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被拉赫瑪尼諾夫譽為世界上最難的鋼琴練習曲,這首“鬼火”確實當得起這樣的評價。『→お℃..

    此刻在秦放歌手里重新改編之后演奏出來,速度和原版倒是差不多快的,不過他彈得輕靈有趣,并加入更多神秘詭異,甚至是帶著些許嘲諷的意味進去。

    最關鍵的點也在于,他的速度保持這么快,快到讓人都看不清楚手指痕跡是同時,音樂的顆粒性,連貫性都是相當完整的,這是最為難得的。

    他在這三分二十秒的演奏完成后,被震撼的現場觀眾很快就又重新站起來,幾近瘋狂的鼓掌和喝彩。人們心底,其實都是喜歡看到這樣極致的炫技演奏,秦放歌也是面色波瀾不驚的就把b給裝了,淡定的樣子,絲毫也不像是完成了世界上最有難度的練習曲……

    觀眾們都自認是識貨的,雖然自己不能跟他一樣牛逼,最起碼,鑒賞音樂的水平是在線的,這也是他們最能做的。用掌聲和吶喊釋放心中的激動和興奮之情,那種見證歷史的感覺非常奇妙,女粉絲們更是可以借著這樣的時候,瘋狂的喊出心中想對他說的話,想要他繼續返場的呼聲也特別高。

    但秦放歌沒有再返場,裝了b就溜才是王道。

    舞臺上的愛樂樂團成員們也都清楚這點,在他退入后臺后,也各自收拾樂器準備下班,這些時日的排練和演出,對他們來說,強度也是前所未有的高。說的不好聽點,他們以前在演出的時候,甚至都可以劃劃水就這樣過去的,觀眾們也不會說特別失望或者怎樣的,本來上座率就不怎樣。

    特別其中很多的演奏家,都只是把交響樂團的排練演出當成是工作,這也是常態,這么多年過去了,想要一直保持對工作的激情與熱愛,都是會有倦怠和習慣的時候。

    只是接了秦放歌這活后,他們其中任何一個想偷懶都是不行的,排練演出時間安排得很緊,要一個不小心出點差池的話,即便秦放歌不當面指出來,其他同行也都是知道的,他們自己也是有羞愧心的好不好。就都還是拼命唄,好在秦放歌不克扣薪酬,要不然,這日子還真是沒法過了!

    隨著愛樂樂團的成員們也跟著退場,現場觀眾也都知道想讓秦放歌再返場是沒戲了,也就沒必要繼續糾纏。晚上的演出,留給他們所慢慢回味的東西已經足夠多,不說幾首常規的大型樂曲,就他最后的一首《鬼火》,就夠他們吹一輩子了!

    加之國家大劇院的工作人員也都在引導觀眾離席,特別是站票區的,這些買到站票的粉絲們這時候倒是有優勢,可以最早離開音樂廳,反正秦放歌不會再出現在舞臺上來謝幕,今晚的交響音樂會演出完全告一段落。

    作為粉絲,她們也是最能理解偶像的辛苦,他明天還有兩場演出,最后一場還是面向全球觀眾的電視直播,是需要好好休息,養精蓄銳的。

    這會都快晚上十一點,觀眾們也都需要趕著回去休息。

    秦放歌卻沒那么早回去休息,到了后臺,也迎來一眾的贊揚和鼓勵,甚至有陳功這樣的說,“這樣的炫技曲要是放明晚電視直播的時候演出,想必效果會更加爆炸!”

    當然,也有覺得太炫技的音樂在直播的時候演奏并不見得是好事,很容易讓觀眾只注重到炫技,而忽略更多的音樂性的東西,這事,也很難講得清楚明白。

    但陳功他們也就嘴上說說而已,一切都還是看秦放歌自己的安排,央視音樂頻道那邊的話,主要負責直播就好,也沒什么權利和能力在音樂會的內容上指手劃腳。秦放歌肯定有他自己的考量,不單單只是為節目效果而已……

    然后,就都還是轉移陣地,秦放歌也最中意自助酒會去吃東西,他這體力和精力消耗都是特別大的。

    肖雨然和吳泓芹兩姑娘也都跟緊他的步伐,龍雪瑤這個愛粘他的姑娘就更別說了,她對他的崇拜和贊譽甚至不怕會惡心肉麻到其他人。幾個姑娘也都交流過,吳泓芹自認沒辦法演奏到他這樣的速度,龍雪瑤同樣如此,盡管她是以炫技聞名的天才小提琴美女,但這對手指獨立性和速度的要求,實在太超乎常人甚至是一般程度的天才……

    龍雪瑤給出的評價是,“估計這天底下也就只有他自己才能演奏到這樣高水準的吧!”

    吳泓芹點頭,“我們演奏的話,速度肯定難跟上,還要再彈成他這樣輕靈生動,簡直不敢想象!但這樣的曲子,對于練習雙音,可是相當不錯的,相信等傳出去后,肯定會有無數的鋼琴演奏家會去做嘗試的……”

    肖雨然則是明確表示不會去練習的,她惱恨自己的手太短,光是演奏技術上的難度,就夠她受的了!吳泓芹的手指就比她長不少,一度讓她羨慕得不得了。

    酒會上的秦放歌,也都還是以填飽肚子為第一要務,至于剛剛這樣的超級或者會說是超技練習曲,他就完全放大話說什么,“總得給小雨你們這樣的鋼琴演奏家立下一個更加宏遠的目標,不要驕傲自滿,音樂無止盡……”

    “《黃昏》和《狩獵》已經夠讓人作為練習曲的終極目標了!”吳泓芹也難得的吐槽幾句,“明晚的練習曲是不是會更難?”

    秦放歌笑著講,“放心好了,演奏速度都沒這首《鬼火》快,這首曲子對我而言,也快到極限了!”

    龍雪瑤點頭表示聽懂了秦放歌的意思但也跟他確認,“你是說這并不是你的極限!你可以把難度繼續提升,但對其他人來說,就完全沒辦法達到,這樣一來,也失去了練習曲的意義對不對?”

    “雪瑤真是冰雪聰明!”秦放歌笑著說,“對了,我這樣講是不是太不謙虛了?”

    大家伙也都笑,肖雨然也說,“在這事上你也根本不需要謙虛的,要不然更像是驕傲和炫耀,我們就更加無地自容!”

    幾個人邊吃東西邊聊了陣,沒一會鄧紅梅也過來,讓秦放歌有時間就把這幾首超級練習曲的曲譜給整理出來,秦放歌就說,“沒問題,我回頭好好整理下,再多加幾首曲目做個整數……”

    鄧紅梅笑說沒問題,然后也轉頭對吳泓芹肖雨然說,“你們倆現在也不要著急去練這些新曲目,要做練習曲,也都還是先把其他練習曲練好再說!”

    兩女學生都點頭,肖雨然還心有余悸的樣子,“鬼火這樣的曲子我是完全不想碰的!”

    鄧紅梅則講,“這樣的超級練習曲,就是專門為鋼琴演奏家的技術更加精進而創作的,特別有針對性,但并不適合所有人。到時候挑選適合你們自己的練習曲練習就好,這方面我們會好好把關的!”

    吳亦芬教授也過來跟他們交流藝術,她對秦放歌的才華都是持支持和贊美的態度,此番也不例外,身為作曲系的和聲教授,她對秦放歌音樂作品的理解和分析,每每也都有其獨到之處。

    這會,她也只是夸了下他剛剛的超炫練習曲,主要交流重點,也還是在他的幾首大型樂曲上。她明晚作為音樂會解說嘉賓的事情,秦放歌已有知曉,他在她面前的時候也沒什么拘束,還笑著說什么,“吳教授明個少夸我幾句好不好,要不然我擔心回頭我會被人在網上圍攻的。”

    大家都笑說秦放歌太幽默,吳亦芬也笑著講,“你放心好了,我都是從事實出發,事實怎樣我就如實解說的!”

    周秀英這位老人家也是閑不住的,她這番也主動過來幫忙坐鎮后方,所有人對她也都是相當服氣的。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嘛,她講話也更直接,什么,“不要想著謙虛或者是不好意思,那只是逃避責任的想法他,你作為新一代音樂家的代表,就該在全世界觀眾面前,展現出自己的優秀才華來,這也是為古典音樂的推廣和宣傳做出巨大貢獻。特別是我們國家,學習音樂的琴童越來越多,為他們以及他們的家長作科普,樹立一個正確和良好的形象是最至關重要的!”

    秦放歌在周秀英面前還是挺老實的,所以人也都知道這位老人家的心思,她以前就孜孜不倦的育人,也借著各種上電視節目和當評委的機會推廣宣傳古典音樂,主要是歌劇,也特別重視普及藝術知識這塊。

    秦放歌的名氣越大,形象越好,對歌劇以及其他古典音樂項目的推廣和宣傳,都是特別有好處的,這點也是她看在眼里的。

    不管怎樣,秦放歌身邊的這些長輩和家長,都是希望他能做出更好的榜樣效果來,最起碼,在藝術上是這樣的,也容不得他故作謙虛。

    這次的酒會,也還是持續到了凌晨之后方才散場。明天事情更多,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任務,就都各回各家,盡可能的休息好。龍雪瑤還是她父親龍晨光接送,他也一直活躍于酒會上,并在這樣的場合如魚得水,作為培養出龍雪瑤這樣優秀小提琴演奏家的家長,他就足以獲得大家的尊敬。

    都明白“可憐天下父母心”的道理,想要培養出一個世界級的音樂家,家長們在背后的付出,可是相當多的。光是各種花銷,都是天文數字,請教授授課,買昂貴的樂器,參加各種比賽和演出。再加上龍雪瑤從小也都是“富養”的,即便家庭有變故,也從未讓她擔心經濟上的問題,能做到這點,龍晨光這個做父親的,已經算是特別盡責。

    周秀英那邊有學生送,也不用特別麻煩秦放歌,他自己就負責開車和寧秀佩一起回四合院好生休息就好。

    兩人回去的時候,陳瑜珊江思媛以及宋子萱姐妹都已經睡下,她們今天都沒有去大劇院那邊,明天也沒必要去。宋子萱兩姐妹就在華夏音樂學院那邊,跟陳天虹黃靜她們打得火熱,明兒也會繼續,幾個人回江城的機票,改簽在了第二天早上,她們倆姐妹要回去學校參加期末考試,寧秀佩則是去負責監考。

    寧秀佩沒他那么好精力,回去后就洗漱休息,也懶得去提醒他也注意休息什么的,他都沒聽過的時候。

    秦放歌的精力還是相當充沛的,特別在酒會上補充了能量之后,更是激情滿滿。也還是先處理手頭的事情,過目電影劇組今天的粗剪內容,做了批復和指示。也跟徐晶通過視頻電話,但沒有太過親熱,因為徐新怡也在她房間,她們的消息也是相當靈通的,都知道了他的交響音樂會在央視音樂頻道進行電視直播的事情。

    徐晶還笑著說,“我們都想跟你請個假,明個收看交響音樂會的直播呢!”

    秦放歌持疑惑的態度,“央視音樂頻道說是面向全球直播,但我估計你們那邊電視收不到這個頻道吧!”

    徐晶就笑他,“你也太落伍啦!即便電視上看不到,不還是可以在網站上看的嗎?也有相關的手機軟件都是可以看的……”

    秦放歌表示對這方面的東西還真不是太懂,又不免被徐晶笑話幾句,由于羅馬和燕京存在六個小時的時差,這邊凌晨兩點的時候,她們那邊才晚上八點,也正是休息收工的時間點。徐晶也完全可以跟他多交流會,而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打擾。

    徐新怡也有露面,當然也沒忘記祝他演出順利,也講很遺憾錯過了他很多精彩的演出。她的消息也是相當靈通的,秦放歌晚上演奏的返場曲目她都知道,“大家都說“鬼火”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難的練習曲了,不能到現場我們也只能期待將來的現場錄像出來,肯定特別的賞心悅目!”

    徐新怡跟他聊得也比較有話題,也將現在的電影劇組里,就都討論他這精彩的演出,也感覺他的存在,是比電影中的1900更令人嘆為觀止的存在,單就鋼琴天賦而言,秦放歌才是真正的主角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