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丁木看到自己網友的支持,心中頗為感動也有些壓力。不過,他特別想把這臺車做好,狠狠打一打有些人的臉。丁木心中有數,這輛車做出來,一定處于一個幾乎完美的狀態。屬于那種特別輕的賽車,潛力極大。就算和世界上最好的賽車相比,也并不落后。

    而且因為這次比賽以沙漠戈壁路段為主,這個空調制冷太重要了。畢竟,車手不僅是丁木一個人,這次還需要有一名專業的領航員。就算丁木寒暑不侵,沒有導航員也是抓瞎。丁木打算在這上面做文章,圣光100+墨龍100配套超強的電動空調制冷,讓發動機動力盡量不衰減,也讓車內的車手能保持最佳狀態。

    想到領航員,丁木就問東方杏璃道:“大小姐,這次比賽是需要領航員的,咱們這里誰來上陣?”

    東方杏璃搖搖頭道:“咱們這的還沒有足以勝任的,我已經給你物色好了一位美女,而且她也是一位大神級別的人物。只是,我沒有請到,可能需要你本人親自去延請了。”

    “聽你說的挺熱鬧,這位大神究竟是誰啊。”丁木頗為好奇道。

    “港島的高晶晶。”東方杏璃道,“港島那邊比較富裕,賽車運動比較發達,她是個少年天才。從十四五歲就一直當他老爹高闖的領航員。他爸可是越野圈的元老了,基本上是屬于第一陣營的選手,只可惜因為意外事故英年早逝。”

    “高闖,我似乎聽說過。”丁木現在也不是圈外人,懂得多,“這個高晶晶,就是他的女兒。”

    “嗯。”東方杏璃道,“這事,有點尷尬,就在于這個高晶晶,普通話說的很一般,溝通起來比較困難。而且,我總感覺她性格有點奇怪,不好打交道,只不過她確實很穩,路書也很完美。關鍵是,她長的特別漂亮,身材尤其好,還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你肯定喜歡。有點像一個也姓高的那個明星,叫什么來著,演過周芷若的。”

    “呃。”丁木接不上話道,“這個我不清楚,我平時不看電視劇。”

    “我給你找個她的照片。”東方杏璃拿出手機,很快找到了一張照片,丁木掃了一眼,這女孩確實挺好看的,長相很清純的那種,雙眼皮大眼睛,鼻頭稍微有些平,上嘴唇稍微有一些前凸,卻顯得特別性感。

    清純和性感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完美交織在她身上,顯得那么的和諧。這女孩如果進入演藝圈,憑借這種相貌,不知道能迷倒多少宅男呢。

    丁木就說:“你覺得她的業務能力很強?當領航員沒問題?”

    東方杏璃說道:“絕無問題,她年輕,但是大華最好的領航之一,不次于任何一位國外領航員,也不次于任何一個男領航員。”

    “沖你這個評價,我覺得我可以去追一下這女生了……”丁木開玩笑道。

    “你說的這還真對。”東方杏璃道,“車手和領航的關系,最好就是情侶關系。而且最好就是熱戀中的情侶關系。你的車里永遠是兩個人,永遠要說我們,而不要說我。領航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對于你來說,更是如此。”

    “哦?何以見得啊?”丁木提出疑問道。

    “說白了就是瞎子背著瘸子。因為領航員是賽車手的眼睛,給賽車手傳達一些賽道上的信息,還要跟賽車手之間控制好比賽的節奏,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穩定賽車手的心態。”東方杏璃道凝重道,“直說吧,對于你這種新手來說,找一個特別穩的領航特別重要。你要想奪冠,太興奮了絕對不行的,稍一疏忽,有可能車壞了,按規則就不能完賽了。連成績都沒有。就像當年你和王天寶一樣。之前成績一直好,但是車掉懸崖了,那就沒成績了。”

    丁木點頭道:“你說的還真是,這個高晶晶有這么厲害?”

    “嗯,她很厲害,她當年跟他爸在一起跑,就很穩。后面越來越厲害,基本合作的車手都是冠軍水準,最后成績都很好。”東方杏璃說道,“不過,她對自己的搭檔有很高的要求。要求車手充分理解領航,還要能跟她磨合好。”

    “那我惡補一下,然后咱們登門拜訪一下。”丁木還比較誠懇,認真道,“她現在人在哪?”

    “應該在港島。”

    “約個時間,咱們說走就走。人才難得,直接挖過來就好。”丁木財大氣粗道,“咱們直接買去港島的直飛的頭等艙。”

    丁木約好和東方杏璃還有東方青琉兩個女孩一起在機場見面,訂了港島麗思卡爾頓的套房。這麗思卡爾頓酒店在環球大廈的102層-118層,丁木很喜歡在很高很高的摩天大樓,俯視身下一片比自己矮上一倍的摩天大樓。

    當然,光俯視摩天大樓也沒什么意思,最關鍵的是要和女孩在一起,女孩要用雙手撐著落地窗的玻璃,任由自己欺負才行呢。

    突然,丁木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這次只能胡亂的隨便欺負欺負,不能雙修。因為丁木還有神牙的事沒有辦完呢,要按照順序,玉嬌嬌那里就會卡住,不能直接推進到東方姐妹。否則五行順序會亂掉。

    走之前,丁木約了迪麗古娜和郁紫蘭,第二批神牙的固化還沒完成呢。丁木要先把未盡事宜做一下,用丙丁火把朱雀火之力固化,乃至不懼火燒。丁木一直不知道,為什么郁紫蘭和迪麗古娜屬火。但是,這天晚上丁木明白了。原來,當紅的成名的女人,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叫做火。

    和兩個這樣的女人在一起,共度良宵,那種蝕骨*的滋味,誰經歷了誰知道。反正直到第二天和東方姐妹在飛機上見面的時候,連東方青琉都看出來了:“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你有些黑眼圈,昨晚沒睡好嗎?”

    “嗯。主要想著和你們出來太興奮了。”丁木現在可會說甜言蜜語了。實際上,他心說:“我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睡,也不會這樣。一個南國熟女,一個西域異女,還都是那種越來越來勁的瘋子,擺平弄服帖可真是難,也就是我丁木。還是東方姐妹好,跟他們去港島休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