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于是,少不得又被馮璐璐黃靜笑話,可已經成為女人的加奈子和錢淑媛,完全不是她們姑娘家能匹敵的,而且,這兩女人也特坦蕩,“喜歡就去做,有什么錯呀!”

    還有,錢淑媛也是特別會懟人的,也說拿著手機的黃靜,“你自己不也一樣癮大,天天泡在鴻雁群里。ω δ..”

    黃靜嘿嘿傻樂,“我是和姐妹們聯絡感情,免得大家生疏了,特別遠在江城的子萱子茉一對小可憐姐妹。”

    加奈子也是喜歡在群里鬧騰的人,但也就空閑時間去,今天也沒忘記去冒個泡,簽個到啥的。

    幾個姐妹笑笑鬧鬧回了宿舍這才消停下來,至于宋子萱姐妹她們初中生,看完秦放歌的演奏,就該去休息了的。她們大學生,時間還是要自由得多,可惜,在鴻雁群里,基本很少看到秦放歌這家伙冒泡,她們很多時候找他,都是需要別人轉告的。像是中午,她們就直接打“國寶飼養員”龍雪瑤的電話,這樣更快捷方便。

    秦放歌去到席晚晴那兒的時候,時間跟她們回到宿舍差不多。倒也不是他歸心似箭,這么夜晚的時候,即便是燕京,交通也都暢通了起來。

    迎接他的是徐晶和薛敏兩個,她們倆前幾天都沒在燕京,這也才是常態,幾日不見,對他也是格外的熱情。見面就是一頓擁抱和親親,薛敏都不嫌他身上有別人的香水味了……

    可到底是醋壇子薛敏,很快丟給他一個難題,“老公有沒有想我們啊!等下先吃宵夜還是先吃我們?”

    秦放歌自有應對她的辦法,擺出一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霸道總裁姿態來,“我全都要!”

    成功把左右護法的徐晶和薛敏都給逗樂了,徐晶也是馬上就笑話他,“臭老公還真是貪心得很呢!”

    薛敏也是好笑,“果然,直播間里大家都說你很棒棒的哦!”

    “你們不是最清楚的嗎?”秦放歌笑摟她們進屋,席晚晴和何茹蕓都在客廳沙發上窩著,笑著打了招呼但似乎都不想動彈。

    “要不老公先去洗洗再吃吧!”薛敏提議道。

    秦放歌自是沒問題的,但也笑問她,“敏敏剛剛還給我選擇題,現在這是?”

    “臭老公!”得到薛敏的白眼一枚。

    徐晶表示贊同,但也表揚了一下他,“老公還是很顧家的,比我們預料回來得還要快!”

    秦放歌不免又得瑟起來,“那可不!”

    “給點陽光就燦爛!”薛敏對他的德性也是了解得很,“老公想不想知道我們這次去看秀的時候,看到的精彩畫面呀!對了,我們還有拍照片和視頻的哦!”

    秦放歌只笑,“沒老婆們好看的話就還是算了吧!”

    “那肯定沒我們好看啦!”這點自信薛敏還是有的,“看來老公的審美還是相當在線的哦!”

    半躺在沙發的席晚晴笑著開口,“你們幾個都別臭美啦,要洗就趕緊去呀,等下宵夜都冷了!”

    “就是,都不知道要洗多久才出來的!”何茹蕓也笑著附和道。

    “半個小時差不多啦,茹蕓好寶貝,等下我也要吃點的。”薛敏笑著對她說。

    “你成天嚷嚷著的公糧還不夠你吃的呀!”何茹蕓笑她。

    薛敏嘿嘿笑,“公糧哪里夠,公家的東西,不是得跟姐妹們一起分享嗎?晶晶,你要是不收的話,我可以全收下的。”

    徐晶啐她一臉,“你可想得太美了!傻子才不要呢!”

    “要去就快去吧,老公明天還得繼續為人師表呢!”席晚晴催促道。

    秦放歌卻是馬上表態說,“再怎么忙,陪老婆們的時間還是有的!幾日不見,都要補回來的。”

    “這才是好老公的典范呀!”徐晶摟著他笑得花枝亂顫,不過仍舊沒逃脫被趕著去洗洗的待遇。她們幾個都已經洗好了的,要知道,女人洗刷刷事情更多,她們都不想浪費和他相處的寶貴時間。

    秦放歌自是沒辦法,他最忙,她們也都是看著他直播的呢!

    在家的時候,她們只穿套睡衣就好,都不想被束縛。現在即便是洶涌的何茹蕓,因為不用太過擔心地心引力的問題,回家都是解除掉束縛的。這自然大大方便了秦放歌這個坦坦蕩蕩的“正人君子”,薛敏和徐晶更不例外,她們的擔心還更少。

    兩人也跟他說起這次去外地“出差”的趣事,他這邊的事情真沒什么好講的,天天上課。

    薛敏繼續之前的話題,“我們真有拍視頻和照片的,老公真的不想看?”

    “我真是那么貪得無厭的人嗎?”秦放歌問道。

    薛敏和徐晶卻都齊齊笑著點頭,薛敏還說,“你想看就說啊,我們又不是不給你看!”

    “是人都有好奇心,我們也不怪你的,我們女人也看的呀!”徐晶也說道。

    秦放歌總算是說了實話,“要不好看的話,反而不美!”

    薛敏笑他,“就知道是這樣的!”

    徐晶也實話實話,“有好看也有不好看的!”

    “都沒老婆們好看就對了!”秦放歌的立場還是相當不錯的。

    “有天生條件比我們好的!”徐晶倒是不避諱講事實,“但我們也發現了,她們的皮膚普遍都不怎么好。”

    薛敏也樂呵著說,“在皮膚這點上,基本都比不過我們的啦!例外的也就一兩個,那沒辦法,天生的。”

    秦放歌只表示對此不是特別了解,于是,薛敏和徐晶都特別樂意幫他做科普。當然,她們和他聊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沒忘記做正事,先幫他嘻唰唰,然后讓他交公糧。安全工作,她們都是相當重視的,特別現在一起的人比較多。

    “當模特也是特別辛苦的,能把身材保持好就相當不容易,再同時把皮膚也保養好的話基本很難。”薛敏說,“她們作息不規律,熬夜的時候也挺多的。”

    “但上t臺的話,身材氣質最重要,皮膚嘛,大家也不會那么在意的。”薛敏也跟他科普說。

    薛敏說,“我覺得關鍵還是條件不允許,如果可以的話,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希望把自己的皮膚保養好的。我們之前還不是一樣,可惜效果真的很有限,自從跟老公一起之后,這些煩惱就統統沒有了嘿嘿……”

    “還得感謝晚晴姐身先士卒,替我們做了表率。”徐晶也咯咯樂,“當然,還是老公最棒!”

    “是啊!反正時尚圈這邊看下來,就真沒幾個皮膚好的。女明星更是如此,壓力大,工作多,能好才有鬼呢!對了,新怡的皮膚好像也不怎樣的說。”薛敏八卦道。

    徐晶點頭,“新怡的壓力也大呀!也不知道她親相得怎樣了,改天問問她去。”

    秦放歌也只當八卦聽就好,但也知道,她們說的基本都是事實,也沒必要刻意去詆毀其他人。

    “我看老公大師班上的女學生,很多條件都相當不錯的,有天賦,有身材,臉蛋好看,氣質又好,老公你都不動心的嗎?”薛敏時不時就給他出難題。

    “美好的事物欣賞欣賞就好啊!真當我全都要啊!”秦放歌回答得很是坦蕩。

    “還以為你真的色擔包天呢!”薛敏越發樂了,“不過也是的,你現在都忙不過來了的!”

    “看看就好啦!真要搞出點什么事情來的話,就不怎么好收場!”徐晶笑著說,“老公真那么多精力無處釋放的話,我覺得她們樂團的姑娘都好些!”

    說道這個,薛敏不免又八卦起來,“上次老公在她們演出完畢之后,送她們回家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點什么啊!聽茹蕓說你那天回來得比較晚!”

    秦放歌只笑,“我這么帥氣又有才華的,不發生點什么才叫奇怪好吧!”

    “切!”

    “說真的呢!”

    “跟你們說實話又不信。”秦放歌擺出一幅風靡無數少女的高昂姿態來。

    “讓她們看到你現在的丑態,形象可就全毀了!”徐晶樂道。

    “又不是沒看過!”秦放歌根本就不要臉,“這不是你們搞出來的嗎?還有錄下視頻給她們看!”

    徐晶笑,“那也是她們自己要看的,又沒求著她們看!不過也挺神奇的,都沒人說疏遠你嗎?”

    “學藝術的女孩子,應該更懂這些吧!”薛敏猜測說,“我是感覺,搞藝術的,需要體驗太多的情緒,要不然作品都演繹不好的。再看看那些個音樂家,思想都挺放得開的。”

    徐晶也是點頭,“現在情況也是有所變化,藝術類啊外語學院師范學院這樣的地方,都是陰盛陽衰的,這樣的環境下,真是什么都有可能發生的。”

    在她們在浴室呆的期間,何茹蕓也有來查看下情況,她好把宵夜拿出來,這天氣已經冷了下來。薛敏還想拖她一起下水,可惜沒有成功。

    在薛敏和徐晶的努力下,經過半個小時的辛苦努力,兩人也一起分享了餐前點心,懂得珍貴的她們一滴都不想浪費。

    之后也讓秦放歌穿了睡衣,大家一起出去吃點宵夜。

    這愛心宵夜還是何茹蕓親自做的,她們幾個想幫忙還被她趕出廚房,說是她們只會幫倒忙。

    秦放歌當然沒忘記好好獎賞何茹蕓一頓,只是他這獎勵的方式比較特別特殊,一套眼花繚亂的操作下來搞得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他倒是振振有詞的,“沒辦法,實在忍不住想要動手!”

    薛敏還在那幫腔,“別說老公了,我都想一起動手的!”

    何茹蕓拿這群流氓沒啥太好的辦法,“喂,你們就是這么報答我的,辛辛苦苦給你們做的接風宴。”

    薛敏還是嬉皮笑臉的,“這就是對茹蕓的辛苦,最好的回應呀!”

    何茹蕓跟席晚晴求助,可她完全見慣不驚,她們幾個從小一起長大,各種風浪都經歷過了,這不過是閨蜜間的小小青趣罷了!

    薛敏說得開心,“茹蕓越是這樣溫柔賢德,就越是讓人想欺負呢!老公,是不是這樣啊!”

    徐晶也在旁邊樂呵,還說什么,“茹蕓要遇到其他人的話,不得被欺負死啊!還是我們好姐妹心疼你。”

    這會她們都不怕發胖之類的,深夜放毒也敢吃,也如何茹蕓說的那樣,算是為太她們準備的接風宴啦!

    但她們也都沒打算吃太多,主力軍還是秦放歌這個大吃貨來著,他也是真的餓了,吃得也特別香甜。

    秦放歌還是笑容滿面,“娜娜喜歡就好!跟我不用那么見外的。”

    “今天我們大家的情緒都比較激蕩,我也不例外,本來也沒想到你會過來看我們,還送我回家的。”潘琳娜挽著他往公園里面走,里面樹木不算多,也有路燈照著,并不會顯得特別陰森恐怖。

    “也是因為好久沒看到你們了啊!恰巧我今天忙完了你們還在學校,平時都早回家了的。”秦放歌說。

    “你還算有心!”潘琳娜笑著說,“上午的時候,我還在跟天虹她們打賭呢,猜你會不會來看我們,明天可以找她們要東西了,不枉我壓了你!”

    秦放歌還樂呵著呢,“你們生活挺豐富多彩的呀!”

    “總要自己找些事情做做,”潘琳娜說,“你這段時間又這么忙,都不來看我們,大家都還是挺想你的。天虹她們就算了,經常跟你在一起的。對了,媛媛和曉娟也有和她們一起對吧?看她們倆變化都挺大的,今天穿旗袍的時候,感覺格外漂亮,靚麗照人!”

    秦放歌點頭,他也根本沒想著隱瞞,他臉皮厚,說起來也根本不覺得慚愧,“跟娜娜想的一樣,海島之旅的時候,我和她們就在一起了,那晚還有陳姐。我也說過的,只要你們喜歡的話,我是完全ok的。”

    潘琳娜也是好笑,“你還真是坦誠呀!”

    “誠實可靠小郎君就是在下了!”秦放歌還搞起怪來,也惹來潘琳娜一陣笑,不過她是真沒有起伏的曲線。關于這點,秦放歌和她都彼此坦誠想對過,也是早就確認過的。這也是潘琳娜很多時候都不自信的原因,她也常常被姐妹們笑話,年紀輕輕就有了自己的飛機場,何等的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