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求書,找書,請發站內短信給管理員c

    沈浪面色凝重,將掌心的小盒子輕輕一彈,右掌一翻,一排銀針齊齊的在掌心中立了起來,足有數十枚之多。

    雙指一銜,將一枚銀針咬在嘴里。

    而后,沈浪右掌一揮,一枚枚銀針精準無誤的扎進了蘇若雪全身各處穴道,頭部扎針數量最多,足有九枚。

    急救室內的所有醫生倒吸一口寒氣,包括白傾雨,被沈浪變戲法的手段震驚了!

    程志在內的幾名醫生,對中醫有很高的造詣,眼力自然也不差。

    如此之快的施針速度,絕不可能是瞎貓撞上死耗子,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名嘲諷沈浪的中年醫生,也露出驚嚇的表情。

    沈浪閃電般的伸出右掌,按住了蘇若雪的背部。

    這個瞬間,蘇若雪全身上下的銀針上傳來“呲呲”之聲,冒出大量白煙。

    沈浪雙手齊出,右手雙指點上腰陽關穴,左手雙指點上神道穴。

    毫無保留,沈浪將全身真氣瘋狂的輸進蘇若雪體內。

    真氣,是人最精純的能量!普通人的身體絕對承受不了這么龐大的真氣輸送,甚至可能爆體而亡,不過借助大量銀針為引,沈浪可以毫無限制的輸送真氣。

    沈浪頭發無風自動,手術臺上席卷著一股氣流,蘇若雪頭頂不斷冒著白氣。

    蘇若雪全身血跡斑斕的傷口驟然間就停止了流血,甚至還有愈合的趨勢!

    手術室內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程志更是咽了口唾沫,尼瑪的,他行醫這么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這種神乎其技的手段!

    受到強烈真氣的刺激,蘇若雪渾身一顫,嘴角動了一下。

    “是死是活,看這一遭!”

    最后的一瞬,沈浪從嘴中抽出那枚銀針,雙指輕輕一點,銀針攜著一股凌厲的氣流,扎向蘇若雪命門穴。

    這最后一針,是為了封住輸送進蘇若雪體內的真氣不逸散,也是最關鍵的一針,失敗則就功虧一簣了。

    “呲呲!”

    一時間,命門穴上的金針激出大量白煙,所有銀針上也都冒出大量白煙,甚至讓整個急救室都彌漫在一股白霧之中。

    尾聲,蘇若雪嘴角微微顫動,發出了一道“嗯”的輕吟聲。

    全場震驚,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蘇若雪剛才確實是發出了一道聲音。

    “這真是奇跡!”

    手術室內的所有醫生護士都露出異常震撼的表情!剛才這個女傷者似乎已經瀕死,而沈浪的一系列手段,居然能讓她恢復生機?傳說中的起死回生?

    難以置信沈浪是怎么做到的。

    程志對沈浪敬佩之心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當初在地鐵上,他就知道沈浪的醫術很高明,但做夢也沒想到沈浪醫術強到這種地步。

    簡直已經到了另一種境界!程志行醫數十年從沒見過只用銀針就能穩定住傷勢的,沈浪的手段已經不能用筆墨來形容了。

    沈浪滿頭冷汗,終于是舒了一口氣,冰魄針術施展成功了!

    蘇若雪傷勢被封住了,三個小時內不會有生命危險,而且封進她體內源源不斷的精純真氣可以為她不斷療傷,治愈壞死的組織。

    總之,應該是脫離了最危險的階段,但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要看真氣能治愈程度。

    “你們不要拆卸銀針,可以幫蘇小姐打消炎點滴。”沈浪目光轉向那些醫生護士。

    那群醫生護士愣了一下,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回應,似乎還沒從震驚狀態中恢復過來。

    程志率先開口,緊張的說道:“明明白了,沈浪先生。”

    沈浪目光如同刀子一般,掃過那些醫生護士,陰冷道:“再重復一遍,不要拆卸銀針,誰他媽要是拆了,老子殺他全家!”

    這話一出,所有人渾身不禁打起了哆嗦,沈浪身上的強暴氣息壓的他們都喘不過氣來。

    “沈浪,蘇小姐她現在怎么樣了?”白傾雨問道。

    沈浪皺眉道:“暫時不會有大問題,在我回來之前,你一定給我看好蘇若雪,不能讓她有絲毫閃失!”

    “好,你放心。”白傾雨鄭重的說道。

    沈浪點了點頭,白傾雨還是值得他信任。

    蘇若雪還沒脫離生命危險,沈浪現在心底怒氣逐漸膨脹,羅天耀做的好事,他要讓羅天耀深刻體會,世間可沒有后悔藥吃!

    “你部署警力保護好蘇若雪,我出去下,一小時內會回來。”沈浪嘴角抽動了一下,面色看似很平靜,不過這張平靜的面具下面給人一種無與倫比的恐懼感。

    “沈浪,你要去干什么?”白傾雨感覺沈浪整個人散發的一股濃重的戾氣,心中不禁有些發慌。

    “去殺人!”

    撇下這一句,沈浪快步離開手術室。

    白傾雨嬌軀微顫,她想喊住沈浪,但又喊不出聲。

    自己能制止的住這個男人嗎?

    看著沈浪那暴戾之極的表情,白傾雨心中涌出一股恐懼感,沈浪這次恐怕是真的怒了,這個男人怒成這樣,估計會做出什么可怕事出來。

    不過白傾雨還是沒想太多,眼下自己看好蘇若雪才是真的。

    “楊醫生,你就照沈浪說的去做吧,給蘇小姐打消炎點滴,輔助治療下,千萬別拆銀針。”白傾雨對著程志說道。

    程志鄭重的點了點頭:“白警官您放心。”

    從剛才沈浪神色來看,程志也知道這個女傷者對沈浪很重要。

    出了醫院,沈浪從風衣中掏出那個衛星信號接收器。

    發現羅天耀本人還在海正集團大樓,沈浪眼神閃過露出一絲暴戾。

    為了救蘇若雪,沈浪已經引動了真氣,體內的真氣早就開始躁動,不過沈浪耗費大量真氣給蘇若雪治療后,讓躁動程度大幅減弱,也算瞎貓撞上死耗子。

    不過這可不是解決辦法,時間稍長,沈浪體內躁動真氣照樣會發作。

    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打開瓶口,撲面而來的濃稠血腥氣。

    沈浪仰頭,將那瓶火蟾蜍鮮血灌進了喉嚨。

    眼下只能靠火毒壓制住真氣躁動,沈浪還有事情要做。

    如果還放任著羅天耀蹦跶,他和蘇若雪都會有危險,而且今天怒火不發泄出來,沈浪寢食難安。

    蘇若雪被連累,沈浪作為保鏢沒有保護好蘇若雪,要說過錯,自己的過錯最大。

    想到羅天耀把蘇若雪害成這樣,沈浪心中怒火上漲到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他要為自己心愛的女人討回來。