瞬間多了幾十道新的傷口,鮮血迸射而出,拍擊的虛空不斷震蕩。

    塔靈看到這一幕,自然對楚云的想法跟打算心知肚明,她搖了搖頭,冷哼道:“哼,人生在世,一飲一啄,皆有定數。大地萬年精髓靈液雖然夠強,但你想要憑借它連續沖擊境界,還是不夠!”

    “不夠?”

    楚云皺緊眉頭,似乎陷入了困境。

    靈氣不夠沖擊境界桎梏,他何嘗不知曉,只是現在這個時候,壓根停不下來了。

    “加上這個,夠了嗎!”

    楚云咬緊牙關,從空間戒指中摸出了一株有七朵花瓣的金色花朵,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塞入了口中咀嚼。

    這是在九方煉獄塔內闖關時候所得到的獎勵,五千年的靈藥!

    五千年靈藥入口,頓時又是一股精純靈氣涌出,如同連綿不絕的驚濤駭浪,將這片天地震撼的不停發抖。

    面對楚云靈氣的傾瀉,等級桎梏終于開始有所松動了,楚云甚至能通過裂縫,嗅到玄武境四重的味道。

    不遠了!

    楚云心中大喜,將體內靈氣化作一柄戳破天際的神槍,朝著桎梏狠狠的刺過去!

    “噗!”

    一聲輕響,楚云體內由靈氣所化作的神槍猛然崩碎,那等級桎梏也破碎了一半左右。

    “噗!噗!噗!”

    因為楚云這一擊,所遭到的反噬也達到了極點。

    身上瞬間多了近百道傷口,有長有短,有深有淺。

    皮肉大片開裂,鮮血不斷涌出,令楚云頭腦有些暈眩,這是失血過多的征兆。

    近了,近了!

    楚云心底始終有一股勁。

    只要將等級桎梏徹底沖碎,自己就能夠晉升玄武四重了!

    待到楚云再一次想要凝聚靈氣的時候,驟然感覺體內一陣空虛,他皺緊眉頭,仔細探查這才發現,五千年靈藥所化作的靈氣居然被自己給消耗光了。

    速度也太快了些!

    楚云咂舌,沒想到境界越是沖擊,所消耗的靈氣越多,若是放在以前,這五千年靈藥絕對足夠自己沖到玄武四重的!

    “五千年靈藥不夠的話,那再加上這些呢?”

    楚云瞳孔中閃過一抹決絕,揮手從空間戒指中拿出數十枚精品丹藥,這基本上已經是他的全部丹藥了。

    數十枚精品丹藥逐一飛入楚云口中,在他體內徹底融化。

    雖然數十枚精品丹藥也比不上一枚極品丹藥,但所形成的靈氣依然化作了一股洪流,以無上之勢狠狠沖向破碎一半的桎梏。

    “咔嚓!”

    一個清脆的響聲,體內那等級桎梏就像是玻璃一樣,徹底粉碎。

    與此同時,它所釋放出的沖擊力,完完全全轟擊在了楚云身上。

    楚云身體劇烈顫抖,被震的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仰面朝天,臉龐蒼白如紙,但瞳孔中卻盡是喜色。

    因為過度興奮,甚至激動的雙手都在打顫。

    這么久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

    玄武境四重,達到了!

    楚云閉上眼睛,感受著體內蓬勃的靈氣,嘴角不由得挑起了一抹笑容。

    雖然過程非常艱難,但好在最終結果是好的,自己通過努力,最終還是做到了!

    緊接著,渾身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這還是要得益于楚云那恐怖的恢復速度。

    但楚云并沒有高興多久,就緊張了起來。

    自己攀升到了玄武四重,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如果這還不能令武魂晉升的話,那可能這次就真的沒機會了。

    楚云收起所有的心情,抬起頭來望著至尊戰魂,小心翼翼的等待著。

    他心中生怕至尊戰魂沒有任何反應,那樣就只能等到下一次了。

    就在楚云心中緊張不已的時候,至尊戰魂周身猛然竄出一道玄光,共計十道玄光纏繞在身體周圍。

    至于至尊戰魂的臉龐,棱角分明,五官雖然還是有些模糊,但那雙威震天下的眼眸卻變得更清晰了。

    如果說當初的至尊戰魂只是一抹黑光的話,那么現如今它就成了一尊身材高大的戰神,輪廓清晰,只是細節處依舊混沌罷了。

    “玄級十品!”

    楚云無法掩飾自己此刻的欣喜,瞳孔中射出激動的光芒來,就連先前的傷勢也不覺得痛苦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又,升級了!”

    塔靈看到這一幕,美眸再度閃過一抹震驚。

    在短短的時間里,連續提升兩級,這顯然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它的神奇了。

    果然,能晉級的武魂,才是楚云最大的秘密么?

    “嗡!”

    整片天地開始扭曲,被一股玄妙的力量所包圍。

    楚云激動的望著天空,眼神中寫滿了期待。

    黃級十品的時候,自己得到了洞天刀。

    如今呢,會是那把劍嗎?

    只見至尊戰魂身旁的虛空開始扭曲,奇妙的力量凝聚在一起,最終生成了一把閃爍著幽藍光芒的法劍。

    這把劍通體藍色,很是秀氣,劍身很薄,有點像是流水的紋路,稍稍有些彎曲,劍刃鋒利,透著淡淡寒光。

    握柄處似乎是一道水波所形成的藍色月牙,裝飾極美,刃如秋霜。

    整把劍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泓秋水,沒有任何殺機,看似輕描淡寫,實際上招招致命!

    看到這把劍的瞬間,楚云瞳孔中盡是欣喜,自己沒有猜錯!

    “來!”

    楚云伸出手去,那把幽藍法劍似乎得到召喚,刷的一下飛到了掌心之中。

    握住這把劍的瞬間,楚云腦海中響起了它的名字——水月劍。

    水月劍,洞天刀。

    好一個水月洞天!

    如果說洞天刀是殺意凝聚后的霸道之刀,那么水月劍就是優雅飄渺的輕靈之劍!

    一刀一劍,倒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只是不知道施展起來后,回事如何的情形。

    “這就是伴隨戰神征戰一生的刀劍么?”

    楚云左手握劍,右手掌刀,眼眸中盡是數不盡的激動。

    “刷!”

    楚云抬手一刺,水月劍就像是水波一樣,泛出一道藍光,悄無聲息的刺了出去,將虛空都戳出了一個窟窿。

    真的是快、準、狠!

    “好劍!”

    楚云心情大好,正當他準備繼續舞劍的時候,背后的至尊戰魂眸中驟然射出一道金光。

    那抹金光在虛空中凝聚,其中仿佛夾雜著一本厚重的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