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回到幽影山后,楚云徹底閑不下來了。『『ge.

    桃歡的精力特別充沛,整日纏著他要他傳授刀法,加上她的天賦極好,楚云講解的東西他很快便能領悟。

    無奈之下,楚云只能告訴她一些高深的東西,這才使得桃歡閉關去了。

    大圣還是那般,沒有什么變化,整天吃了睡睡了吃。

    反正他是妖獸,天賦使然,只要有足夠東西填飽肚子,就能不斷的晉升境界。

    似乎有意的想要跟桃歡較近,易離離也三天兩頭跑來找楚云,雖然每次的理由都很蹩腳,但這些并不重要。

    被美人環繞,換做其他人怕是要開心死了,但楚云并沒有這種感覺。

    好不容易抽出一日空閑時間,楚云步入云界之中:“塔靈,大衍刀劍術的第二招我練成了,你來戰修殿中讓我試招。”

    塔靈沒有拒絕,而是挑眉道:“這么快,就學會了?”

    她對大衍刀劍術印象很是深刻,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屬于太乾大陸的東西。

    整個太乾大陸所有的刀劍武技加在一起,都比不上大衍刀劍術的萬分之一。

    哪怕是那些天才,將畢生心血都傾注在上面,都未必能領悟到鳳毛麟角。

    楚云的天賦,舉世無雙,可他費盡千辛萬苦,才將第一招“綾羅斬”學會,怎么這才過去多久,就練會第二招了?

    抱著這樣的心思,塔靈步入戰修殿之中。

    “你可瞧好了,這一招不容易應對。”

    楚云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如果論起對手,塔靈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盡管使出來。”

    塔靈美眸中閃過一抹自信,大衍刀劍術里面的刀劍之法雖然奇妙,但憑借楚云的境界根本施展不出全部,就算放手任他猛攻,又能如何?

    “這一招,是刀法,名為刀化山河。”

    楚云將洞天刀握在手中,隨著最后一個字的落下,他突然出手。

    刀光很是燦爛,在虛空中連續爆起,橫劈、豎劈、捅刺、砍殺、崩斬……無窮無盡的基礎刀法傾瀉而出,有光有暗,有陽有陰。

    這些刀氣匯聚在一起,形成了波瀾壯闊的山河!

    刀氣高低起伏,為匯聚而成的山河添加點綴,大氣磅礴!

    楚云單純用刀氣,構造出了一副美不勝收的山河圖。

    刀法連續產生變幻,這山河圖也在變幻,在摧枯拉朽間爆發的淋漓盡致!

    整片山河圖,將塔靈籠罩在其中。

    身處在這瑰麗壯闊的山河圖中,塔靈震撼的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就像是被鎖定了,根本無法動彈。

    似乎只要一個動彈,就會影響到這片壯麗的山河,使得整片山河化作鋪天蓋地的刀光,將天地切碎。

    塔靈沒有動彈,她深吸一口氣,忍不住的問道:“這……這就是大衍刀劍術里的第二招?”

    “不錯,第二招,刀化山河。”

    楚云微微一笑,像是在看自己的杰作。

    望著面前的山河圖,他忍不住的出聲贊嘆道:“真是美不勝收,只可惜他脆弱的很,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擾,否則……”

    話音未落,塔靈身軀暴起。

    她被濃郁的護體靈氣所包圍,反手打出各種瑰麗的武技,朝著整片山河圖撞去。

    “刷!”

    牽一發而動全身,隨著塔靈出手反抗之后,整片山河圖爆發出恐怖無比的氣勁,無數刀氣開始肆意飛舞,來回斬殺。

    無數細小的旋風龍卷夾雜在其中,哪怕是以體魄著稱的強悍妖獸,也會被絞殺的只剩骨架。

    一剎那,整片山河圖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鋪天蓋地的殺氣,無窮無盡的刀光,以及漫山遍野的血色。

    “嗤嗤嗤!”

    只是剎那,塔靈就感覺自己被刀氣一下擊中,護體靈氣像是白紙一般被輕易撕碎,精神恍惚間,自己仿佛成了在血海汪洋中掙扎的孤魂,靜靜的隨波逐流,然后化作一具尸骨。

    “我都跟你說了別動。”

    楚云頗為無奈,自己分明都提醒過了的。

    “好強的肅殺之氣,居然還能影響到我的心神。”

    塔靈一驚,從精神失常的狀態中一下醒來,不由得深深皺起眉頭。

    自己如今的境界乃是神通境巔峰,然而根本破不開這一刀的軌跡,就像是深陷泥沼一般。

    “破!”

    無奈之下,塔靈只好將境界提升到羽化境,隨手撕開了這片天幕。

    “怎么耍賴。”

    楚云有些不爽的叫道:“說好的只有神通境巔峰呢?”

    塔靈雖然脫身而出,但深有體會,不由得意味深長的看了楚云一眼:“這一招刀化山河,你練了多久?”

    “從我學會綾羅斬之后,就一直在練習第二招,怎么說也有好幾年了。”

    楚云回答道。

    “以你的恐怖天賦,短短半年就將完全陌生的秘紋修煉到了宗師境界,然而這刀化山河你卻用了幾年的時間才修煉成功……”

    塔靈深深皺眉,由此可見大衍刀劍術是多么難以修煉,也怪不得會如此恐怖。

    “這一招,感覺如何?”

    楚云有些沾沾自喜,如果不是塔靈將境界提升到了羽化境,估計根本破不開這一招。

    “以無數基礎的招式,交織而成一副瑰麗的山河畫卷,然而在這絕美的山河畫卷之下,卻隱藏著無窮無盡的煞氣。不動則以,若是貿然行動,會被這畫卷之下掩蓋著的煞氣瞬間撕碎!”

    塔靈對此深有感觸,如果自己沒有提升境界的話,怕是會被困死在里面。

    刀化山河,實在是大氣,真沒有愧對這個名字。

    “我算是見過無數驚才絕艷之輩,也見過無數的名垂史書的武技,可是沒有任何一人能跟你媲美,也沒有任何一招能跟刀化山河媲美。”

    塔靈很是認真的說道。

    不得不說,楚云剛才那精彩到極致的招式,令她真的服了。

    “刀化山河,不過只是第二式而已,后面還有五式呢。”

    楚云聞言,嘴角泛起笑意。

    塔靈的眼光很高,能夠得到她真誠的夸獎,可不容易。

    從云界中走出后,恰好看到王伯謙從大殿之外匆匆走進。

    “大哥?”

    楚云挑眉,王伯謙平時也忙得很,無事不登三寶殿。

    看到楚云后,王伯謙松了口氣:“你在就好,我怕你又跑出去惹禍了。”

    “大哥有什么事嗎?”

    楚云干笑了兩聲,想要化解尷尬。

    前段時日在京陵城的事情,傳遍中域,影響很是不好。

    不過對于幽影山來說,自然是不在乎這些的。

    “三大圣地妖族齊出,無數曾經的妖族強者破開了封印,在三大圣主的帶領下到處殺戮,如今西荒已經被徹底吞并了,改名為妖域……”

    王伯謙并沒有糾結京陵城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是直接開門見山。

    楚云聞言,心中一震。

    自己在中域之中,一修煉就是幾個月,全然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

    但是在西荒,每時每刻都有部落被滅掉,簡直就是人間煉獄。

    仔細想想,偌大的西荒,居然說滅就滅了,那么多部落,那么多集中地,全都擋不住妖族的攻勢,在滾滾洪流下化作無數尸骨。

    許多部落不復存在,許多文明傳承斷絕,光是這么想著,就帶給人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不過西荒的部落沒有全部覆滅,他們其中有一些逃了出來,前往了北疆、中域、甚至是南海,尋求安身之地。”

    王伯謙接著說道。

    楚云點了點頭,那么多部落自然不可能都被滅了,能逃出來一點是一點。

    “妖族給我們下達了最后通牒,他們將會在三月之后,對我們發起進攻。”

    王伯謙眉頭始終緊皺,顯然壓力不小。

    “我們?”

    楚云一挑眉。

    “中域、北疆、南海、東洲。”

    王伯謙言簡意賅。

    “好大的口氣,妖族攻下西荒還不滿足,居然還想一口氣吞并另外四域,也不怕步子邁太大扯到蛋!”

    楚云冷笑一聲,對此不以為然。

    以妖族三大圣地的實力,集合起來的確能推平任何一域,西荒就是例子。

    但如果想要一口氣吞掉其他四域,那就是癡人說夢了。

    “口氣大不大暫且不論,妖族這一次來勢洶洶,顯然勢在必得!三月期限一到,遍布整個太乾大陸的戰爭將會打響,人類跟妖族將會決一死戰!我們必須要提前做準備!”

    王伯謙表情很是嚴肅。

    楚云收起臉上的表情,反問道:“那,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做?”

    “昨日,父親召集了四大氏族的家主,就在幽影山的山巔,跟其他三域的領袖共同商議事情。論起高端戰力,我們四域怎么都不可能輸給妖族三大圣地,但是三大圣地的少主實在太強,各個都是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實力非凡,想必你也已經見識過了;除此之外還有七妖,都是妖族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既然老一輩不輸他們,那我們必須確保在年輕一輩的較量中,也能勝過他們!”

    “由我父親提議,四域將共同創立扶搖榜,榜單會記錄四域年輕一輩中最強的百位天驕。”

    “凡是扶搖榜上有名的天驕,都有資格進入天殿,進行為期三個月的歷練!”

    王伯謙一字一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