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不懷好意!

    這個青袍修士選擇慕容纖纖她們所在的位置逃跑,并不是情急之下無奈的選擇,而是有意的禍水東引——她們這波人多,而且修為參差不及,如果那個紅袍修士追上來,只要稍微耽擱一下,他就有忘逃出生天。

    但是,他沒有料到慕容纖纖會一眼看穿他的小伎倆,沒等他越過,一股柔和的力量便撞城他的身上,青袍修士不由自主的向回彈去,反倒是離對手更近了。

    火紅色的劍光驀地爆發出一道亮麗的光華,‘噗哧’一聲,輕松地將青袍修士的腦袋劈成兩半……說起來青袍修士也是倒霉之極。雖然他的修為略遜那紅袍修士幾分,但如果一心逃跑,至少在付出一定代價之后,未必沒有希望。但他不該拖慕容纖纖等人下水,所以慕容纖纖也不客氣,看似尋尋常常的一震,卻是蘊含了神識攻擊,在無法施展神通和法寶的情況下,被紅袍修士輕松斬殺。

    “哼!總有你逃不掉的時候!”紅袍修士收回飛劍,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同時伸手將那名青袍修士的儲物戒指和飛劍都收了起來。

    “你……”敖嘯龍臉色微微一變,上前一步剛要說話,卻被慕容纖纖止住。

    這兩個人的恩怨,原本不該她的事情,但青袍修士妄圖禍水東引,所以慕容纖纖才會懲戒他。這個紅袍修士收了戰利品,其實也是一肩挑起恩怨的意思,倒沒敖嘯龍想的那么猥瑣。

    這時,一名餐廳的侍者走到近前,開始談起賠償問題,慕容纖纖等人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不僅僅是損壞賠償的問題。甚至連那青袍修士的后事處理都包括了,絕對是一條龍服務。

    那名紅袍修士倒是很痛快的取出靈石支付賠償,在打發了侍者之后。來到慕容纖纖等人面前略為欠身道:“感謝各位的出手,否則我這大仇。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報了。”

    “道友誤會了,你報不報仇與我們無關,只是我們不喜歡有人沖撞而已。”慕容纖纖板著臉說道,根本沒有結識的意思。

    那名紅袍修士卻也不生氣,一轉身便瀟瀟灑灑的離開了餐廳。

    “看來在這薰衣草城的確要小心,隨時都可能發生戰斗。”

    見那名紅袍修士離開之后,心中暗自提醒自己。在這個霧海之淵,處處都是暗含殺機。所謂的安全也只是相對而言,之前自己曾經大肆采購,萬一落在有心人的眼中,也會有殺身之禍。

    “兀道友,這城里還有什么好玩的去處?”慕容纖纖問道。

    “角斗場。”兀鷲張口就來。

    角斗場是城里最有名、人氣最高的地方。興致有些類似于古羅馬的角斗場,角斗對象可以是霧海之淵的所有種族。參加角斗的人可以是有仇怨的對頭,也有可能是為了巨額獎勵。

    角斗場占地極廣,足有數十里方圓,近十萬個座位,每個座位價值1000靈石。整個角斗場都由玄甲衛隊親自護持,足以震懾宵小之輩。

    “這座位費用也太高了吧?每場下來之后,豈不是要億靈石的收入?比搶劫都來得快!”敖嘯龍說道。

    一場上億靈石。一天呢?一年呢?

    想到這個可怕的數字,慕容纖纖也是吃驚非小。

    沿著螺旋樓梯進入廊道,慕容纖纖她們便經常看到玄甲衛隊在周圍巡邏。

    “每一個至少都是煉神期的修士,單單我們看到的便有上千個了,這玄甲衛隊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咦?這些玄甲衛隊當中怎么還有非人馬族的修士?!”

    慕容纖纖發現,在那些人當中,她看到一些身披玄甲,卻并不是人馬族的修士。

    “很正常,只要實力達到一定水平。并且愿意加入人馬族,都會進入玄甲衛隊。”

    慕容纖纖沒有想到。就在她們一行進入角斗場的時候,在角斗場的另外一個區域里。有幾名玄甲衛隊正在談話,這些人當中還有人族的修士。

    “慕容,我們今天巡邏也結束了,先出去玩玩吧,巡邏的都無聊死了。”幾名身材高大的人馬族修士和一人族修士一起走著,他們正彼此談笑著。

    “出去玩?今天我們回去還有事情做。等以后有時間再出去吧。”淡漠聲音響起。

    “哦。”

    另外幾個人不由感到無奈,可是卻不敢違抗對方地命令。這是是他們的隊長,實力之強大他們也是清楚地。那可是曾經在角斗場上,連續百戰勝利的強者!

    角斗場百戰勝利,那是最高榮譽。

    “百戰百勝……唉。”

    那位復姓慕容的隊長,低嘆了一聲……這位穿著黑色鎧甲的隊長,如果慕容纖纖在必然認識——這個人正是她要找的弟弟慕容小小。

    角斗場,分為三等次,分別是煉神場、純陽場、大乘戰場。其中大乘斗場只有一個;純陽斗場城中只有三個,而煉神期的角斗場也是卻有六個。

    “敖嘯龍,我們先去觀看哪一個級別的?”海瑟薇問道。

    “那大乘對戰最精彩,自然先去那里。”

    慕容纖纖笑著,其他人也同樣對大乘角場比較期待,一群人便這么沿著廊道上的指示,直接朝那個目標前進。

    片刻,慕容纖纖她們便看到了那個巨大的角斗場。

    大乘角斗場,最核心的戰斗空地便是直徑足有十里地的圓形空地,而周圍密集的成梯形的看臺座位極多,一眼掃過去估計便有近三萬之多。

    “這大乘角斗場,是最大的。其它兩個等次的角斗場,范圍都沒這么大。”那兀鷲說道,慕容纖纖她們也就沿著廊道尋了一些空位地方,便坐了下來。

    修士們視線范圍極遠,這才能讓大家都能輕松看清數里外核心空地中二人對戰。而現在空地上方正懸浮有二人對峙著,一人是人馬族的修士,另外一人卻是妖嬈的青發女人。吸引慕容纖纖目光的不是這準備開始戰斗的二人,而是在核心空地邊緣,看臺最前方站著的一個個身穿著黑色戰甲的修士!圓環形的看臺邊緣上,每隔著數米便站著一名。

    “竟然有一千多名玄甲衛士!”

    慕容纖纖仔細觀察著,單單這股力量,就強大無比。要知道,其它地方,如廊道上巡邏著的玄甲衛士也是不少的。

    這個玄甲衛士數量很驚人!

    慕容纖纖驚嘆道。

    兀鷲笑著道:“是戰場,為了防止戰斗余波傷害到觀看地人。所以才安排這么多修士出手的。那純陽角斗場的戰士就很少了,而煉神期看臺邊緣,根本沒玄甲衛士保護。”

    “這種戰斗余波,能傷害誰?所以不用擔心。”兀鷲笑呵呵道。

    一邊談論著,慕容纖纖她們也仔細觀看著斗戰場中的戰斗。只見那二人化作兩道幻影長虹正閃電般交戰著,半空中也彌漫處道道光芒,而慕容纖纖她們則是仔細觀看著,畢竟大乘修士的戰斗可不是那么容易看到的。

    這兩個修士走的都是體修路線,青發女子手持一柄巨劍,而人馬族修士拿的是一柄長槍。此刻戰斗已經接近尾聲,妖嬈青發女身形倏閃,閃電般的欺進人馬族修士的防御內圈,長劍閃電般的拍在那名大乘修士的腰上,隨即向上一挑,長劍‘噗’的一聲,砍掉了那名人馬族修士的腦袋。

    “胡若琳三連勝!”

    一道聲音響起,那妖嬈青發美女便直接沿著角斗場下方通道離開了。

    “沒想到狐族竟然能夠出現一名煉體的修士,而且還是個女的。”

    慕容纖纖早已經看出了青發女子的本尊,不禁有些驚訝,“不過這些人也就太弱了,明明是大乘期的修士,但表現得還不如外界純陽巔峰的修士。”

    旁邊一直注意慕容纖纖表情的兀鷲低聲說道:“慕容仙子,這大乘角斗場。只要是都允許參加。水平參差不齊。不過真正的強者,也是偶爾驚現一個,所以一般戰斗便入不了慕容纖纖地眼界了。”

    “偶爾驚現一個?”慕容纖纖搖頭感到無奈。

    這一次自己就是想來看看強者戰斗的,而且按照計劃,在這薰衣草城只是略作停留一兩天罷了,等購買物品完畢后,便要離開了。自己可沒時間呆在這,等強者出現。

    “這斗戰場出現的強者還是不少的。”

    兀鷲壓低聲音說道,“這大乘角斗場有規矩。如果能取得連續十戰勝,在薰衣草城購買物品一律九折,如果取得五十戰勝,在薰衣草城購買物品,一律八折。而如果百戰勝!在薰衣草城購買物品只需要半價,并且還獎勵一百億靈石!”

    ************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

    《新一品修真》簡介(完結):

    要么不穿!一穿成癮!

    風云雷電四位神君的一次工作失誤,導致十四歲的女孩沈月影肉身被毀,更過份的是,這四個不負責任的家伙為了不讓閻王發現他們的工作失誤,竟然花言巧語地將月影騙到一個叫亞馬迪斯大陸的地方附體重生。

    法寶論斤,飛劍成箱,只要你有錢,仙丹也可以批發,亞馬迪斯——只是穿越的第一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