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沈浪離開之前,將輪回山沼澤中活躍的鬼虱王盡數奴役,補滿了圣蟲塔內的合體期兇蟲。

    如今他的圣蟲塔內兇蟲處于滿額狀態,再也無法繼續奴役兇蟲。

    其實,對現在的沈浪而言,圣蟲塔內的兇蟲已經幫不了他大忙。不過圣蟲塔在奴役滿兇蟲的狀態下,獻祭全部兇蟲,可發揮出某種神秘的力量。

    獻祭圣蟲塔內所有兇蟲的口訣沈浪還記得很清楚,圣蟲塔已經滿足了這個條件。

    沈浪還不知道圣蟲塔的神秘力量是什么,不過這相當于給自己留了一個殺手锏,以防不時之需。

    ……

    輪回山外。

    聚集了零星的數百名合體期修士。

    一個半月過去了,之前進入輪回山中的修士,只要是沒死的,基本都已經出來了。

    將近三千名合體修士進入了輪回山,只有三百名修士生還,輪回山的兇險程度,可見一斑。

    九州帝族的公子小姐,還有所行的隨從,一個都沒走。

    尸鯤和九州帝族的幾艘巨型靈舟,依舊屹立在天空中。牛峰,馬龍,夢飛,陰德,芙兒五人神色鎮靜的等候著輪回山關閉。

    九州帝族的子弟沒有發現古月從輪回山中出來,他們若是提前離開會顯得很不禮貌,索性一直在靜候著古月從輪回山中出來。

    “師祖,你不公平!你怎么可以將鬼王印賜給一個外人,我不服!你不給個說法,天佑誓不罷休!”

    天佑站在尸鯤背上,嘴里發出不甘的怒吼。

    都是沈浪那個畜生!要不是他走了狗屎運,第一個進入了鬼坑,古月肯定會把鬼王印賜給自己!

    自己不但一個毛都沒撈到,還被古月打暈,落得個笑話。

    “行了少主,你少說幾句吧!你這些話要是被古月老祖聽到了,他老人家會更不開心的。”天佑身后的黑袍老者皺眉道。

    “黑叔,我咽不下這口氣啊!鬼王印明明是我的,老祖宗居然給了一個外人!”天佑咬牙切齒的吼道。

    “唉。”

    黑袍老者也有搖頭嘆氣,照理來說鬼王印是九州大陸的至寶,實在是不該給一個外人,也不知道那古月老祖心里在想什么。

    “古月師祖,您快出來啊,我天佑定要和你理論理論!”天佑依舊滿肚子怨火的大吼大叫道。

    “真是瘋子!天佑那家伙真當自己是天下第一了,這么自以為是,也不怕師祖發怒?”

    “呵呵,可不是嘛!估計師祖就是覺得這家伙太自負了,所以沒將鬼王印賜給他。”

    不遠處的戰船上的牛峰和馬龍兩人傳音議論,面露譏諷之色。

    在他們看來,鬼王印被沈浪得到要好過被天佑得到。天佑這家伙真要得到了鬼王印,還不知道要瑟成什么樣。

    聽著天佑的叫喚聲,輪回山周邊的一群合體期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一陣狐疑。

    一些膽大的修士覺得有大事發生,索性也沒有離開,遠遠在一旁等待好戲開場。

    九州帝族的子弟中,唯有芙兒沒有帶隨從過來。

    她依舊蒙著面紗,站立在遠處的虛空之上,身姿妙曼,長發飄然,散發著一種生人勿進的高冷氣質。

    “神秘的男人,你的麻煩來了,不知你這次又要如何解決?讓本姑娘好好看看吧。”芙兒輕輕一笑,目光轉向輪回山山腳下的一群鬼鳴宗修士身上。

    幾十名鬼鳴宗合體期修士堵在了輪回山的入口外,為首的正是歸墟公子和鬼炎大長老。

    之前歸墟公子在沈浪手上吃了一個大虧后,離開了輪回山,第一時間通知了鬼炎。鬼炎得知沈浪進了輪回山,立馬率領眾多鬼鳴宗的合體期長老來了輪回山,試圖擒住沈浪。

    “每一個從輪回山出來的修士,都要給我查的一清二楚!”鬼炎暴喝道。

    “是,大長老!”

    眾鬼鳴宗修士紛紛應道。

    每當輪回山內有一名修士出來之時,一群鬼鳴宗的修士紛紛圍了上去,面色兇戾吼道:“老老實實的交出儲物戒指,讓我等搜身,否則死!”

    見鬼鳴宗人多勢眾,從輪回山出來的修士都不敢反抗,乖乖讓鬼鳴宗修士搜身。

    鬼鳴宗雖然霸道,單搜完身后,會將儲物戒指交還,放他們離去。所以也沒有真正激起眾修士的怒火。

    普通合體期修士也不敢拉幫結派去招惹鬼鳴宗,只能吃這個啞巴虧。“大長老,沒有發現問題!”

    “回大長老,沒有!”

    鬼鳴宗的搜查行動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月,依舊沒有揪出沈浪。

    鬼炎的臉黑的像鍋底,自從上次被沈浪逃了之后,他一直對著小子耿耿于懷,有種不抓住他誓不罷休的沖動。

    “不可能啊,按理來說,從輪回山出來的修士我們都有搜查過,怎么這小子還沒出來?”歸墟公子眉頭緊皺。

    “歸墟,都已經一個多月了,那小子還沒從輪回山出來,是不是死在里面了?”鬼炎陰寒道。

    “大舅子,那小子實力詭異的很,應該不至于會死在輪回山中。”

    縱然歸墟心中一萬個不服氣,也不得不承認沈浪的實力非同尋常。

    就在兩人極度郁悶之際。

    籠罩著輪回山的血色光罩,突然蕩漾出一絲絲波紋,一名身穿白袍的青年從空間波紋中飛了出來。

    白袍青年化為一道流光沖天而起,釋放出龐大的靈壓,氣勢如虹!

    “哈哈,是他!大舅子,他出來了!!!”

    歸墟公子瞪大了眼睛,一臉興奮的指著天空中的那名白袍青年,口中發出暴戾之極狂嘯聲。

    白袍青年可不正是沈浪,脫離了輪回山法則籠罩的地域,沈浪感覺體內的靈力流轉都要順暢許多。

    輪回山只對陰靈力不設限制,沈浪要運轉除陰靈力之外的五行靈力,明顯有些不適。離開了輪回山,這種不適合瞬間消失。

    “哼,小雜碎總算是出現了。鬼鳴宗長老聽令,隨本我拿下這小子!”

    鬼炎面露猙獰的笑意,大手一揮,帶著幾十名鬼鳴宗的合體期長老,朝著天空中的沈浪猛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