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嗎的,你這秘紋也太變態了!”

    大圣躺在地上,伸手揉著各處傷口,疼得呲牙咧嘴。. .

    他先前將境界壓制到神通境十重,本以為這場戰斗十拿九穩,誰料楚云催動圣品狂暴戰紋后,戰力驟然飆升一倍。

    直接強出一倍,這是什么概念?

    就算是一個并不天才的普通武者,在催發圣品狂暴戰紋的威力之后,也能輕而易舉的對付三五名同境界的敵手。

    戰斗依舊是輕而易舉,只不過兩人角色完全調換了過來。

    楚云沒用幾招,就把大圣打的節節敗退,完全招架不住,慘叫連連。

    用最簡單的話來形容,壓根就不在一個層次。

    楚云收起圣品狂暴戰紋的力量,坐在大圣身旁,不由得笑道:“感覺如何?”

    “變態,太變態了!你有這樣的手段,居然不提前告訴我,居然還給我下套,害我被打成這樣!”

    大圣大吼大叫嗎,滿臉都是抱怨。

    他也算是皮糙肉厚,可在楚云的拳頭下依舊是遍體鱗傷。

    “只可惜,這圣品狂暴戰紋只是底牌,不能輕易動用。”

    楚云瞳孔中閃過一抹深意,如今他體內的力量接近干涸,靈氣也沒剩多少了。

    這就是狂暴之后的副作用,要虛弱好一段時間,才能重新恢復巔峰。

    除非是對付強悍無匹的敵人,否則萬一動用之后,遇到新的危險,那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大圣站起身來,渾身骨骼就像是爆豆子一樣,噼里啪啦直響。

    他捏了捏手腕,深有感觸道:“楚云,你若是施展這秘紋的話,神通境內已經算是無敵了,就算遇到羽化境教主,也能周旋一番。”

    “還不夠。”

    楚云搖頭,眼眸望著遠處:“蕭氏一族不好對付,如果不能快些擁有強悍戰力,以后在中域將會寸步難行。”

    大圣沉思一會,旋即點頭。

    楚云能夠意識到自身不足,不驕不躁,這非常難得。

    唐氏一族、幽影山、秘紋師工會,甚至夜狼王國,都可以說是楚云的堅實后盾。

    但若只靠他們保護的話,對個人提升用處不大。

    總歸,還是要自己去面對的。

    想要站在太乾大陸的巔峰,就得付出尋常人所不能承受的代價。

    這就是成長的過程。

    “你在我沉睡的時候,都做了什么?”

    只聽塔靈那氣憤的聲音突然響起,就像是炸雷一樣,響徹在楚云腦海之中。

    楚云一喜,塔靈從沉睡中醒來了。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

    如果塔靈一直不醒來,僅靠自己,連打開云界空間通道的能量都沒有。

    “你可算是醒了。”

    楚云松了口氣,隨后笑道:“你先拉我進云界,我慢慢跟你解釋。”

    “刷!”

    話音剛落,楚云跟大圣的身影,瞬間消失。

    再次出現,已經是在云界宮殿之中了。

    “我給你留下的能量,足夠九方煉獄塔運轉幾十年了。可現在一絲都不剩下,你給我一個解釋!”

    塔靈俏臉冰冷,杏眼含怒。

    她活像一只發狂的小母獅子,張牙舞爪,恨不得把楚云一口吞下。

    楚云苦笑連連,開口安撫道:“別這么生氣,我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先坐下……”

    塔靈不吃這一套,美眸死死盯著楚云。

    那副模樣,就好像如果楚云不給出解釋的話,她就會毫不猶豫的大打出手。

    楚云無奈,只能將在地下皇城中的經歷,大略說了一遍。

    他是如何被包圍的,又是如何殺出重圍的,完全沒有任何隱瞞。

    就連式神戒、煉獄劍這等絕密,也全都說了出來。

    “上古時期,姜朝!”

    “深淵大陸?”

    “深淵七頭蛇?”

    “使得無數文明滅族,無數傳承斷絕的上古之戰?”

    塔靈大吃一驚,美眸中盡是震撼。

    九方煉獄塔是在對抗妖族之時被制造出來的,塔靈的記憶自然也是從那時開始。

    至于最早時期的上古之戰,她壓根沒有絲毫印象。

    “在妖族入侵太乾大陸前,還發生過這種事情?”

    塔靈秀眉微蹙,苦苦思索著,怎么都想不透。

    “妖族只是一個邪惡種族罷了,若不是上古之戰后大陸力量覆滅近九成,區區妖族根本不足為懼。”

    楚云腦海中,盡是姜拓所說的那些畫面。

    太乾大陸,各大王朝繁榮鼎盛,乃是上下五千年的盛世。

    兩塊大陸碰撞,通道開啟,深淵生物入侵太乾大陸。

    數百位羽化境巔峰強者共同參戰,擊落蒼穹日月,破滅銀河萬星,打的那叫一個地覆天翻,摧枯拉朽。

    如果拿上古之戰對比現在,那如今這些戰斗,根本沒有任何一種能拿得出手。

    不過也實屬無奈,畢竟上古之戰后,太乾大陸損失了太多東西,幾乎八成地域都化成廢墟,混亂持續了數百年。

    各種勢力占山為王,四處盤踞。

    無數文明滅絕,精華被毀,只剩糟粕。

    僅存下來的種族為了爭奪資源,互相之間亂戰不休,差點令整個大陸回到蠻夷時期。

    如果不是后來,五位皇者相繼橫空出世,恐怕根本無力抵抗后來妖族的入侵。

    “這些該不會是你編造出來騙我的吧?”

    塔靈對此還是持懷疑態度,畢竟根據史書上的記載,上古之戰是對抗妖族的那場戰斗,只字未提深淵大陸。

    楚云見塔靈不信,只好拿出煉獄劍跟式神戒。

    “這下,我總不可能還是騙你了吧?”

    楚云嘆了口氣,也怪不得塔靈半信半疑,這種事情無論擺在誰面前,都會覺得奇怪。

    畢竟史書上都是那么記載的,你非得拿出一個截然不同的東西出來,肯定得有證據,否則不會有人相信的。

    塔靈立刻接過煉獄劍跟式神戒,仔細的探查起來。

    “正好你幫我斷定一下,這兩件東西是不是圣品靈兵!”

    楚云搓了搓手,眼中有些熱切。

    先前他將靈氣注入其中,只可惜沒什么反應,讓他一度懷疑,自己拿的是不是假的。

    不過姜拓親自鑒定過了,不可能是假的。

    塔靈表情一驚,忍不住的叫道:“圣品靈兵,這兩件都是圣品靈兵!只不過這煉獄劍很是奇怪,仔細感應,能夠察覺到隱藏著的那股炙熱硫磺氣息,不像是出自煉器師之手,這種工藝,根本不是人類煉器師能做到的!”

    “這把劍是我在姜王胸前拔出的,很顯然它產自深淵。”

    楚云面露喜色,連塔靈都這么說,那就*不離十了。

    “這材質,也不是太乾大陸的,更像是某種超強生物的骨骼。”

    塔靈放下煉獄劍,捏起式神戒,美眸瞇起:“反倒是這枚戒指,明顯是太乾大陸煉器文化繁衍到頂峰時期的產物,實打實的圣品靈兵!”

    “無論是式神戒還是煉獄劍,我注入靈氣后都無法催動,這是怎么回事?”

    楚云有些迫切,雖然這兩件東西是圣品靈兵,但若是不能使用的話,最終還是空歡喜一場。

    “沒有靈。”

    塔靈聲音平靜下來,一字一頓道:“圣品靈兵,最著重突出的就是這個‘靈’字。靈兵內有靈,才算是完整的圣品靈兵。靈兵無靈,就像是只有軀殼沒有靈魂,終歸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罷了!”

    “就比如你,相對于九方煉獄塔?”

    楚云眉頭皺起。

    “不錯。”

    塔靈點頭,的確是這樣。

    “那這里面的靈呢,是因為能量不足,所以沉睡了嗎!”

    楚云追問。

    “毀了。”

    塔靈將煉獄劍跟式神戒交還給楚云,嘆息一聲:“靈毀了,只空余外殼。”

    楚云一愣,心中落差有點大。

    他心中清楚,沒有靈的圣品靈兵,就像是塔靈沉睡之時的九方煉獄塔,若是能量耗空,就跟一個鐵疙瘩沒什么兩樣。

    雖然自己是九方煉獄塔的主人,但圣品靈兵內的靈,才是發揮出靈兵強悍威力的關鍵!

    “那……那還能補救嗎?”

    楚云捏緊拳頭,有些不甘心。

    畢竟這可是圣品靈兵,就此沉淪,煞是可惜。

    “很難很難,我也只是依稀聽說過,是真是假還不好說。”

    塔靈有些走神,美眸中盡是向往。

    作為輔佐數位強者登臨巔峰的九方煉獄塔的塔靈,她最渴望的無非就是自由。

    如今從楚云口中聽說這些,縱橫星河的超級強者,兇猛殘暴的四大主宰,以及曾經存在過的無數王朝……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她的觀念悄然發生改變。

    原來太乾大陸并非全部世界,原來還有很多跟太乾大陸差不多的大陸。

    就比如那深淵大陸,就是其中之一。

    深淵大陸跟太乾大陸的碰撞,雖然帶來無盡災難,但同時也帶來無限可能。

    羽化境巔峰之上,肯定還有著更高的境界跟層次。

    上古時期的先祖們,有著輝煌的曾經,如今所謂的盛世,連那時的十分之一都還未到。

    塔靈開始覺得,自由并非最重要的事情了。

    如果能去親眼見證更廣闊的世界,親眼重溫一下上古盛世,也算不虛此生了。

    楚云沉默良久,這才長嘆一口氣,將煉獄劍跟式神戒收起。

    兩大到手的圣品靈兵,居然全部被毀了靈,還讓他心中說不出的郁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