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楚云這意思,指的就是那一鍋血肉寶藥。

    里面煮爛的幾位人族教主,在太乾大陸都是赫赫有名之輩,每個都實力不俗。

    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戰死之后連身軀都要被妖族煮來吃。

    如果他們有在天之靈的話,一定會非常的憤怒。

    好在,楚云要給他們報仇了。

    “我呸!”

    大妖王雖然臉被踩著,但他還是掙扎著想要起身:“楚云,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本王在巔峰的話,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螻蟻那樣簡單,懂嗎?”

    他的聲音很是嘶啞,顯然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吼!”

    三千大聲咆哮,在洞窟之中沖殺著,他的身軀就像是一條閃爍而過的金光,沒有任何妖族老祖能夠阻擋住他。

    至于其他教主,也都各自施展所能,跟妖族老祖廝殺著。

    很明顯,這是一場一邊倒的戰斗,甚至可以稱之為——屠殺!

    在他們共同出手之下,那些妖族老祖很快就被全部殺光,血流成河。

    楚云拍了拍手,咧嘴笑道:“你們做得很不錯,下面就讓你們見證一下,我是如何手刃大妖王的!”

    “不如割下腦袋,掛在迷歸山脈之巔吧,讓妖族好好看一看,他們大妖王的英姿。”

    衛奇嘿嘿一笑,摩拳擦掌,很是興奮。

    “我倒是覺得,先留著他的性命,將他千刀萬剮,全身的血肉都刮干凈,最后只留下一副骨架,立在迷歸山脈上面。”

    李兆麟思索一番,說出了自己的提議。

    “不妥不妥,將他靈魂凈化,只留下軀殼,猶如行尸走肉,那該多妙。”

    無心教主眼前一亮。

    這些教主你一言我一語,令大妖王渾身顫抖,心中恐懼到了極致。

    在以往的時日里,他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事情。

    一直都是他高高在上,主宰別人的命運,什么時候輪到自己的命運被主宰了?

    這些教主,雖然都是人類,但出的法子一個比一個惡毒,真是披著人皮的獸!

    “折磨肉身多沒意思,不如折磨他的靈魂好了。”

    穆圖對先前那些教主的提議,嗤之以鼻,隨后笑著說道:“本王有一招,能夠將他靈魂抽離出來,再弄一盞永恒不滅的油燈,日日夜夜灼烤著他的靈魂,就這么讓他痛苦下去。楚云,最好你再用永恒鎮邪秘紋,把他給封起來,永遠這么下去,多棒啊!”

    饒是見多識廣、心理承受能力極強的大姚我那個,此刻不由得渾身一顫,豎瞳中露出恐懼。

    聽了眾人的提議,楚云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這些都不錯,但對我們而言沒有實際意義,既然他們能把我們人族當成血肉寶藥來吃,我們為什么不能這般效仿呢?”

    “你的意思是……”

    大圣眼前一亮,他頓時明白了楚云的意思。

    楚云伸手一指,只見梵音魔鼎轟然坐落在地上,滔天魔氣不斷散發而出,讓人渾身一陣顫栗。

    “哈哈哈哈哈,這個妙!”

    穆圖咧嘴大笑,連續鼓掌。

    其他教主也都是眼前一亮:“煉化一只大妖王,應該很有意思!”

    楚云用腳狠狠在大妖王臉上踩了踩,將他徹底踩入地面之下,隨后一字一頓道:“你應該聽說過一句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大妖王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結局,不由得慘叫起來:“本王是大姚我那個,你們不能這么對待本王!”

    “嗎的,老子還是天魔王呢!”

    穆圖不屑的啐了一口,大妖王算個狗屁,老子若是還在巔峰,一巴掌就能拍死你!

    楚云伸手一抓,將大妖王的身軀提了起來,反手一甩,正好丟入了梵音魔鼎中。

    “噗嗤!”

    肉眼可見的濃郁黑霧冒了出來,直直的沖上蒼穹。

    整片山洞頓時充斥著濃郁的魔氣,就如同進入了真正的阿鼻地獄!

    “不要,不要啊,放過本王!”

    大妖王身軀徹底被黑氣所包圍,他拼命的想要掙扎,甚至連靈魂都破體而出,想要鉆出來,然而根本就是無用功。

    他靈魂鉆出體內的瞬間,就被黑氣一把扯了回去,重新按壓住了。

    “滋滋滋!”

    黑光彌漫,恐怖的氣流滋生著,大妖王那慘絕人寰的聲音從梵音魔鼎中透出,將萬里之上的天空震碎了。

    “咔嚓!咔嚓!”

    迷歸山脈有好幾座山峰,皆都在這一聲巨吼之下碎裂,攔腰折斷。

    大妖王的慘叫聲在持續了幾息后,徹底消亡了,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就只有黑氣灼燒血肉的咯吱聲。

    “這就行了?”

    一些教主好奇的站在周圍,眼神中盡是興奮。

    他們早就聽說過這梵音魔鼎的威名了,別說羽化境七重的大妖王,就算是羽化境巔峰強者,被耗盡體力丟入其中的話,也會被煉化成丹藥!

    所以說,這梵音魔鼎極為恐怖。

    楚云轉過身,望著那條龍氣,嘴角挑起一抹笑容。

    這龍氣明顯有一些靈智,加上自己先前等于說是救了它一命,溝通起來應該不會有問題。

    “你若是主動歸順的話,能少吃不少苦頭,我不會把你煉化,我只會把你移入到另一處山脈,比這里大的多的山脈中去。”

    楚云淡淡開口,他也不指望龍氣能不能聽得懂,反正就是先禮后兵。

    反正我這邊占據了絕對的優勢,這條龍氣就算再強,也沒有任何逃脫的可能。

    “嘶嘶嘶。”

    龍氣畏懼的退了好遠,然而前后左右都被那些教主給圍住了,無論它走什么方向,都逃不出去。

    楚云嘴角的笑容在一點一點的消失,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如果不是自己把這龍氣救出來的話,恐怕它最后的結局就是被大妖王給吞噬掉。

    自己救了它,它如果還是這么不識好歹的話,那就沒有什么話好說了。

    在猶豫了一會后,那條龍氣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主動游蕩上前,身軀眨眼間小了數十倍,就像是一根手指粗細,鉆到了楚云的掌心中。

    “識時務者為俊杰。”

    楚云點了點頭,將龍氣扔入了云界之中:“塔靈,替我保管。”

    塔靈一句話沒有說,反手將龍氣接住了。

    “主人,還需要我們嗎?”

    那些教主追問,就剛才這些妖族教主,完全不夠他們殺的,都還沒有過癮呢。

    “你們回去休養生息,接下來也會用到你們!”

    楚云思索一番后,突然說道:“等等,我這里有一本法決,你們可以嘗試著修煉,如果修煉成功的話,將對本身有著巨大裨益!”

    說著,楚云手中升起一團金光,逐一點入了他們眉心中。

    眾多教主在愣了一愣后,表情極為興奮:“多謝主人!”

    他們都曾經是閃耀一方的天驕強者,這魂引訣他們只是略微觀摩了一會,就發覺了其中的不凡。

    如果能夠修煉成功,就等于體內多了一道靈魂。

    那靈魂能夠代替自己本身修煉,可以說是將修煉速度硬生生提高了一倍!

    這等好事,去哪里找?

    這些教主一個個返回到了云界中,他們很是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刻就去修煉魂引訣。

    眨眼間,偌大的洞窟中就只剩下了三千,而三千則是有些郁悶的說道:“他們都有好處,怎么就我沒有。”

    “這枚丹藥,給你!”

    楚云眼中閃過一抹笑意,伸手一拍梵音魔鼎,只見其中嗖的飛出一枚丹藥。

    丹藥黑乎乎的,但明顯比以前所煉制的那些丹藥要更大,其中夾雜著濃郁的靈氣,已經被徹底凈化了。

    三千有些興奮,張口將這丹藥吞入腹中。

    他的表情,瞬間一變,似乎沒有料想到丹藥的氣息會如此猛烈,以至于連她都有些無法承受!

    “好,好強的氣息!”

    三千很是興奮,張口一吼,自口中爆發出磅礴刺眼的霞光。

    可以說,這一枚丹藥,能夠抵得上尋常好幾枚極品丹藥!

    真是太美妙了。

    “嗷嗚!”

    三千開心的仰天嘶吼,隨后身軀一閃,也鉆入了云界。

    “這一次雖然驚現,但收獲真是不小。”

    大圣搓著手掌,這一次他們合力擊殺了一位大妖王,并且把迷歸山脈內的龍氣給掠走了。

    等有時間再把善水山脈內的龍氣拘走,寂靈山那五個洞窟就全部湊齊了。

    眼下距離目標,又近了一大步!

    “接下來,我們還要繼續深入西荒嗎?”

    大圣收斂起了笑容,眼下擺著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到底是繼續深入,還是就地返回。

    繼續深入的話,誰也不知道三大圣地內有多少妖族強者坐鎮,若是尋常的妖王、妖族老祖那還好,若是有全盛實力的大妖王,那就有些麻煩了!

    畢竟運氣永遠不可能一直這么好,這一次恰好碰到了大妖王虛弱之時,趁著體內龍氣狂暴反噬,順利將他斬殺。

    以三人的戰力,遇到大妖王的話,還是有些難以應對。

    若是現在退回去,可以輕松將善水山脈內的龍氣擒走,順理成章集齊寂靈山那五條龍氣。

    楚云掃了一眼地下那些強者的殘肢斷臂,一字一頓道:“這才哪跟哪,當然是繼續深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