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董事長,小小在這里真的可以幫很多忙,那些患者都很喜歡跟他抵觸,比中心里的工作人員更受歡迎。”安美茹說道。

    “你的意思是讓他也去中心住宿?”慕容纖纖有些猶豫。

    “是的,而且對他也有好處。”

    安美茹扶了扶眼鏡,道:“小小在家雖然可以跟你在一起,但他更需要和一些同齡的孩子多多接觸,而且中心最近正與其他小學聯系,讓那些小學以自愿報名的方式選擇一批同齡的正常孩子來中心與中心的孩子們結成小伙伴關系,這種方式能夠讓他們更好的與社會接觸。”

    “那就試一試。”

    慕容纖纖沉吟了一下,終于同意。最近一段時間,有些小麻煩,她準備離開大連一段時間,聞香坊有魃頂替著她的名號坐鎮,倒也不擔心悟了什么事兒。最重要的的問題倒不是那些小麻煩,畢竟她沒有留下把柄,便是有人懷疑她無法入她的罪,最重要的是她的修煉已經卡在一個瓶頸上,她需要突破的契機,而她想到的辦法就是去外面游歷一番。

    在對聞香坊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之后,慕容纖纖便拎著一臺本本離開了聞香坊,現在通訊方便,視頻之類的通訊方式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所以她并不擔心,只是臨走的時候去看了看小小,跟弟弟玩了一個下午之后,便駕車上路……鬼使神差的,她走的方向正是奔陜西而去。

    “來到咱們廊坊,別的不敢說天下第一,這剪紙要是錯過了,那才是真正的可惜,你這看‘喜鵲登枝’。那梅花是活靈活現的,喜鵲就跟活了似的;你看家獅子滾繡球,形象逼真,你們在別的地方肯定是找不到,最重要的是。這些剪紙可不是機械加工。全都是手工剪出來的,每一張都透露著靈氣……”

    身上斜披著‘義務解說員’的老頭口若懸河。干這個活兒還真是有些屈才了,慕容纖纖袖著手聽了一會兒,就跟聽評書似的。然后順著長街向前走。集市兩旁的小攤大多是布藝和剪紙,也有其它一些充滿鄉土氣息的工藝品。

    剪紙,又叫刻紙,是中國漢族最古老的民間藝術之一。它的歷史可追朔到公元6世紀。區別在創作時,有的用剪子。有的用刻刀,雖然工具有別,但創作出來的藝術作品基本相同,人們統稱為剪紙。剪紙是一種鏤空藝術,其在視覺上給人以透空的感覺和藝術享受。因為剪紙通常在逢年過節的時候,粘貼于窗戶之上,增添節日氣氛,故又稱之為‘窗花’,而到了現在,除了年節之用外,也有人將剪紙作為藝術收藏品保存。

    慕容纖纖一邊在各個攤位前瀏覽,一邊也選了幾張看著喜氣的剪紙,什么‘五子登科’,‘肥獵拱門’、‘招財進寶’、‘劉海戲金蟾’等,賣了厚厚的一疊。

    正逡巡中,一個小女孩引起了她的注意,這個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的年齡,長得眉清目秀,但眉宇間泛著一團淡淡的青氣,而且臉色蒼白,沒有絲毫的血色。她手里提著一個飯盒,匆匆地來到一個老太太的跟前,將飯盒往老太太的攤上一放,回頭就走,就像有人再趕她似的。

    陰氣。

    這孩子的身上充斥著一股陰氣,用老百姓的話說,是遇到了不干凈的東西,雖然這孩子的陽氣尚足,但久而久之,定然會傷身,現在已經顯露端倪了。

    “劉大媽,你可真有福氣。”

    “是啊,兒子媳婦孝順,這小孫女又懂事。”

    兩旁的攤主紛紛稱贊,那個劉大媽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但笑容之后卻有著一絲苦澀……她這孫女確實是聰明懂事,但從一年前開始,接人待物就變得冷漠起來,而且臉色白得嚇人,偏偏檢查的時候又沒有貧血的癥狀,去了好幾個醫院也沒有用。

    “大媽,你的孫女兒是不是身體不太好?”猶豫了好一會兒,慕容纖纖終于上前,那女孩的根骨不錯,而且靈靈秀秀的,如果繼續被那些不干凈的東西纏繞的時候,遲早要將這條命送掉。

    “啊?你、你怎么知道?”劉大媽一怔,下意識地反問道。

    “我是祖傳的中醫,當然是看出來的。”慕容纖纖信口說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并沒有撒謊,小女孩的問題確實是看出來的。

    “那你會治嗎?”劉大媽有幾分懷疑地問道。不是她疑問太重,而是慕容纖纖太年輕了,通常來說,姜都是老的辣,中醫當然也是老中醫暑穩妥,而且對方只是遠遠這么一看,就說孩子有病,怎么都覺得不靠譜。

    “大媽,如果我所料不差,明天中午這孩子還要昏迷一次,如果你們信得過我,就來找我,我就住在前面街上的那家旅館里。”慕容纖纖說道,她原本今天晚上就要走人了,在看到這小女孩之后,便改了主意……話說,她現在才感覺到自己有向圣母發展的趨勢,不過,這個小女孩簡直是太適合修煉慈航一脈的功法了。

    回到旅館之后,她再沒出去,車子已經加滿油,隨時都可以出發,她很不厚道地道著那個劉老太太過來求救。

    砰砰砰、砰砰砰!

    門外有人拼命的敲門,有人大聲喊:“大夫、大夫!”

    汗!

    咱不是太夫好不好?

    慕容纖纖聽出那正是劉大媽的聲音,無語的嘟囔了一句,起身過去開門。

    “大夫,求你快救一救我孫女!”

    門一開,劉大媽就沖了進來者,淚流滿面地懇求,在她旁邊還有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應該就是那個女孩的父親。

    “大媽,有什么話您可以慢慢說。”慕容纖纖連連忙將她將到沙發上坐下。

    “我不坐了,請大夫快去救命啊!我孫女已經昏倒了。”劉大媽急不可耐地說道

    “怎么回事,慢慢說。”慕容纖纖是看過的,那個女孩雖然危險,現在卻沒有性命之憂。

    “昨天晚上開始,我那孫女幾乎是一句話也不說了,今天早上說是不舒服,也沒去上學,更到中午時就冷得打顫,最后竟然凍暈了……”劉大媽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總算將事情說明白了。

    “你們如果信得過我,我就救她一次,如果信不過我,那就算了。”慕容纖纖淡淡地說道。

    “信得過,信得過!”劉大媽連連點頭。

    “那我們走吧。”

    這母子倆是打車過來的,慕容纖纖看二人辛苦,就開出了自己的車,載著三人向劉大媽家駛去。

    按著劉大媽的指點,汽車在一個獨門獨戶的院子前停下……車剛一停穩,院門就猛地打開,一個神色焦急的少婦走出來,急忙忙的問道:“娘,少明,大夫請沒請過來?”

    “請來,這位就是……大夫,您貴姓?”劉大媽有些不好意思,剛才光顧得著急了,竟然失禮的沒有請問慕容纖纖的姓氏。

    “我復姓慕容。”

    慕容纖纖微微一笑:“孩子在什么地方,我們現在過去看一看吧。”

    “好,快請進。”

    那個叫少明的男人連忙請她進去。

    這家人的生活看起來不錯,院子不小,中間有一棟非常漂亮的二層小樓,一行人進了小樓之后,劉大媽請慕容纖纖坐下,這才將那孩子的情況說了一遍,同時介紹了兒子劉少明,兒媳婦戚霞,而那個小女孩的名字叫做‘雪兒’

    “我先上去看一看吧。”慕容纖纖已經感覺到二樓有一個房間里充滿了龐大的陰氣。

    “那好,請跟我來。”全家人當然是巴不得趕快將孩子的病治好。

    一行人上了二樓……果然是在那間充滿陰氣的房間,女孩像是睡著了似的,躺在那張大床上。

    慕容纖纖的目光只在那個女孩臉上看了一會兒,便在房間四處打量……果然,就在靠近女孩床前的地方,有四道靈魂體在徘徊。

    “你們先出去,我先給她診治一下。”慕容纖纖開始趕人,否則不太好辦。

    “那就麻煩大夫了。”三口人相互看了一眼,毫不猶豫地出去,畢竟對方一下子就把孩子的事情說準了,說不定真有兩把刷子。

    “四只小鬼罷了,也敢作亂!”慕容纖纖淡淡一笑,她原本想將那些不干凈的東西直接凈化掉的,不過剛才以神識檢查了那四個小鬼,發現它們身上的殺戮氣息并不大,而且從劉大媽那里聽到的消息應該是女孩無意中招惹了這四個小鬼,結果弄得它們跟在身邊,這才導致身體出現異常,實非本意,所以她想將這四個靈魂收起。

    沒等那四個小鬼想到反擊的方法,一只仿佛用整塊玉石雕琢的瓶子出現在慕容纖纖的手中,她手掐法訣,猛地向那四個靈魂一指,一道霞光驀然飛出,卷起那四個靈魂倏地進入瓶中,旋即那只凈瓶化成一道清光沒入慕容纖纖體內。

    “啊~”

    女孩的口中發出一聲輕叫,眼睛慢慢地張開。(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