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因為楊月嬋給了丁木不少驚喜,丁木打算在楊月嬋身上用點真本事。這下楊月嬋才知道,自己以前算是白活了。

    丁木使出弄玉神功,對楊月嬋使出了近狎八式。楊月嬋本來還想反抗一二,可只是兩三個照面,就讓丁木給弄的潰不成軍,毫無抵抗之力了,只管左右逢源就是了。

    楊月嬋心想,這就是皮膚的挨挨擦擦竟然有如此的魔力,自己的皮膚的每個細胞都感覺舒服,真是欲罷不能,太厲害了,這太值了,真想一輩子就這樣下去。

    就在她想著美事的時候,丁木停了下來,之余最輕微的一點接觸,問道:“怎么樣,還要不要繼續。”

    楊月嬋只感覺自己仿佛在風口浪尖一下子墜落到了低谷,從天堂云端,一下子墮落到了凡塵,她又怎么能干,說道:“我要,我要。”

    “要的話,日薪扣2000塊。”丁木嘴角掛著壞笑,“還要不要。”

    “還要,還要。”楊月嬋心想,少2000也有八千塊呢,自己日薪八千,也是有錢人了,為了享受這種極樂,值得的。

    丁木壞笑著說道:“這可是你說的,那就繼續了。”

    他是拿楊月嬋練手,這個女人還是有些抵抗力的,不像那些初出茅廬的女子,雖然漂亮,但是沒見過市面,只是幾下就陷進去了。

    丁木就運起弄玉神功,對她使出來了第二招,吻合八式。

    楊月嬋自以為自己在這方面是頂尖的,懂的技巧很多,實踐經驗也很豐富。可她跟丁木交手的時候,就知道什么叫被碾壓了。丁木只是三五個回合,就把楊月嬋的力量完全消弭在了口中。而步步緊逼,步步驚心。

    很快,楊月嬋就感覺到了一種窒息的般的快感。丁木有一條好舌頭,那種力道,速度,全都能點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密云不雨般的陰郁之中,總是有一縷生命之光。楊月嬋就巡著這一絲生命之光,向飛蛾撲火一樣,落入了丁木的圈套。

    “怎么樣,還要不要,要的話,老規矩,日薪扣2000塊。”丁木嘴角掛著壞笑,“還要不要。”

    呼。

    因為窒息,楊月嬋劇烈**著,不過,她現在真的欲罷不能,完全停不下來,在缺氧的狀態下,完全喪失了理智,說道:“我還要。”

    “好。”丁木壞笑著使出了下一招,指弄八式。

    這也是丁木的長項,因為丁木有完美的手,每根手指,每個關節都靈活無比,對力度的拿捏,和對力度反饋之后的把握和轉化可以說是神乎其技。更重要的是,丁木知道如何弄。指弄八式就是八種方法。

    最關鍵的一式要用好中指和無名指。

    “怎么樣,還要不要,要的話,老規矩,日薪扣2000塊。”丁木見楊月嬋已經迷醉了,嘴角掛著一成不變的壞笑,“還要不要。”

    “要,我要。”

    不知不覺間,楊月嬋的日薪已經從10000降到了4000了。

    “好的。”丁木得意地使出了齒玩八式,目標是最終讓她倒找錢。

    楊月嬋早已經入彀,按照丁木的節奏繼續下去了。

    齒玩八式之后,楊月嬋還繼續要,日薪降到了2000塊。丁木大大方方的使出了蓮戲八式。直接擊破了楊月嬋最后一點尊嚴和最后一絲矜持。

    楊月嬋無助地大喊道:“我服了,我服了。我不要錢,一分錢都不要了。只要你肯繼續,怎么都行。我到你的船上,白白給你打工,你怎么使喚我都行。”

    “這可是你說的。我都錄下來了。”丁木不懷好意道,“忘了告訴你,我家里處處都是攝像頭,所有的音頻視頻,都有記錄的,你可不能抵賴。”

    楊月嬋連聲道:“我絕不抵賴,只要你肯繼續下去,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聲韻八式,肉感八式,顛鸞八式。丁木輪番使了出來,楊月嬋已經完全喪失了自己的理智,爽的直翻白眼。

    在丁木的誘導下,楊月嬋說道:“我的錢全給你,銀行卡你拿走吧,密碼是123456,我的手機,包,衣服,只要我有的東西,都是你的了。我也是京城人,還是獨生女呢,我也有房子,有財產。只要你肯繼續跟我好。我的財產都送給你,我給你做牛做馬,做牲畜。”

    丁木哈哈大笑,可心中一陣悲涼。這么水性楊花的一個女孩,讓自己給折騰慘了。完全給弄的失了神,斷了財路,還要給自己倒找錢。簡直就是傾家蕩產,只為一炮。

    自己這本事,可千萬不能讓壞人學了去,否則真是貽害天下啊。未來,自己如有個兒子,一定要看他是否心術夠正。否則,這門絕技,就算自己帶到棺材里,也不能傳給任何人啊。

    丁木也定了定神,把最后的絕技使了出來,將楊月嬋徹底征服。

    真人美化系統提示:

    馴服楊月嬋:完成**馴服系列,楊月嬋。難度等級a,獎勵完美幣10000點。

    達成人妻攻略,獲得完美幣10000點。

    丁木問美美道:“這怎么回事。為什么楊月嬋也會有人妻攻略的成就。”

    美美回復道:“這不是很明顯,你感到刺激的**和之前沈姝給你帶來的那種不是差不多嘛,我把這種感覺合并成了人妻攻略成就。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自定義名稱,要不叫做彼氏攻略,或者綠帽達成。”

    “呃。”丁木被美美給噎住了,因為美美算是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丁木也只好忍了,說道,“好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不過,在美美這里受了氣,丁木要在楊月嬋身上找補回來,他就拍了拍還在大口**的楊月嬋,說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二奴。記住了嗎?”

    “記住了。主人。”楊月嬋掙扎著站起身,問道,“謝主人賜名,可為什么是二奴。一奴是誰?”

    “這個是你應該問的事情嗎?”丁木冷冷瞥了楊月嬋一眼,然后說道,“我給你起的名字,自有深意。這個二的意思是,月無邊,不行嗎?”

    楊月嬋連忙跪倒在地,說道:“二奴多嘴,請主人責罰。”

    丁木哼了一聲,說道:“是!必須要懲罰。”

    他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對楊月嬋說道:“你,現在就穿著這身,去樓下,鄭一飛他們家門口,敲三下門,在門口呆一分鐘,然后再上來。”

    “這,二奴做不到啊。”楊月嬋簡直嚇死了,自己身上這個衣服,比沒穿還過分呢,如果這樣下去,萬一讓鄭一飛看到,豈不得要死了。

    可丁木很堅決,說道:“現在就去,如果做不到,就不用上來了。別忘了,你已經沒有自主權了,你的東西,現在都屬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