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離離這些時日傷心過度,我就給她專門做了幾道菜,補補虛弱的身子。. .”

    王思蝶將盤子全部擺在桌上,微笑著盯著易離離道:“離離,多吃點,你瞧你瘦的,這樣可不行。”

    易離離臉龐微紅:“多謝王姨。”

    語罷,她也不客氣,動起筷子來。

    王思蝶就那么盯著易離離,眼中盡是歡喜之意,怎么看都像是婆婆看媳婦。

    時不時,還說上一句“多吃點”、“慢些吃”。

    楚云跟大圣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過了半天,楚云才反應過來,不滿的叫道:“娘,你兒子我剛從外面回來,按理說這頓飯應該我吃才對啊。你……你這是,我才是你兒子啊!”

    “想吃什么,吩咐下人做去。我好久沒親自下廚了,今日特意燒幾個菜給離離吃的,你湊什么熱鬧。”

    王思蝶說話間,眼睛絲毫不移,就那般一直盯著易離離,越看越歡喜,越看越滿意。

    “多好的姑娘啊,反正這里地方多,以后就在這里住下吧。”

    “云兒隔壁的大殿,至今無人居住,你住進去就好,反正離得近,也方便……”

    王思蝶連說話,都止不住的帶著笑音。

    易離離聞言,臉龐又紅了。

    “不是,娘,你這是把人家當什么了!”

    楚云有些頭大,娘親就算著急,也急的太早了吧。

    易離離這姑娘是不錯,無論是容貌還是實力,都是大陸數一數二的佼佼者,絲毫不輸給唐紫仙。

    可你也不能用一頓飯,就把事情給定了啊。

    你還沒問過我呢!

    雖然你問我,我八成也是答應,但你好歹尊重一下你兒子啊!

    什么住的近方便,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大圣做出一臉嚴肅的模樣,說道:“伯母看你這么大了都還不交配,心中著急,親自給你創造機會,你得好好把握!”

    “滾回去找你的母猴子!”

    當面被大圣這般調侃,使得楚云臉上有些掛不住,上前一腳把大圣給踹翻了。

    “你以為我不想回去找?”

    大圣叫了兩聲,一臉委屈。

    飯后,易離離知道母子二人有話要說,所以主動告辭了。

    直到易離離走出大殿,楚云才松了口氣,迫不及待的問道:“娘,你這到底是整的哪出啊?”

    王思蝶自顧自的說道:“這姑娘來歷清白,模樣可人,又是真龍武魂的傳承者,配你還不是綽綽有余了。而且我看,這姑娘對你有些意思,所以就自作主張把她留在這兒了,你接下來一定要多努力一下,爭取早日讓娘抱上孫子!”

    “聽到沒有,讓你交配,抱孫子!”

    大圣背負雙手,故作嚴肅的跟著接了一句。

    “砰。”

    這一次,他徑直被踹出了大殿。

    楚云收回腳來,哭笑不得:“娘,這種事情急不來。好了咱們先不說這個,狂暴戰紋強化成功了沒有?”

    “實際跟推演里差別不大,自然成了。”

    王思蝶攤開手掌,只見上面躺著一枚凝聚著燦爛光華的秘紋,形狀是一只猙獰獸面,散發著淡淡的血腥氣息。

    比起當初在羅曉身上之時,還要更強,更濃郁。

    楚云看直了眼睛,過了半天才忍不住感慨道:“這就是……圣品秘紋?”

    “不錯,圣品狂暴戰紋,在原本基礎上強化數倍,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第一戰紋!”

    王思蝶接著說道:“刻在身上,催發之后,本身會陷入狂暴狀態,戰力將會提高一倍。”

    “一倍!”

    聽到這里,楚云頭腦一懵。

    狂暴戰紋,能將戰力提高三成。

    強化之后,楚云估摸著,能達到五成六成,就已經算是恐怖至極了。

    沒想到,遠遠不止!

    圣品狂暴戰紋,能將戰力提高一倍!

    這代表什么?

    就拿如今的楚云來算,雖然只有神通境六重,但若是實力提高一倍的話,對抗神通境十重巔峰強者都不會落到下風!

    這就是圣品秘紋的威力嗎?

    “不錯,一倍。”

    王思蝶說完之后,表情又有些憂慮:“但現在的問題是,我不知道你的身體,能不能承載住這個秘紋。一旦承受不住,肉身可是會崩潰的!”

    “如果這世界上只有一人能承載圣品秘紋,那就是我楚云!”

    楚云眼中放射光芒,心底對此萬分期待,躍躍欲試。

    “好,你有信心就好。”

    王思蝶松了一口氣,事實上她事先也有些忐忑,承載圣品秘紋所付出的痛苦,遠比想象中多的多。

    楚云如果承受不住的話,將會前功盡棄。

    還好,楚云有信心,這也說明他對自己的體魄信心十足。

    “嗤!”

    王思蝶抬手一拍,楚云上半身的衣衫碎裂,露出結識的身軀。

    “讓娘來替你刻畫在身上。”

    王思蝶手持圣品狂暴戰紋,表情很是嚴肅。

    圣品秘紋,在歷史記載之中,并沒有出現過。

    或許上古之前有,但隨著那次上古大戰,全部化作虛無。

    楚云深吸一口氣,不敢擅自調動體內氣息,生怕會壓制不住,一下爆開。

    王思蝶站在楚云身前,開口提醒道:“可能接下來會有些疼,你一定要忍住!”

    楚云堅決的點了點頭。

    王思蝶抬手一抓,將圣品狂暴戰紋一下抓碎,化作點點血光環繞在手掌之中。

    緊接著,她伸出一根手指,點在楚云胸前。

    “嗤!”

    楚云胸前的血肉,像是一下被吸干精氣一樣,快速干癟下去。

    他只感覺無窮無盡的痛苦襲來,猶如萬蟲噬心一般,五臟六腑都好像被絞碎了。

    “咯吱。”

    楚云死死咬著牙關,雙目通紅。

    鮮血從嘴中流出,那是牙齦流出的鮮血。

    他沒有想過,會疼到這個地步。

    王思蝶動作迅速而果斷,她沒有顧忌楚云的感受,因為根本沒有時間顧及。

    她聚精會神,進行著手中的動作,每一筆每一劃都認真到了極致,不偏不倚。

    楚云胸前,一道猙獰的血色紋路正在形成,獸面顯然已經初露崢嶸。

    “啊啊啊啊!”

    到得最后,楚云終于忍受不住,大吼出聲。

    他甚至想過,直接自我了斷算了,就不需要忍受這種痛苦了。

    不過這種想法也只是一瞬,很快消失。

    “啊啊啊!好痛!!!”

    咆哮震天,聲波氣浪肆意沖擊,整個大殿內,所有東西都在瞬間化作齏粉,隨風飄散。

    哪怕知道楚云正在面臨無法忍受的痛楚,王思蝶依舊沒有停下、

    只要敢停,就將前功盡棄。

    這是上古之后的第一道圣品秘紋,她必須要謹慎謹慎再謹慎!

    ……

    無邊無際的折磨持續了整整一日,才終于結束。

    在這期間,楚云有好幾次都差點昏迷過去,硬是憑借強悍體魄撐了過來。

    在他體內,氣血如同沸騰的開水,咕嘟直響。

    隨著最后一筆落下,楚云胸前血色獸面綻放出猙獰恐怖的光華,照耀四方。

    王思蝶面龐發白,汗如雨下。

    沒有靈氣的她,是憑借過人的毅力堅持刻畫到了最后。

    楚云不易,她也不易。

    “終于完成了。”

    王思蝶強拖著疲累的身軀站起,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就連她自己也沒想到,承載了一道極品秘紋的楚云,居然還能承載圣品秘紋!

    這已經可以說是奇跡了!

    楚云低頭,看著胸前那猙獰獸面,心中炙熱一片。

    這圣品狂暴戰紋,可是能實打實的增強戰力的。

    催動之后,什么羅曉,什么妖族三少主,統統都是臭魚爛蝦!

    當然,這只是楚云自信心爆棚后的想法而已,妖族三少主都是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還是不能小覷。

    “娘,我扶你去休息!”

    楚云連忙站起身,將王思蝶攙扶到房間內的床上。

    “云兒,圣品狂暴戰紋雖好,但千萬不要頻繁使用……”

    王思蝶聲音有些嘶啞,眉宇間浮起了幾道皺紋,疲態盡顯。

    “若是頻繁使用,對身體危害性極大,而且會產生依賴心理,切記……”

    王思蝶說完這句話后,終于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以毫無靈氣之軀,堅持一日的秘紋刻畫,她實在是太累了。

    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達到了一個崩潰的臨界點。

    “娘親放心,我心中有數!”

    楚云說完這句話后,給王思蝶蓋好被子,悄悄退出房間。

    他心中清楚,這圣品狂暴戰紋等于是娘親送給自己的底牌,在關鍵時刻有救命的功效。

    身上承載圣品秘紋后,若是不催動的話,跟平時也沒什么兩樣。

    楚云走出大殿,恰好看到大圣正躺在長椅上,翹著二郎腿,得意洋洋的品嘗著小點心。

    “大圣,你是不是晉升到羽化境三重了?”

    楚云心中陡然生起一個念頭,嘴角不由得露出笑容。

    “是啊,你想找揍嗎?”

    大圣挑了挑眉,境界全面占優的他,對于楚云的挑釁不屑一顧。

    “嗯,我是很想跟你交手一番,但羽化境三重太欺負人了。不如你把境界壓制到神通境十重,咱們過過招,如何?”

    楚云強忍著笑意,開始套路大圣。

    “哈哈哈哈,揍你不跟玩似的!”

    大圣點點頭,信心滿滿。

    ……

    接下來,誰勝誰負不知道。

    倒是一只猴子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幽影山。

    作者拓跋流云說:拖到這個時間才寫完,抱歉。最后四天,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